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暗语

第一百二十三章 暗语

 
    朝平和幽云将士讲了一遍他之前从坠崖之后一直到现在的经历,幽云将士都感叹朝平的奇遇,同时也很庆幸他们的主人没有事儿。??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朝平说完之后问他们说道:“当年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这幽云将士中的老大回答道:“主人,当年我们在山崖那汇合了,我们十八人合力冲出了重围,这才带着重伤想逃去大漠,我们当年看到您的那两位家将横尸荒野,我们刚出了边关便重新合计了一下,之后我们找回了那两个家将是尸和老将军的尸,他们就埋在一个镇子的将军庙里。”朝平听到后含泪单膝跪下说道:“这份恩情我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说完朝平就要拜这幽云将士,他们急忙拉起了朝平,说道:“主人有事,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朝平心里一直在想着他爷爷的尸和那两位将军的尸,朝平转身对着幽云十八骑严肃的说道:“你们可愿意跟我走,还是想要留在这大漠。”幽云将士自然是想和朝平走,可是他们从没出过大漠,十八个人相互一对视,说道:“我们幽云将士的命是您给的,我们愿为主人赴汤蹈火。”朝平看到他们这样,也没有客气,说道:“幽云将士听令,明日我们去寻找我爷爷和两位将军的尸骨,随后我们即日返回常州。”幽云将士说道:“是。”之后大家都各自准备,收拾东西准备次日启程。

    第二天,一行人回到了维克大营,老国王好生招待,朝平也和这老国王说明白了自己要走,在走之前维克族的人都集体为朝平他们送行,老国王拉着朝平的手说道:“恩公,什么时候再来大漠一定要来见我。”朝平热泪盈眶的说道:“放心吧王上,我下次若来大漠一定来维克部落。”萨维公主,在朝平和幽云十八骑的面前说道:“大哥哥,列为恩公,你们对我们部族的恩情萨维铭记在心,这个鞭子我会一直留着的。”其实这萨维公主是舍不得朝平走的,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人家已经有了妻室,而且她对朝平更多的是感激之前,只是她对朝平很有好感而已。朝平骑上了马,带着柳儿碧瑶幽云将士他们启程了,很快就消失在了维克部族的视野中,他们走了很长时间,来到了一座小镇,老大对朝平说道:“主人,老将军和两位将军就在这里。”他们去了将军庙,挖出了老将军和两位将军的尸骨,包裹起来放到了马车上,他们启程回常州了。朝平说道:“柳儿,你骑这马吧,它通人性,就你我能骑,我去马车上。”随后朝平就坐在了马车上,心情十分的沉重,大家也都不好说什么,一行人就这样很快来到了边关。之前朝平早已经交代好了幽云十八骑换上了便装,他们一起来到了城门口,这里要求十分严格,出入都得检查,因为朝廷怕出现突时间,所以在边关派了重兵把手。“你们是干什么的。”有一个小兵说道,朝平看见他问,自己急忙跳下马车上前答话。说道:“这位军爷,我们是生意人,出去做生意。”“都靠边,我们检查。”这帮兵上来就查,很快在马车上搜出了大家的兵器和老将军的尸骨,那个小兵喊道:“有奸细,大家快来。”幽云将士里的老二上前刚想动手,朝平拦住了,本来自己就不是奸细,误会是需要澄清的。三十多个守城兵拿着长矛对着朝平他们,这时候来了一个军官,这是个低级的军官,专门负责他们这些巡逻兵的,他走了过来,看到这里有事情生,走近了说道:“你们在干什么?”那个小兵慌张的说道:“大人,他们的车上搜出很多兵器还有尸骨。”那个军官淡定的说道:“一会儿把他们抓起来好好审问,我来看看这些东西是哪里的。”这个军官走到马车跟前就要掀起盖着老将军的布,朝平就在他旁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朝平一动没动,但是手上已经用了不小的力气,那军官竟然被捏的不敢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朝平说道:“放我们走,或者带我去见你们的长官。”朝平心想如果放他们走就悄无声息的回到常州算了,如果不放的话他只好拿出他的那个帅印了,他这才出门特意带着了,天下兵马都会听朝平的调遣,只是朝平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没事而已,可是没办法他只好这样了,毕竟他不会去和这些士兵动武,都是朝廷的军队。那个军官低声说道:“好,好,你先放了我。”朝平松开了手,那军官揉了揉手,向后退了几步,说道:“把他们抓起来。”这帮兵士就举着长矛和刀剑往前上,幽云将士和飞燕几下都把这三十多个兵士打倒了,因为他们知道,朝平是不会允许他们杀人的。碧瑶和陈靖寸步不离的保护着柳儿,这帮士兵起来都不太敢往前上了,朝平走到那军官面前,把他抓了过来,一推把他推了个跟头,虽然一点儿都不重,但是大家头一次看到朝平生气,朝平说道:“飞燕,你们听着,谁要敢靠近马车一步就给我杀了,我去找他们的守城官。”说着他就想往城里走,这时候城里正好出来一个骑马,身穿盔甲的军官,这个人就是守城官。那人骑着马到了跟前,说道怎么了,那个小军官说道:“这帮人有很多兵器,还把这些兵士和我都打了。”那马上的人坐在高高的马上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打朝廷的兵士,你们知道吗?这是死罪。”朝平看见那个人,觉得眼熟,仔细一想,想起来了,他是李家军的人,只是当时这个人职位低自己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而已,朝平说道:“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那军官一听到朝平说的这句话心中一惊,不错,这句话是孙子兵法中的一句,这句话任何人不会平白无故的说出来,而他正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李家军随时都会换暗语和口令,在九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之前,朝平曾对李家军下命令,他说道:“兵法云: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兵法诡道,我希望你们能勇敢的作战,并且能灵活的运用战术迷惑敌人,这次的暗语就用近而示之远对远而示之近吧。”那军官想了起来,他十分激动,没有说什么,急忙下马,说道:“你们不要难为他们,都退到一边。”这军官走向了朝平,朝平说道:“你既然认出了我,那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去说话。”那军官急忙邀请朝平他们去了他的府邸,那个小军官不明白这将军为什么对朝平这样,要是说朝平贿赂过他那根本不可能,他一直追随这将军好多年了,他从来都是刚正不阿的,如果说是有交情的话自己也应该知道,所以他有些不解。

    在雁门关的将军府中,一个房间里只有朝平和那个军官两个人,那军官急忙跪下道:“少帅,您还或者,属下该死,竟阻挡你入关。”朝平说道:“我记得你,只是不知道你叫什么,当年你是李家军的一个伍长,如今都成了一关守将了啊,我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我一会儿就会带着我的人回常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