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回京复命

第二百二十五章 回京复命

 
    飞燕跟陈靖在杜坚着待着已经有些日子了,还有个累赘白冰天天跟着他们。这一天,飞燕跟陈靖说道:“喂,你现在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咱们赶快回京城跟大哥说明情况吧。”陈靖点了点头,便回房间收拾了东西,他们的决定是临时的,杜坚刚好从外边赶了回来,杜坚问道:“姑娘,您这是?”飞燕跟杜坚说:“老头,这些日子多谢您照顾我们了,我们现在就回京城复命,跟盟主说明情况。”杜坚知道他们有要事在身,不敢强留他们,便说道:“好,姑娘跟陈靖路上小心,这一路还有走好远呢!”其实杜坚也是客气话,这普天之下能伤飞燕跟陈靖的又有几人。说完他们便出了大门,这时候白冰在门口早已经收拾好了背着包袱牵着马等他们两个呢,飞燕看见他直头疼,可是没办法,之后让他跟着了。

    在路上的时候,飞燕看了看白冰,白冰看着飞燕笑着笑,喊着师父。飞燕冷笑了一声,对陈靖说道:“弟弟,不知道大哥的武艺你得到几成,今日考考你轻功如何。”说完飞燕就从马上飞了出去,只见她在林中时而跳到树上,时而飞在草上,很快就远了,陈靖也跟随其后。这可苦了白冰了,他骑着马只见这两个人越来越远,怎么也追赶不上。陈靖自然知道飞燕是想甩开白冰,只是陈靖心地善良,不忍心他们两个如此对他,他故意留下痕迹,没走多远他便假装旧伤复发,捂着胸口站在地上弯腰痛苦的叫喊着。飞燕听到后急忙回头来看他,飞燕问道:“你怎么了?你的伤不是好的差不多了吗?”陈靖不理飞燕,依旧在那难受着,飞燕担心坏了,她抓起陈靖的手摸了摸脉,发现脉象很平稳,没什么事儿,仔细感受了一下他的内息也没有乱。很明显他是在装的,这时候白冰骑着马追来了,飞燕明白了他是在帮白冰,飞燕一生气,抓着陈靖的手腕直接扔了出去,给陈靖摔了一跤。白冰走到跟前扶起了陈靖,陈靖气囊囊的说道:“你怎么下毒手啊。”飞燕喝道:“你这吃里爬外的东西,我都想摔死你。”这飞燕是何等人物,之前要是有人这么对她她早大发雷霆了,现在她不像以前那么刁蛮了,而今又遇到这白冰这么个难缠的货,她感觉处处掣肘,做什么都不自在。不过她倒是觉得白冰这人还不错,资质也还可以,倒是动了一丝收他为徒的念头。飞燕不动声色,因为她还在犹豫,所以她说道:“你们两个赶快赶路,别在那磨蹭。”说完这飞燕就骑上了马赶路,但是在路上,飞燕一直在想要不要收这个徒弟,一来她在想,这个白冰毕竟自己不是很熟悉,如果受他为徒传授绝艺,那么将来若是为害武林岂不是造孽了。二来,自己无拘无束惯了,若是收他就得安下心来教他武艺,这样岂不是被这个徒弟给绊住了吗?

    快到了镇店上了,飞燕对陈靖说道:“你这小子现在不但武功有长进了,而且变得滑头了,竟然跟我玩心眼儿,我看不如你收了白冰如何。”陈靖听过之后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个可不行,我还没有出师呢,师父说我还差的远着呢。”白冰听到之后对飞燕说:“师父我只认你这个师父,我不认别人,我只想学你的武艺。”飞燕说道:“呵,我的武功有什么好的,你就那么想学,难不成你是想学把人劈成三半的功夫?”白冰明白飞燕的意思,他知道飞燕担心他心性残忍只知道一味的争强斗狠。白冰说道:“这武功的好坏与杀不杀人无关,这杀人与否看的是人,不是武功。”飞燕听他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飞燕说道:“好,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就教你些武艺,不过我不是你的师父,你帮我办件事我教你套入门的剑法。”这飞燕知道白冰也是个用剑的,从她决定认他的时候便想好了要怎么教他了,也许这就是高手跟那些江湖上招摇撞骗的师父的区别吧。陈靖听过之后说道:“你还不快谢飞燕姐。”白冰乐的嘴都合不拢了,连忙答谢。飞燕对他们两个说道:“咱们去前面的镇子上住个四五日。”说完他们三个便赶往了镇子上。

    在镇子上安顿了下来,飞燕对着白冰说道:“一会儿我教你套剑法,你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了,等今天歇息一人,你就回到家中,把那几个土匪放了,让他们带着部众去边关从军,顺便你把我这腰牌给他们,到了军中自然有人管他们。”白冰说道:“师父,这他们要是跑了可怎么办啊。”陈靖在一旁笑笑说:“放心吧,他们不敢跑,这天底下她们郭家要想找谁太容易了。”白冰点点头,接完任务就退下了。中午他们吃过了饭,飞燕讲白冰带到了镇子外边的一个林子中,陈靖也跟来了,飞燕对白冰说道:“你看好了,这剑法我只打一遍。”说完飞燕行云流水般的舞了一套非常精妙的剑法。打完之后白冰在那里默默思索着,飞燕提着剑走到了陈靖的面前,问道:“弟弟,你能记住多少?”陈靖答道:“飞燕姐,我这只能记住一半的招式。”飞燕说道:“你这记性还算不错,不知道这小子能什么样,这江湖中除了天赋异禀的人以外没有个十几年功力的人又怎么能轻易的记住这么整套剑招,看这小子造化了。”飞燕知道,自己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只是这白冰这些剑招能练好个一招半式的便已经是他的造化了。飞燕演示之后就带着他们两个回去了,到了晚上,飞燕正睡觉呢,就听到窗外有些吵闹,给她吵醒了。她打开窗子一看,原来是白冰在那练剑,练得如何倒是没有理会,只是她刚想叫住他别练了,突然又觉得他这么勤奋挺难的,就没有叫住,飞燕又发现屋顶有人,飞燕越窗而出双脚先后踏到了窗外的树上,飞身上了屋顶,身法十分的轻盈,而专心练武的白冰根本就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