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23章 诸君,我最喜欢战争!

第123章 诸君,我最喜欢战争!

 
    ps:内容同112章感言,作者君肝都不要了,求支持。

    随着联盟的战略收缩,南海镇之围最终得解。

    看着苦战过后伤亡近半的兵团,洛萨突然现自己原本准备好的,用来敲打联队长们的话语完全说不出口。

    这只战争初期南方战区最能打的兵团,在没有任何援军的情况下,死守南海镇一个多月,硬是没有动员一个南海镇的平民百姓上战场,完美的履行士兵的指责。

    “约翰斯温哪去了?我并没有在阵亡名单上看到他。”

    在慰问了兵团后,洛萨询问了自己“眼线”的下落。

    “……”

    所有的兵团指挥官们都沉默了。

    “请回答我的问题。”洛萨强调性的用剑鞘点地。

    “联队长约翰斯温是个纯爷们。”伊米尔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恩?”洛萨有些不明所以。

    “他的联队都是纯爷们。”赫尼马雷布也忍不住补充了一句,然后接着说,“兽人组装了投石车,我们的防线岌岌可危,斯温和他的联队承担了突袭任务。约翰成功了,但是整个联队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

    接下来,南海镇的年轻镇长为联盟的最高指挥官,安度因洛萨元帅讲了一个硬汉的故事。

    约翰斯温在突袭作战第二天的黎明,一个人牵着栓成一溜的七匹马回到了南海镇,每匹马上拖着四五具联盟勇士的尸体。

    四十三具投石车,我们全部毁掉了。

    约翰斯温留下这样一句话后昏迷倒地。

    当他清醒后,约翰斯温拒绝提起那天晚上究竟生了什么,只是让南海镇的铁匠把他带回来的那些阵亡士兵的武器熔铸成了一把双手大剑。

    替我向联盟写封退役申请,兄弟们,再见,不亲手杀了那个兽人,我死不瞑目。

    约翰斯温说完这句话。带着他的大剑离开了南海镇。

    之后,关于使用怪异大剑的流浪剑客到处斩杀兽人的传说开始出现。

    “是这样啊。”洛萨长长的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约翰斯温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是在战争中背负上生命无法承受之重量的人何尝只有斯温一个人。

    “联盟军官约翰斯温失踪。不能确定阵亡,保留军衔军籍。暂时这么处理吧。”

    替约翰斯温处理好尾,洛萨向兵团传达了最新的命令,于是在场所有军官欢呼起来。

    自己的将军登基为王,而洛萨放兵团回奥特兰克找自己的将军去了。

    为兵团补充了一千人。勉强恢复到四个联队的兵力,又调拨出一千人给图拉扬作为卫队,这只疲惫却不容任何人轻视的军队朝着奥特兰克的皑皑白雪进。

    虽然绕开部落花费了许多额外的时间,图拉扬率领的队伍和泰瑞纳斯的使节团几乎前后脚踏入奥特兰克城。

    “将军”

    “陛下”

    在见到卡洛斯时,兵团的老兵们热泪盈眶。

    “对不起,我在你们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了你们。”卡洛斯取下了自己的铁王冠,愧疚的看着这些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

    卡洛斯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挺直腰杆,做出无愧于天地的姿态,唯独在兵团面前,他低下了头颅。

    “陛下。请不要侮辱我们我们是职业军人,不是需要保姆照顾的孩子您贵为国王之尊都能加入敢死队,我们还能奢求什么,您的部队不负所托,南海镇完好无损。”伊米尔神情激愤的大声喊道。

    “您的部队不负所托,南海镇完好无损。”

    所有参加了南海镇防御作战的老兵一起喊了起来。

    “……同志们辛苦了。”憋了半天,卡洛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冒出这么一句。

    “不辛苦,不辛苦。”

    “陛下辛苦了。”

    ……

    没有得到“为人民服务”的回答,有些遗憾的卡洛斯也回过神来。

    “大家先下去休息吧。有什么等吃饱喝足了再说。”

    安抚了兵团的老部下们,卡洛斯终于有时间和图拉扬以及洛丹伦王国的使节交流沟通。

    由自己的父亲阿历克斯巴罗夫摄政大公爵接待洛丹伦王国的使节,卡洛斯和图拉扬的碰面就随意了许多。

    王宫花园内的,两个年轻人随便找了块看起来还算干净石桌子。随便用手胡乱摸了两下就算清洁过了,请奥蕾莉亚坐下,而不讲究的二人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将酒菜摆开,先来上几口再说。

    “山下面怎么样了?离得远了,光看战报看不清晰啊。”卡洛斯问道。

    “好也不好。士兵们越来越能打了,但是兽人总也杀不完。”图拉扬身为洛萨的副官,很少有机会饮酒,在卡洛斯这里,终于能解解馋了。

    “话说,大冬天的,你们在这要花没花,要草没草,就稀稀落落的几片树叶子的花园里喝酒,有必要吗?我不相信卡洛斯陛下您连个密室都找不到。”奥蕾莉亚一路上受够了奥特兰克山区的鬼天气,即使现在穿着暖和的熊皮大袄,依然冻的脸蛋通红。

    “这个……”图拉扬感觉自己无话可说。

    “男人的浪漫,女人迁就一下就好了。”卡洛斯现“男人的浪漫”这个理由异常好用,都快变成口头禅了。

    奥蕾莉亚无语的盯着两个岁数还没有自己零头大的小男生,跟老娘谈女人味,这怎么遭得住啊

    “比格拉斯大叔那边怎么样?”见奥蕾莉亚不说话,卡洛斯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你是说比格拉斯贝尔托恩将军吗?索拉丁之墙的正面防御牢不可破,兽人多次试图进攻,都铩羽而归,元帅藏了只大部队在索拉丁之墙后面,那些不知道从哪钻过去的兽人以为可以捡便宜,其实想多了,等待他们的只有覆灭的命运。”图拉扬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然而嘴巴不停嚼着东西。还能吐字清晰,也算一门绝学了。

    “是吗?那就好,吉尔尼斯防线不失,奥特兰克山口不失。索拉丁之墙不失,只要这三个关口被联盟死死捏在手里,兽人部落就逃不过失败的命运。”卡洛斯小酌一口,舒了口气。

    “元帅也是这个判断。但是北边的巨魔不能不防啊,卡洛斯。元帅希望你能分兵去救,即使只派出兵团也好。你应该明白洛萨元帅把兵团交给你指挥的意思。”图拉扬说道。

    “我当然懂,无非提醒我不仅是个国王,同时也是联盟的指挥官。图拉扬,你把洛萨爵士的底子都露出来了,有你这么当使节的吗?”卡洛斯笑骂道。

    “那些一肚子弯弯绕的家伙怎么明白我们圣骑士的心思。好多人跟我说过,说你卡洛斯已经不再单纯是个圣骑士了,同时也是个国王。但是我们明白,你不仅仅是个国王,更是个圣骑士。”图拉扬依然边吃边说。说的卡洛斯眼眶都有些红了。

    理解万岁,这四个字的重量不是站在那个位置,是体会不到的。

    “图拉扬,奥蕾莉亚,我要你们誓保守秘密。”卡洛斯严肃的说道。

    然后图拉扬和奥蕾莉亚依然各自向自己的信仰和神灵誓保守秘密。

    “北上救援,关键不在我,不在奥特兰克,在于洛丹伦,在于泰瑞纳斯。”卡洛斯说道。

    “泰瑞纳斯陛下?”图拉扬虽然跟着洛萨学到不少东西,但是在政治一途。是个比卡洛斯都不如的新手,不折不扣的门外汉。反而是奥蕾莉亚心有所动,若有所悟。

    “奥特兰克王国之所以有余力北上救援,是因为我布了全面战争动员令。”卡洛斯解释道。

    “全面战争动员令。”图拉扬品味着这个词。

    “全面战争动员令。奥特兰克王国为联盟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泰瑞纳斯大叔他不可能不表示一下的,等泰瑞纳斯大叔的使节和我父亲谈妥了,就是奥特兰克军队出动的时候。”卡洛斯如此说道。

    “那敢情好啊,泰瑞纳斯陛下自己的事,肯定上心,我就在卡洛斯你这混吃混喝等结果的好了。你们奥特兰克的火腿真心好吃,洛丹伦的火腿和你们奥特兰克的比起来,实在是……”图拉扬突然现奥蕾莉亚还在旁边,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年轻的圣骑士不好意思说出粗鄙之言。

    “恩,确实不错,银月城的食物精致是精致,但是那帮子贵族讲究什么色香味意形,简直异端,难道食物的根本不应该是味道吗?银月城的火腿和奥特兰克的比起来,简直和屎一样。”奥蕾莉亚如此点评道。

    “……屎?hohit”女神突然变身女汉子,图拉扬呆住了。

    “好,不愧是风行者家的大姐头,爽快,为了hohit我们干一杯。”卡洛斯赶快圆场。

    “干”

    “对,对,对,干一杯”图拉扬突然觉得自己对奥蕾莉亚的了解更深了,说粗话的奥蕾莉亚也好有魅力啊

    酒干菜尽,奥蕾莉亚提出了希望和卡洛斯单独交谈的请求,图拉扬爽快而圆润的离开了。

    “你想问点什么?”卡洛斯抖着酒壶,希望能再抖出来点。

    “你就不想问点什么?”奥蕾莉亚不怀好意的反问道。

    “?”

    “……”

    “”

    “你知道些什么?”卡洛斯莫名其妙的心虚了。

    “我只知道我的某个手下传个消息传了大半夜。”奥蕾莉亚回答道。

    “啊哈哈哈,真是个重要的消息啊。对了,你那个属下怎么样了?”卡洛斯打着哈哈问道。

    “那个混吃等死的大小姐一个月后跟我说不干了,她不舒服,要回奎尔萨拉斯了。”奥蕾莉亚回答。

    “大小姐?”卡洛斯有些弄不明白了。

    “是啊,你觉得某个笨手笨脚的家伙凭什么留在我身边,不就因为她是明翼家的大小姐嘛,换个其他家伙,敢用身体不舒服这种理由跟我申请调令,你看我怎么收拾她。”奥蕾莉亚回忆起某个蠢蛋,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

    一个月,不舒服,明翼家的大小姐,卡洛斯突然好恨自己丰富的联想能力。

    那个和自己唱了歌的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精灵居然是明翼家的人?甚至可能是哈杜伦明翼的什么人?

    “额,你不想再问点其他的?”卡洛斯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不想,就是想和你闲聊几句。对了,那个小蠢蛋的别墅可是在大结界外面。”奥蕾莉亚说完,挥了挥手衣袖,不留给卡洛斯一片云彩。

    女人…这个女人…不对,这个女精灵,这个高等精灵里的老女人

    果然老而不死就成精,漂亮的女人心机深

    卡洛斯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头疼。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