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64章 那年的忠义无双,那年的阿强

第164章 那年的忠义无双,那年的阿强

 
    希尔布莱德的冬天,战火纷飞。

    奎尔萨拉斯,没有冬天。

    在太阳井的魔力辐射下,永歌森林只有春夏秋三个季节。

    而银月城,永远是春天。

    作为一位魔法研究者,达尔坎完全没有想到太阳王阿纳斯塔里安陛下会将督军的职责交给自己。

    “好怀念凛冽的寒风,这座银月城太奢逸了,真希望北方的风能吹到这里啊。”

    达尔坎抬抬手,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小戏法,一阵凉风吹过面价,让他惬意的打了一个哆嗦。

    作为一个激进派,达尔坎是愤怒的。

    作为一个法师学者,达尔坎是理智的。

    在愤怒与理智之间,达尔坎有一种心理上的**,一种永远无法平息的探知欲和不满足感。这让达尔坎想要做点什么,非常的想要做点什么,什么都好,只要能去除这座辉煌都市里的腐朽气息。

    作为越了达拉然王国那所谓天上人间的紫罗兰堡,真正的魔法都市银月城,自然不可能存在什么腐朽的气息。相反,各种植物的芬芳弥漫在大街小巷,即便是厕所也是香的。

    达尔坎认为的腐朽气息,指的是奎尔萨拉斯的政治腐朽。

    作为议会制度的受益者,达尔坎的议员身份给予了他足够的权力和利益。

    但是达尔坎是鄙视,甚至痛恨这种制度的。

    看看这些好吃懒做的人民,看看这些骄奢淫逸的贵族,看看躺在先祖墓碑上享受的奎尔多雷精灵,这是不是达尔坎期待中的生活,这不是达尔坎理想中的奎尔萨拉斯。

    可以说,现在的奎尔萨拉斯,只有三个奎尔多雷精灵受到达尔坎的真心敬重。

    第一个,就是奥蕾莉亚.风行者,这位孤独的战士几乎满足达尔坎对于自己的所有幻想。在所有人都迟疑于大结界的损坏时,只有这位英雄独孤的战斗在第一线。不被人理解的战斗在第一线,并且成功的战斗在第一线。

    达尔坎时常幻想自己就是奥蕾莉亚,风驰电掣的穿梭于丛林之中,收割着仇敌的生命。那该是一种多么爽快的惬意。可惜达尔坎作为一名法师,虽然拥有不俗的技击技巧,却没有真正刀兵相接,和对手搏杀过,他始终是一名法师。

    第二个。就是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奎尔萨拉斯的国王,奎尔多雷精灵的统治者,银月城的所有者,被称为太阳王的男人。

    达尔坎是真的理解阿纳斯塔里安。站在太阳王的角度上看,达尔坎认为他的国王干的已经够好了。贵族的贪婪,议会的掣肘,一切的一切让这位王者举步维艰,就连派兵这么一个小事情,贵族法师议员们都要争吵个半天。这奎尔萨拉斯是药丸啊!

    虽然也拆过阿纳斯塔里安的台,但是达尔坎对于太阳王是满意的,是心悦诚服的。

    第三个,是已故的皇后,那个一生都在调和王国内部矛盾的女人给了自己现在的一切,但是一直到她死为止,银月城的风气也没有被扭转半分。

    甚至可以这么说,达尔坎的偏激,一般都是拜王后所赐。

    为什么想要一个和谐平等、奋向上的奎尔萨拉斯王国就这么难!

    为什么想要证明我们奎尔多雷比卡多雷强就这么难

    为什么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就这么难!

    为什么想要做点事就这么难!

    达尔坎提出的削减贵族供奉,全民共同纳税。扩大生育范围,接纳半精灵作为奎尔萨拉斯合法公民的提案一个都没有通过,两百年来,达尔坎自真心的提案一个都没有通过。

    这让这个有心改革奎尔多雷精灵社会的改革家忍不住有些怨气和心灰意冷。

    但是达尔坎不是个情谊气馁的人。在外人面前,他依然是那个温文尔雅,器宇轩昂的**师、银月城议会议员,达尔坎。

    行走在银月城的大街小巷,达尔坎从来不在银月城内部使用代步工具或者传送法术。因为魔法研究和政治生活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时间,达尔坎只能从有限的步行时间里感受生活的气息。

    即使腐朽。我依然爱着这座城市啊!

    看着这座辉煌的城市,达尔坎微笑着向所有向他致意的行人回礼。

    虽然那些人致意的原因是因为身上的这份代表身份的礼服,而不是他达尔坎本人。

    当达尔坎花费了半个多小时回到居所时,哈杜伦.明翼已经在客厅等候他一阵子了。

    用余光看了一眼哈杜伦杯子里剩余的茶水,达尔坎大概判断出来客等待了多久。

    “请原谅,指挥官阁下,您知道我步行的习惯。”

    达尔坎微微欠身,然后在哈杜伦的对面坐了下来。

    “没有关系,我并没有等候多久。”

    哈杜伦点了点头,将茶杯放到茶几上。

    “将军阁下,不知道您找我所谓何事?”

    达尔坎明知故问,却对银月城的官僚们越来越不满,如果哈杜伦是为了自己的差事来为某些人求情的,达尔坎决定直接赶人。

    如果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的话,御前会议还没有结束,哈杜伦.明翼就应该接到消息了,否则来的不会如此之快。

    难道在银月城,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吗?

    “实际上,我来找阁下是有事相托。”

    哈杜伦犹豫了片刻,还是说出了口。

    “不知是什么事。”

    达尔坎的脸色暗淡下来。

    “实际上,我希望达尔坎大师您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哈杜伦犹豫半天,还是说了出来。

    “哦,我不太明白,还请将军阁下明言。”

    达尔坎强忍着怒火没有作。

    “是这样的,奥蕾莉亚元帅的力量实在太单薄了,虽然我已经听说了阿纳斯塔里安陛下已经准备派遣援军,但是两千人,并不能保证在面对巨魔的时候令奥蕾莉亚元帅拥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因为元帅之前的征召志愿者,损害了太多人的利益,所以除了远行者部队。其他的部队很可能使绊子,所以我希望**师阁下您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更多的游侠以志愿者的身份随队出征,如果可能的话。为他们提供必要的补给。毕竟陛下的调令中,我们远行者只能出动一千人。”

    当哈杜伦说完之后,达尔坎在欣慰之余,也义愤填膺。

    奎尔萨拉斯正在遭受侵略,村庄正在燃烧。子民正在哭泣,为什么将军想要保家卫国,勇士想要上阵杀敌还得来求自己,这个王国到底怎么了!

    “我会协调的,毕竟这个差事是陛下吩咐的,其他人怎么也要通融两分。”

    达尔坎欣然应允。

    “太感谢了,可惜我现在身为远行者部队的指挥官,实在身不由己,不然我真想亲上战场,杀他个痛快。”

    哈杜伦站起来走到达尔坎面前。握住了**师的手,使劲的摇晃起来。

    “这是身为银月城议会的议员,我应该做的。”

    同一时刻,银月城的贸易区,洛瑟玛.塞隆正拉着莉亚德琳在饮品店消磨所剩无几的休假时间。

    “洛瑟玛,你约我出来难道就是为了吃甜点喝饮料?”莉亚德琳一脸无可奈何的小口嘬着果汁。

    “嘿,我们不是好朋友吗?难道你想看我一个人在甜品店吃甜品,然后被手下和同僚笑话吗?帮这么点小忙都不愿意?我可以放话了哟,随便你点什么都是我付账呀。”

    洛瑟玛大口的吃着布丁,一脸我很仗义的神情。

    “问题是我并不喜欢甜品啊。太腻味了。”

    莉亚德琳实在不好意思指责好友什么,而且喜欢吃甜品也不是什么错,只好在自己身上找借口。

    女牧师莉亚德琳宁愿花更多时间用于冥想和阅读书籍。

    “最近战备那么紧张,下午三点我就要收假回营区了。陪我一会有什么关系。”

    洛瑟玛有些不满的说道。

    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要一直用这个味道不错,赶快尝尝的眼神看着我啊!

    莉亚德琳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小口的喝着果汁。

    “咦?那位不就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阁下吗?”

    突然,莉亚德琳现了洛瑟玛背对着的方向,游侠领主希尔瓦娜斯带着两个小跟班。走过大街。

    洛瑟玛假装不经意间和莉亚德琳亲近样子,拉动椅子,调整视野,趁机看了眼,小声对好友说道:“还真是那个薪水小偷啊。”

    “为什么你们都叫希尔瓦娜斯阁下薪水小偷?”

    莉亚德琳是牧师,并不太了解远行者游侠之间的故事,好奇的问道。

    “四个字,罄竹难书啊!”

    “你不说我就回去了。”

    “我说,我说!”

    洛瑟玛在莉亚德琳的威胁下,赶忙应允下来。

    “这位风行者家族的二小姐也算个传奇人物。一开始,希尔瓦娜斯的晋升是躺在她姐姐的功绩薄上的来的,结果有人不满,这位二小姐当天晚上就带人去反对者家去堵人,一家一家的堵,一个一个的揍,豪爽的没边。然后又主动请军出征,打了好几个漂亮仗。当时大家都以为希尔瓦娜斯是能够和奥蕾莉亚元帅媲美的天才统帅,远行者人人军心振奋。”

    洛瑟玛说完,忍不住摇了摇头。

    “快说啊,磨叽什么?”

    莉亚德琳听到这里,特别痛恨洛瑟玛断更的行为,忍不住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

    “但是这位希尔瓦娜斯游侠领主阁下在证明了自己之后,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

    洛瑟玛一脸无语的说道。

    “病了?”

    莉亚德琳不解的问道,第一次听说还有高等精灵治不好的病。

    “应该说是强行病了。除非是游侠领主轮值,否则这位希尔瓦娜斯阁下从不正经工作。但是每当有人对她提出弹劾或者质疑,这位希尔瓦娜斯游侠领主又总能用功绩证明自己。久而久之,大家都拿她没有办法,只能听之任之。最近十年,她都没有干过正经事了,十足的薪水小偷啊!”

    “好厉害的样子,偶像啊!”

    “你们这些大女子主意,要是我不幸被安排到她手下,啧啧……”

    洛瑟玛遗憾的摇了摇头。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和莉亚德琳的对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希尔瓦娜斯耳中。

    开玩笑,莉亚德琳的家族和风行者家族可是盟友,希尔瓦娜斯想不注意到都难,而且想要光明正大当个薪水小偷,没有过硬的本领,那还不被人给阴死了。

    小子,我记住你了。

    希尔瓦娜斯没有和莉亚德琳打招呼,这个小丫头还不值得自己主动示好,只是用余光瞟了一眼洛瑟玛的长相,若无其事的离开。

    得罪了老娘还想好过?

    希尔瓦娜斯心中冷哼了两声,决定暂时不和后辈计较,不值得为了无名之辈坏了自己逛街的心情。

    收假时间就要到了,送莉亚德琳回教堂后,洛瑟玛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猛扣嗓子眼,甜品吃多了好难受!

    为了有个光明正大的,长久的能约莉亚德琳出来的理由,洛瑟玛.塞隆忍受了巨大的非议————甜品大魔王……

    天地良心,哪个王八犊子喜欢吃甜品!

    结果现在所有的甜品店出了新产品都会给洛瑟玛家寄一份试尝邀请书,能得到洛瑟玛肯定的新品种一定能大卖已经成为了一条甜品业的铁律,洛瑟玛也得到了一个诡异的绰号:甜品街的神秘男子a。

    呕…….

    吐出来后,洛瑟玛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然后擦擦嘴,往军营走去。

    “哈杜伦,怎么样,这次有我们的活吗?”

    遇到哈杜伦.明翼,洛瑟玛开心的迎上去。

    “没有,这次征召的都是外围部队,银月城守卫一个也不能动。”

    哈杜伦遗憾的摇摇头。

    “要遗憾了,能在奥蕾莉亚元帅手下作战,该多荣幸啊,我真想去当志愿者。”

    洛瑟玛也只能遗憾的摇摇头。

    “别想了,你都混到中队长了,别自毁前程。”

    哈杜伦拍了拍洛瑟玛的肩膀,这个只比他小十来岁的年轻人是他看好的部下,不希望洛瑟玛因为一场战斗而自毁前途。

    在奎尔萨拉斯,在职军人渎职视情况轻重,虽然不会有死刑,但是将来晋升肯定会很困难。

    “对了,今天我看到了希尔瓦娜斯阁下,奥蕾莉亚元帅正在前行苦战,作为元帅大人的妹妹,她还有心情逛街呀!”

    洛瑟玛现突然间好像无话可讲,忍不住提及这个。

    “你不懂,你很好,加油,哎。”

    留下一头雾水的洛瑟玛.塞隆,哈杜伦.明翼自顾自的离开了。

    因为级别不够,所以你不懂。

    因为不懂,所以你是个称职的军人,这很好。

    小子,你很好,所以加油吧。

    当你懂得这一切,你也会和我一起哎这一声的。

    anu be1ore de1ana - 愿日光指引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