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二章 参悟兵书
    李朝平翻开书之后看到的内容,和他之前看到的经史子集完全不一样,他拿的这本书正是著名的兵法典籍《孙子兵法》,他深深的被这本书里面所写的内容所吸引了,他认为这本书的思想勾起了他心中的澎湃之情,他并没有选择继续阅读,他把这本书拿在手中,继续在屋中看着其他书架上的书,他翻遍了二楼所有的书,看到了整整一个屋子全都是历代的兵书,其中囊括了天文,兵法,阵法,奇门遁甲,五行术数等有关兵法的全部书籍。㈧㈠中ΔΔ文网WwんW.『8⒈Zw.COM李朝平兴奋了起来,他对这些书特别的感兴趣,他决定自己一定要把这些书都读一遍,他叫人整理了这里的书籍,然后他便废弃忘食的在这里读书了,他先是把孙子兵法熟读了一遍,他深深的赞叹这本书的与众不同,可是书中的内容并没有全部理解,在平时他也会去询问李洛云和洪彪等家将,听他们讲出征打仗的故事。李家的家将一共有三位,其中洪彪在前面已经提到了,还有两位分别叫罗虎和张涛,罗虎是他们两个长得瘦弱,可是武功绝伦,罗虎善使枪法,张涛善使刀法,罗虎的枪法是李洛云传授的,这是李家祖传的枪法。

    就是这样,读兵书和读普通的书有很多的差别,里面的料敌先机,兵法阵法都需要去仔细的参悟才能有所建树,李朝平就这样不断的去学习去请教家将和爷爷,使自己对军事上的内容的了解不断加深,这让李洛云十分的欣慰,他觉得他的孙子对武学上没有什么天赋,可是对用兵打仗方面很感兴趣,再加上他天资聪慧将来做一代儒将也算是光耀门楣了。

    李朝平一学就是三年,把家里藏书阁的书全都看了一遍,对常人讲,这些只是普普通通的书,可是李朝平却用自己的毅力和智慧把这些兵法融汇贯通,这对他来说是一生的收获。

    “少爷,柳儿小姐来找你来了,说是要找你去逛庙会。”家将张涛说道,李朝平立马回道:“哦哦知道了,这就过来”。李朝平出来见到柳儿很高兴,他们虽然总在一起玩耍,可是最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柳儿了,朝平和柳儿知会了李洛云之后便和张涛一起去逛庙会了,张涛算是一个全能的将军把,不但谋略出众而且武艺群,在平时都是他保护小少爷,这样老元帅才会放心,他们来到了北郊的净玄寺,这里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朝平他们三个人烧香拜佛,许愿,他们又到了寺院的山后游玩,这里山清水秀,特别气派,令人心旷神怡,这时的柳儿开心的和朝平对起了诗,张涛在一旁也是很开心,他们边聊边往回走,张涛说:“少爷,这山里原来匪患横行,后来是将军带着五百精兵将他们全部剿灭了,这才换的一片太平景象啊。”朝平说:“他们落草为寇相来也是有原因的吧,如果是大奸大恶之徒一定不能留啊,但如果是劫富济贫的好汉还是要劝他们弃恶从善的好”“还是少爷宅心仁厚啊”张涛说道,说到这里,柳儿对朝平更多了一份敬佩之情,其实在原来柳儿和朝平就知道,贾富有意要让贾柳儿嫁给朝平,觉的这孩子特别不错,只是他们年纪尚小便没有在他们面前提及此事。

    逛完庙会回去之后,朝平在家中依旧每天读书,和张涛洪彪他们探讨用兵打仗的事情,当他反反复复读完了所有兵书之后他萌生了一种想法,就是像孙武一样去当兵体验军队生活,然后去游历名山大川,了解各地的地理和气候情况,来为自己脑海中反复推演的战场做参考,在一次晚饭中,他跟李洛云说:“爷爷,我想去军队中锻炼锻炼,然后去外地多走走多看看,了解一下各个地方的地理,要不我这么几年的书看了都用不上,我不想成为纸上谈兵的赵括啊”他说完这个想法立即让李洛云回绝了,在他的心里是这么想的,自己的孙儿很优秀,可是体质太弱,更何况江湖险恶,自己镇守的常州虽然很太平,但是其他州郡也有盗匪横行的事情,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岂不是断了香火。但是对于他去军队的事情,老将军觉得也是没有什么必要的,在没有征战的年代军队里的生活和战时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也锻炼不什么,所以他就把朝平的想法全都回绝了。

    李朝平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很失落,依旧把自己困在藏书楼里,翻看着早已倒背如流的兵书,他又重新温习了一下阵法以及五行数术,对于战争而已,在那个冷兵器时代,阵法和军纪的重要性远比其他因素重要的多,奇门遁甲称之为帝王之学,早在战国时期,三国时期,大家就对兵法有很深的程度理解,姜子牙的兵书《六韬》,孙武和孙膑的兵法,诸葛亮的用兵之道,这些足以证明用兵打仗是个技术活,而小朝平正在这浩瀚的历史中以及历代的兵书中摸索用兵打仗的真谛,他熟读各种兵法韬略,在心中推演了无数遍,只希望将来能报效祖国。他自己的没有作为,现在只能化作动力在这里看书,可是这里的书对他而言已经是摆设了,全都看过了,他很无聊的在书楼里转,虽然屋子不小但是二楼只有一个房间,四周是书架中间是案台和油灯,案子上是文房四宝。他把所有的兵书都从书架上拿了下来,把他们更加系统的分类,有的是按类别,有的是按朝代。他把所有的兵书都放好了自己也十分劳累,坐在案台前呆,这是他现北墙上两个书架中间挂着的先祖画像有些不对劲,画中人是他的曾祖父,手提金枪骑着白马,横枪立马一副英雄气概,可是老将军在画中撵着胡须手指似乎指着屋中的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