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哑巴姑娘

第一百二十七章 哑巴姑娘

 
    朝平在床上想着过往,这天生日他十分开心,江湖上这么多的朋友和他相聚,他希望这种日子一直过下去才好,转头望着身边的柳儿,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能和柳儿在一起,如果当出边关没有兵败,爷爷没有遇害,现在柳儿就是李家的孙媳,自己也会成为哪个地方的将军,可是现在虽说只是草民,但是这种幸福的生活他还是很知足的,唯一心里难过的就是想他的爷爷和那些故去的好友。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就在这个时候,在常州城外的一座山上,这里月光皎洁,一个人在一个坟头烧着纸,这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看样子十分伤心。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常州统帅张涛,他口中念叨:“老将军,少将军,你们在下边还好吗?末将来看你们了,给你们带了些酒菜来,我记得今天是少帅的生日,想当年我在李家不知受到多少恩惠,在那次边关要不是奸人害咱们,也不至于兵败,末将真是悔恨当初没有护好老将军啊,少帅啊,当年您为了在幽云十八骑手里救下我,害的你大病了一场,如今洪彪罗虎他们两个兄弟也不在了,末将一个人孤零零的,真的好像你们啊,末将唯有带好兵甲,守好常州,这才对的起你们啊。”这天张涛说了许许多多的话,全是想念老将军他们的话,他心里难受,喝多了竟在这坟地睡了一宿,早上起来才回去。

    朝平把这些江湖人士都送走了,帅府又归于了平静,没事儿的时候朝平看看书练练武或者是和柳儿到处转转,生活的很是惬意。幽云将士没事儿也和朝平一起练武,有时候他们也会去教陈靖一些东西,现在的陈靖已经是这帅府的管家了,大事小情的都由他来张罗,这藏书阁也很热闹,大家没事儿就出那里看书,在这藏书阁中幽云将士和陈靖学到很多兵法,而且在平时陈靖也会向幽云将士学到一些在战场上杀敌的本领。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这样的日子就过了两年多。

    这一天,朝平让十七去买一些纸张,自己书房中的纸快用没了,这幽云将士在府中是下人身份没有名号,大家为了好区分和召唤,就都用编号叫他们。这老十七到了街上去买纸张,到店中一说,那掌柜的说道:“这位爷,我们店里的纸张就剩一些粗糙的纸张了,精细的纸张要下午才能到货。”老十七说道:“那这样吧,我下午再来取。”那掌柜的说道:“爷,看您说的,我认得你,你是张府的是吧,我们东家的贾老爷,我怎么能劳烦您呢,下午我让伙计把纸张送给我们张老爷就好了。”这老十七一听,这倒是自己省了不少的心,于是大摇大摆的就走了。他走在街上闲着没事儿,寻思不急着回去交差,不如四处转转,朝平也没让他那么着急的回去,只是告诉他有时间去置办一些纸张而已。他转来转去转到了怡红院门口,这幽云将士们自然不是好色之人,虽然没有娶亲,但是大家也都不着急成亲,所以他对这烟花之地自然很是厌恶。这老十七刚要走,就看到这里面竟然有人把一个小姑娘强行拖入这怡红院。他不想生事,可是实在看不过去了,他上前对着那两个膀大腰圆的大汉说道:“你们这光天华日的怎么强抢民女呢。”那大汉说道:“你这小子少管闲事儿,你就不怕死吗?赶快滚。”老十七有些不乐意了,说道:“这事儿我还就管定了,这姑娘我一定要带走。”“别说这是个哑巴,就算不是哑巴我们也不给你,就凭你,你也不在江湖上打听打听爷的名号。”老十七摇摇头,说道:“跟你们讲理真是讲不通。”这帮人也是看老十七穿着一身下人一服,也就没多想,再一个那人也是有点本事的,是当地的地头蛇,所以没人敢惹他,没想到他碰到老十七了。老十七瞬间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轻轻的一掌就把他打的说不出话来了,一脚就给他踢飞了,其他人都不敢动了,有一个试着上前打老十七,老十七抢过他的刀反手就是一刀,丝毫没有犹豫,只见那人脸庞的头掉了一溜,老十七说道:“你们在不知趣下次就是脖子。”这帮喽啰都给吓跑了,那个带头的趴在地上想起来起不来,还说不出话,老十七用手抓住了那姑娘的手腕,对着地上的那人说道:“你这伤能养好,下次再见你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等着给你自己收尸吧。”那人连连在地上磕头,老十七没有理他,而是带着这姑娘走了,带到了没人的地方,在一个巷子里,老十七问道:“姑娘,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啊,对了,你不会说话,你点头摇头就行。”那姑娘摇摇头,老十七又确定一下,但是那姑娘依旧摇头证明自己没有家,老十七没办法,把她带回了府中,和朝平说明了原委,朝平和柳儿商议,最后把这姑娘留在府中了,让她做个下人,让碧瑶带着她照顾她,很快就把她安置好了。

    说来也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老十七对这姑娘感兴趣了,没事儿总关注她。“十七哥,你干嘛呢,没事儿闲的在这花园中坐着看人家姑娘。”十八妹说道。老十七脸红的说道:“去去去,一个姑娘家家的什么都说,你看这姑娘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没看她奇怪,我倒是看你挺奇怪的。”十八妹笑着说道。老十七又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看这姑娘是个哑巴,而且她没事儿总找没人的地方哭,不知道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十八妹说道:“这个还真是没法猜,哥哥要是看上这姑娘了,可以去找主人做媒啊,等你娶过门来问问她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老十七背过头去不理十八妹了,感觉她太能闹了。不过他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