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登门造访

第一百七十六章 登门造访

 
    朝平和飞燕回到了京城,皇上早已命百官和全城的百姓在城门外迎接朝平,朝平看到的时候都惊讶了,这阵仗简直就跟当年圣上迎接他爷爷李老将军得胜还朝一样,十分的隆重,从而朝平也热泪盈眶,一来是感动,二来也是想起来了老将军。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朝平下马牵马走了过去,这皇上正在城门楼上和丞相望着下面,朝平过去行礼,丞相说了一些迎接朝平的话语,当然了,他说的是张松,自然不会暴露朝平真正的身份。朝平接过来了皇上赐给的酒,喝完之后和身后的飞燕还有侍卫们一起进了城。第二天早朝上皇上所有的主题大都是夸赞朝平的,说他这次治理瘟疫有功,同时也赏赐给他很多东西,其中最让朝平的高兴的是皇上不但封赏了他和飞燕,而且还给幽云将士赐了一个神勇二字的称号,虽然没有授予什么官职,但是大家对这十八个人还是十分认可的,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些人朝平的家丁,并不知道他们是曾经令边关闻风丧胆的幽云将士,这些文武群臣顶多能猜到他们是江湖上的人,却都不会想到他们真正的来历。

    三州九郡的百姓都过上了和往常一样的生活,这朝平知道消息后也十分开心,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朝平在京城的影响力可是不小,这百官们私下都在议论,这样一个无能的驸马竟然出色的治理好了这三州九郡,而且这么快就消除了疫情,大家也都是从三州九郡的地方官那里听来了很多的消息,听到朝平这治理的方法之后大家都点头称赞,再也没有谁瞧不起他了,就连之前的那个京城守将曹心扬心里都有些不那么看不起朝平了,他寻思着,自己真是小瞧这个驸马爷了。这一日张来到了京城,这张是三州九郡朔州的守将,可是他与这曹心扬可是莫逆之交。曹心扬听闻这张到府中找他了,自己连忙从军营中出来了,回到府上见张,两个人见到之后都十分的高兴,这张说:“兄长,我此次进京办些公务,得空了来看看兄长。”曹心扬说道:“好兄弟,咱们两个可是有些日子不见了,怎么样,近来可好?”张说:“好,好,我这一天除了带兵练兵就没什么干的了,怎么会不好,你可是知道我的,只要在行伍一天,我就不会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哈哈。”曹心扬说:“我可知道你,你可是个出了名的铁将军啊。”两个人聊了好多事情,主要聊的就是带兵打仗的事情,他们两个聊来聊去聊到了瘟疫的事情。曹心扬说道:“兄弟,你说的这瘟疫我知道,是当朝的驸马爷去你们那消除的这个瘟疫,这个驸马爷我之前小瞧他了,你快和兄长我说说,他是怎么把这瘟疫治理好的。”张激动的说道:“大哥,这驸马爷可真不是一般人,他刚到这里的时候是在青安县落得脚,当时那里的官员勾结土匪祸害百姓,兄弟我这自己的朔州苦不堪言腾不出手来去收拾他们,这驸马人家一到,带着手底下那么点人,毫不犹豫的就把那些强盗就地正法了,随后把那官员也杀了,而那些闹事的衙役他不但没杀他们也没关他们,让他们戴罪立功,就这样,青安县很快让他们治理的井井有条,随后他又找了一些江湖上的兄弟运来好些药材,这些药材的来历兄弟我至今也想不明白。”曹心扬说道:“噢?江湖上的朋友?”张说道:“是啊,是江湖上的人,看样子他们很听咱们这个驸马爷的,而且这些人武功高强,你知道飞燕姑娘吧?”曹心扬说道:“这我自然知道,她曾是宫中的侍卫统领。”张说道:“这飞燕姑娘的武功我可是领教过了,她管驸马叫大哥,可见他们的关系不一般。”曹心扬说道:“唉,这驸马身边怎么这么多能人啊,他身边的那个小随从箭法也是不俗啊,看来我真是小看他了。”张说道:“曹大哥,我正想着有空去拜会他一下呢?”曹心扬说道:“哦?既然这样,那我随你一起去拜访驸马吧,我之前没把他放在眼里,如今想想真是我的过错啊,就凭你说的这几件事情就足以说明这驸马绝不是平庸之辈。”

    朝平正在屋中读书,柳儿坐在一旁,公主一大早就已经进宫去见皇后娘娘了,至今没有回来。这老二进内院来禀报朝平,说是曹心扬将军和张将军来了,朝平想了想,知道是因为他治灾有方,所以才来拜访的,朝平笑了笑说道:“快请他们二人进来。”这张和曹心扬走进了驸马府,看见这驸马府中规规矩矩,而且这厅堂外边还有很多兵器,都很规整,他们两个点点头,他们随着老二走进了内堂,老二让他们在堂中稍坐,驸马随后就到,朝平正在屋中更衣,这张二人看见院中真儿和陈靖正在练功,这陈靖认识曹心扬,和曹心扬打了声招呼,说道:“曹将军。”顺势行了个礼,曹心扬笑呵的示意道:“你们继续练吧。”张看着这俩孩子练功,张本来就跟看热闹似的看着他们练功,不一会儿表情十分的凝重,这曹心扬看到了说道:“贤弟,你怎么了?”张说道:“这枪法?嗯?不对,啊。”他根本都没有理会曹心扬说什么,急忙提着袍子快步走下了台阶,来到了陈靖的面前,问道:“小子,这枪法是谁教你的?”陈靖和真儿看到这张这么激动,自然停下来了,张这么一问,这俩孩子还有些懵了,他们没想到会有人问他们,真儿机灵,说道:“这枪法是他师傅教他的。”张说道:“师父?你师父是谁,叫什么名?”陈靖反应过来了说道:“我也不知道师父叫什么,他和我家老爷是好朋友,真是在常州之时教过我这套枪法而已。”张瞬间很失落的样子,不再说话了,这时候朝平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