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八十八章 武林大会前奏

第八十八章 武林大会前奏

 
    赵无敌被朝平打的不轻,借住华山派养伤,飞燕也不辞而别了,这武林大会在即,朝平他们也没有闲着,他们几个按照人家华山派的要求来履行武林大会的事情。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这一天,华山派来人通禀朝平他们,说是这些江湖中人都要去添花名册,这样方便大家比武的时候好有个先后顺序。随后他们就去了正厅和其他江湖人一起去添那个所谓的花名册。朝平把赵无敌打伤了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很多人都时不时的关注着朝平他们,但是也都没有说什么,而那些名门大派的掌门什么的自然没有把这个事情当回事儿,武当的掌门只是说了一句“看来这江湖上还是出来了一些后起之秀啊。”之后这件事情也就平息了,在众多江湖人的中间,朝平和罗家兄弟是十分不起眼的,这七门八派都琢磨怎么对付这黑道绿林呢,他们本以为是北方黑道黑道还有鬼谷他们三方势力火拼,没想到到现在这鬼谷还没有出现,这帮掌门都在纳闷呢,而北方黑道的掌门郭云天和郭夫人早已到了华山脚下,据说他们这次几乎带来了他们郭家的所有高手。

    碧瑶没有打算参加这个大会,她只是想在这找到那个背叛师门的师叔,所以她陪着柳儿在屋中,而且朝平和罗家兄弟则是报个名凑了个热闹,朝平他们在正堂排队写名字,到朝平了,朝平写的当然不是本命了,他写的张松,然后他又给划下去了。“大哥,你怎么给勾了。”罗英问道。朝平说:“算了,这次盛会本就没打算参加,不去凑这个热闹了,到时候我给你们在下面助威。”罗家兄弟都觉得很遗憾,他们知道自己这哥四个的武功自然是白给,他们倒是希望这个大哥能帮他们出头,在江湖上有一番作为,没想到这大哥还是看淡了名利的人。“我说前面的这位,你到底是写还是不写,我们还在这等着呢。”后面的一个人说道。“你催什么催,赶着投胎去啊。”罗杰说道。朝平也挺不好意思的带着罗家兄弟走了,同时他也觉得这个江湖像是一盘散沙一样,虽然高手如云,但是大家都只想着自己的利益,多少年来门派斗争不断,就像他师父说的,如果江湖能平静的了那真的是苍生之福了。

    朝平和罗家兄弟刚走,就有三个穿着黑衣的人来到了这个大厅的前面,这三个人一个老头看着面容饱经沧桑,眼睛就像利剑一样,再看旁边的这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柄剑,看着身体十分轻盈,身材有些瘦个子也一般,但是身上却带着一股杀气。剩下的那个人是一个姑娘,手里也拿着一把剑,这个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北方黑道郭家的大小姐郭飞燕。这飞燕跟着哥哥还有通叔来这华山派找他们这些门派的掌门议事。飞燕差一点就能碰见朝平了,飞燕回去和夫人说了一些关于朝平的事情,但是他的身份自然是没说的,而且七阁的事情也是零零散散的透漏了点儿,但是这个夫人真的没有多关注朝平,飞燕也没说朝平的武功有多厉害,只是她总在说朝平和飞燕他们多么多么好,怎么怎么照顾她,他们这一路经历了什么。但是在她母亲和哥哥的眼里这些人都是所谓的外人。在华山派掌门的接待下,七门八派的掌门齐聚一堂,飞燕和她哥哥来了进来了他们商量什么时间,在哪开始,由谁来主持这些事情等等。在大家的推荐下,由万书阁的后人江湖百晓生蔡文来主持这个盛会。飞燕挺惊讶的,没想到这万书阁也出世了。他们聊了好几个时辰,天都快黑了,这郭云天才带着飞燕和通叔下山去,飞燕想去找朝平他们,后来觉得还是算了,先忙眼前的事情吧,随后他们就下山了。

    这几天里眼看就要召开武林大会了,朝平时不时的总带着罗家兄弟去山里练功,在朝平的指点下这几个小子的功夫还有点进步,只不过由于他们家的家传武功的特点就是攻击性不强,所以效果就不明显。他们练完功回来,这天,朝平他们在华山派要进到后院的门口碰到了一伙人,这伙人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只是他们都十分严肃,什么都没说,朝平从他们身边走过,朝平感觉乖乖的,之后朝平和罗家兄弟说:“你们之前在江湖上见过他们吗?”他们都齐声说没见过,朝平说道:“这些人并非善类,而且武功深不可测,他们的气息太诡异了,我根本感觉不到他们的武功有多高,咱们以后要多留意这伙人。”碧瑶听见朝平这么说,急忙问道:“张大哥,你说的这伙人里有女人吗?”朝平说:“女的?没有。”之后碧瑶的眼神从着急变成了失望,她真的太想给自己的师门报仇了,现在这碧瑶的武功已经差不多进步到顶峰了,她练的功夫只知道是她们门派的,就连叫啥都不知道,碧瑶给这武功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霄瑶掌。”从她的门派到自己的名字,各取一字。还有两三天就到了武林大会的日子了,这个时候苗老头早已经召集好了鬼谷的侠客,浩浩荡荡的往这头赶呢,而金彪他们也是点起了兵马往过来,虽然他带的人不是很多,但是他把这七十二路山寨和各个山寨里功夫好的人都给带来了,朝平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碧瑶要照顾好柳儿,这碧瑶就像是丫鬟一样总陪在柳儿的左右。在碧瑶的心里,已经把柳儿当作自己的姐姐了,这她已经无家可归了,她小时候是孤儿,被师父抚养长大,现在整个师门一无所有了,她并不想看着这门派做到多大,多有地位,只是想自己能随时陪在师父和师姐妹的身边,没想到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这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多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