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四十六章 你认错人了

第四十六章 你认错人了

 
    早上的阳光十分明媚,朝平起来后很快的就赶往了贾府,他心里面满满的是柳儿、柳儿。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来到了贾府,还是刘妈在门口接待这些想要进贾府当家丁的人,接下来就是签卖身契了,朝平来到刘妈面前报道。刘妈看着朝平说:“你叫张松是不是。”朝平说:“是,小的是张松。”随后就跟着刘妈进了贾府签卖身契,朝平签字的时候想到了万一柳儿以后认出他来对比字迹的时候就不好办了,还好自己小时候会写很多的字体,于是他随随便便的写了几个字。刘妈很喜欢朝平,感觉这小伙子有本事,人也看着挺实在的。“你这字写的真不错。”“多谢刘妈夸奖。”朝平对着刘妈说道,随后刘妈派一个家丁带着朝平去了住的房间,虽然是很多人在一起的房间,但是这房间也是十分的整洁气派,朝平心想,这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连下人的待遇都这么的好。

    朝平在房间里和大伙聊了聊天,马上快到中午了,刘妈也忙完了,正巧路过这下人的房间,朝平急忙上前对刘妈说:“刘妈,跟您商量个事情,我可否住在柴房,一来是我从小在乡下住惯了,这么好的房间住着不自在,二来我也可以多干些活,贾府管饭的这份恩情我不能不报啊,正好我闲着也是闲着。”刘妈说:“你说啥,你这人可真怪,我活这么大岁数真没见过你这样的。”朝平一劲儿的陪笑脸,最后刘妈答应他了,反正柴房也只有柴火,要是都住那才好呢,刘妈是这样想的,随后朝平就独自一个人来到了柴房,打了一个地铺就准备出去一起吃午饭了。朝平这样提议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想柴房离后院近一些,这样能看到柳儿多一点,再一个如果自己独自去别的地方也好脱身,要不然大家在一起自己去哪都会有人现的。

    下午的时候,朝平和其他的家丁来到了大厅,听这里的管家贾四六训话,顺便让他们认识认识主人,也就是贾富、贾柳儿还有贾夫人。管家说了一些规矩之后他们这一家三口就在这些下人面前坐着,下人里有丫鬟也有家丁,这时候春桃说话了:“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在你们面前的是老爷夫人和小姐,以后你们要规规矩矩做事情,不然的话别怪贾府的家规严格,剩下的你们就听管家交给你们规矩吧。”大家一一的见过老爷夫人和小姐之后又听这个管家贾四六絮叨了,朝平从小和柳儿混在一起不用听都知道在贾府里应该怎么样,反倒是他觉得春桃挺有意思,这丫头现在变得怎么这么跋扈了,也难怪,自打救下她之后就成了柳儿的贴身丫鬟,听说近些年夫人和老爷一直把她当干闺女看待,难免不养成这样的性格。朝平独自一个人回到柴房,他闲着没事把一些柴都早早的砍完了,听管家说要跟老人学习个几天才能给他们分配活计。朝平闲着倚在后院外的一棵树下望着后院阁楼里柳儿的身影,看见她正在那看书呢,很怀念他们的过往,没想到自己现在竟然落魄到了这样。

    转眼间朝平已经在贾府待了十多日了,他们一家子竟然都没有认出朝平,也难怪,环境身份都不一样了,长相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变化了。朝平就在这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这天来了一位公子带着随从和厚礼前来提亲,朝平看到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自己未过门的妻子让别人惦记着,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柳儿能有一个好归宿也挺好的,这样自己无忧无虑的浪迹江湖也能了此余生,很难想想这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能有这样的想法,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正是别人平平淡淡的年纪,谈婚论嫁求取功名的年纪,但是朝平却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生死。现在对他来说,平淡的过着日子就好了,除了柳儿他已经了无牵挂了,但是他又没有勇气和柳儿在一起。这一天朝平去大厅找管家正好遇上迎面过来的柳儿和春桃,朝平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刚刚过去柳儿就把他叫住了,朝平回头看着柳儿,他们四目相对柳儿说:“我们在哪里见过么?你叫什么名字?”朝平回到:“回小姐话,小的之前没见过小姐,小的叫张松,是新来的伙计。”柳儿没有说话,走过去了柳儿突然喊道:“李朝平。”朝平依然没有回头,很平静的走了过去,柳儿很失望的回后院了,春桃劝他说:“小姐,他那个样子怎么回事朝平哥呢,虽然这件事很难接受,但是毕竟四年前李家军在边关全军覆没了。”柳儿没有说话,很平静的待在屋子里。朝平在柴房里静静的思念着柳儿,心想自己实在是太没出息了,自己的未婚妻都不敢相认,但是也正是因为他考虑的多,所以他不会去认柳儿的,他没有想好之后何去何从,这样过一天是一天吧。

    早上醒来,柳儿觉得那个人十分像朝平,只是样子有些变化,精气神也不一样,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她感觉自己真的遇见朝平了,她没有去找朝平,她去翻出了朝平的卖身契,上面的字迹也明显不是朝平的字迹,“难道真的是我想错了。”柳儿自己心里犯着嘀咕。柳儿决定去找朝平问个明白,她独自一人到了柴房,朝平看到她先是一愣,心想一个大小姐怎么能有**份的来这里找一个下人,他明白柳儿的情谊,朝平装作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样子毕恭毕敬的和柳儿说话,柳儿开门见山的说:“你长的像我之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叫李朝平,你认识他么?”朝平回答道:“小姐你认错人了,小的叫张松已经跟您说过了,我自小在山里长大没见过什么外人。”柳儿没有办法只好回去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朝平这一夜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泪,之前他想念自己的爷爷,大仇的报之后出了柳儿再也没有什么留恋的了,李洛云让他重振军威,可他却觉得天下不却他一个李朝平,所以想平平淡淡的过好以后的日子,在他心中最重的事重不过柳儿。

    朝平在贾府已经半年了,贾富最近十分着急柳儿的婚事,这么大一个富商自己的女儿都二十岁了还没有嫁人,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面子,倒是夫人保持中立,柳儿说什么都不嫁,不知道又多少上面提亲的人都是因为柳儿的不同意而扫兴而归了,这一天贾富生气了,把柔弱的柳儿骂了一顿,说什么都要两个月之内把他嫁出去,人家都选好了,是一个京城一个商人家孩子,门当户对的。柳儿气冲冲的回了房间,没多大一会儿春桃就跑到前厅贾富的房间这大喊:“老爷不好了,小姐不见了,她留下字条说宁可不活也不嫁人。”贾富整个人都傻了,反应了一两秒后急忙叫着身边的下人跟他一起去后院找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