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盖世帅才 > 第一章 被埋没的金子

第一章 被埋没的金子

 
    常州城中一座气势恢宏的宅院里有一个少年,这个少年今年十二岁,平时跟着爷爷读书识字,这个时候正在跟着一个威武的大汉习武,这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名字叫洪彪,是李家的家将。㈧㈠中』Ω文网Ww┡W. 8⒈Zw.COM而这个少年是当朝兵马大元帅李洛云的孙子李朝平,李洛云的帅府在常州城中最繁华的地段,李朝平的父亲在一次征战中和朝平的两个哥哥全都战死沙场了,母亲在朝平三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家中就剩下了这一根独苗,李洛云万分宠爱这个孙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大家都管朝平叫三公子。

    前几天李洛云去都城朝见圣上,交给了洪彪一个任务,就是交他的孙儿习武,洪彪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在帅府中无论是这两个家将还是管家和其他的下人,对这个小少爷都是十分毕恭毕敬的。洪彪知道三公子李朝平身子骨弱,先让他扎马步,然而三公子虽然很用心的在练,仅仅半盏茶的功夫就倒下了,洪彪急忙叫下人上前把小公子扶到一旁的座位上,三公子并没有放弃,努力着撑起虚弱的身体,可是洪彪却没有让三公子继续练习,而是对他说,”三公子,您先休息休息,今天先练到这里,我给您打一趟锤您看看也能加强对武功的了解。”随后洪彪便在三公子面前举起了他自己的双锤,舞动着双锤虎虎生威的摆动起来,三公子连连叫好。洪彪的钢筋铁骨是在军中练就出来了,由于本身天生神力,所以他善使双锤,勇冠三军。洪彪身上的武功都是地道的外家功夫,练的是钢筋铁骨,力大无穷,在他眼中对三公子有一些失望,因为他希望三公子可以像他哥哥们,父亲和祖父那样可以驰骋疆场所向披靡。当他耍玩一趟招式之后没有让公子继续练武,而是和朝平闲聊了起来。洪彪问道:“公子的志向是什么啊。”小朝平不假思索的说:“我的志向是像爷爷一样统帅三军,所向披靡,报效祖国,可是我的身体总生病。。。。”眼睛里出现了一丝的泪花,在李朝平的心里是很难过的,自己的体质太弱了,能活多久都是一个大问题,别说统帅三军了,自己还是消停的做个官家的小少爷吧,平时读一读书,背一背诗什么的。“三少爷别灰心,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我们慢慢练习,习武是对身体有好处的,你一定会强大起来的”洪彪安慰道,可是在洪彪的心里有一丝的叹息之情,三少爷的资质实现太差了,不是因为他不够聪明,而是因为他的身体太弱了,根本不是练武的料,如果出生在富贵之家凭小少爷这么聪明懂事一定可以光宗耀祖,可是却出身将门。

    一天的练武时间仅仅半个时辰左右就结束了,下午的时候李朝平与别的小孩子不同,他没有出去家门玩耍,而是把自己关到了屋子里读书,朝平读的书已经过了同龄人所读的书了,他十二岁的年纪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博览群书了,这些主要取决于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天赋,过目不忘,读过书他会很轻易的记住,看过的事情也会很轻易的记住,包括之前洪彪教他习武时打的那趟锤法他早已熟记于脑海中,只是大家没有现而已,在这个尚武的家庭里,李朝平可以说是一个被埋没的金子。在常州城中李朝平也有很多好朋友,大都是和他同龄的孩子,每到有空时他们都会在一起玩耍,其中有一个女孩则是李洛云至交好友江南富商贾富的女儿贾柳儿,朝平和她可谓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在常州西郊有一个小河,这帮孩子们都爱去这里玩耍,抓蟋蟀,折柳枝,玩打仗的游戏,这些成了他们平时玩乐的内容,在其他小朋友的眼里,朝平只是一个长相俊俏身体柔弱的小孩,别看他出身将门,可是却总会挨其他小朋友的欺负,但是他并没有埋怨和委屈,因为他知道这只是一些小事情,在他心里装的都是胸怀天下的大志向,唯有柳儿不这么看他,贾柳儿觉得李朝平饱读诗书,长相俊俏,聪明伶俐,从来不认为他一无是处,在平时玩耍时,朝平尽管与同龄人相比很弱小,但是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去护着柳儿,像着柳儿,把她当作妹妹一样,这在柳儿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离李洛云进京已经很多天了,他还没有回来,朝平有些心急了,他担心爷爷年纪大了,舟车劳顿身体会吃不消,其实老将军征战一生,身体好的很,朝平正在台阶上呆,这时听见“朝平哥哥,你看看谁回来了。”柳儿开心的喊道,李洛云回来了,贾富和柳儿出城去接李洛云回城,一起来帅府相聚,看到元帅回来了,洪彪和管家赶快出来相迎。“洪彪,朝平的武功练得怎么样了。”老将军说道,洪彪吞吞吐吐的回答:“三公子练得.......”李洛云叹口气的说:“没事儿,不怪你,朝平这孩子虽然聪明,但天生不是练武的料。”说完李洛云便和贾富走进了屋子里去了,洪彪等三个家将在门口候着了,管家带着朝平和柳儿去后院玩耍了。到了晚上夜贾富带着女儿回去了,朝平自己一个人在后院呆,他们家有一个藏书楼,是李洛云的父亲建的,他认为习武者不可不习文,带兵打仗应以谋略为重。藏书楼一共两层,朝平已经在第一层看了很多书,在空旷的房间里朝平独自一个人扎马步,简单的一个动作朝平就是坚持不下来,沮丧的他一直叨咕着“我真笨,我真笨。”他独自一人含着泪花在藏书楼读起了书,心中在想以后再也不练武了。就这样他读了一整夜的书,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两点一线的在房间睡觉,去书楼看书,哪怕是吃饭都在书楼里吃,很短的时间里,藏书楼第一层的书就让他看遍了,他寻思自己接着循序渐进去楼上看看书吧,自己哪怕做不成一个合格的士兵,做一个学富五车的书生也算没有辜负光阴。他来到了藏书阁第二层,书架中放着满满的书,都已经落满了灰尘,老将军常年征战在外,近几年才在家中安稳的度日,而且也不怎么来书楼,平时也就是随便拿几本经史子集教朝平读书识字,所以很少有人来书楼,平时也就是管家来书楼看看,打扫下一楼罢了。朝平随便拿出了一本书,翻开了看了看“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啊,这是.......“朝平惊讶的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