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72章 你莫说莫想莫应该,我谢咯你滴爱

第172章 你莫说莫想莫应该,我谢咯你滴爱

 
    因为大量符文石被破坏,奎尔萨拉斯的大结界永歌森林的南方和东方地带出现了严重的衰减。失去了太阳井的光辉,森林中的花草树木从新回归自然法则的支配,在这个寒冷的季节开始枯萎凋零。

    卡洛斯行走在冬日的冷风中,脚下的枯叶在铁靴的践踏下支离破碎,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为寂静的森林带来一丝声响。

    已经出行两日,行走了近一百里,但是空旷的森林中,巨魔杳无音信,偶尔遇到高等精灵游荡巡逻的游侠,也表示没有遭遇到巨魔的探哨。

    这不合理。

    卡洛斯不会相信祖阿曼突瘟疫或者祖金手下有人暴乱,所以巨魔怂了。

    如果不是,那么只能说明巨魔在酝酿大动作。

    当巨魔再次出现的时候,据对就不是区区几千人可以阻挡的威势了。

    离开了公务操持,静下心来的卡洛斯也不断的反思着自己做出的决定。

    这样帮助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到底值不值得?

    奥蕾莉亚.风行者虽然在奎尔萨拉斯是声名显赫的英雄,是传说级别的人物。但是她终究只是个将军,是个元帅,是所有精灵游侠的偶像。

    她能给予自己预期中的回报吗?

    透支了所有潜力的奥特兰克王国能够在战争中挥出应有的作用,熬过最苦难的寒冬,赢来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吗?

    联盟真的能够如同原本的历史一般有惊无险的度过所有的危难,彻底压倒部落,获得最后的胜利吗?

    想的太多了,卡洛斯心中不禁有些烦躁,背后有些汗,脑袋隐隐作痛。

    捏碎手中把玩的一片心形落叶,卡洛斯将残渣挥洒出去。

    “返程,我们回去。”

    一声令下,所有人调转马头,沿着来时的方向奔驰而去。

    当卡洛斯完成计划中的巡查。回到第一道防线时,五天又过去了。

    刚刚回来,还没有等暂代指挥官职务的亨利谢特叙述完自己的工作概要,哨兵就前来传达军情。

    “陛下。精灵那边传来消息,在东边的山区,现了巨魔大规模集结的踪迹,还有兽人的身影,根据精灵的判断。很大的可能是从辛特兰走山路过来的,数量不明,预计在三千人以上。”

    哨兵传达完命令,单膝跪地等待着国王的命令,整个人显得非常紧张。

    “这可真糟糕!”

    “好,实在是太好了!”

    亨利谢特错愕的看着卡洛斯,盯着自己的国王陛下,兽人和巨魔合流了,巨魔实力大增,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亨利谢特卿。没有什么是比未知更加恐怖的。没有什么是比等待更加煎熬的。来了,终于来了,五天又五天,等他们走过来至少还要五天。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防线已经基本构筑完成,来吧,来吧,不管是巨魔还是兽人,无论祖金还是谁,统统来吧!”

    卡洛斯显得异乎寻常的兴奋。他的姿态感染了其他人,就连传令的哨兵也放下了内心的紧张,觉得国王陛下似乎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传令,全军戒备。通知奥蕾莉亚和图拉扬,中场休息结束了,下半场马上开始。”

    卡洛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很简单的推理题。

    已知条件一,希尔布莱德丘陵联盟和部落的战争主力没有决出胜负。

    已知条件二,鹰巢山的蛮锤矮人目前依然活蹦乱跳。

    已知条件三。古尔丹偷走符文石是为了风暴祭坛的修建。

    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咳咳,严肃点,那么翻越群山前来奎尔萨拉斯的兽人有多少?

    如果指望五千一万的兽人就能逆转整个奎尔萨拉斯的战略态势,那么奥格瑞姆无疑是痴人说梦,卡洛斯忧心忡忡的这么久,真正害怕的是那些脱于认知之外的玩意儿。

    自从丹德玛.蓝羽严肃的告诉卡洛斯,树洞王是真实存在的,自己曾经进入过驾驶员选拔第二轮复训之后,卡洛斯真的是做梦都害怕祖金鼓捣出一头数码暴龙兽或者钢铁加鲁鲁什么的出来横扫奎尔萨拉斯。

    现在底牌基本已经掀开,巨魔等待的是来自兽人部落的援军。

    那么就战吧,东风吹,战鼓擂,艾泽拉斯谁怕谁!

    在卡洛斯无视了奎尔萨拉斯部落兽人和巨魔联军那压倒性的数量优势,进入迷之自信模式之时,洛丹伦王城,阿尔萨拉正在深深的自责、懊恼,默默流泪。

    在去年七月中旬,阿尔萨斯跟着自己的好朋友约瑞姆,偷偷从王宫里逃出去,准备到巴尔尼尔农庄玩耍,正巧赶到巴尔巴尼农庄的母马亮鬃分娩。

    “灰色的小马驹还是湿漉漉的,大大的眼睛,长腿绞结着,在昏暗的马灯下眨着眼睛四处张望。阿尔萨斯的视线被那双棕色的大眼锁住了。

    你真美,阿尔萨斯心说,几乎有一会儿停止呼吸。”

    阿尔萨斯非常的喜欢这匹小马,非常想要带走它,可惜自己是偷偷的逃出王宫玩耍的,最后阿尔萨斯沮丧的返回王宫。

    然而年幼的阿尔萨斯完全不知道,他能够顺利的逃出王宫,其实是自己的父亲泰瑞纳斯的刻意为之。

    必要的冒险精神,也是一个王子所应有的素质。

    阿尔萨斯机会是在二十个王宫侍卫的全程保护下完成的“秘密潜逃”。

    所以不久之后,当泰瑞纳斯召唤阿尔萨斯到王家马厩时,阿尔萨斯见到了那匹让他魂牵梦萦的小马。

    “父亲,是我强迫约瑞姆协助我逃跑的,请您不要责罚他!”

    虽然见到小马驹让阿尔萨斯非常高兴,但是聪慧的王子殿下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父亲知道了自己偷偷逃出王宫的事情。

    自己的父亲泰瑞纳斯是洛丹路的国王,而自己的朋友约瑞姆只是一个农庄雇农的儿子,这让阿尔萨斯感到惊恐不安。

    “好,非常好,你对朋友的忠诚是父亲今天所得到的最好礼物,阿尔萨斯,这非常好!”

    泰瑞纳斯对于阿尔萨斯的表现说不出的满意。

    “现在。这匹小马驹是你的了,好好照顾它。”

    “是的,父亲,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阿尔萨斯觉得自己收到了最好的礼物。自己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这小公马的皮毛、颈鬃和尾巴初生时时是灰色,现在已经变得纯白。阿尔萨斯半开玩笑的考虑过“雪落“、”星光“这样的名字,但最后他还是按照洛丹伦不成文的传统,以某种品质命名自己的坐骑。

    乌瑟尔的坐骑叫 “坚定”,泰瑞纳斯的坐骑叫“无畏”。

    那么。他的叫“无敌”好了。

    得到无敌后,阿尔萨斯忍不住跑去和瓦里安.乌瑞恩显摆,因为在这座王宫里,除了自己的娇气包姐姐,就只有自己的堂兄瓦里安王子是个合适的倾述对象。

    “老实说,这个生命的奇迹,无敌的降生的时候,其实一开始很有点反胃。”阿尔萨斯说道。 阿尔萨斯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到瓦里安的手臂上。

    “我亲眼看到了一只马驹的降生,就是它,我的无敌。你看,它漂亮吗。”

    然而年幼的阿尔萨斯并不知道,自己的炫耀对于瓦里安,其实是一种伤害。

    阿尔萨斯觉得自从这马驹出生时,他们目光相接的那一刻起,彼此就有了某种羁绊。

    无敌不单纯只是一匹战马.

    无敌将会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确实是一匹漂亮的小母马,你眼光不错。”

    虽然这似曾相识的遭遇让瓦里安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莱恩.乌瑞恩,但是作为一个早熟的孩子,瓦里安压下了自己的哀伤,称赞了自己的小兄弟。

    快乐会因为分享而增值。悲伤却不会因为分担而消退,无论是阿尔萨斯还是瓦里安,在童年时期,都是令人忍不住喜爱的好孩子。

    到了冬天。已经半岁的小马驹无敌拥有了不错的体格,在洛丹伦王室驯马师的精心调教下,拥有了远同龄马的体格,并且聪明,体贴。

    这一天,阿尔萨斯一个人来到了马厩。悄悄的解开了无敌的缰绳,马儿懂事的没有出任何声响,顺从的随着主人小步的走着。

    当阿尔萨斯牵着无敌再一次溜出了王宫,搭好鞍辔之后,一个箭步就跨上了无敌的背部。

    压抑许久的无敌欢快的出一阵嘶鸣声,带着阿尔萨斯在洛丹伦白色的大地上风驰电掣般的疾行。

    但是无敌只是一匹养在王宫里小马,阿尔萨斯也只是一个半吊子骑手。

    骑手以为自己的坐骑会带领自己飞奔,感受飞一样的感觉,坐骑将一切交给背上的主人,顺着缰绳的牵引飞驰,两个沉醉在度中新手不知不觉的冲进了一片陌生的树林。

    在意外生的一刹那,阿尔萨斯害怕的感觉到,无敌的后蹄在结冰的石头上溜了一下,马儿剧烈的挣扎,它嘶鸣着,四腿疯狂的试图在空中找到安全的落脚点。

    阿尔萨斯顿时失声呐喊,当锯齿般的岩石——而不是白雪覆盖的草地,以致命的度扑来时,他听到了自己的尖叫。

    阿尔萨斯紧紧扯住了缰绳,仿佛这样会有用,然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卵用。

    倒地前,阿尔萨斯大喊道:“不!~~~~~~~~~~~~~~~”

    阿尔萨斯喃喃道,挣扎着站起来。

    世界瞬间变得一片黑暗,他几乎再度失去知觉,全靠意志支撑。

    天空开始飘洒雪花,狂风嘶嚎,天气也开始逐渐的暗了起来

    不知道用了多久,缓缓的,阿尔萨斯感觉稍微好了那么点。

    抗击着疼痛和狂风暴雪,阿尔萨斯努力的拖拽着身躯挪到了恐惧的马儿身边。

    无敌用两条完好的强健后腿和破碎的前腿搅动着染红的积雪。看到前腿的惨状,阿尔萨斯胃里一阵翻腾,这双腿曾经笔直修长,洁净而有力,现在却软垂着,折成了可怕的角度。

    无敌不停尝试站起来却再也不能如愿。

    ........

    “对不起。”阿尔萨斯喃喃自语般的说道,“非常对不起。”

    无敌停止了挣扎,平静的回应了它的主人,带着信赖,仿佛知道将要生什么,并且感到需要。而这不是阿尔萨斯所能承受的,泪水再次模糊了他的视野,他竭力把眼泪忍回去。

    抚摸着无敌的头部,无数次的动摇,无数次的自责,最后,缓过劲来的阿尔萨斯站了起来。

    阿尔萨斯拔出了自己的剑,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聚过头顶,直直的挥下。

    而历史如果真的存在见证者,那么他一定会嘲弄命运的编剧。

    这是一个如何恶劣性格的人呐。

    激流堡的大少爷达纳斯. 贝尔托恩忍耐着不安,跟随着联盟的大部队慢慢行进着。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严重干扰了联盟军队的行进路程。

    自己的骄傲,自己的父亲,比格拉斯.贝尔托恩正在索拉丁之墙鏖战,他需要支援。

    虽然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父亲的能力,也不认为不落之壁会出什么意外,但是达纳斯作为个儿子,是如此渴望拥有一双翅膀飞刀父亲身边————无论是作为一个战士还是一个儿子。

    “见鬼,怎么今年的雪会迟这么多?”

    看着手里断裂的缰绳,达纳斯忍不住抱怨起来。

    作为一个合格的骑兵,达纳斯没有缰绳也能将自己固定在马背上指挥马儿前进,甚至起冲锋。

    但是洛丹伦的骑手之间有一条不成文的密信————缰绳断掉是不祥的征兆。

    达纳斯只能将过错怪在这鬼天气上面。

    还好我是个圣骑士,还是个掌握了圣光术和圣盾术的圣骑士,坠马什么的课要不了我的名。

    达纳斯聊以**的想到,并且阻止了周围士兵的帮助,自顾自的从马鞍袋里取出备用的缰绳骑在马上就开始更换,并且骚动的马儿还没有扰乱行进中的队列。

    这一手骑术为达纳斯赢来了掌声和口哨声。

    而在环抱阿拉希高原的群山,一群部落正在艰难前行。

    虽然大雪让山路难行,但是也让他们的行迹变得难以被察觉。

    这是一群剑圣和巨魔中的暗影猎手。

    “你确定我们在明天入夜前能绕上那座高墙?”

    一个绿色皮肤的兽人剑圣问道,虽然山间的寒风彻骨,但是对于剑圣们来说,一披白斗篷足够御寒。

    “我确定。”

    巨魔中的暗影猎手也有自己的尊严,兽人剑圣的质疑让这些巨魔中的强者也不那么高兴,但是作为盟友,这样程度的摩擦还无法摧毁盟约。

    就这样,一行队伍继续默默的沿着山脊前行。

    天地之间一片苍茫,一场雪,仿佛将世界净化为洁白。

    然而战火,终究会将一切染上鲜血与硝烟。

    红与黑,在不久之后再次主宰洛丹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