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百章 露宿荒野
    天色苍茫,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远处的田地里,有农人在已经收成的田里忙碌着,不知他们在做什么,黎浅浅轻叹口气的放下窗帘。

    “天快黑了吧?”

    “嗯。山那边的天空好黑,看样子应该正在下雨吧!”话声才落,护卫队长就过来请示,“教主,待会可能会下雨,您看,我们是不是找地方休息了?”

    “好。”黎浅浅同意后,护卫队长便下令车队加速前进。

    陡地加快速度,让马车里的人都顿了下,黎浅浅她们还好,季瑶深和黎二老爷就有点不太美妙了!

    为了不让他们两人起冲突,所以这些天入住客栈后,黎二老爷的管事和小厮就会怂恿他去外头玩,有时是去青楼,有时是去戏园子或酒楼,去青楼就会在那里过夜,去戏园子听完戏,晚上会回客栈睡觉,不过通常都蛮晚的,要是去酒楼,那通常是邀约了黎二老爷的友人去吃饭。

    席间会请歌妓来唱曲狎玩,晚了就会在酒楼的包厢里过夜,不过通常是玩通宵,黎浅浅也不知他们到底玩些什么,只晓得若是去酒楼赴宴,隔天黎二老爷上车就会一直睡,睡到傍晚住进另一间客栈,然后被抬进客房继续睡。

    看起来似乎去酒楼赴宴,要比去青楼或戏园子更累。

    刘易他们似乎知道黎二老爷他们在酒楼做什么,不过看他们的脸色,似对黎二老爷的行为极为鄙夷,所以黎浅浅忍不住想歪,只是她不敢去证实就是。

    想到一会儿会下雨,住进客栈之后,那两个人可能碰到一块儿,然后起冲突,黎浅浅就觉得头疼不已。

    蓝棠把手里的手炉递给黎浅浅,“一会儿会下雨?”

    “看样子应该没错。”

    “我爹他们好些天没消息过来了。”蓝棠伸手拉拉盖在膝上的被褥。

    其实不是他们没传消息回来,而是因为她们现在离开京城,消息送到刘二手中之后,得由他筛选过再让人把消息送过来,所以他会积攒一段时间,再让人送过来给她。

    毕竟她在旅程中,要是因此送漏了就不好。

    蓝棠也晓得,只是和之前每隔三天就收到父亲消息相比起来,现在相隔的时间实在有点太长了。

    “之前不是说蓝先生已经住进韦府了?想来这些天,他都在和韦神医交流医药知识吧?”

    如果他没把韦长玹气死的话。黎浅浅心说。

    蓝棠想到他爹和韦长玹碰到一块儿,那场面大概只会比黎二老爷与季瑶深碰到面还惨烈吧?因为韦长玹现在中风只能躺在床上,不知道他能不能说话,中风的病人因为症状不一,一样是只能躺在床上,但有的人能如常说话,有的人却连话都说不清楚。

    之前听说韦长玹的病情很严重,是连话都说不清的那一种,所以才会被方束青拿捏得死死的。

    不知道父亲他们去了韦家之后,情况是否有变化?也不晓得,父亲有没有为韦长玹治病。

    “现在想这些干么?还是先帮我想想,一会儿入住客栈之后,要怎么隔开那两位吧?”

    虽有派人先行安排一切,但遇上下雨,变量增加了,且因速度加快了,就不知当他们抵达时,先行去安排客栈的管事订好客栈了没?

    就在黎浅浅胡思乱想时,外头的风声变大了,马车厢也因风变强而发出声响,这是在北晋的冬天也不曾遇到的情况。

    这阵风实在太强了!春江悄悄掀开车帘往外瞧,就看到护卫们在狂风肆虐下,只能艰难的俯下身贴着马背,马儿已经停下,可在狂风中,它们细长有劲的长腿也有些撑不住的跪下来,拉车的马儿更是惊慌的嘶鸣。

    护卫队长忙着指挥大家,赶紧躲进附近不远的矮树林。

    护卫们下马牵着它们引领它们前进,车夫们小心翼翼的驾着车,狂风已经平息,就如来时那么突然,消失也快得让人瞠目。

    矮树林里树很茂密,所以当树林外雨滴开始砸下来了,林子里的护卫们都没察觉到,直到守在林子边上的护卫惊呼下大雨了,他们才反应过来。

    护卫们穿着的披风就有油衣的功能,可以防水,但雨若下得太大,那也是扛不住的,因不知这场雨会下多久,所以小队长们请示队长,是否要就地取材搭简易棚子避雨时,队长眯了眼想了下。

    “我去请示大小姐。”

    小队长们这才反应过来,此行,他们队长上头还有位大小姐在呢!

    “听说大小姐之前常常跟她师父出行,不知道他们半路要遇上下雨,都是怎么做的?”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手段,和他们军人不同,所以大家都很好奇。

    队长来请示,黎浅浅便让他全权处理自己看着办,队长略反应不过来,毕竟是军人出身,什么事都是上级做好决定,他们照着办,队长不是不会拿主意,只是没料到黎浅浅会交给他全权处理。

    官家小姐们不是都很爱自己拿主意吗?就算不懂,也要装懂的瞎指挥?怎么他们家大小姐和别的官家小姐不太一样?

    春江似是看出他的困惑,笑着跟他说,“我们教主可和你知道的那些官家千金不同,她让你全权处理,就是相信以你的本事,会衡量所有的事情,做到最好,所以交给你看着办。”

    是这样子吗?队长摸着头回去交代大家砍树,护卫们都是有经验的,很快就把树枝砍好,去掉细枝,用还算柔软的树枝将粗树枝扎好,搭好了可以遮雨的棚子,有了棚子也就能升火煮热食了。

    因为雨才开始下,虽然林子外雨势不小,但林子里,因枝叶茂密,雨水一时半会还没淋下来,所以地上还有不少枯树枝,护卫和小厮们一起行动,很快就捡拾了不少树枝。

    搭建好的棚子有好多座,所有的护卫、小厮和管事都能在棚子下避雨,至于季瑶深那几个新买的下人,因什么都不懂,所以不敢乱动,没人叫就都躲在马车里头。

    平亲王妃派来侍候季瑶深的那些丫鬟和仆妇,就只剩下她身边的大丫鬟和驾车的车夫两个,其他的都被留在京城外的那座小城,马车被季瑶深新买的下人用了,所以她们要回京城,就只能靠自己的双腿走回去,要不然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至于住处,黎浅浅很大方的帮她们付了三天的住宿费和伙食费,要是她们要再住下去,就得自己掏钱了。

    黎浅浅觉得自己很大方了,不过似乎还是被那些人怨恨上了,觉得她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把亲王府的马车留给她们用,自己再另买一辆马车,给季瑶深那些新下人搭乘。

    而且还跟客栈掌柜说,钱她已经付了,若她们不住,也不能退钱给她们。

    害不想掏钱雇车的她们,若不想走回去,就只能自掏腰包雇车回京。

    对此,黎浅浅只表示,随她们高兴,爱咋咋地。

    蓝棠则有些担心,她们是不是真的受伤了。

    章朵梨倒是安慰她,“她们的伤全是假的,那什么淤青是用植物的汁液抹上去的,靠近点就能闻到那种植物汁液的味道。”至于是什么植物,章朵梨也不知道名称,她是因为听她师父说起,那种植物曾被研成汁液,用在造假的书画上头,只是因为味道太过浓烈,所以被弃用。

    但涂在皮肤上,看起来就像是撞伤的淤青。

    春江、春寿她们看搭好了棚子,就问黎浅浅要不要下车,黎浅浅点点头,穿戴好斗篷就下车去了最近的棚子。

    棚子搭得很好,虽只有上方和后方有遮挡,但因高度还蛮高的,成年的男子站在里头也不嫌闷,只要不再像刚刚那样刮狂风,并不会有风灌进来。

    棚子中间烧着篝火,护卫们就近埋锅造饭,季瑶深扶着大丫鬟的手过来时,闻到食物的香气,还有些诧异。

    “你的人呢?”蓝棠看她身边只有大丫鬟一个,不禁要问。

    大丫鬟脸色略难堪,“她们大概还在车上,我去叫她们。”

    马车离棚子很近,大丫鬟让季瑶深走到黎浅浅身边,然后就不管不顾自行去叫人了。

    黎浅浅冷眼旁观,觉得那个大丫鬟似乎有些拿大,不过看季瑶深的神色,似很习以为常,便没理会这事,与春江说起话来。

    因为棚子的地上铺了油布,不少人就直接坐在油布上,可是春江她们不让黎浅浅席地而坐,所以就从马车里取出交椅来。

    交椅因坐位的地方是用羊皮制的,收纳时很方便,因此黎浅浅的车里备了好几把,反正平时收在车底的箱子里,也不碍事。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季瑶深初坐下去时,还有些怕会不稳,可是真正坐定后,发现还蛮稳的,便露出笑容来。

    大丫鬟很快就把人叫过来了,那些人听她分派工作后,就开始做事,黎浅浅冷眼看着,见那几人动作还算利索,就是做完吩咐的事之后,若大丫鬟没再开口,她们就只会站在原地发呆,她转头看季瑶深,见她正捧着茶慢慢的喝着,似乎事不关己。

    黎浅浅和蓝棠对视一笑,人是买给季瑶深了,可她若甩手不管,全交给大丫鬟去发落,到时那些人被大丫鬟拉拢过去,成为平亲王妃的人,那也是季瑶深的选择。

    “你说要不要提醒她一下?”蓝棠凑在黎浅浅耳边问。

    “你去?”黎浅浅扬眉看她。

    蓝棠立刻摇头,“我才不去。”

    黎浅浅笑嗔她一眼,“那你还问?”

    “只是舍不得你的钱白花了。”

    要不然她和季瑶深又不熟,管她日后会不会吃亏!

    “春江晚点跟她说一声吧!人是她要用的,不能全丢给她那个丫鬟去管。”

    春江点点头,那头黎二老爷身边的管事过来了,“浅浅小姐,真是不好意思,那个听说您身边有神医的女儿在,不知可否问一下,您这儿有没有解酒的药?”

    “解酒的药?”

    “是,我们老爷昨晚上喝多了,现在还醉着呢!”管事苦笑,要是好好的一切顺当,他们也不用来问有没有解酒的药,可这会儿先是刮狂风,接着又下大雨,偏偏又还没到地头,这,要是有个不妥,二老爷人还醉着,他们怕出意外啊!

    蓝棠不等黎浅浅开口,就已从腰带上的荷包里掏出一个小药瓶,“给。”

    “这里头是解酒的药丸子,只剩两颗,一次服半颗就够了,别给他用多,不然下回就是一次用两颗也解不了酒了。”

    “嘎?这是为何?”管事不解的问。

    蓝棠两手一摊很光棍的道,“这我哪知啊!这我爹炼的药,我只知药效,不知怎么炼,也不知为何这样,所以你别问我,只要记好,别弄错就是。”

    管事忙点头道谢,攒着药瓶离去。

    “二表舅又喝醉了?”季瑶深不屑的问道。

    黎浅浅笑着点头,“二伯父应酬多呗!”

    “哼,他除了会喝酒,似乎也没别的本事了!”

    好像是呢!黎浅浅不跟她抬扛,只笑了笑,起身往叶妈妈身边去,叶妈妈坐在小交椅上守着篝火边的小红泥炭炉,上头搁着一个小沙锅,里头只有小米和鸡肉,金黄的鸡汤正散发着浓香。

    “快好了,教主先坐着等一会儿吧?”

    “嗯。”黎浅浅深吸口气,“好香啊!”

    “那是,这锅鸡汤熬得可久了。”叶妈妈笑眯眯的道,她乘的马车中设有放置小红泥炭炉的位置,这汤可熬了一路了。

    “叶妈妈说,出门在外没给您好好的补一补,看来都瘦了,才特地熬了鸡汤给您喝,本想到了地头,火候也足了,没想到遇上下大两。”春寿在一旁边吸着鸡汤香气,边说道。

    “嗯,辛苦叶妈妈了。”

    天有不测风云就是这样啦!原以为可以顺利入住客栈的,没想到却遇到下大雨,只能在野外避雨,看来今晚大概是要夜宿荒野。

    “不过也还好,下雨的时候,旁边有矮树林可以避雨,算不错了。”

    这话也是,听了黎浅浅的话,护卫们都露出笑容,他们就怕这位大小姐对此会有怨言,现在听她这么说,想来回头不会跟将军抱怨,他们没把人侍候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