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88章 凯尔达隆泰迪熊

第88章 凯尔达隆泰迪熊

 
    部落在短暂的蛰伏后,全线出击,和联盟争抢农田里黄金般宝贵的谷粒。

    希尔布莱德战区南线的现场上,百人规模的战斗从未停息。

    带领五百人的亲卫队连续三天四夜的转战,让卡洛斯疲惫不堪。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坚持守夜的卡洛斯被丹德玛替下,靠在一段有个凹洞的树干那里几乎一瞬间就沉入梦乡。

    “空荡的大厅里里,手握著我的铅笔。

    勾勒著我的回忆,写下的不是叹息。

    审判我的法庭上,声嘶力竭地演讲。

    字里行间是疯狂,透露著我的野望。

    人潮拥挤的城市,回荡著我的声音。

    煽动狂热的人心,打破了夜的水晶。

    铁蹄永向前,即使前方敌万千。

    信念永不变,吟唱诗篇。

    誓要把帝国延续万年!

    我即是正义,绝不怜惜死在剑下的仇敌。

    鲜血的洗礼,练成了钢铁般的军纪。

    我作出决意,绝不放弃即使将战火燃起。

    为了战胜你,我永远的宿敌部落鸡!

    兵刃下的洛丹伦,到处飘扬奥特兰克战旗。

    艾尔文的夜空里,飞过狮鹫战机。

    和平条约签订了,难道战争就会结束了吗。

    联盟军队又迈出步伐,要让轻敌的人付出代价。

    战鹰呼啸,我军攻势如潮。

    硝烟的味道,死神的清剿,我所到之处遍地哀嚎。

    我即是正义,绝不怜惜死在剑下的仇敌。

    鲜血的洗礼,练成了钢铁般的军纪。

    我作出决意,绝不放弃即使将战火燃起。

    为了战胜你,我永远的宿敌泰瑞纳斯!

    奥特兰克的雪花,不停落下,是月神给的惩罚。

    前线的浮夸,被迷惑的我无法洞察。

    骑士的骏马,纷纷倒下,鲜血染成风景画。

    成群的乌鸦,无情地把我推落悬崖。

    破碎的琉璃,残垣断壁,哀鸿遍地的战场,

    等待著黎明,索拉丁大帝般的奇迹。

    满地屍体,生死别离,似乎这些都没有意义。

    最後的战役,紧握武器,我偷偷哭泣。

    米奈希尔的审判,了结了我的一生。

    落下万世疑问,是罪人还是功臣。”

    迷梦里,卡洛斯伴随着歌声仿佛上帝般的走完自己一生。

    梦境中,卡洛斯推翻了无能的奥特兰克匹瑞诺德政权,一步一步带领联盟取得胜利,将兽人屠杀殆尽。

    梦境中,卡洛斯作为联盟的英雄王统领奥特兰特王国,国力蒸蒸日上。

    梦境中,卡洛斯现,奥特兰克王国已经不知不觉中被洛丹伦反奥联盟包围了。

    梦境中,卡洛斯勾结残存的兽人和蛮锤矮人对泰瑞纳斯领导的洛丹伦王国动了闪击战。

    梦境中,卡洛斯领导的新联盟前期大优步步紧逼,人类的另一个帝国冉冉升起。

    梦境中,卡洛斯遭到欺骗,将军们隐瞒军情,奥特兰克王国在一片欢呼中陷入绝境。

    梦境中,卡洛斯战败,巴罗夫家族遭到大清洗,旧联盟的法庭上,泰瑞纳斯起了声嘶力竭的审判。

    梦境中,卡洛斯用属下拼死送入牢房的一根铁钉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将军,将军,醒醒,该吃早饭了。”伊米尔端来一碗用凉水浸润了的干面饼,在敌情不明的地方,联盟的勇士们不敢生火,只能吃些干粮。

    卡洛斯惊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拔剑。在现是伊米尔之后,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

    “我睡了多久了。”感觉脸上凉悠悠的,卡洛斯脱下链铁手套,擦了擦脸庞。

    有些细小的颗粒,是泪水。

    见卡洛斯接过简陋的木质圆碗,伊米尔说道:“三个小时不到。将军,您为何梦中哭泣。”

    “梦见了阵亡的兄弟们,可能最近阵亡通知书写的太多了吧。”

    贵族的虚伪习性已经深入骨髓,对自己有利的谎话卡洛斯张嘴就来,都不用经过大脑的思考。

    “将军,请不要悲伤,您已经做的够好了。”伊米尔捡起卡洛斯随手扔地上的炼铁手套,亲吻了手套背面后,将它摆在卡洛斯拿着顺手的位置。

    “还不够好,你也再休息一会吧,战斗才刚开始。”三两口,卡洛斯就吃完了食物。

    “是的,将军。”伊米尔收回木碗,简单的擦了擦,随手塞进自己的行囊,然后在离卡洛斯不远的地方找了块可以靠的石头坐下休息。

    随着部落的第二次跨海增兵,战争的强度逐渐升级。

    泰瑞纳斯回到洛丹伦城统筹军需;吉恩.格雷迈恩回到银松森林整备防务,防备部落北上或者兽人跨海登6开辟第二战场的可能性;艾登.匹瑞诺德扼守塔伦米尔山道,防备兽人从山区突破希尔布莱德战区。

    对卡洛斯来说近期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激流堡的大领主索拉斯.贝尔托恩更换了萨尔多大桥守卫部队的指挥官,将比格拉斯.贝尔托恩调来组织索拉丁之墙的防御工作。

    有比格拉斯大叔防御索拉丁之墙,自己就不用担心后路问题了。

    随着兽人现部落在单兵战斗力上拥有压倒性优势后,果断的改变了战术方针,大量百人规模的小分队四散而出,和联盟争抢食物。

    大规模的战役看不见了,可是联盟流的血更多了,无数惨烈的厮杀生在整个希尔布莱德丘陵,每一份每一秒,都有联盟的将士在牺牲。

    六万比八万。作为人类高层一员的卡洛斯拿到了洛萨的参谋团推算出的双方兵力对比。

    看起来人类比部落整整多出两万的兵力,可联想那令人寒的战力对比,卡洛斯的背后冷汗就直冒,没有敢和任何人分享这个数据。

    正是农忙时节,第二次征兵征召的新兵想完成最基本的训练,至少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这三个月对联盟而言是冰噩般的寒冬。

    作为粮食主产区之一的希尔布莱德地区今年的歉收甚至绝收已经成为铁一般的事实,如果让兽人突破索拉丁之墙祸害本就略显贫瘠的阿拉希高地或者北上银松森林,联盟会饿死自己。

    这是逼迫联盟在最虚弱的时刻和部落进行一场放血大战。

    “将军,西北方向,现小股兽人在一个废弃的村落休整,目测人数在两百以下。”秃兄在上次的战功表彰中获得了联盟颁的少尉军衔,现在也开始称呼卡洛斯为将军。

    “兵员构成。”卡洛斯深呼吸了两次,清醒了精神。

    “少量狼骑兵,还有食人魔。”秃兄回答。

    “伊米尔,召集部队,十五分钟后出!”卡洛斯缓缓起身,开始活动身体。

    不正确的睡眠姿势让卡洛斯在活动浑身上下的骨头时出嘎吱作响的声音。

    卡洛斯觉得自己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来唤醒沉睡的身体。

    ps:向大家推荐《柏林泰迪熊》这歌,如此自灵魂的呐喊,居然被归类成搞笑作品,真是不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