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二十章 放虎归山
    就在这时,一支穿云箭射了过来,直接将那举刀的黑衣人射翻在地,朝平也跟着摔了一跤。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朝平抬头一看,原来是爷爷射出的穿云箭,这是李家特有的弓箭,随后洪彪和罗虎带兵冲向了幽云十八骑,他们拼命抵抗着,一眨眼的功夫就牺牲了好几名兵士,田震趁老将军的兵马上前的时候早已冲了过来,幽云十八骑刚要突围的时候,现田震早已拿刀架在了被下马的黑衣人的脖子上,随后田震大叫:“都不许动,否则我就杀了他。”正常来说都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更何况他们也是冷血无情的杀手。可是这幽云十八骑就是与众不同,他们十八个人约为兄弟情同手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田震的这一声吆喝还真起了作用了,他们立即停止了抵抗,朝平这些都看在眼里,心想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杀手还有些英雄气概。老将军见状,立刻命洪彪将他们拿下,并把射到的那个黑衣人一并拿下。罗虎则是急忙将人事不省的张涛扶到了担架上去进行救治。这场战争算是草草收场了,老将军亲自抱着孙儿上马,田震带着公主一起回到了军营。

    朝平在回到军营的路上就生病了,身体一直烫,高烧不退,在帐中躺了几个时辰依然没有醒来。另一方面,老将军这头忙着回复朝廷田震统领和公主都平安无事,一方面忙着审问这幽云十八骑。老将军在军帐中和田震商量了,在军中歇息两日便启程回京,夜深了,老将军独自一人留在帐里写着奏折,这份奏折是关于公主的安危的,所以他写的十分详尽,他早已从田震口中得知此事的来龙去脉,他怀疑王妃和公主的出行是朝廷的内鬼泄露出去的,只是还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希望皇上小心提防。写好了书信便差可靠的人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了。老将军安排好这些便去了朝平所在的军帐,他惦记朝平的伤势,寸步不离的看着。这时候洪彪进来:“报,将军,这幽云十八骑嘴硬的很,他们的老大受了这么重的伤都一声不知,或打或骂怎么审就是不说半句话。”李洛云怒了:“那你们还审什么,不要审了,后天午时在校场集合,当着全军的面斩杀他们,以示军威。”他这话有很大部分真的是由于幽云十八骑给他们造成的军事威胁太大了,其次他也想为孙儿报仇,毕竟孙儿差点死在他们手里。

    另一个军帐中罗虎看着张涛撕心裂肺痛苦的表情很是怜悯,脸上有一条很大的伤口,军医给他消过毒之后涂了草药,虽然没有没命可是不好说,军医说就看今晚了。张涛已经满口胡话了,已经不醒人事了,可是口中仍一直念叨着朝平,一直喊道:“公子小心,公子快跑。。。。”一直喊着这些话。

    而在另一座军帐中的赵碧盈也没有睡下,她一直想着那个朝平哥哥,那个和她一直玩耍过的,刚刚救下她的那个大男孩儿,想着他的安危,一遍遍想着他们之前的故事,这个六岁的小女孩只知道父皇给他们俩定下了婚约,这个大哥哥不惜性命的就自己,他会不会有事。小小的碧盈一遍又一遍的想着这事,心中很是不安,生怕朝平哥哥会有不测。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天过去了,这天朝平依然没有清醒,而张涛已经醒了一天了,他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养伤,听到罗虎说朝平没有什么大事情,只是烧而已,他也就放心了。上午老将军忙着为田震和公主送行,又派了一队李家军送公主返京,田震很快就和公主上路了,临走的时候公主特意去朝平的帐中去看了朝平一眼,希望这个大哥哥快点好起来,可以有机会还去京城找他玩,随后他们便启程。

    中午的午时已到,老将军坐在帅台上,看着众位军士排列整齐,校场上幽云十八骑在中央跪成一排,刀斧手站在每个人的右面准备处决他们。老将军早已想好,利用他们看看能不能引出来辽军耶律休哥的兵马。午时三刻已到,老将军并没有下令杀掉他们,而是在太阳地下让他们再晒一会,一来是想看看辽军到底会不会来营救,二来也是向让他们受些苦头,为死去的将士们报仇。

    朝平睁开了眼,帐里竟空无一人,听见外面擂鼓的声音,他听出来了不是要出兵打仗,而是在校场集结队伍,他猜不到外面生了什么,他躺了许久,拖着虚弱的身体撩开了帐篷的门,看见外面幽云十八骑正要被斩他大吃一惊。罗虎看见帐中的朝平往出走,他急忙上前去搀扶。朝平在三军面前走到了帅台之下,跟他爷爷面前跪下了。李洛云喜出望外,看见孙儿昏迷了两天终于醒了。朝平跪着对李洛云说:“元帅,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您能答应,我请求您放了这幽云十八骑。”李洛云十分吃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孙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被奸人听到整的好像是自己通敌一样。李朝平解释道:“爷爷,他们虽然在战争中杀过很多我们的兵士,这是不可原谅的,可是他们也是因为立场不一样的原因,他们杀过无辜的百姓,这点就可以处死他们,但是孙儿看他们肝胆相照有着侠义心肠,生出了一丝的怜悯之情。”其实朝平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幽云十八骑有着好感,可能是因为看见他们之间的那种情谊了吧,还有一种原因就是朝平在藏书阁看书的时候看见过他们这幽云十八骑的由来和故事,他为这一支古老的铁血骑兵惋惜,希望他们可以流传下去,只是不想看他们这样为非做逮。老将军不同意朝平的说法,决定将要斩杀这幽云十八骑。朝平走到了幽云十八骑面前,转身向着李洛云跪下了,说道:“爷爷,我是李家的血脉,今日我愿为这幽云十八骑戴过,如果要判他们死罪那么就以我一人性命换他们这支古老的骑兵一条活路吧,如果您不答应我我便长跪不起。”李洛云十分生气,在三军面前他说了一句:“那你就跪着吧,该杀的还是要杀。”李朝平双眼一闭便一动不动的在地上跪着。幽云十八骑本是冷血的部队,看见朝平这样为他们这素不相识的人出头是大为感动。半个时辰过去了,朝平满身冒着虚汗,幽云十八骑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是那个要杀他的老大,他说:“小将军的心意我们心领了,我们杀过的人已经数不清了,早就想到了这一天战死沙场,请你不要为了我们去冒险。”朝平没有出声。一个半时辰过去了,朝平明显在这炎热的大漠之中已经快撑不住了。这时候李家军的一个将军说话了,出来跪下向老将军求情:“元帅,请您答应少帅的请求吧。”随后66续续的所以将士都被朝平的执着打动了,虽然他们不想幽云十八骑活着回去,可是也更不想看见将来唯一的李家统帅倒下。

    终于,老将军动容了,他看见朝平如此执着,心里也没有了办法,心想为了这么十多个人失去自己一辈子最重要的人是不值得的,况且这十八个人只是精锐而已,虽然突袭的力量无比强大,但是想左右千军万马还是做不到的。李洛云下令了:“今天暂且不杀这些贼人了,孙儿你快起来吧,来人啊,把这帮人叉出军营。”几个军士刚要走向幽云十八骑,朝平说:“慢着。”随后那几个军士停下了,朝平起来缓步走向了帅台,在他爷爷面前冒着虚汗,对他爷爷说:“元帅,可否借佩剑一用。”老将军点头答应了,朝平站在帅台之上,举着李家军统帅的佩剑对幽云十八骑说:“尔等乃中原流传下来的一支古老骑兵,你们久居大漠,今日吾念在你们是燕云十八骑唯一的一支血脉,看在你们情同手足豪气干云,所以冒死求情救下你们性命,但是我与你们定下三条规矩,如果答应自可平安走出军营,如果不应那么立刻杀掉你们,如若你们答应了,以后不思悔改,我定会率兵剿灭你们,哪怕是追至大漠之边也决不放弃。”本来幽云十八骑是宁死不会妥协的,可是看到朝平真心为他们出头,仅仅两个时辰,幽云十八骑的心中便对这个李家军的少帅产生了敬畏之情。十八个人相信朝平的为人,不会提一些无礼的要求,例如泄漏辽军机密等这些不仗义的事情。所以他们都站起来重新跪下了向朝平叩头,虽然还被绑着,可是他们依然拜了一下朝平,随后齐声说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有什么要求请公子示下。”朝平举着剑,拖着沉重的身体说道:“第一,你们永远不许再犯大宋边境;第二,你们不可再害一条无辜的性命;第三,你们不能再听命于辽军。”这幽云十八骑抛开之前的杀戮不说,他们真的算是英雄豪杰了,他们并非有奶便是娘的主,他们想了想对朝平说:“公子所说,我们记住了,多谢公子的不杀之恩。”朝平和幽云十八骑说完这些,三军齐声叫好,都觉的朝平有统帅的风范,觉得他说的句句在理。随后李洛云下令放了这幽云十八骑,他们骑着马出了军营走远了,朝平拖着剑满身是汗的晕倒了。老将军急忙上前去扶,罗虎也上前来了,李洛云下令遣散了三军,大家扶着朝平回到了帐中,罗虎对老将军说:“公子的做法会不会放虎归山啊。”老将军说:“唉,将来的事情谁能说的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