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姑奶奶饶命啊

第一百五十九章 姑奶奶饶命啊

 
    田震走到了飞燕的身边,还想帮飞燕对付这帮士兵呢,然后抓鹤一饼伏法,结果他刚到这就改变了主意,他猛然一惊,心里直骂自己是笨蛋,这飞燕的本领自己自然是知道的,这几个人飞燕又怎么会有事儿。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飞燕身上的杀气十分的重,田震都感到不寒而栗,田震现在不担心飞燕了,反倒担心这飞燕把鹤一饼杀了,虽然这鹤一饼犯了许多罪,可是飞燕私下杀了他这毕竟是触犯了律法的,可是飞燕不管那些,提着剑就往前走,这帮士兵连连后撤,都快进了屋子,这鹤一饼就在屋子里观望着这飞燕,这屋中又没有后门,他想跑是跑不出去了。这田震跟飞燕说道:“这鹤一饼不能杀啊。”飞燕没有理他,冲了上去就又砍杀了好几个士兵,这些士兵都吓的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还剩下二十几人干脆就都跑了,这下大家都跑了,就剩下鹤一饼在屋中了,飞燕提剑就进去了。

    鹤一饼看见这飞燕想要他命,急忙拿起了自己屋中的配剑,和飞燕打,他确实是有力气,他用力挥剑砍向了飞燕,飞燕用了不小的劲才化解开,反手就又是一剑,鹤一饼一躲划坏了胳膊,要不然直奔心窝了就。飞燕一招接着一招这一招没杀死,第二招瞬间就出来了,这鹤一饼都有些绝望了,这时候田震用剑挡住了飞燕的剑。田震说道:“飞燕姑娘息怒啊。”飞燕说道:“滚开。”接着又杀想了鹤一饼,这田震站在了鹤一饼这边,两个人拿剑对付着这鹤一饼,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他们的目的不同,这鹤一饼寻思找机会杀了她,而这飞燕和田震都不能对对方下死手,而且这田震也不想让飞燕杀了鹤一饼。本来这两个人的武功加一起也和飞燕差上了那么一大截,可是这田震总护着鹤一饼,这让飞燕无从下手,打的很费劲,这时候鹤章也来了,飞燕哪有时间去管那个受了伤的鹤章,心想把这鹤一饼杀了再去收拾鹤章。飞燕瞅准了机会抓住了田震拿剑的手腕就是一拽,把他拽到了跟前,接着一掌跟了过去,这田震就被飞燕打到了一旁的柱子上,这田震刚要动,就感觉这血脉逆流,随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飞燕的一掌震到了他的五脏六腑,不过没什么大碍。这鹤一饼拿剑杀向了飞燕,飞燕只用两招就把他的剑打落了,随后抓着他的脖领子直接就给怼到了墙上,那只手的剑抬起来就要杀他,这时候鹤章吓的都不会动了,鹤一饼心中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心想这下完了,这千钧一之际田震强忍着说了一句:“张松公子告诉你在京城不要惹事儿。”这飞燕的剑停下了,心里寻思着这事要是朝平在这一定不会让她这么干的,随后她撒开了手,这时候鹤一饼满头大汗的摊在了那,随后鹤章和鹤一饼跪下给飞燕一个劲的磕头,说道:“姑奶奶饶命啊。”不停的求饶,这额头都磕破了,飞燕说道:“我饶你们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三个条件,不然我一定杀了你们。”这鹤一饼说道:“莫说是三件,一百件我们都答应。”别看着鹤一饼是沙场悍将,在战场上不怕死,可是在这飞燕的气势之下可吓的不轻。田震看到飞燕松开了,在一旁也常舒了一口气。飞燕说道:“你们两个听着,这第一件事就是你们不能为非作歹了,散尽家财不许剥夺百姓,不可强抢民女,不可作威作福。”这鹤一饼说道:“我立马去散尽家财,把所有财产都分给百姓。”鹤章说道:“我再也不敢强抢民女了,我现在就把这俩个夫人退回去。”这身边的两个夫人听过之后很害怕,说道:“老爷不要啊,我们要跟着您。”飞燕照着鹤章的脸上就是一脚,鹤章手都疼的不行了,用那只没受伤的手一碰嘴,嘴里流出了血,牙都被飞燕踢掉了,鹤章急忙改口说道:“飞燕姑娘,飞燕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好好待我的这两个夫人,绝不敢再拈花惹草了。”飞燕没有理会他,接着说道:“这第二件事就是永世不得反叛朝庭。”鹤一饼说道:“我们哪敢啊,这鹤郁王爷的信件往来我们都心惊胆颤的,自然是不敢反叛朝庭。”飞燕又接着说道:“第三件事情就是郎州这地方让你们整的乌烟瘴气的,你们得收拾好这个烂摊子,但凡我要知道你们欺负百姓,郎州的百姓过的不好,我定会立刻来取你们的项上人头。”鹤一饼和鹤章说道:“不敢,不敢。”飞燕看他们态度很好,说道:“那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你们起来吧。”这两个人起来了,这鹤章急忙下去找郎中治伤,都快让飞燕打残废了,鹤一饼吩咐着下人清理院子里的尸体,飞燕喊道:“鹤府的人听着,不管你们是谁,如果胆敢再为非作歹,作威作福,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这鹤府上上下下都怕的不行了。

    事情平息了,鹤一饼毕恭毕敬的招待飞燕他们了顿饭,心中全都是惧怕,不敢有一丝的别的心思。田震说道:“飞燕,咱们这就启程吧。”这田震说话的时候都在咳血,这飞燕也挺不好意思的,自己生气下了这么重的手,他们商量了一下吃过饭就要启程了。这鹤一饼和鹤章出来了,鹤章露个豁牙就是苦笑,什么都不说,鹤一饼说道:“飞燕姑娘,这是我们兄弟写的认罪书,我们想明白了,这件事情瞒是瞒不住的,我们全听圣上落。”飞燕说道:“你们不必太担心,我会和圣上说明白的,替你们求情,这件事是郁王爷的手段,本来就不怪你们,不过这你们将来要是鱼肉百姓,不用圣上,本姑娘亲自取你们的脑袋。”这鹤一饼和鹤章涕泪纵横的,十分感动,没想到这飞燕还会在皇上面前替他们求情,他们也不敢再为非作歹了,他们对飞燕是既敬且佩。飞燕和田震他们整理好行李就赶往了回京的路上,回去复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