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15章 夕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第115章 夕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readx;

    (迟到的第二章。啰嗦两句,因为是作者的第一本书,即使是本带有同人性质的小说,作者也想给喜欢本书的观众老爷们最好的体验。本来左右码好了三章,结果在上传前,作者通读了一遍,突然有了新的想法。纠结了一阵,果断的撕搞了。一通宵的回报,就是这一章比较理想的收官。我相信我用认真的态度写作,用认真的态度对待读者,终归是会有回报的。)

    当阿斯兰祈安带着博尼格托淬火者之剑找到丹德玛蓝羽请求指导武技,并展示自己新得到的圣光之力时,暗夜精灵忍不住在内心感叹道:卡洛斯不要命了吗?

    破坏古尔丹死亡凋零法阵那一役,卡洛斯强行运用没有熟练掌握的力量已经严重透支了圣光之力。

    在大朝议对战兽人女剑圣时丹德玛就好奇,圣骑士在对阵刺客流敏捷行对手时应该拥有压倒性的优势,卡洛斯为何会打的那么辛苦,为何不实用他标志性的圣光之翼。

    事后丹德玛想明白了,不是卡洛斯不想用,而是根本用不出来。

    连场大战,所谓的联盟最强圣骑士也近乎油尽灯枯。

    然而为八位大骑士长进行洗礼仪式昏迷后,卡洛斯还死性不改,又给阿斯兰祈安进行了圣骑士转职,简直疯狂!

    圣光这么强悍,自己要不要试一试?

    丹德玛忍不住这么想道。

    奥特兰克城内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和卡洛斯的约定也完成了,一连串的事件让暗夜精灵的前武技长心灵上感到疲惫。

    反正妹妹也找到了,是时候辞行了。但是在向卡洛斯道别之前,丹德玛不介意指点一下年轻人。

    “好吧,那就切磋一下吧。”

    思绪百转千折,却只在一瞬间。丹德玛蓝羽接受了阿斯兰祈安的指导请求。

    就在丹德玛开始试探性的测试阿斯兰祈安的实力时,卡洛斯已经混在一只特别小分队中离开了奥特兰克城。

    “陛下,您的身材如此魁梧,特征太明显了,掩饰效果不会太好。而且我们又是拿着您的手令出城,恐怕瞒不住有心人啊。”

    秃兄很看重的一个小弟因为办事得力,被卡洛斯破格提拔,加入了自己的亲卫队,也算谋了个出身。

    这个爱动脑子的年轻人说出了自己的的担忧。

    “无关紧要,只要我们动作够快就行。”卡洛斯在出城后,就取下了兜帽面巾。

    连国王在内,一共四十一人骑着奥特兰克山区特有的高地骏马,风驰电掣般的赶往一处名为风之谷的地方。

    风之谷位于奥特兰克城东北方向,这个山谷因为独特的地理构造,在秋冬季节的夜晚会因呼啸而过的狂风出震耳欲聋的咆哮之声,附近的牧民中也有称其为咆哮山谷或者是巨人山谷。

    大约两个小时的骑行,卡洛斯一行人赶到了风之谷。

    白昼的风之谷显得空旷和寂寥。

    “陛下。”

    暗中潜伏的密探现了卡洛斯一行,主动现身汇报。

    “目标在山谷中没有移动?”卡洛斯问道。

    “是的,毕竟有……拖累,还无法自由行动。”密探汇报。

    “那我们进谷吧。”卡洛斯下达了命令。

    于是众人下马,小心的牵引着马匹行走在山谷中碎石地上。

    卡洛斯的出行没有瞒过任何人。

    奥特兰特城,不,奥特兰克王国,甚至整个联盟,拥有如此魁梧身材的人类也是凤毛麟角。

    当偃旗息鼓,以臣服之姿隐藏起来的反对派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再也按耐不住。

    城门挡得住人员的外出,却挡不住消息的流出。

    很快,奥特兰克城内不寻常的暗流就被摄政大公阿历克斯巴罗夫所察觉。

    “胡闹,卡洛斯怎么能如此不分轻重!”

    虽然在属下面前训斥国王似乎不太尊重王权,但是谁让大公爵是国王的父亲呢,官员们只能当做没有听见。

    紧急召唤王立骑士人去接应国王,阿历克斯遣散众人表示自己想一个人静静。

    站在窗前,阿历克斯忍不住叹了口气。

    “卢森,派人通知丹德玛大师知道这件事。”

    思虑良久,阿历克斯还是决定派管家去办理这件事。

    风之谷外,过两百人的临时队伍在汇集。

    这些人是反对派最后的力量。

    贵族都是自私的,在活得下去的情况下,没有人会孤注一掷。何况阿历克斯主持的大清洗精准而有效,对于关节的把握尤其老道,对关键人物的抓捕直接摧毁了匹瑞诺德家族最后的希望。

    残存的反对派与其说是亡党,不如说是反巴罗夫联盟。他们反对的已经成巴罗夫家族撰取王位变为反对巴罗夫家族本身。反而是从前的王党投诚者甚多。

    然而,这只队伍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实力。

    散乱的亡命徒们被串联者高昂的赏金所刺激,一窝蜂的涌进山谷,希望抓住传说中的肥羊换取天价赏金。

    然而现实却开了他们个大大的玩笑。

    情报上的四十人到他们面前转眼变成了一百人。

    在精锐的士兵面前,手持利刃身无寸甲的暴徒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伏击者被埋伏,施暴者被反杀之。

    在希尔布莱德丘陵地区和兽人血战近一年的老兵们面对一群被金钱刺激的暴徒,毫无怜悯之情。

    “将军,跑了几个,是否追击。”小队长固执的用将军称呼卡洛斯。

    他尊敬这个男人是因为对方的功勋和勇武;他服从这个男人的命令是因为对方在战场上救过他的命不止一次;他的眼中的这个男人只是那个战无不胜的将军而不是奥特兰克的国王。

    “不用,有幸存者才能将我方的压倒性优势明确的传播出去。这些人,活着比死了有用。另外,不用打扫战场,你们先行撤离吧。”卡洛斯吩嘱道。

    “明白。”小队长点点头,清点后迅离开。

    卡洛斯一方一百余人对战两百对人,伤六人,歼敌二百零七人,无一活口。这一战,似乎不应该称为战争,而应该称为屠杀。

    当里里安杰克逊率领前锋队沿着线索一路追查到风之谷时,看到的只有整齐摆放成方阵的暴民尸体、同样整齐排成阵列坐下休息的士兵和身披大氅傲然风中的国王。

    “我还以为会是尚格雯婕或者亨利谢特,没想到居然会是你。”卡洛斯忍不住感叹道。

    “陛下,您没事吧!”里里安杰克逊见到卡洛斯没事,快步的疾行上前,满脸尽是欣慰的神色。

    然而当里里安杰克逊越过卡洛斯的卫队,原地坐下的卫兵们立刻起身隔开了里里安杰克逊和他带来的卫兵。

    “陛下,您这是?”里里安杰克逊不解的问道,一边慢步走近自己的国王。

    “回答我,你的心之誓言是什么。”卡洛斯问道。

    “忠诚。”里里安杰克逊在离卡洛斯五步远的地方停下,然后回答了国王的问话。

    “对谁的忠诚”卡洛斯继续问道。

    “艾登陛下。”里里安杰克逊明白,如果失去圣骑士的力量,即使是虚弱状态的卡洛斯,自己也不是对手,所以如实回答。

    “为什么?”卡洛斯紧锁着眉头。

    “我原名李里安杰,是个父不详的私生子,是艾登陛下给了我一切。圣光在上,我并不相信是您杀害了艾登陛下,但是奥里登匹瑞诺德侯爵才应该是王位的正统继承人,您不应该窃取王冠!”里里安杰克逊回答道。

    卡洛斯深深的吸了一口,觉得这个答案荒谬得自己无法接受,觉得想好的劝说台词瞬间变得毫无用处,最终变成一句略带嗤笑的疑问:“你哪来的信心挑战我?”

    “因为您重伤未愈。”里里安杰克逊如实的回答。

    从卡洛斯早有防备这一点看,里里安杰克逊就知道自己被出卖了。

    虽然背叛者不知道王立骑士团里十二位大骑士中的死侍到底是谁,但是将情报透露给了新王。

    那么真相呼之欲出,所谓的最后的“机会”,也就成了最后的“陷阱”。谁脱离大部队第一个赶到,谁就是艾登最后的伏笔————死侍。

    “陛下,我带来了七十六人,而您手下只有四十人,他们每一个人都和我一样,深受艾登陛下的恩惠,早已将生置之度外,您没有机会的,束手就擒吧。”里里安杰克逊诚恳的说道。

    然而卡洛斯无奈的摇摇头,将手高高举起,重重挥下。

    远处,五枚酝酿已久的魔炎爆术呼啸而来,瞬间重创了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的叛军。蓄势待的卫兵们乘势而上。

    “法师不仅仅是移动的炮台,但是连炮台都当不了的法师肯定是个废物。”卡洛斯不关注那边的战况,有方砖叔出手,结局已经注定了。

    “臣服于我,效忠于我,我宽恕你的罪行。”卡洛斯怜悯的看着里里安杰克逊。

    “抱歉,忠诚高于生命。”里里安杰克逊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然而比卡洛斯整整矮了一个头的里里安杰克逊在力量上出于绝对的劣势。刚刚成为圣骑士的他在圣光之力的运用上更是逊色卡洛斯太多。

    没有太多花哨的技巧,用左手护臂格开兵刃,用右手掐住对手的脖子,卡洛斯瞬间破灭了里里安杰克逊的所有希望。

    “这…不…可能!”里里安杰克逊艰难的说着。

    “你的忠诚令人敬佩,你的愚蠢令人愤怒。如果有来生,当我的属下吧。”卡洛斯语气温和的说完,单手折断了里里安杰克逊的喉骨。

    松开手,任由写作死侍读作愚忠之人的尸体滑落,卡洛斯飞快的解下。

    不足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值严重影响了卡洛斯的健康,然而高额的体力值让卡洛斯保持着基本的行动力,但是体内稀薄的圣光之力甚至不足以让卡洛斯施展出圣光术来治疗自己。

    剧烈的咳嗽之后,战斗已经结束了。

    “大少爷,您这是作死啊!”方砖叔带领着三名法师装扮的人前来向卡洛斯行礼。

    “作得值得,最终的胜利果实,我终于得到了。”卡洛斯用苍白的微笑回应着自己信任之人。

    当尚格雯婕和亨利谢特领兵赶到时,卡洛斯经过短暂的休息,面色已经不那么苍白了。

    留下两位大骑士长处理叛乱之事,卡洛斯独自一人走向风之谷深处。

    当丹德玛快马加鞭的感到自己妹妹的隐居之处时,现原本应该痊愈的人类猎人道格拉斯的脸再次肿的和猪头一样倒在地上,而自己的妹妹乖巧的跟换了一个人一样的坐在一旁。

    “卡洛斯……”丹德玛看着怀抱婴孩的卡洛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注定如果幽灵一般存在的公主,还忘记了问,她叫什么名字。”卡洛斯逗弄着孩子,轻声问道。

    “不知道,她的父母没有来得及给她取名字。”凯兰崔尔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么就叫娜乌西卡吧,幽灵公主必须叫这个名字”卡洛斯说完,将孩子还给了凯兰崔尔。

    “卡洛斯……”丹德玛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师,带着你的妹妹和这个孩子离开吧,回卡利姆多去,回到你们精灵的家园去,永远不要再回来。为了我的人性,求你了,为了我们的友情,拜托了。”卡洛斯说完,将自己手上一枚狼头刻印的戒指取下来,放到孩子的襁褓中,又取出一袋钱币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开。

    丹德玛即欣慰又遗憾,即满足又失落。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朋友,再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