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刺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刺探

 
    朝平叫过来了陈靖,说道:“陈靖,这张将军缺三式李家枪法,你现在教给他吧。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张连忙摇头摆手,说道:“不可,驸马爷,这李家枪法传承的很有规矩,我这没经过他师父允许就这样学武艺是不道义的。”朝平说道:“张将军请放心,这陈靖的师父和我是好友,和我说过,这李家枪现在没那么多规矩,这自然是可以教给你的,再说了你和李家有如此源源,想必李家的人知道了也会是同意的。”张说:“这,那好,请小师父教我。”陈靖点点头,接着说道:“张将军随我去院中吧。”

    这张跟着陈靖到了院子里,陈靖把这三招的枪法打了一遍,这功夫虽说看着很简单,可并不是看看就能学的会的,当年朝平把这整本书记到了脑海里,也是演练了无数遍才把这功夫融会贯通的。张看完之后,努力回忆,然后自己又试了试,可是差太多了,他挠挠头,说道:“唉,我真笨,就这么三招都学不会。”朝平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张将军啊,这武功可不是一天两天就练得成的,不如你在我这住上几日,我想以您的本领,十几日应该就能把这三招练会,你看可好。”张说道:“好吧,那就麻烦驸马了。”朝平说道:“两位兄弟,我看天色不早了,你们在这稍候,我命他们准备些酒菜,咱们聚一聚,我看着公主也快回来了。”曹心扬倒是不客气,不过只是因为他性格直爽的原因,他也挺想和这朝平还有这张在一起聊天的。他说的:“驸马,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您府上吃酒了。”说完,这张接着和陈靖练武去了,朝平则是和曹心扬进屋中聊天,他们聊了很多关于京城布防的事情。没多久,这碧盈就回来了,她和柳儿一起在晚宴上陪着朝平,和张还有曹心扬他们吃酒,这屋中整整摆了三桌,这两桌是幽云将士和春桃,剩下的则是朝平和真儿飞燕他们。这在酒桌上张一口一个师父叫着,这朝平说道:“张将军,这怎么好,陈靖是我府中的一个晚辈,你叫他师父这样不妥啊。”张手里捧着酒壶,直摇头,说道:“不,不,这陈靖教我武功,自然就是我师父。”朝平心里想,这张还挺倔犟。那也不好说什么,之后随着他怎么叫怎么是呗。吃完酒菜,朝平就把这曹心扬送回了家,而张则是住在了驸马府中。

    第二日,这朝平去了早朝,在宫门外遇到了曹心扬,曹心扬笑呵的上前和朝平打招呼,说道:“驸马,早啊,昨日多谢盛情款待,等日后有机会咱们兄弟三人接着一起饮酒作乐。”朝平说道:“好,走,咱们一同前往大殿吧。”两个人好的跟亲兄弟似的,这陈顺安正好在后面走,看见了他们俩,还觉得奇怪呢,心想一直傲慢无礼的曹心扬怎么现在对驸马这么热情呢?他们到了大殿上,其实也没什么关乎朝平的事情,但是这朝平作为驸马,天天都要去早朝这是必须的,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朝平都挺不在意的,直到这宋豪说了一件事情,朝平甚是惊恐。这宋豪对皇上说,他们户部进来收了许多边关的急报,这些书函不是军中的将军写的,而是这城中的太守写的,或者是一些文官写的,这书函的内容是边关好几座城池都出现了凶杀案,而且这几桩案子都十分的蹊跷,死去的人都是一些商人,所以这才写成奏折上报给了皇上。皇上说道:“众爱卿有什么想法啊?”很多人都说派一些能臣干吏去侦破此案。皇上刚要点头,这朝平急忙出去说道:“陛下,不可,我想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凶杀案,既然在边关又有如此相似,我以为应当派兵加强这边关的防守,命能臣暗中打探这里的消息,把这些有关的事情都联系到一起,看看那些凶手到底有什么阴谋。”丞相站出来说道:“驸马爷多虑了,这么一件小事情如果这么劳师动众,天下百姓将人心惶惶,这怎么行呢?”皇上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驸马啊,你是想到了什么么,想要这么做?”朝平回道:“儿臣没有想到这些凶手为什么这么做。”这朝堂上一片哗然,都寻思着朝平什么都不懂,多什么嘴啊。这大家七嘴八舌的,朝平也不好说什么,之后退下了,这件事情在皇上的决定之后大家也就都没当一回事儿,可是朝平心中却很是不安。这下朝的时候,曹心扬主动的找到了朝平,说道:“驸马,这件事情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几个小贼难道能成什么气候。”朝平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这件事情我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他们两个聊着聊着就走到了街面上,到了曹心扬的家门口,这曹心扬邀请朝平去做客,可是被朝平拒绝的,他心中放不下这件事情,要抓紧回家。

    朝平到了家中,召集了这幽云将士,这时候飞燕看见了,她也来到了后院,朝平和他们说了此事,想让这幽云将士去打听打听。这飞燕嚷着要和这幽云将士一起去,朝平答应了,说:“燕子,这次你随着老大他们去,你们一定都要万分小心。”飞燕艺高人胆大,自然不怕这些,说道:“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探清情况。”说完这十九个人骑着马就出了驸马府,一路赶往边关。这张在附中,看见这些人都走了,心里还纳闷的,看见了碧瑶,说道:“丫头,这你家老爷把这些护院的全都派走了,这家里连个家丁都没有,就剩下陈靖了,这能行么,要是来了歹人可怎么办。”其实这张绕了一个大弯子就是好奇这朝平把他们派出去干什么了。碧瑶说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家中有张将军你呢?这么大个将军还怕小贼吗?至于他们干嘛去了,我一个小丫鬟哪里知道。”张没寻思这丫头这么顶撞自己,都被噎的说不出什么来了,说道:“你。”这碧瑶说完就笑呵的走了,这张寻思着驸马府真是怪,连个丫鬟的普都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