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09章 国王失格篇 (D+i+e-1)

第109章 国王失格篇 (D+i+e-1)

 
    readx;

    “有趣,你策反了多少人?一百?两百?三百?王宫外,整整两千士兵准备就绪,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进来。卡洛斯,放弃吧,加入我们吧,让我们对联盟动正义的复仇吧!”艾登面对突然颠覆的局势,并没有太大惊慌和恐惧,反而劝说起卡洛斯。

    “说的好,但是这一切毫无意义。”卡洛斯回答道。

    “卡洛斯男爵是吧,久闻大名,今日终于有缘相见。您的勇猛即使作为敌人,也广泛传播在我们兽人之间。作为值得尊敬的对手,我不得不提醒您,大军已经出动,无论您视或无视,我们都在那里,无论您愿或不愿,我们终究会来。”郭森斯坦达张开了手臂,抑扬顿挫的说道。

    当郭森斯坦达说完后,在场的奥特兰克权贵们又是一阵骚动。

    “您应该是兽人中的文学家吧,如此优美而充满压迫感的话语,真是两军阵前只需一席话语管叫敌人拱手而降啊。”

    卡洛斯的赞美之情溢于言表,郭森斯坦达自豪的笑了。

    “可惜啊。”

    郭森斯坦达的笑容戛然而止。

    “我可是背负五千四百一十七条性命的男人,你听。”

    卡洛斯说完,将手拢在耳朵旁做倾听状。

    “听见英灵的呼喊了吗?”

    不理会在场诸人的面面相觑,卡洛斯用低沉的语调唱了起来:“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铁壁铜墙。抗战的烽火,燃烧在奥特兰克!气焰千万丈!听吧!母亲叫儿打兽人,妻子送郎上战场。”

    “够了,卡洛斯!阿历克斯,管管你儿子,难道他不明白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活着的人吗?难道活人还比不上死人重要。”艾登突然暴起,大声斥责。

    阿历克斯内心纠结,仍然一言不。

    “陛下,我的陛下,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称您为陛下。”卡洛斯突然单膝跪地对艾登行了一礼。“有些人活着,但是已经死了,而有些人死了,却依然活着。”

    说着说着,卡洛斯的双眼中闪耀着神圣的光芒,一句酝酿了几十年的话语终于说了出口:“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们就那么想跪在兽人面前痛饮同族之血,你们就那么想趴在兽人面前饱餐同族之肉?人类永不为奴!”

    话语毕,卡洛斯浑身说不出的舒坦,感觉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突然,铁王座上传来掌声。

    “背负五千四百一十七条性命的男人是吗?卡洛斯,你知道吗,我背负的是奥特兰克王国十数万人的性命。你被死者的亡魂束缚着,而我,必须为生者谋求未来。所以,我最后恳求你一次,恳求你们父子两人一次,加入我们吧。”艾登眼眶微红,不被理解的憋屈和现实的重担压的他好难受。

    国王低声下气的恳求臣子的谅解。

    “艾登,你是在赌博!”阿历克斯终于开口说话。

    而卡洛斯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将士听令,拿下这三个兽人!”

    “狂妄!卫兵,消灭叛逆!”

    到最后,决定真理的终究还是拳头的大小。

    一声令下,倒向卡洛斯的王宫卫兵们对昔日同僚毫不留情,手起刀落,转眼间伏尸遍地,血染厅堂。

    “没用的,在宫殿之外,还有两千忠于匹瑞诺德的士兵,还有忠于我的骑士团,你有多少人马?”艾登对于议政厅内暂时的劣势浑不在意,安然于铁王座之上。

    “陛下,不,前陛下,您错了。骑士团忠于奥特兰克。”阿斯兰祈安摘下头盔,说了这样一句。

    “很好,一个叛逆确认了。”艾登甚至没有正眼看一看年轻的骑士。

    “大骑士阁下,王宫卫队正在攻打城门!为什么怎么办?”有人进来向卡洛斯报告。

    “无须理会。”卡洛斯的注意力集中在艾登身上,淡然的回答道。

    咚!咚~~

    撞角撞击大门的声音透过墙壁,传到大厅内,显得低沉而深邃。每一声,都会引起心脏的共鸣。

    “卡洛斯,还犹豫什么,只要拿下我,你,你父亲,你的同党,你们所有人就安全,还在犹豫什么?”

    虽然大厅内的守卫被肃清,艾登却开起了嘲讽模式。

    在倒戈卫兵的刀枪所指下,三个兽人使节却挡在了士兵和艾登之间。

    当三个兽人把披风解开,所有人类士兵忍不住倒吸口凉气,退出五步远。

    即使郭森斯坦达这个在兽人中属于三级残废的家伙也有着一般人类望尘莫及的狂暴肌肉;而他左侧的红色皮肤兽人没有穿着任何护甲,全身上下就胯间一点布料遮体,背后一把与身高等高黑曜石大剑散出浓郁的血腥味;郭森斯坦达右侧的女兽人则手持两把利刃,配合着脑后的双马尾,说不出的精干。

    “介绍一下,左边这位是火刃氏族的斯巴达克斯,竞技场之王。右边这位是黑石氏族的伊芙琳娜,绰号寡妇制造者。然后补充一句,我们三人都拥有被称为剑圣的资格。”郭森斯坦达说完,在背后一抹,再抬臂,双手已经多处一套爪刃。

    “麻烦咯~~~~”见艾登掀开最后的底牌,卡洛斯长长的叹了口气,拉开父亲,将契约书交到阿历克斯手上。

    “大师,怎么分。”卡洛斯示意卫兵们让开。

    而丹德玛蓝羽听见卡洛斯的咨询,终于取下头盔,使劲搓着自己被不合身的头盔压变形的耳朵。

    “要么你打两个,要么我打两个,还能怎么分?”丹德玛无所谓的说道。

    “那…那可是剑圣啊!”有人小声的说道,话语中带着颤音。

    “那又如何?”丹德玛反问道。

    “在你们面前的可是活着的传奇。”卡洛斯自恋的回答。

    “别这样,其实没有那么厉害,我会骄傲的。”丹德玛扭头对卡洛斯说。

    “……”卡洛斯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

    咚!咚~!

    议政厅外的撞击声不断传来,卡洛斯暂时还没有开打的意思,而他这一边的人握剑的手已经浸出汗来。

    因为博尼格托幻影舞者太过显眼,卡洛斯并没有携带它,此时他和丹德玛两人佩戴的只是奥特兰克王宫卫队的制式长剑。

    如果用这些白板武器和兽人剑圣战斗,未免有些吃亏。

    卡洛斯作为一个谋划许久的造反派,当然不可能没有考虑这些细节。

    慢慢走到墙边,卡洛斯取下了两柄早被掉包的装饰用武器。

    “这柄战锤叫做无坚不摧之力,这把长矛叫做冰刺,你选哪样?”卡洛斯对着丹德玛如此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