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禁军副统领

第一百五十六章 禁军副统领

 
    常州城的帅府中有两个人在演练着武功,这两个人正是赵真儿和陈靖,朝平正教着他们武功,朝平说道:“丫头,你演练一遍之前我教给你的剑法。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这小姑娘从头到尾打了一趟,朝平十分欢喜,说道:“不错,你学的挺快的。”随后他又让陈靖打了一套枪法。坐在回廊上的老大和老二聊天,老大说道:“二弟,你看这丫头真是个练武的材料啊,这功夫练得不错,这才半个月的时间这些招式就记得差不多了。”老二说道:“是啊,这丫头真挺讨人喜欢的。”远处的柳儿和碧瑶说:“碧瑶,你看这些天大家对这赵真儿的态度明显有所转变,只是这不知是福是祸啊,毕竟咱们和她有着那么大的仇恨,不知她是否真的能放下。”碧瑶说道:“是啊,我看这孩子城府这么深,真的看不透她是怎么样的人,老爷之所以收留她还不是因为亏欠她们家的人,听老爷说当初就救出她一个来。”柳儿说道:“现在最主要的是这孩子在咱们这能不能一直待下去,如果皇上不让的话这孩子恐怕又要受罪了,被配边关,她这么小个孩子恐怕是活不了多久的,老爷之前托人去京城送信现在也没个音讯。”

    在京城的皇宫中,飞燕已经在这做了好几个月的禁军副统领了,这飞燕的能耐大家都是知道的,这些小兵也都没有不服气的,飞燕在这待的到也是自在,平日里随着皇上娘娘或者是公主四处逛逛,虽说是保护,可是在这皇宫之中确实安全的很,这日有人托人找到了飞燕,这个人和那个送信的都是江湖上的人,这人将朝平的意思告诉了飞燕,飞燕急忙把这信收好了,准备有时间交给皇上。这天在御书房里皇上在批阅奏折,飞燕正好被田震叫过去了,可能要帮皇上去别的州郡办些事情,她们在一旁等候,皇上看到奏折之后很生气,说道:“这郁王,真是胆大包天,联合外敌也就算了,就连这么多内臣都被他收买了,要不是这些大臣被人举报朕还蒙在鼓里。”飞燕刚想把这信呈给皇上看,可是她看到皇上因为郁王的事情这么生气,自然现在是不合适的。这时候皇上说道:“田统领,飞燕姑娘,朕想让你们去办一件事情,朕想请你们去郎州,朕在奏折中看到郎州统帅拥兵自重,虽然他很忠诚,可是在一州之地为自己谋私利,这事情是不可以的,朕并非让你们去抓他,而是想让你们去给他提个醒,如果真的他有什么大罪的话你们及时禀报,朕一定会重重的罚他的,你们带朕的旨意去,朕已经降罪于他了。”田震和飞燕领命之后就准备出了,在这之后飞燕先去找了碧盈公主,因为飞燕知道公主的心思,所以公主一定会帮朝平劝皇上的,所以她把这信给了公主,之后她便和田震去了郎州。

    在路上,田震问道:“飞燕姑娘,我本来想着你是来皇宫玩的,没想到你这待得挺安分的嘛,和你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飞燕说道:“老头,你说话可得小心点,得罪了本姑娘你可是要倒霉了,之前要不是我张大哥嘱咐我要安分,就你们那些刺头的小统领早就被我杀了,也包括你,你小心点吧。”田震知道飞燕是开玩笑,说道:“飞燕姑娘,老夫你武功你也知道,自然不敢和你动手,这皇宫里的侍卫有哪个不知道你飞燕姑娘的厉害,哪有人敢惹您啊。”飞燕说道:“少废话,赶快给我说说这郎州是什么情况。”田震说道:“这郎州地处荒野,可是这州郡的守军却是很多,守将是鹤一饼,此人作战勇猛,早年被皇上和元帅器重,后来升到了这太守的位置。”飞燕说道:“没别的了?”田震说道:“哦,对了,他还有个弟弟,叫鹤章,此人有些谋略,这我们也是听说过的,但是具体的他们这郎州怎么回事我还真是不清楚。”飞燕说道:“统领大人,属下知道了,倒是到了郎州可仰仗着田大人保护呢!万一这鹤一饼像是郁王爷一样的反了,咱们可要抓紧跑才是。”田震摇摇脑袋,寻思这丫头太能胡思乱想了,而且嘴上什么都敢说,当初管皇上还叫老头呢。

    很快他们就到了郎州的地界了,这田震带着飞燕化妆成了百姓,在这城里转了转,他们现了很多问题,这当地的百姓对这鹤家是十分忌惮的,而且这鹤家对百姓的剥削弄的百姓很苦,虽然不至于流离失所,可是但凡和鹤家有冲突的人家几乎都只能忍受着这冤屈了。田震他们看到这鹤一饼守城确实有一套,军营的部署都十分的得当,田震和飞燕说:“这鹤一饼带兵真是有一套啊,只是现在太安逸了,他不管百姓的疾苦,真是太糊涂了。”飞燕冷笑道:“这些事情和咱们有什么关系,皇上关系的是兵将的好坏,百姓的生活,咱们知道这些事情就得了,你在这瞎感叹什么呢?”田震说道:“这鹤一饼早年没有名字,只知道自己姓鹤,早年被一个将军收养了,给了他一个饼,之后他就叫这名了,也许是他小时候穷怕了吧。”飞燕说道:“那他的弟弟呢?”田震说:“他这弟弟是他家乡的一个远房亲戚而已,不是亲弟弟。”这下飞燕才弄清楚细情。田震他们说着说着就走往了太守府,有些口渴,就坐在路边的茶棚喝了碗茶。这卖茶的大娘看见飞燕十分惊慌,飞燕问道:“大娘,你这是怎么了,见到我怎么跟见到贼人一样?”那大娘说道:“姑娘长得这么俊俏,看的出来,您一定是外乡来的,还是赶快走吧,这要是让鹤家二老爷看到又该去强抢去做妾室了,造孽啊,造孽啊。”这飞燕十分好奇是怎么回事儿,后来这大娘和飞燕说了,原来这鹤家两兄弟老大贪财,老二好色,起初这老二只是常去这烟花柳巷,可是去年开始他开始纳妾了,有两家大户人家的闺女都被他抢抢去做了妾侍,这他的好色都是出了名的,就因为这两件事情这城里的女子但凡长得还行的都不太敢抛头露面。之后这大娘又讲了好些关于他们鹤家的事情,这飞燕气的直拍桌子,说道:“这两个兄弟,真是该杀。”田震劝道:“飞燕姑娘,这他们固然可恨可是都没到了砍头的地步,这咱们讲这些事情到时候禀告给皇上就是了。”飞燕平静了一下,和田震前往了鹤府,就没多远快到的时候,这时候来了一对士兵,中间有顶轿子,这一路很是气派,看的出来,这应该就是鹤家兄弟中的一个,这边上有些百姓没来的及让路,被这士兵推搡着,飞燕看在眼里十分生气,说道:“这些狗奴才。”田震说:“飞燕,你消消气,咱们先传了圣旨,之后回去把这些事情告诉给皇上。”说完他们就跟着那队伍的后面去了太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