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六十九章 义结金兰

第六十九章 义结金兰

 
    朝平他们在苗老头和苗金姑的带领下来到了鬼谷,刚到鬼谷的谷口就听见奇奇怪怪的声音,这个声音有好几个,听着像回声可是阴阳怪气的。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呦,竟然还有人光顾咱们鬼谷,老苗头你可以啊,你这几十年都没带人回来过,这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带的这些人是蒸着吃还是煮着吃啊。”“大哥,你看,这帮人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啊,这两个小丫头细皮嫩肉的,肯定好吃,哈哈哈哈。”朝平不高兴了,竟然这么说柳儿和飞燕,朝平耳朵一直在听是哪里传出的声音,声音一遍遍的回荡,朝平的耳朵一动移动的,突然朝平从腰间拿出来一枚铜钱,顺手朝着身后的石头打去,只听见铜钱弹到了石头里面的缝隙中,哎呦一声掉下来一个人。接着朝平就看见岩壁上还有三个人,不停的移动,只见朝平嗖嗖嗖三下,都给打下来了。这几个家伙下来了就奔着朝平他们过来了,张什么样没看见,就看见走道都不正常,一窜哒一窜哒的。走到跟前大家才看清,这四个家伙长得也太难看了,也看不出来这是多大岁数,就跟那野人似的,他们拿着手里的刀就要来砍朝平,飞燕走上跟前,朝着那个岁数大的,用剑挡了一下,一脚就给他踹个跟头,“哎呦喂,你这妮子,不想活了吧。”飞燕拔出了剑这几个家伙嘴上不饶人,可是都不敢往前来了。苗老头说:“你们几个休要造次,这几位是我请来的客人。”转身又对朝平说:“公子,这几个是我们看守谷口的,江湖上都管他们叫无影无踪侠。”罗杰说话了:“你们就是江湖上号称轻功无人能比的无影无踪侠,有空真得和你们比比。”“你是谁啊?”这无影无踪侠里的一位不屑的说道。没等罗杰说话呢,朝平就和他们打了招呼,道了歉了,说自己不应该把他们用铜钱打下来,怎么地怎么地的,其实朝平心里就是想教训他们,谁让他们嘴里不说好话了。苗老头说:“公子啊,以后你们管他们叫影子就行,我们这里的人都这么叫他们,大影子,二影子的,就这么叫。”这鬼谷里,除了苗老头以外,轻功当属这几位的了。他们也都打过了招呼,进到了谷里。先是苗金姑给他们找了住的地方先安顿下来。这谷里有很多的草屋,大多数人都住在这里,而且还有不少亭子,这亭子也是很简陋的那种,里面还有一条很浅的小河穿过,里面的景色倒是十分的别致。

    朝平和柳儿把东西放房间里就出来找大家了,这时候苗老头和苗金姑在外面的一个亭子里等着他们,朝平和柳儿过来和苗老头聊天,这里有很多的人,杂七杂八的,如果朝平不会武功的时候,一定会认为这些人就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乌合之众,可是他现在绝不会那么认为,因为他看的出来,这里的人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苗老头和朝平介绍介绍这鬼谷的事情,跟朝平说以后这里的人就都是朝平的朋友了,朝平说:“晚辈真没想到老前辈竟然和五毒教有这样的关系。”苗老头笑了笑说:“嗯,是啊,可是金姑不是我的亲孙女,但是五毒教历来就是归属鬼谷管辖的。”朝平说:“原来是这样啊。”经过苗老头跟他解释朝平知道了这苗金姑原来不姓苗,因为在很小的小时候家人被山贼所害,而她侥幸活了下来,被苗老头收留了,苗老头看她喜欢毒物就把她安置在了五毒教,后来由于干的出色就当上了教主了。不一会儿,大家伙都过来了,苗老头带他们在这谷里转了一大圈,碰到了好多人,他们也都通过苗老头的介绍对他们多少有些了解。到了晚上了,朝平众人和苗老头,还有几个鬼谷的高手前辈一起坐到一起喝酒,他们没有在屋子里,而是在外面,架着篝火,烤着羊肉,很是惬意,朝平和苗老头他们喝起了酒。除了飞燕和柳儿没喝,大概其他人都喝了不少,尤其是苗金姑,那酒量可真是惊人,朝平一面倚在地上,一面拿着酒坛子喝酒,苗老头凑到了朝平旁边,和他聊了起来,这两人是越聊越投机,后来大家都吃完了,都回去了,他们俩还在那里聊天,周围已经没有人了,这样狼藉的杯盘还有残余的炭火,朝平和苗老头聊着天,月光十分的皎洁,苗老头灵机一动,对朝平说:“小兄弟,你我甚是有缘,不如我们结拜为兄弟可否。”朝平急忙摆手说:“不妥不妥,你我年岁相差甚远,岂不是乱了辈分了么。”苗老头又说:“这是哪里话,咱两个也算是忘年交了,来吧,咱们就在这天地见证义结金兰,对着这月光起誓。”朝平听到苗老头都这么说了,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两个人对天盟誓,义结金兰了。之后两个人又有说有笑的喝起来酒,朝平郑重其事的对苗老头说:“大哥,不瞒您说,其实我的本名不叫张松。”苗老头说:“哦,这是怎么回事儿?”朝平说道:“弟弟我年幼的时候曾在行伍,后来回来后就不当兵了,再后来就遇到了我的恩师,之后就下山了,这其中的缘由是不方便讲的,不过这些事情句句属实。”苗老头哈哈大笑道:“好兄弟,不管你叫什么,今天咱们结拜了,我就认你这个兄弟。”朝平说:“大哥,我认你这个大哥真是三生有幸,不瞒您说,之前我也结拜过几次,一个是和虎威山上的那群绿林好汉,一个是和几位当兵的兄弟,还有就是和我一起来的这罗家兄弟了。”苗老头连连点头,后来朝平说待着没事儿,自己打趟拳给苗老头祝祝酒性,朝平借着酒劲打了一趟他学过的醉仙十三式,这苗老头连连叫好:“兄弟好武艺啊,将来在江湖中一定能有不小的建树。”他们两个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喝着酒,喝着喝着苗老头就睡着了,朝平也有些迷糊了,他望着月光,想起了当年在边关的时候,与幽云十八骑一起生活的日子,那时候,他们结拜了,一起生活了好一段日子,游走大漠间,白天烈日炎炎,晚上寒风阵阵,可是月光是最皎洁的。他每每想到自己的爷爷被奸人害死,两个家将死于非命,幽云将士被敌军围住,都泪如雨下,只是他没与别人说过罢了,自己本来是一介书生,可是现在成了无家可归的江湖高手,他只能用造化弄人来解释自己的经历与遭遇,他就在这愁思与醉意中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