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上眼药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上眼药

 
    打发走了季瑶深,蓝棠凑到黎浅浅身边,“真要花钱买人侍候她?”

    “到底是亲威一场嘛!”黎浅浅笑,“再说,也好让我那位好二伯看得眼红啊!”黎二老爷自小富贵,但本质上却是一个酷爱贪小便宜的人,也没什么道德底线,不然他也不会和小蒋氏及蒋茗婷厮混了。

    要是他晓得,黎浅浅花钱买下人侍候季瑶深,肯定会气愤不平,为什么只送她,不送给他。

    可是就算他再眼红,也只能生生忍受着,毕竟他是长辈,总不能开口要小辈孝敬自己吧?如果面对的是相熟的,或是男子,他也许开得了口,可面前黎浅浅,他也不知怎么回事,对上她时总觉得气虚没底气。

    “二老爷?他带着下人出去了。”春江看刘易一眼,刘易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不晓得怎么开口,要是不小心触及教主的忌讳,可就得罪人了。

    春江可没他的顾忌,张口就道,“二老爷带人出去,说是要去此地的青楼见识见识。”

    黎浅浅面不改色的道,“哦,我还以为二伯父见多识广,早就都见识过了呢?”

    刘易原本对黎浅浅听闻青楼二字面不改色好奇不已,再听她后头这话,随即反应过来,原来教主早知黎二老爷的性子,所以才对他去青楼一事反应不大。

    春江却笑着摇头,“听说前些天二老爷经过这儿时,此地第一大青楼当日被人包场,所以二老爷他们只去了第二大的那家红袖招,原本二老爷闹着不走,想隔天去过第一大的青楼之后才走,可是那包场的人竟一连包了十天,随行的管事们怕误了事,便哄着二老爷,等回程的时候再来。”

    所以才会一住进来,行李都没归置就跑了。

    黎浅浅摇头,春江又道,“这次二老爷没带丫鬟和妾室随行,路上都是小厮侍候,所以他一说要去青楼松松筋骨,管事们都不好拦他。”

    要春江说,黎二老爷这回也是蛮拚的,就不知他怎么会这么拚。

    殊不知,向来无忧无愁的黎二老爷,是被他大哥吓住了,再加上他老娘确实老了,他很怕黎老太太撒手人寰,到时,他大哥真要收拾他,可就再也没人能拦住他了。

    当然这些事情,黎二老爷是不可能对黎浅浅他们讲,他还想在黎浅浅跟前,维持下长辈的派头,却不知,黎浅浅他们早就知道这些事情。

    “教主,要不要派人去请二老爷回来?”

    “请他回来干么?他现在玩兴正高,坏了他乐子的人,可是会被他记恨在心喔!”黎浅浅提醒。

    刘易哪会在乎黎二老爷记恨他,他只求此行一切顺利,黎二老爷去青楼的行为,在他心中显然成为破坏他达成任务的因素了。

    要任务完满达成,就是要扫除一切会破坏任务的因素。

    “教主?”见黎浅浅没点头,刘易又问。

    “不用急,反正新买的下人还要去衙门上册,等事情处理好,他要还待在青楼,就直接把人请上路就好,省得硬把人请回来,偏又心气不顺处处挑眼得强。”黎浅浅是真心这么想。

    季瑶深看黎二老爷不顺眼,两个人碰到一起肯定没好事,既然黎二老爷自己避出去了,那又何苦硬要把人拽回来呢?至于黎二老爷在外头的行为,会不会引发什么事情,那就不关她的事了!黎二老爷是长辈,又是个五十出头的大老爷儿们,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碰,相信就算他脑子胡涂不清楚,他身边的人肯定比他清醒。

    既然能把人顺利从水澜城带到京城,相信他们也有能力,把人平安带回去,黎二老爷那人是很爱找事,但他不傻,不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刘易听黎浅浅这么说,总算明白过来了,想到季瑶深之前看到黎二老爷的反应,低头想了想,不禁觉得教主的做法是对的。

    他们两人既不合,强迫他们待在一个屋檐下,要是发生冲突的话,他们家教主是出面调停呢?还是袖手旁观?若是前者,他家教主才多大的一个人,对上两个年纪都比她大的长辈和表姐,要挺谁?若选择袖手旁观的话,回头黎老太太和蒋老太太这两个护短的,会不会怪她没把双方拉开让他们闹起来。

    但若像现在这样,黎二老爷和季瑶深根本碰不上,就不会起冲突,大家相安无事。

    黎浅浅看刘易的脸色,知道他想通了,便朝春江使了个眼色,春江会意,领刘易出去。

    蓝棠这才靠过来,“不用管你二伯父吗?”

    “管他干么?他都多大的人了!只要人盯着他,不让他犯傻就行。”所谓的犯傻,就是别傻呼呼的一掷千金只为美人一笑,或是脑袋昏昏美人一哄,就花大钱把人赎下来。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是他犯傻要花大钱,也得保证他别把她拖下水。

    蓝棠看黎浅浅一副我的要求就这么小的表情直想笑,“你那二伯父年纪也不小了,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做起事来怎么那么不靠谱啊?”

    还真别说,黎家的基因是真的好,黎二老爷虽不着调,但一站出去人模人样的,很有成功人士的范儿,很有欺骗性,要不然,也不会把蒋茗婷哄上手了。

    虽然黎浅浅对此存疑,她不能确定,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是蒋茗婷算计黎二老爷,还是黎二老爷算计她。

    不过越跟黎二老爷接触,就越发觉得,这事应该是蒋茗婷算计了黎二老爷,因为若非如此,黎老太太不会帮蒋茗婷的忙,就算她是她大哥的孙女,黎老太太也不会出手。

    因蒋茗婷与黎二老爷扯到一块儿,为了保护黎二老爷的名声,所以黎老太太出手帮忙,让蒋茗婷顺利进入郡王府。

    那么蒋茗婷怀的孩子应该是世子的没错,只是为何他能让蒋茗婷受孕,府里的妻妾却……不对,还有个妾是真的有喜的,不过现在都只剩下蒋茗婷肚子里那个了。

    如果水澜郡王世子儿女众多,蒋茗婷肚子里的那个就无足轻重,既不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也不会被殷切期待,因为就那么一个,就成了众所注目的焦点。

    日后就算世子妃生下嫡子,也不会同这孩子一样,为所有人期待了。

    未几,春江过来道,季瑶深已挑好丫鬟和仆妇,想带她们过来,向黎浅浅道谢。

    “让她不用客气了,有这功夫还不如好好的教教那些人规矩,我记得她身边还有一个亲王妃给的大丫鬟?”

    “是,那个大丫鬟倒是尽心尽力,就不知季小姐回头是留着她,还是把她和那些不着调的人一起退回去。”

    黎浅浅想了下道,“她要是聪明,就会留下大丫鬟。”章朵梨不解,蓝棠倒是明白了。

    黎浅浅就让蓝棠解释给章朵梨听,“留下那个大丫鬟,表示她不是故意要给嫡母没脸,是那些人做的不好,她不得已才把那些人退回去,而且是浅浅看不过去买了下人送她使唤的,不是她主动要买的,平亲王妃只能把人收回去,还要善待浅浅送的那些人。”

    章朵梨没在内宅待过,所以对这些弯弯绕绕完全没概念,听蓝棠这么说,虽还有些不太懂,但好歹了解些了,不禁苦着脸抱怨,“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啊!”

    蓝棠笑着伸手戳她的额头,“幸好你解除婚约了,否则以你这个性子,怕是才进门没多久,就被人吞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章朵梨想想也满面庆幸,看得黎浅浅好生无语,云珠和春寿两暗暗窃笑,她们都不是大宅门里出来的,对这种内宅里的勾心斗角,只有敬而远之的感觉。

    而季瑶深这厢,虽勉强挑了三个丫鬟,四个仆妇,可对她们的素质低下颇感无奈,可这里又不是京城,不过是京城附近的一个小城,人伢子的素质摆在那里,他们手里的人能有识字的就算不错了,其他根本不能讲究。

    她心里不是没有抱怨,可她已不是初到京城时,那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了,知道黎浅浅没有义务花钱买人送她使唤,所以她没昏头开口抱怨。

    可侍候她的大丫鬟哪看不出她的不满?大丫鬟难掩与同伴分离的难过,面上却要扯出笑容,她一边要为同伴们的未来担心,一边更为自己的前途忧愁,而且新买来的丫鬟、仆妇和她不同,她们的身契都在季瑶深手里,自己的身契却在平亲王妃手里。

    可以想见日后她在十二小姐身边的份量会越来越轻,而那些新买来的人份量会越来越重。

    大丫鬟想到自己可预见的未来后,不由对那些自做主张的同伴们心生怨恨,要是她们老老实实的不作怪,那位黎教主也不会看不过去花钱给十二小姐买下人,她便能好好的当差,平亲王妃跟她说过,十二小姐出阁时,她便以陪嫁大丫鬟的身份跟过去。

    然后就看她的手腕了,看是成为十二姑爷的通房,还是成管事媳妇,都随她的意愿,只要她好好的待在十二小姐身边,把十二小姐一举一动回报给平亲王妃就好。

    说到这,她还得感谢之前跟十二小姐去黎府的那位嬷嬷,要不是她阳奉阴违,让平亲王妃无法把十二小姐掌控拿捏住,自己还讨不着这好处。

    就因为那嬷嬷,平亲王妃才会对她开出这样的条件,只为在十二小姐身边安插人,可现在……

    季瑶深并不知大丫鬟的心事,买好下人后,想到要把那些人退回去,要是嫡母因此对她有什么不满,不,她肯定会对自己不满的,可是现在自己要去水澜城,还不知何时能回京,要是在她不在京城这段时间里,嫡母以此跟父亲上眼药,她就只有挨打的份儿。

    思来想去,季瑶深越想越心慌,最后索性把那些人扔给大丫鬟,“她们就交给你了,她们初来乍到不懂咱们亲王府的规矩,就麻烦你好好教导。”

    好生打迭了一番大帽子给大丫鬟,季瑶深便去找黎浅浅。

    这会华灯初上,黎浅浅她们刚洗漱好,正在用晚膳,得知她来,蓝棠和章朵梨都有点傻眼,这位怎么赶着人吃饭时间来啊?

    黎浅浅让春江领她进来,季瑶深头也没抬的冲进来后才发现,她们正在用饭,立时就有些尴尬的红了脸,黎浅浅面不改色的吩咐春江另备副碗筷来。

    “季小姐快坐,叶妈妈今儿试了新的方子做的新药膳,快帮着试吃看看,看好不好吃。”

    季瑶深听她这话,方才松了口气,春江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端了盛了药膳的碗过来,迎面而来的香味,让人心头一暖,季瑶深直到吃完饭,才发现自己自早饭后就一直没进食,直到现在。

    “这味儿真香。”说着便问这药膳的功效来。

    黎浅浅笑道,“我哪知这些啊!都是棠姐姐和叶妈妈在管,我只负责吃。”

    季瑶深不以为意,看着丫鬟们把桌上用过的杯盘收下去,上了新沏的茶,抿了一口后才说起自己的忧虑。

    黎浅浅看她一眼问,“亲王妃派她们侍候你,侍候不好,是你的错吗?”

    “不是,可是把她们送回去,她难免要问,可我要去水澜城,这段时间要是她拿这事到我父亲那里说些对我不利的话……”

    黎浅浅点头,“你可以派人送封信回去,跟你父亲先说明情况,记得,不是告状,而是说明原委,表明你是怕那些下人回去,话说得不清不楚的,引你嫡母对你生了误会,才想请你父亲从旁代你解释一番。”

    季瑶深听黎浅浅说完,眼睛为之一亮,“这么一来,就不怕我那好嫡母到父亲说我的不是了!”

    “是啊!可是你要记得,你嫡母是你的长辈,她做的事都是为你好,你要感谢她,并且要大力在你父亲面前说她的好。”

    “这是为什么?”季瑶深不明白。

    “你在你父亲面前说她的好话,表示你是知道她对你的好,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如此一来,她要想在你爹面前,说你不懂事不明理,你说你爹会相信谁?”

    原来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