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二十章 好狂妄的奸细

第一百二十章 好狂妄的奸细

 
    张和柳儿他们到了庙中,烧完香就回去了。?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到了驸马府,张接着练功,这时候朝平已经回来了,碧瑶和柳儿见了朝平,碧瑶说了路上遇到的事情,朝平说道:“柳儿,下次我不在你尽量别出门了,太危险了,碧瑶,你要时刻跟着夫人,听见没有?”碧瑶点头答应。在院中,张看见陈靖过来了,他停了下来,说道:“师父,师父,你过来,来。”说话的声音十分小声,陈靖走了过去,说道:“张将军,有何吩咐?”张说道:“师父你说笑了,我这功夫都是你教的,我哪敢有什么吩咐啊,我想问你个事情。”陈靖说:“将军请说。”张说:“我想问你这大夫人身边的碧瑶妹子是什么来历?”陈靖说:“这?我不好说,你还是问她自己去吧。”张接着也就没问什么,可是他总想知道。

    这一天,碧瑶闲着在院中乘凉,这张看见了,走了过去,说道:“碧瑶妹子,在这里乘凉呢?”碧瑶看他吞吞吐吐的,说道:“怎么,张将军有事情?”张说道:“碧瑶妹子,那天看你的武功,真是让我甚是惊讶,佩服佩服,不知道你是哪门哪派的,在哪学的武功,那天听那个贼人说紫宵阁主,那是什么?”碧瑶看他好奇,这几天就鬼鬼祟祟的到处打听,索性告诉他了,说道:“张将军,那我告诉你吧,我自小在江湖上的一个门派长大,这个门派叫紫霄阁,是江湖上七阁之一,有一次我们整个门派都被一个奸人所害,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师父之前把武功传给了我,在此之后我就成了阁主了,没事儿我也会研习我们门派的武功,不过我们门派就我一个人,你要不拜在我门下得了,跟那个小屁孩学什么武功。”“你才小屁孩儿呢。”陈靖这功夫过来反驳道。张说道:“原来如此,张佩服,这你们驸马府真是藏龙卧虎啊,不过我还是跟着小师父学会枪法就好,本来打算在府上住十几天就走,这有快满一月了,我再过几日就得回去了,城防要务耽误不得。”陈靖说道:“张将军,你现在的枪法已经比我厉害了,不过我家老爷想让你多在府中住些时日。”张说道:“好,我几日再走。”这碧瑶一听说张要走自己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心里想着张要走自己还有些失落。其实她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些爱上张了,其实张对她也是很有好感,只是没想过这些事情而已,大家都没有说破。

    在边关这头,幽云将士已经来到了边关的城池。这他们十八人为了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分头行动,分别六个人为一组,去了不同的城池,飞燕则是和十八妹还有其他的几个兄弟一组。他们大家都分散了开了,这飞燕和十八妹,她们来到了虎牢关中,这城里的人家并不是十分多,但是这里的商队确是不少。他们几个人找了一个客栈,这里有很多商队,他们向掌柜的打探了一下,这城里生过的命案。掌柜的和他们说明了情况,其实这飞燕他们也没有听出来什么猫腻,可是后来这客栈中出入的一个商队引起这飞燕和十八妹他们的注意。那帮人看了看飞燕他们,走了,回去后,这飞燕和十八妹老十七他们说:“你们看见那商队了么?我看那几个人不是中原人,可是为什么他们所在的商号却是中原的商号。”老十七说:“这个事情确实蹊跷,等晚上有空我们去问问,探探底。”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这幽云将士他们在客栈中吃饭,那帮商队也下楼吃饭了。这老十七和他们攀谈起来,看样子他们是十分不愿意和大家聊天的,可是老十七依然不依不饶的问,问他们是哪里的商队,他们明明不是中原人却要说自己是中原人。这老十七把他们问的不耐烦了,其中的一个人拔刀说道:“滚,别惹老子。”老十七故意装的害怕,往回走,猛然回头,说了一句辽语,说道:“别杀我。”这时候那个人竟然说漏嘴了,用辽语答了一句,这样大家就过去了,老十七回到了飞燕他们的桌上。大家都现了不对劲,这飞燕用茶水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晚上不太平。”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吃完饭大家就回去了,这晚上的时候,那帮人果然来到了大家的房间,先是用迷香吹进了房间,可是进到了屋中现上当了,屋中根本没有人,这时候幽云将士从房上瞬间杀了出来,飞快的度就把他们杀死了,随后就剩下了三个人,大家把这三个人绑了起来。

    飞燕十八妹和其他的几个兄弟,在房间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审问起了他们来,其他的尸体早已经被处理到了,根本没有惊动其他人,那三个被绑的人脖子扬的高高的,问什么就是不说,这老十七说道:“你们不说是什么人我们也看的出来。”说着,这老十七把那人右边的袖子撕掉了一截,说道:“你们是大辽的皇家卫队。”那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就你们这些可恶的中原人,很快就都会死的,而像她们两个那样的女人将会被掳回我大辽的军营。”这十八妹说道:“好狂妄的奸细啊,你们是干什么来了,既然我们知道了你们的身份,那你一定好奇我们的身份。”那个带头的奸细说道:“当然好奇。”十八妹把手中弯刀在那人面前晃了一下,那个人顿时惊讶万分,你们,你们不是大宋的密探,你们竟然是消失已久的幽云十八骑。那个领头的刚说完,这十八妹已经把刀插在了他的胸口里,只见那人口中一直吐着鲜血,没一会就死了,那两个小兵看见后十分害怕,十八妹说道:“胆敢对我不敬的人让他这么死去是便宜他了,我没指望你们告诉我们什么因为你们知道的也不多,不过你们要是说了能让你们晚死一时半刻,要不然。”话说到这里,那两个人急忙求饶,说道:“我们说,我们什么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