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二十五章 就叫十八妹了

第二十五章 就叫十八妹了

 
    朝平和幽云十八骑朝夕相处,在这期间他们聊了好多,朝平根据他们的作战特点,依据五行八卦创造了一套阵法,这套阵法是需要他们十八个人合力来组建的,这套阵法的作用是在大规模的战争之中他们依据这个阵法的原理加上他们群的武艺可以利于不败之地,他们深知朝平创作这个阵法的用意,他们勤加苦练这个阵法,用了半月的时间他们已经可以掌握这个阵法的要领了,老三对朝平说:“主人,我们只听说过军队可以摆阵法,不知道几个人却也能摆出这样精妙的阵法,从这些天我们的拆解练习中,我感觉这个要是到了战场上应该是十分有用的。㈧Ω『 ┡ ㈠中文  网Ww W.』8⒈Zw.COM”朝平说:“阵法的精髓不在于人多人少,而在于法,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他可以用精妙的步法躲开很多人的攻击,这些大概都是一个道理的。”老三听了连连点头。在这些天中,朝平也没有闲着,老大看到朝平身体弱,想要练武是不太可能了,因为他觉得短短的几个月朝平什么都学不会,但是他把自己的箭术教给了他,用普通的弓箭,没事就让朝平在那拉弓锻炼臂力,没过多久果然有效果,朝平可以不颤抖的拉开普通的弓了,之后老大就教给了他百步穿杨的功夫,他一点点的去领悟,渐渐的他射的越来越准了,之后老大把所有射箭的技巧和要领全都无所保留的交给朝平了。

    这一天下午,朝平从外面回来进到屋中,看见老十八正在做饭,她对朝平打了个招呼说:“主人。”随后她就继续做饭了,朝平虽然很成熟稳重,但是他毕竟是十七岁的孩子,从他来边关时候起到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他心中还是有调皮的因素的,他一直以来都看到幽云将士穿黑袍,可是平日以来大家都会摘去脸上的面纱,但是一直以来他都没见过老十八的真面目,他很好奇这个大他两岁的姐姐长什么样子。他在这个老十八身旁待很久,老十八刚烧完菜转身拿东西,朝平在这个时候一把撤下了老十八的面巾,在平时她都会十分注意,可是对朝平却是毫无方便,面巾下来的一刹那时间都停止了,两个人都惊住了,朝平看到眼前这个女子,根本看不出比自己年长,她的容貌完全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在朝平的心里柳儿是十分美丽的,可是这个姐姐要比那个众人都说美的柳儿还要漂亮,脸上根本看不出大漠女人那种风吹日晒的样子,而且看着一副江南女子的模样。老十八这头,一瞬间眼里露出了凶光,手已经把腰间的刀抽出了一寸,大概也就一秒钟的时间她恢复了平静,把刀压了回去,一把抢过朝平手里的面巾跑出了屋外。朝平心里一颤,他看的出来刚才老十八是要杀自己,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他见到的容貌仍然在他的脑海里回荡。

    这时候大家都在外面,屋子里没有人,朝平自己站在屋中十分的尴尬,他很想找一个人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他又不太敢问,倒不是怕自己受到惩罚,而是觉得十分的尴尬。

    晚上大家围在一起吃晚饭,朝平这才见到老十八过来,只是她依旧带着面纱,羞答答的往过走,在吃饭的时候他和朝平都默不作声,她离朝平隔着一个兄弟。没有一会的功夫大家就都看出他们有什么不对劲了,大家也都没有吱声,而是看到这老十八一反常态的往朝平碗里夹肉,她看着朝平给朝平看的都直毛。朝平还是很尴尬的没有吱声,只见这老十八豪爽的性格实在忍受不了朝平了,起来跟朝平说道:“主人,你看到了我的容貌,何时娶我。”朝平惊讶的喝的半口酒直接喷到了他们中间的篝火上,刺啦一下,朝平感觉到自己失态了急忙起身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已经有婚约了,不会再考虑婚嫁的事情了。”他很低声的说,连头都没敢抬,他刚一说完就把这老十八给气跑了,她一边跑一边哭的就向屋子那边走去了。朝平红着脸看了看其他的兄弟,他们都是另外一种表情,老大对朝平说:“主人,你怎么能这么冒失,听你的意思是揭下了老十八的面巾了,她的面巾是不能随便碰的,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的容貌,她小时候在她娘面前过誓,将来在她出嫁之前都不会让别的男人看她容貌,后来她娘死了她更加的看重这个誓言,所以别说看她的容貌了,别的男人在她身旁一丈都会被她杀掉,也就是我们这帮兄弟可以和她相处吧,别人还真没看见谁能活着站在她的身边。”朝平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我只是出于好奇才这样的,没想到铸成大错,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这帮幽云将士也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嫁给朝平,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也就是朝平一个男人可以只得他们的妹妹托付终身,但是他们也听到朝平说有婚约这个事所以也就不好开口,在这说,他们也算是主仆关系吧,他们更不便去教朝平做事情。朝平想了一下就站了起来,对这帮幽云将士说:“哥哥们,你们先再这,我犯下的错,我自己来弥补,我去找老十八谈清楚。”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朝平随后就去屋中那个方向找老十八了,看见她在墙边难过,这个地方是个背面,看不到其他的幽云将士,朝平走到跟前对她说:“老十八,你不要难过了,虽然我不能娶你,我知道我犯下了十分大的错,你是十分看重这个誓言的,那么请你杀掉我吧,在之前我救过你们一次,你们也救过我一次,现在你杀了我也不算不仗义。”说完朝平便拔出了老十八腰间的弯刀往自己脖子上放,被老十八一把夺了下来。老十八底下了头说:“主人,我幽云将士答应听命于你定然不会以下犯上,既然你摘掉了我的面纱,我不能嫁给你也不能杀掉你,那么我就用死来结束这个誓言吧。”随后她要自己把刀往自己脖子上放,朝平快的把手伸了过去,握住了刀刃,老十八说主人放手,朝平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老十八,刀刃上的手都握出了血,老十八的眼睛湿润了,急忙跪下说:“主人,你放手,我再也不寻死了。”朝平听到这话把手放开了,也许是除了她的那十七位哥哥再也没有别的男人对自己好过吧,朝平算是第一个,这十分让她感动,在她看到朝平手里出血的时候,她心里决定了为了朝平背弃自己曾经的誓言。这个时候,老六过来叫他们两个来了,看见朝平手里是血,急忙扶他到众人跟前给他拿布包扎,老十八也跟了过来,她当着朝平和幽云将士的面,说道:“今天我觉得背弃之前的誓言,不再去寻死了,也不再对主人有什么看法了,为了主人。”她说完朝平向着她肯定的点了下头,但是朝平知道,这是他欠老十八的。他们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喝酒吃肉的时候不忘了开玩笑,朝平好不回避的对老十八说:“我真的太幸运了,竟然是第一个看到你容貌的人,你简直不像是比我大的姐姐,就像是妹妹一样,老十八这个名字赶不上管你叫十八妹啊,只是你比我要大啊,哈哈。”老九跟着起哄道:“主人这个说的好的,我们也觉的叫老十八太难听了,十八妹这个称呼好,以后就叫十八妹了。”老大说话了:“在理,在理,主人,按辈分你是主,我们是仆所以你叫十八妹也是可以的啊。”朝平也确实觉的老十八太难听了,特别是见到过她容貌之后,所以便说:“那我以后可就叫你十八妹了啊,姐姐。”这下把老十八给逗乐了,她也开玩笑的说:“好的主人,我还拿你当弟弟呀。”虽然十八妹心里这么说,可是她对这主人朝平产生了一丝的爱意,因为她觉得朝平对她好,这份温暖是她没有体会过的,所以表面上是主仆,但是在十八妹的心里却是仰慕着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