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四十章 中毒
    朝平往山下走,打算去找柳儿,他走了两天都没有走下山,按理说要是他运用轻功自然会快些,可是他很舍不得这个地方,最后还是选择了一点点的走下山去。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他快走到山谷的时候又看到了很多的蛇,朝平很好奇,在之前的断崖下也看得到这么多的蛇,但是山里却很少,他很想知道这里面的原因,他看着许许多多的蛇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个方向,他沿着这些蛇走的路向峡谷深处走去。

    朝平走了很久,到了谷底,他现这谷底有一条蜿蜒的小河,蛇都是沿着岸边来回爬,十分的奇怪,而这个峡谷不知道有多长,朝平沿着这条河往上走。走了好远,他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峡谷的顶端了,这个峡谷是蜿蜒的从东向西一个蛇形峡谷,朝平左右张望,现崖壁上没有多高就可以上到山顶了,他顺着岩壁用轻功跳了上去,他到了山顶大吃一惊,这居然是这片山域的最顶峰,他清晰的能看到整个山是什么样的,原来他师伯在的不是最高的山顶,旁边的那个看着跟灵虚观所在的山顶一样高的山才是最高的顶峰,也就是说朝平现在所在的这个山才是最高的顶峰,朝平看到这个地势十分的壮观,整个峡谷如同一条蛇蜿蜒的围绕着这两个山头,一高一矮,一个是灵虚观一个是曲老头所在的山。朝平所在的位置如同蛇头一样,是整座峡谷的顶点。朝平感叹了一会便跳下来之前来的地方,也就是峡谷里的最高点,朝平现这里也是很有玄机的,他现这里没有蛇出现了,而是长满了杂草。朝平现了一处山洞,他仗着胆子进去了,里面有滴答的水声,洞壁十分潮湿,他进去现远处有一个地方有光,他走上前去看清了,这并不是什么光体出的,而是太阳通过洞顶的一处缝隙透过的光,他现了墙壁上有一株长相十分奇特的草,开的花像莲花一样洁白纯净。

    朝平正在这呆的时候,突然身后一个影子窜了出来,他还是慢了一步,他没等闪走就被这一条大蛇袭击了,他看见这条蛇足足有两人多长,有碗口那么粗,很显然不是蟒蛇,蛇有这么大的真的是十分罕见了。朝平在蛇咬到他的同时反手一掌,用了十成的功力直接打到了那条蛇的头上,打的那蛇头骨粉碎当场毙命。朝平转过身坐下看到自己的伤口在流血,刚要去包扎就赶到自己的腿上一一阵剧痛,头有点晕乎乎的后来就不醒人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朝平醒来了,他现自己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好像是之前看到的那株草所散出来的。他心想,这明明是条剧毒的蛇咬伤了自己,难道是这个草是仙草,有起死回生的本领。他越想越不明白,自己中毒了怎么能自己好,而现在他运气完全感觉不到体内有毒了,而且他敢肯定的周围一定不会有别人出现,他也不去想那么多了,不过他走的路程实在有点多。本来是下山的路,可是他绕了好久,最后还是在山上,有些饿了,干粮早就吃没了,自己在这里什么都没看到,更不可能有吃的,难不成自己要吃蛇肉吧,朝平很不喜欢吃那些山珍海味什么的,与其吃这些他更愿意吃草。朝平带着好奇心和很饿的肚子站了起来走到了那株“仙草”的周围。他看到那棵草和之前看到了的样子不一样了,它竟然结果了,朝平之前在自己家里的藏书阁中看到过一些神话故事,有很多奇珍异果可以益寿延年什么的。但是朝平可是不信这些,可是他还行想好奇的常常这果子什么味道,因为他已经很饿了,他摘下了这颗仅有的果子,感觉到了味道十分的好闻,他壮了壮胆子整个吞了下去。

    他吃下了果子后瞬间感觉丹田里像是着火了一样,他心想坏了,这果子有毒。他急忙运气来化解这个毒性,心想这果子也太奇怪了吧,吃完不能这么快消化,怎么胃里不难受怎么会是丹田有反应呢。朝平十分难受,就算是用他深厚的内力也压不下这股劲道,他练得太极两仪功救了他的命,这门功法可以将这股强大的劲化开,朝平知道后不停的运功化解,心想好厉害的毒啊,就这样,折腾了三天多,朝平才恢复了平静,体内才平静了下来,这股劲彻底的融入了他的身体了。朝平出了山洞,沿着峡谷走准备下山,边走边想这时什么东西,后来朝平想到了,他在自己家藏书阁里看到过一本书名字叫《奇异录》里面收藏了各种奇珍异果的介绍,还有很多奇怪的动物介绍。他吃的这个果子名曰火龙丹,这个果实三千年才结果,并且只结一个,而且只有存留一天时间就会凋零。朝平感叹自己幸运,他记得这个果子的功效,吃了便可百毒不侵,而且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内功也更精进了,想必是这果子的缘故吧。

    朝平继续往山下走,他饿了就打点野味吃,这也到自在,他花了好多天终于下山了。朝平沿着官道去往常州,他在一个树林中看见了两个人再打斗,一个人装束奇怪,满身兽皮,长相清瘦手里拿的是一个杵;另一个人手中拿着一个手形钩,这个钩只能在手中拿着,不能抛出去的那种。两个人打到了一起,都双手拿着兵刃相互在那较劲,如果谁弱了另一个人一定会杀了对方的,两个人不断的消耗内力。朝平看见了心想若要不去搭救一定会死人的,于是他也顾不得师父告诉他不要显露武功的事情了,走上前去,看了看这两个人头上都冒汗了,朝平伸出手用了两成力自下而上用掌挑开了他们,只见他们两个都被震倒了翻了一个大跟头。两个人起来看了看朝平,那个个子大的说:“小娃娃,你是什么人,看你功夫不弱你是哪里人,今天你让我栽了跟头,敢跟我比划比划么?”朝平看出来了,这个人动了杀心了,觉得自己让他丢面子了,所以要比武,朝平不想惹事,对于这种恩将仇报的人也是无语,急忙说到:“前辈前辈,别别,在下只是路过,担心二位两败俱伤,所以出手解围,我就是有些内力而已到不会什么武功,自然不如前辈。”那位穿兽皮的说话了:“你这不要脸的,人家小娃娃救了咱们你还不识好歹,你这样的人我早晚杀了你。”朝平是左劝右劝的,两个人才有些消气,朝平趁机会问了问缘由,为什么两个人要打架,你一嘴我一嘴的朝平到也听明白了,原来是那个穿兽皮的人是北方三杰里的一位,他是个镖师,之前走镖的时候,这个人冲撞过他们,所以今天遇见了就想一较高下。朝平说:“我在江湖上也听说过两位的大名,想必这位就是金爪飞鹰大侠的徒弟鹰爪太保吧,这位是北方三杰里的雷豹前辈吧,久仰久仰。”这高帽一戴两个人自然很舒服,有点接受朝平了,朝平紧接着说:“鹰爪大哥这就是你不对在先了,人家走镖的最怕别人拦路,中途遇到了怎么非但不避让还故意挡道呢?”鹰爪太保说:“是他们太横了我看不惯非要挫一下他们的锐气不可。”“既然都有不对的地方也都是小事,如果太放在心上这也不是大侠所为,不如今日我们去喝一杯,相逢一笑泯恩仇如何。”两个人一想,如果不是这样就连这个小辈都会笑话自己,于是就都答应了,三个人一起走到树林边的小酒馆喝酒。其实他们岁数都不大,也就是三十多岁,朝平为了客气才跟他们这样的,他劝架也不怕他们不识好歹,就算他们两个都针对朝平朝平打他们也是非常轻松的。他们两个对朝平都有好感,雷豹先和鹰爪太保道了道歉,说自己做的不对,将来有机会去塞北一定要到他那里做客,鹰爪太保也说自己不对,两个人化解了恩怨,雷豹问道:“小兄弟,你师承何人啊,叫什么名字啊?”朝平很惊讶,心想不能说自己叫李朝平,大家都知道这个名字,如今自己家族没落,不必要引起这样的麻烦,于是回道:“前辈,晚辈姓张,单名一个松字,家师有命,师承不便透露。”两个人听到朝平这么说,也没有多问什么,齐声说道:“今天谢过小兄弟的救命之恩,日后定当后报。”朝平笑着回道:“两位哥哥,哪里话。”朝平对他们两个的印象还行,虽然他觉得那个鹰爪太保有点混蛋,但是还挺有侠义心肠的。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看见两个黑影,有一个壮汉提刀在中间,旁边有一个女子,长相十分的妖艳,跟在这人旁边,朝平看了一眼,心想遭了,他师傅跟他说过,在曾经有一个成了名的侠客,当然了,是在曲老头隐退之后,这也是曲老头打听到的,因为他们毕竟都是曲老头的晚辈,在曲老头闯荡江湖的时候他们才不大点。曲老头和朝平说过这个人,这个人姓柳,叫柳槐,有个妻子叫金三娘,一个用刀一个用针,都是高手,他们和鹰爪门有很大的恩怨,因为这个柳槐输给过金爪飞鹰,他还是个武痴,总想要打败鹰爪功。朝平没有出声,听见柳槐说:“呦,好巧啊,今天竟然碰到了鹰爪派的了,来,本爷爷让你看看你们的功夫是有多么不堪。”鹰爪太保宋让急了,你个老东西找死,说完便起身拿起自己的兵器去打他,只见柳槐提刀迎战,招招克制鹰爪,三个照面“腾”的一脚就给宋让踢飞了,这给雷豹惊到了,心想碰到厉害的了,自己也打不过啊。柳槐真不客气提刀就走了过来想要杀宋让,宋人想这回自己是交代了,师父可得为徒儿报仇啊。这个时候朝平过来一把抓住了柳槐的鬼头刀,这让柳槐大吃一惊,他说:“哪里来的臭小子,多管闲事。”“张兄弟,快走,你打不过他的。”宋让在地下对朝平说。朝平抬手一推柳槐,把柳槐向后推了一步。柳槐说:“啊,鹰爪力,好小子,你们是一伙的,休怪我刀下无情。”柳槐动了杀心了,提刀就照着朝平砍了下来,朝平不慌不忙的使出了一招鹰爪擒拿手,抓住了柳槐提刀的手腕,一抖一进一抓一拿另一只手很快的就抓住了柳槐的喉咙,使柳槐动弹不得,金三娘见状瞬间打出了三颗金针,朝平左脚一个飞脚就给踢飞了。朝平抓的柳槐喘不上气来了,眼看就要断气了,朝平放开了手把柳槐推到了一旁。这时候宋让也起来了,对朝平刮目相看,想不到自己门派的武功竟让这小子练得出神入化。朝平说话了:“柳前辈,得饶人处且饶人,并不是说鹰爪功厉害与否,各个门派的武功还得看自己练到什么程度,你的事迹晚辈早有耳闻,希望前辈以后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个时候朝平怎么说都不过分,因为柳槐差点死在他手里,多亏了人家朝平手下留情,他现在只有听着的份。在朝平的张罗下,都坐下来喝一杯酒,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柳槐消停了,宋让说话了:“张兄弟,你救了我两次,不是我不懂道理,可是你会本门武功的事情我一定要问清楚。”朝平知道怎么回事了,说道:“宋兄,这个是我师父教我的,并不是偷学来的,只是师祖和贵派有些渊源,希望宋兄不要强人所难才好。”宋让自然不敢太过分,但是他也是念着朝平的好的,说道:“张松兄弟,我不过问了,不过我见到师父的时候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告诉他老人家这个事情的,不过你说的我也会一一转告的。”朝平说:“好、好。”雷豹说话了:“你这不识好歹的东西,要不是张兄弟你都死两回了。”宋让不吱声了,柳槐和金三娘也都说明了自己的意思,以后不再找鹰爪派的麻烦了,朝平也对宋让说,希望以后鹰爪派也别视柳槐夫妇为仇敌了。他们称兄道弟的喝了一顿酒,仇怨也都解了,都和朝平成为了朋友,吃完大家就都散了,雷豹一心想带朝平回镖局,只是朝平要往南走,所以朝平还是和雷豹分别了,正好柳槐夫妇也往南,之后他们就结伴而行和宋让、雷豹分别了。柳槐夫妇到京城办事,朝平正好和他们一起能到京城,朝平听到京城瞬间想到了公主皇上和郡主他们,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了,这时候柳槐说:“张兄弟,看你心事重重的怎么了。”朝平说:“没事儿,我们赶路吧。”随后他们一行三人赶往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