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撞上敌人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 撞上敌人了

 
    “老大,我们离路州还有多远?”朝平在马上问道。老大骑着马就在朝平身边,他回答道:“主人,大概还有两百里左右。”朝平接着又说:“兄弟们,我们再快点儿,皇上让我们随曹大哥一起去边关,想必他现在快动身了。”大家加快了赶路的速度,马不停蹄的向路州方向跑去。原来朝平接到了皇上的通知,让他也跟着随行,由于曹心扬的大军出发需要准备几日,而送情报的探子正巧算准了时间,朝平刚好能感到,差不多少,这些都是皇上安排的,朝平接到消息立马就动身了。

    朝平跟幽云将士很快就跟曹心扬他们汇合了,随着大军一起去了边关应敌。在路上曹心扬问道:“弟弟,咱们这一去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朝平问道:“曹大哥指的是什么?”曹心扬又说道:“这一去边关,虽说我们军队人数多于敌军数倍,但是关内空虚,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朝平笑了笑说道:“大哥,你这是在考我,若是关内有恙,以您的脾气就是抗旨也不会带兵出来的啊。”曹心扬笑了笑,说道:“怎么讲?”朝平说:“大哥知道这边关乃是中原门户,这大大小小九十几处关隘成片的连接在一起,又有长城抵御外敌,别说是大军,哪怕是数十人的小股分队也难进来啊,有星星两两的探子进来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况且百年间大大小小的战争,放眼天下,哪个地方的军政大臣没有些抵御敌人的手段,这各个城防的太守跟刺史可都不是吃素的。”曹心扬笑着说道:“好好好,原来哥哥的心思被弟弟看的这么透彻,知我着朝平也。”接着又问:“对了,你是叫李朝平吧,上次喝醉酒,你说这才是你的本名,之前的只是江湖中的化名而已,我想我没记错吧。”朝平点了点头,心中有了一丝的伤感,驾着马跑去了前边,虽说他的名字很难被人发现他的身世,但是他想到了他的爷爷,时隔多年,又重新回到了边关,对抗一样的敌人,不一样的是这次的规模更大,敌人的战术比往日更加精明,己方的战斗力没有丝毫减弱,但是当初他爷爷统领三军的那份同令而行,同令而止的气势已经荡然无存了。很快,朝平随着大军已经到了边关,按照皇上的安排,曹心扬已经将大军放到了指定的位置,就等着请君入瓮两面夹攻了。皇上知道朝平的能耐,也是为了想让他来帮助军队,希望能少些损失,刚安顿好,朝平便带着幽云将士赶往皇上所在的寒水关。

    朝平带着幽云将士乔装打扮,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在城里走着,他们还要跨过几座城池才能到达寒水关。在城里他们不是一次碰到了朝廷军队的排查,这身为驸马,手中自然有军中的令牌,这可不是皇上颁发的,而是朝平想到了这一点,管曹心扬要的。他们与常人不同,莫说是军官,哪怕普通士卒都能看的出来,他们乔装的虽然无懈可击,但是他们都是反着走的,人家百姓都是往关里走逃难,而他们都是要往塞外去,就是现在化妆成汉人还是胡人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往战场去的一定不是寻常的人,遇到自己人还算好说,他们有令牌,但是遇到敌人确实是头疼的。他们刚出城来,在荒漠中往寒水关赶,骑着马遇到了一伙骑兵,这伙骑兵穿着汉人的兵服,少说也有百余人。很快他们就把朝平他们团团围住,那里面一个领头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往那边的方向走?”朝平没有说话,其他的幽云将士也都没说话,这时候其实是朝平早就用手语在背后告诉他们随机应变,没他的命令不能反抗。那个领头的人说道:“不能误了大事,把他们绑了,一定能从他们嘴里撬出东西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朝平他们就在大漠上被人绑了,要是他们选择从官道走,重兵把守的去往寒水关的道就没有事了,他非要去了解敌情,从这种鱼龙混杂的灰色地带走,这里虽然有军队驻扎,但是地方的探子也是十分猖獗。很快他们就被这帮人带到了一个峡谷深处,在这里那些人把他们的箱子拿出来了,里面全都是兵器,都是朝平跟幽云将士的,里边除了老大的弓还有朝平的剑以外,全都是塞外的弯刀,这几个人在那边琢磨着朝平他们是什么人,朝平坐那寻思着,这谎话都没法编下去,这么多人看着,杀光所有人,对面一定会猜这里有重兵把守,惊了敌人皇上的计划可就容易前功尽弃,如果不杀人等着他们放了自己也不太可能,杀几个人逃跑也是会让敌人起疑心,而是最要命的是这里有很多人都在场,人家回到中军帐里一分析,十八把弯刀,加一个弓,战斗力惊人,恐怕塞外没人想不到是幽云将士,在这个地方出现,他们一定会猜到幽云将士投靠了朝廷有大动作。

    朝平告诉幽云将士,等到深夜带好兵器逃跑就行,大家也都领了命,按不作声。这时候朝平说道:“把你们老大叫过来,我有话要说。”这老大还真来了,朝平对他说自己是耶律达将军的手下,而且是去大宋打探重要情报的探子,朝平一顿编,这幽云将士都快听乐了,说的跟真的一样,谁谁的部将是怎么怎么回事儿,打探什么情报,在哪里,因为朝平对自己军中的体制太熟悉了,而且他从小就听爷爷讲这三军之中哪个游击将军出名,在哪立过战功。他专挑年轻的讲,现在也都挺大岁数了,也都来了边关打仗,而且朝平说的事情算是真实的事儿,都是他到边关之后才听说的。这半真半假绞到一起,辽军的探子也听迷糊了,感觉是真的,问了手下的一些探子,还真有知道这事的,说是真的。这聊来聊去,朝平就把自己说成了自己人,对面探子再精明他也想不到朝平对两方军队都这么熟悉能是敌人,其实朝平熟悉敌情是由于幽云将士的缘故,他们当初可是跟着耶律休齐南征北战,多少核心机密都听在耳里,虽然事隔多年,但是习惯不会变化,朝平猜测到了敌军有怎么样行军的习惯,计策没有事情不好猜,但是在一个特定的地形中他们能在哪扎营,用什么防御队形,还是一猜就准的。这伙敌人真就相信了朝平,把朝平他们给放了,不过朝平没有走,而是跟他们说好,第二天一起回营。这探子里的老大更放心了,寻思放你走都不跑,这能是敌人吗?于是就留下了他们,这百十号人就在荒漠的峡谷中打算露宿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