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六十一章 冤家路窄

第六十一章 冤家路窄

 
    唐家二公子和那个乞丐走后,朝平走到了那个被打伤的小二跟前去摸了摸他的脉象,这伤的着实不轻,不过没什么性命危险,他给他那小二一定银子让他去抓药看大夫。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之后他们一行人便出门继续逛这美丽的古城了,朝平和柳儿他们走在街道上看到了一家书铺,朝平走进去看了看,翻看这手中的书的时候想到了自己当年邂逅郡主的事情,心想真是恍如隔世啊,当年的张涛是那么的雄姿英,现在却饱经沧桑,已经成了一城守将了,还有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幽云将士自打失散再无音讯,好多好多的事情,朝平在这愣了好久,柳儿在一旁站着看到了朝平的眼睛里充满了无奈与哀伤,“这位公子,你到底买不买书。”老板看朝平在中间站着很碍事,询问了他一下。这朝平才缓过神来,“哦,不好意思,下次买。”说完朝平就带着柳儿和翠云四侠离开了。

    在这个城里逛了好久,下午的时候他们打算回客栈,朝平在路上走的时候现了巷子里有人鬼鬼祟祟的跟踪他们,朝平偷偷的告诉了柳儿,让柳儿跟紧他,不一会罗家兄弟也现了自己被人跟踪了,他们告诉朝平,让朝平给止住了,朝平示意他们跟他走,这两个人跟着跟着就把朝平跟丢了,跟到了一个巷子里没有现人,一个转身的功夫朝平他们出现在了他们的跟前,这两人看见朝平吓得都不知道怎么好了。罗杰看到这俩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还少俩胳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跟着我们做什么?”朝平说道:“他们是北方黑道的高手,你们找我是有事情吗?”这红绿二鬼吱吱唔唔的说:“我们就是随便走走,谁跟着你们了。”这俩人吓得直咽唾沫,朝平没有理会他们,带着柳儿他们回客栈了。这俩人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啊,这个仇早晚要报。

    回到了客栈里,他们打算先吃饭,可是看了一下几乎人都坐满了,老板急忙过来,因为之前朝平和唐家公子的事情老板看在眼里都认识了,觉得朝平人不错,老板也很客气,跟朝平说:“公子,您回来了。”“嗯,回来了,掌柜的,还有没有地方吃饭了。”掌柜的说:“公子,这楼下都坐满了,你们可以先回房间,我让厨房做好了给您送上去。”朝平说:“也之好这样了。”“大哥,你看,那边那个桌就一个人,要不咱们去跟那位公子商量一下。”罗杰说道。朝平往那边一看,这不是郭飞燕吗,这可是冤家路窄了。郭飞燕女扮男装坐在那吃着东西,一只腿踩在了凳子上,装出了一副江湖气,可是看着却是十分的清秀,桌子上放着一把剑。朝平走上前去,坐到了旁边的长条凳上,郭飞燕看了他一眼,嘴里的茶差点吐了出来,心想怎么碰见他了呢。“这位姑娘,这里有人坐吗,我们能坐在这吗?”朝平看着飞燕说道。“能坐,能坐,这里没人。”飞燕当然知道朝平认出她来了,心里十分的尴尬,不知道怎样好了。大家都坐好了,朝平和大家说:“这位姑娘就是北方黑道的大小姐郭飞燕,这位是我的夫人柳儿,其余的是我的好兄弟,翠云山庄罗家的四个庄主。”这柳儿脑袋里没有这江湖各种势力的概念,所以很平静,这罗家兄弟大吃一惊,没想到能碰见这么厉害的人物,这飞燕自然不把这罗家兄弟放在眼里,她很是忌惮朝平。看着柳儿飞燕说道:“柳儿姐姐,你真漂亮。”“小二,点菜。”飞燕装作很大方的样子把小二叫来了又点了一桌子菜,赏给小二一定大银子。柳儿不明白这小丫头为啥这么怕朝平,更不知道她又为啥跟他嬉皮笑脸的。这飞燕说:“唉,咱们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朝平说:“我叫张松。”这飞燕说:“张大哥,我叫郭飞燕,咱们俩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咱们做个朋友如何,以后行走江湖也有个照应。”朝平说:“你这人真奇怪,不找我寻仇还要找我做朋友。”其实是飞燕对他有些好感,再一个很仰慕他的武功,之前自己是大小姐,周围就是那么几个人,这回碰到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看着也不错,就寻思结交个朋友。朝平和柳儿都觉得这小丫头挺有意思的,朝平说:“你们北方绿林不找我寻仇了,那两个小鬼可说非杀了我不可。”飞燕说:“哪里话,我怎么能是那种人呢,张大哥,只要你信得过我,以后鞍前马后,唯命是从。”“这是哪里话,你一个女孩子,我能让你鞍前马后么,这样吧,你要交朋友,好,咱们现在把话说开了就算是朋友了。”飞燕说:“好,张大哥,以后我就管你叫张大哥了,这是我大嫂,这几个咱们都是朋友了。”这给朝平和柳儿整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时候那两个小鬼进来了,说道:“小姐,我们看见那小子了。”刚说完,朝平一回头,给这俩家伙又吓一跳,心想这怎么凑一起来了,飞燕冲他们说道:“滚。”“哎。”这俩家伙很无辜的离开了,在门外他俩还嘀咕这是怎么回事啊,这小姐难道被这小子劫持了。他们俩选择了先离开再做打算。

    在屋中,飞燕问道朝平“张大哥,你们这是去哪里啊。”朝平说:“不一定,也就是闲逛,在江南逛完了北上,可能去常州,也可能去开封。”“真巧,我也好去这些地方,正好同路。”朝平看她这意思就是想和他们一起走,朝平说:“你一个女孩子和我们一起走不方便吧。”柳儿这时候说话了:“相公,我们带上这丫头吧,让她跟着我。”这飞燕从小就是大小姐,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和她平平淡淡说过话,这柳儿这么和蔼,这给飞燕乐的,有人愿意经管她了。朝平无奈正好答应了,朝平吃着饭觉得怀里的东西带着不舒服,拿出来了,跟柳儿说:“柳儿,这个放你包袱里,你保管吧。”“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暴雨梨花针吧,给我看看,给我看看。”“这可能不能给你,咱们俩有仇,你不得用来对付我啊,我放柳儿那,你要是敢惹祸就用了对付你。”飞燕说:“不能不能给我看看。”朝平自然是说笑,他绝对不会用这暗器对付一个姑娘,但是他也没个飞燕,他让柳儿收了起来,这飞燕有些失落,说道:“张大哥,这暗器里面听说涂有剧毒,是真的吗。”朝平说:“我不知道,之前那唐家二公子对付我用的,让我躲过去了,我不知道有没有毒。”飞燕用崇拜的小眼神说道:“啊,这个东西都打不过你,你这功夫到底跟谁学的,这么厉害,那你把他杀了。”朝平回道:“当然没有杀他,杀他干嘛,只是替他保管一阵。”飞燕明白了怎么回事了,没有多问什么,他们吃过饭就回房歇息了,朝平和柳儿在房间里商量到底带不带着这丫头,柳儿也一点醋意没有,和朝平说:“我看这丫头挺有意思的,咱们去华山就带着她吧,到处走走,也挺好的。”朝平听见柳儿这么说,对柳儿说道:“那就带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