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桩功

第一百一十七章 桩功

 
    朝平在家中闲来无事,偶尔看看书顺便再教陈靖练武,一个月的时间朝平把整套枪法都交给陈靖了,陈靖没事儿就练没事儿就练,十分的勤恳,朝平看在眼里。?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81ZW.COM这天,朝平叫住陈靖,说他练的差不多了,算是入门吧,让他去山上砍些木桩回来。陈靖说道:“为什么不去买一些木材回来。”朝平说:“我是为了让你练功啊,你现在招式学会了,但是技巧和内力太弱了,让你砍树练一些基本的气力,然后我再教你技巧,你随我来。”朝平进到了书房,拿起纸笔,在纸上花了些图,说道:“你就按照这个样子,把木桩安置在后院中。”陈靖答应后便去做了。

    “老爷,陈靖呢?”这天碧瑶在院子中没见到陈靖,问朝平他去哪了,这时候柳儿和春桃过来了,柳儿开玩笑的说:“碧瑶啊,你怎么那么关系陈靖啊,天天都和他闹。”碧瑶说道:“这小子太毛头,我不收拾他他都得上天。”大家呵呵直笑,朝平说道:“我让他上山砍柴去了。”这些可把碧瑶逗乐了,笑的都和不拢嘴,她说道:“他那么点儿,竟然上山去砍柴去了,咱们家什么时候到这种地步了。”接着朝平无语的摇摇头,心想这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柳儿都把她们惯坏了,什么时候都爱说爱闹的。可是这样朝平到觉得挺真性情的,如果是真的像是低眉顺眼的丫鬟一样伺候着自己和柳儿反倒觉得会不自在。他解释道:“我这也没办法,这不是为了让他练功么,最近还是有很多进步的。”碧瑶知道朝平教他的枪法是家传的,说道:“老爷,你把家传的枪法交给他真的好么?”朝平说道:“真倒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只是我家这套枪法在军阵中自然是有些威力,但是与你的功夫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这小子就是不和你学武,所以我也没法教他别的,他只想从军,等他学好了,再过个几年不如让他去戍边吧。”碧瑶说道:“属下的武功自然无法和老爷的武功想必,但是这小子确实是铁了心的去当兵了,咱们能做的就是多教些他本领了。”朝平时不时的骑着马去山上看陈靖,这日午时,朝平来到山上,看见陈靖满头大汗的用斧子看着树,心想这小子还真是用功啊,不如多教些武功给他,要不然这一套枪法他还真容易没有用,不是因为枪法不行,是因为他认死理,不肯学更厉害的内功,所以这枪法自然不是那么厉害,这他不肯学别的内功是有原因的。他小时候流浪在外,曾跟着一个江湖骗子讨生活,他也了解一些内功心法,不过只是三教九流,他开始好奇,后来他觉得那武艺和真正的军人比起来差太多,都是花架子,毕竟年纪小,认识东西不全面,就算是别人打过他他也不认为是别人的功法高,而是觉得自己练得不到位,他之前见过一个厉害的黑袍将军,那个将军救过他,就觉得那样的功夫才是最高的。朝平走到了他跟前,说道:“你这太用功了,我看看你砍的怎么样,这几个树都是你砍的?”陈靖笑呵呵的说道:“这些都是,还有这些树枝,可以运回去当柴烧,马车再那呢,再过两三个时辰我就回去。”朝平说道:“不错。”他转悠了半天,来到了一棵树的前面停下了,说道:“你下一个就砍这棵吧,真想教你一些武艺啊,你总觉得江湖上的功法没有用,只认为行伍上的外家功夫厉害,这样也挺好,慢慢练吧,什么练好都行啊。”朝平说完之后用手拍了一下那个树,就像拍巴掌一样的拍了一下,说完就笑着走了。朝平骑着马走远之后,陈靖来到了那棵树那,寻思画个记号,这样好和别的树区分,他手刚一搭到那棵树上,这时候那棵树瞬间就倒了,还好陈靖躲得及时,这才没被这树砸到,陈靖吓出了一身的冷汗。陈靖心想,这一个人都抱不拢的树怎么说倒就倒了呢。“啊,难道是。”陈靖吃惊的自言自语到,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心想,难道是朝平之前拍的那一下,竟然可以达到这种程度,这是什么功夫何等的功力,如果说一个木板什么的,倒是很平常,就算是单掌开碑也没什么,可是这是这么粗的一棵树,而且朝平落掌的时候它连晃都没晃。他瞬间心里就起了波澜,他更想和朝平学更厉害的武功了。朝平其实在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掌中用了七八成的功力了,要不真的是很难击穿那么粗的树干的,朝平这么做也是想让陈靖知道人外有人,可以让他不断的去学习,去进步。

    朝平在正堂中喝茶,这时候砍完树的陈靖回来了,满身大汗的来到了厅堂,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朝平的面前,说道:“老爷,我也想学你那样的武功,请您教我。”说完就一直不停的磕头,朝平急忙扶起了他,说道:“来,起来,我教你就是了,你就慢慢学吧,这些东西不是一蹴而就的。”陈靖急忙答应了,没用几天时间,陈靖就按照朝平的要求把那些木桩钉到了后院中,朝平说道:“你知道吗?在战场上,无论是马战还是步战,对腿上的功力都是有很大的要求的,你别看步兵只是拿着长长的兵器在打架,这步法稳不稳决定着你在阵中的输赢,你先按我说的慢慢练就是,不用天天只是练功,只要每天花出一定的时间练功就好。”陈靖答应了,从那时候开始每天都抽出一定的时间练着桩功,而且每天他都会去藏书阁看兵书,朝平知道陈靖总去看书,正常来说家丁是不能随便去那里的,但是之前老管家和陈靖都是住在那里,所以他早就把那当家了,所以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而朝平也是很理解的,觉得自己的随从这么喜欢学习,也是一件好事情,只是他自己对那里的书再熟悉不过了,每一本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朝平每一天也都在脑海中想着军阵的排演,只是不需要沙盘而已,其实他并没有忘记战争,只是不愿提及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