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四章 进京途中
    李洛云带着孙儿李朝平和三个家将赶往京师,这次出行,朝平是第一次出远门。』  ㈧㈠ 』 中文网Ww*W.┡8⒈Zw.COM他们一行十余人途经扬州,应天府等州郡,一路向北去京师汴梁,就在离应天府百余里的时候,李朝平突然烧晕了过去,这可急坏了大家,给李洛云急的,恨不得马上就到应天府找到郎中给孙儿看病,洪彪骑着马先去了应天府请郎中,李洛云和其他两位家将随着马车不停地赶路。走了一个时辰之后前面树林中出现了一个茅草屋,老将军带着病重的孙儿前往那里歇脚,希望这里能有人居住,哪怕没有,洪彪也会带着郎中回来的。

    大家走着走着,觉得这个林子很是怪异,空气中布满了杀气,霎时间窜出来两个带斗笠的人,他们手中都拿着鬼头刀,直接奔向了树林中间的茅草屋,只听屋中传来了两声惨叫,那两个人便从窗户飞了出来,气绝身亡了。大家都惊讶万分,罗虎走上前去看着那两的人的尸体十分吃惊,他们是被剧毒毒死的,而且死相非常难看。这时屋中传来了声音:“哪里来的朋友,请绕道走,莫要多管闲事,否则只怕有来无回啊”听到这话,把罗虎、张涛牙根气的都直痒痒,他们要提枪拿刀的便要冲进茅屋中,被老将军一把拦住了。老将军心想:屋中的人好高深的内力,随后他便回敬道:“不知是何方高人,今日无心叨扰,只因孙儿生病严重,想借贵宝地歇息歇息。”

    屋中人听见外面喊话的这个老头内力非凡,便出来看了看,当他从茅屋中走出来的那一刻两个家将和府兵都呆住了,屋中的这个老头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得有七八十岁,长得十分丑陋,所以大家都愣住了。老将军见多识广识得此人,这个人是江湖人,和神医薛清士是师兄弟,这个老头是师兄,薛神医只是医术出神入化,这个老头号称医毒双绝,不但医术厉害用毒也是天下无敌,万物相生相克,他不但可以用毒杀人也能用毒医人,所以他比薛神医更厉害一些。

    这是的李朝平并没有不醒人事,听见了老将军和那老头的谈话,只是没有力气说话而已。老将军说:“我知道你是何人了,你是号称医毒双绝的鬼医杜坚,我是李洛云,今日孙儿生病想在此处歇一歇脚,没想到竟然碰到了高人。”杜坚一听到李洛云三个字,耳朵都竖起来了,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哦,原来是老将军,久仰久仰,众位快请进,快进屋来歇息。”

    老将军众人看到这老头也没有了什么敌意便进屋了,屋中的正中央有一盆炭火,空气中弥漫着药材的味道,瓶瓶罐罐的有很多,东北角的墙角处还养着一篓毒蛇。张涛将三公子扶到了床上躺下,急忙说道:“老头,你不是神医么,赶快给我们家公子看看病,银子少不了你的。”老头仰天大笑:“小娃娃,你说话口气真大,要不是看在你家元帅的份上你现在早就痛苦难当了。”李洛云道:“休要无礼。”张涛不解的退下了。原来这个老头是个古怪的人,在江湖中算得上是高手了,可却是属于三教九流的那种,他医人有三不医,官家人不医,寻常人不医,寻常病不医,天下也只有一个人能请的动他,那就是江湖传闻中鬼谷的统领苗老怪,可是谁也没有见过这个老头,传说他脾气古怪见过他的人都被他杀了,武功绝,只有鬼谷的人才见过他。对于杜坚来说,别人有病他从不放在心上,他的这三个规矩说明了他只医疑难杂症,而且还得看心情。敬重是敬重,虽然他敬着李洛云,但是并不代表他能求动他,搞不好还会没有地方安歇,所以老将军并么有吱声,而是等着洪彪带着郎中回来。

    李朝平躺在床上特别虚弱的抖着,眼睛只是争着一条缝,这时后老头杜坚还在说着风凉话,:“如果郎中再有一个时辰不来,那么这个孩子就没救了。”说完他又悠闲自得喝着茶,这时候屋里的众人恨不得一刀劈了这个老头,李洛云也十分着急,可是他知道动粗并没有用。朝平出微弱的声音说:“鬼医杜坚只会投机取巧,疑难杂症他蒙对了也就名声远扬了,治不好也不丢人,因为没有人能治得好,他的名声不如薛神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医术平平,只懂下毒害人,门外的那两个人足以说明他喜欢通过毒死人向江湖中人说明他有多厉害。”听到这话杜坚口中的茶差点没喷出来,气的他咬牙切齿,随后他又大笑说:“毛孩子,你都这样了还激我,我走过的路比你吃的盐都多,省些力气吧,你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运气了。”其实,在老头的心中对朝平产生了一丝好感,觉得这孩子的脾气自己喜欢,而且这个孩子很聪明。说完朝平安安静静的闭上了眼,省着体力等郎中。就在这时洪涛带着郎中来了。洪涛他骑马走到了离这里最近的一个镇子上,找到了一家药铺,跟郎中说明情况可是现自己没带银子,这郎中不肯来,后来洪彪一把给他掳到马背上绑来的。在道上好说歹说才说明白他不是强盗,而是真的有病人要看病。

    郎中到了屋里,先是给朝平把把脉,然后对众人说,这孩子需要针灸,这个病是风寒所致,随后开了药方让他们去抓药,这时杜坚说话了,“我这有药,而且是上好的药材,你们随便用。”“有这好事儿?”张涛说道。老将军说:“老先生不能骗咱们,去抓药吧。”张涛把药方给了杜坚,杜坚很平淡的看了一下就把药抓给他了,随后张涛去角落里煎药了。老将军陪着朝平,郎中在朝平身上扎了好多针,不一会药好了,朝平喝了下去,没有一盏茶的功夫,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还加重了,郎中说一会还要拔火罐才会好,罗虎先是想到会不会杜坚往药里做了什么手脚。奔杜坚就去了,抬手就是一拳,拳刚要打到杜坚的脸上就被杜坚一个肘靠顶飞了出去。这是杜坚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可别冤枉好人啊,这药可都是好药,人家郎中说的对,拔完火罐就好了,你们再去煎另外一碗药啊,人家不是说要和两碗才见得疗效呢么。”这时大家都不想让朝平吃药了,都在质疑郎中和杜坚。朝平说话了:“爷爷,人各有命,让这位郎中治吧,没事的。”说完便把剩的一口药吃了。杜坚听到这孩子说这话没有作声,郎中给朝平拔完了火罐,罗虎煎的第二碗药好了,拿到了朝平跟前。朝平刚要喝下,这时杜坚上前一下吧整个碗打个稀巴烂,郎中说“你”杜坚回手抓住郎中就是往外一扔,随后拿起金针封住了朝平的几个穴道,大家呆住了,刚反应过来,杜坚说道:“老将军,你孙儿的病交给我了,我特别喜欢这孩子的脾气,方向吧,他没事。”随后他开了一个药方接着让罗虎去煎药。朝平喝下了第一碗药身体很快就转好了,大家都非常高兴。很快到了晚上,杜坚说:“你们在这现住一夜,明天他就会好起来你们就可以一起进京了。”

    老将军和孙儿还有杜坚在屋中,其他家将和府兵在外面过了一夜,朝平明显有了好转,可以自己站起来了,也没有再高烧,只是身体有些虚弱。大家给了那个庸医郎中点碎银子就打走了。随后大家谢过杜坚和杜坚告别,朝平说:“老人家,昨天求生心切,故意激怒了您,别往心里去啊,后来您为了晚辈破了规矩,实在过意不去。”鬼医杜坚说:“哈哈,你这个小毛孩子,我可是真喜欢你这个性啊,你没有破我的规矩,那个庸医把温症当寒症治,你在命悬一线的时候我接的手,也算是疑难杂症了啊,以后希望有缘还能在见到你。”老将军说:“老人家后会有期了。”说完,大家便动身前往应天府,直奔京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