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仇人恩人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仇人恩人

 
    朝平回到了客栈,他刚进到房间中就看到柳儿坐在床上等他,朝平看见柳儿说道:“柳儿,你醒了。?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柳儿说道:“相公,你去哪里了?是去找碧盈公主了吗?”其实朝平的心思柳儿早就看出来了,自打他们到了鬼谷柳儿就觉得他不对劲。朝平没有丝毫的隐瞒,点头说是,随后朝平坐到了床边,柳儿抱着朝平的胳膊什么都没有说,朝平拍了拍柳儿的肩膀说道:“柳儿,我只是去给她送了一只金丝雀,怕将来有事情的时候来不及告知大家,这样的话如果有急事的话也方便联络。”柳儿捂住了朝平的嘴,说道:“相公,不用解释,我不想听,我们休息吧。”朝平也就没接着解释什么,第二天朝平就带着这些家眷回常州了。

    朝平他们在常州的路上,大家聊着郁王爷的事情,这老八说道:“主人,这郁王爷挺狠的啊,训练的那些死士如果要是去战场上也会是一股很可怕的势力啊。”朝平笑着说道:“那是啊,那郁王爷想必是筹划多年了吧,而且他的那帮死士都是被慧能大师的弟子交出来的。”“那慧能大师怎么能教出这样的弟子?”十八妹问道。朝平说道:“这件事情我写信问过慧能大师,他说早些年确实在他的弟子中出了一个叛徒,咱们这也算是替他清理门户了。”这时候走在前面的陈靖回来说:“老爷,不好了,这前面有很多尸体,身上都穿着官家人的衣服。”朝平听到之后觉得这应该是出事了,他急忙说道:“老二老三,碧瑶,保护好夫人。”随后他骑着马带着幽云将士前去探看,后面的人也紧随其后。朝平到了那里看见了很多尸体,看衣服不但有士兵而且还有很多百姓,确切的说像是囚犯。朝平命幽云将士仔细的翻看了这些人的衣服,这衣服里面的银两什么都没有,唯一剩下的就是一个文书,朝平接过了文书仔细的读了一遍,说道:“糟了,这些人是郁王爷的家眷,不知道被什么人劫了去,可怜了这些官兵了。”“主人,那咱们怎么办,是管还是不管。”老大说道,朝平回道:“当然要管,这些人下手凶狠,对这些人不放过,这件事情我不管只怕他们日后还会杀更多的人,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一定要探个究竟。”朝平接着又说:“碧瑶,你先和幽云将士回去,我和陈靖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幽云将士说道:“主人,这不可,我们当寸步不离主人。”朝平怒喝道:“夫人的安全你们一定要做好,我自己和陈靖没事的,记住还有金枪都要护得周全,你们回常州等我们。”说完之后没办法了,柳儿就随着幽云将士他们回常州了。朝平和陈靖随着那血迹一路追踪到了几里外的一个山上,朝平和陈靖到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们趁着夜色潜到了山寨里,他们看到了这寨子里的人并不多,可他们看着这些人都虎背熊腰的,看着都十分凶煞,陈靖和朝平说:“老爷,这些人怎么长得这么吓人。”朝平说道:“相由心生,这些人平日里作恶多端一定没少杀人,跋扈惯了看着就能看出来这种强盗的气息,而且他们的武功都还可以,我能感觉的到。”陈靖说:“老爷,那我们去看看那些被他们抓来的人吧。”朝平随后带着陈靖到了这山寨的后院,他们见有人过来了,急忙窜到了树上,这好看见一些人去了那边的地牢,说是地牢也不算是地牢,一般在地下一半漏了出来,这些人正是给他们送饭的。朝平他们等到了这些人走后,朝平走了过去,里面的人疯狂的撕叫着,朝平仔细看了看里面的人说道:“你们可是郁王爷的家眷?”那里面的一个妇人说道:“我们正是郁王爷的家眷。”朝平说道:“我是来就你们的,你们等着吧,等到他们酒足饭饱守卫松懈的时候我就带你们出去。”那里面的人都喊出了声,急忙让朝平制止住了,怕他们因为高兴招来了土匪。朝平叫陈靖去看着那些土匪的动向,随后自己扯开了锁牢的铁链,他自己进了去,随后把铁链一搭便在里面等待时机了。不一会儿陈靖就很着急的跑了过来,朝平说道:“怎么了?”陈靖说道:“不好了,老爷,他们得有十几号人过来了,这寨主非说要把这里面的女眷带过去乐呵。”朝平说道:“这帮畜生。”就在这时牢中的一个夫人跪下了,手里还领着一个小女孩儿,也就十来岁的样子。那夫人说道:“大侠,这是郁王爷唯一的血脉了,请您照顾好她,我们死不足惜。”说完就当当当的磕头,这后面的那些女人就都哭了说道:“我们不想死。”那跪下的女人说道:“你们这群没出息的东西,王爷白养你们了。”这时候那些土匪正好进来了,撞见了朝平他们,一下就开锅了,那些人纷纷砍向了朝平,朝平和陈靖在牢门口一通砍杀,有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奈何这人数众多,而且武功都不弱。没办法朝平之后先把这些人都放出来,让他们跟着朝平他们,这一群人在陈靖和朝平的护卫下想外面走,这走一路杀一路,可是朝平照顾不了这么多人,还是有很多人中刀倒地了。这朝平和陈靖一直打到了天亮,这寨主还没等反应过来朝平是什么人呢,刚一交手就被朝平杀了,这些山寨里大大小小的喽啰都想杀了朝平泄愤,可是大家都打不过朝平,天都亮了他们才战斗结束,朝平和陈靖把这些山寨里的土匪都杀了,朝平只是受了些轻伤,陈靖也是,这些多亏了朝平的保护,可是这郁王爷的家眷活着的就剩下那个夫人和那个孩子了,朝平紧紧的拉着那个孩子,那孩子看见满身是血的朝平没有丝毫的害怕,尽管这几个人的衣服都被血染湿了,尽管这满地的尸体堆积。朝平喘了口气说道:“夫人,你们安全了,当初郁王爷是被我们擒的,是我保护了皇上打败了郁王爷,可是你们是无辜的,我不应该对你们有所隐瞒,你走吧。”那小姑娘皱着眉头好像是听懂了什么,那夫人身上有一个刀口不停的流血,那夫人很吃力的说道:“谢谢你的坦诚,王爷犯得错误我们知道,是他罪有应得,我们不怨,也是你们救了我,我希望你们能照顾好我儿,拜托了。”随后那夫人对那孩子说道:“儿啊,你只可记住恩,不可记住仇。”说完这夫人就死了,朝平十分吃惊,他没注意到夫人受了这么重的伤,那孩子一直喊着娘,喊了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