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五百九十八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把跟在她们马车旁的护卫带过来。”黎浅浅头也没抬的交代道。

    “要带他们过来问话?”蓝棠问。

    “嗯,对了,带他们过来时,记得要让平亲王府那些人看到。”黎浅浅又道,春江会意点头自去,春寿和云珠从箱笼里拿出东西规整,听到这里,忍不住交换了个眼神。

    看来平亲王府那些下人要倒霉了。

    “她们干么搞这么多事?何苦来哉。”这些人是不是搞错重点了,她们跟来是为了侍候季瑶深的,季瑶深是来蹭车队的,她们教主出行不是为了季瑶深,所以把她们教主惹毛了,甩开季瑶深她们也不是不成。

    所以她们搞这事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季瑶深出头?还是为了她们自己?要是为她们自己,那就更令蓝棠她们想不明白了,她们不过是下人,难道跟在季瑶深身边,就自以为高人一等,她们教主就得客客气气的对待她们不成?

    不懂。

    黎浅浅看章朵梨停手,有些不解,待听了她的疑惑后,才笑了下,“不是有句话说,宰相府的门房堪比七品官吗?她们是平亲王妃身边出来的,大概自以为高人一等,咱们这些江湖人就该捧着她们,好求她们在平亲王妃面前,帮忙说句好话。”

    “她们是下人,就算是平亲王府的下人,跟外头卖身为奴的下人有何不同?”蓝棠问。

    春寿立刻答道,“有,有不同,看人的时候下巴抬得特别高,看人的时候,眼睛是这个样子的。”说着还模仿了一下,“春江说这叫狗眼看人低。”

    黎浅浅她们都笑了起来,云珠拍拍春寿的头,“你学得可真像,不会也这样看过人吧?”

    “咦?你怎么知道?”春寿骇然,她之前学这样子回敬了平亲王府的下人一次,被春江逮着,还被训了一顿。

    云珠没回她,只朝她意味深长的笑了下,眼睛还有意无意的朝黎浅浅她们扫了一眼。

    春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件蠢事。

    亏她还为了让春江别说出去,答应了一堆条件。

    黎浅浅抬眼看春寿一眼,倒是没说什么,反而是端着托盘进来的叶妈妈听到了,放下托盘后就拧着春寿的耳朵,把人揪出去训话了。

    “她老是学不乖。”章朵梨看着觉得好笑,从她跟在黎浅浅她们身边,就一直看春寿犯傻。

    “她啊!总是少根筋,也是春江和叶妈妈总惯着她。”骂是骂,但都没对她太严厉,要不然一次教训就够了,保证不再犯。

    蓝棠闻言却是一脸讶异的看着黎浅浅,“最惯着她,不是你自己吗?”

    黎浅浅闻言又回她一笑,什么也没说。

    春江让人把护卫们带过来,黎浅浅一一问过话后,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他们那队的护卫小队长和队长得知消息后,便一起过来见黎浅浅。

    他们是怕那几个家伙不经意时开罪了黎浅浅,所以赶着过来探问。

    刘易本不想让他们打扰黎浅浅,不过黎浅浅却示意让他们进来。

    她是在堂屋见他们的,所以平亲王府的人也知道消息了,悄悄的来打探情况。

    黎浅浅和他们客套几句,就请他们坐下,他们是将军府的护卫,不是她的部下,其实要不是怕被人查觉有异,她还真不想带他们出来,可是身为黎经时的宝贝女儿,她要去水澜城代父尽孝,黎经时若不派人跟着去,未免说不过去,将军府大总管便是以这个理由说服黎浅浅的,所以这次出行,明面上的护卫全是将军府的人。

    鹰卫和鸽卫则都隐在暗处保护,至于鹤卫们,人数太少急待新血加入,这回他们没跟来,而且全力投入栽培新人的行列里。

    护卫队长没跟黎浅浅迂回来去,而是单刀直入的直接开口。“不知人二队的队员们可是做了什么事,让大小姐不喜了?”

    “没有,请他们过来,只是想问他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一路可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不寻常的地方?”队长和小队长相互对望,“那他们可发现了?”

    “嗯,他们都发现了,而且说得很详细,可帮了我们大忙。”

    闻言队长和小队长明显松了口气,“那就好。”不是惹事就好。

    “他们的观察力和听力都非常好。”黎浅浅夸赞着,“只不过他们大概很少外出,都在训练吧?所以虽然听到了,也观察到不妥之处,可是因为不是那是不对的,所以他们就没有上报。”

    小队长听了还没什么,倒是队长听明白了,护卫是要保护主子们的安全的,可是人二队的队员们发现了不妥之处,却因见识不广,而不知那是不妥的,所以没上报,这就不对了。

    当即正色对黎浅浅施礼,黎浅浅没有避让的受了他的礼,队长道,“多谢大小姐指点,卑职回去后,定会好好的训练他们。”

    “不用太苛,他们不懂不是他们的错,也不是你的错,身为护卫,武技要不断提升,这是正确的,不过你们要保护的人并没有与世隔绝,所以适时的让他们接触外界的生活,也是很重要的。”

    “是。”队长想了想,然后试探的对黎浅浅开口问,“不知,可否让我们跟您的护卫们请教?”

    黎浅浅顺着他手的方向看去,看到的是刘易那张没有表情的脸,遂点点头,“当然,你们变强了,受益的可是我和我爹他们。”黎浅浅应下,刘易的脸却微微变黑,春江抿着嘴偷笑。

    刘易身为鸽卫,易容变装打探消息都很拿手,但护卫教主?他还担心自己做不好,没想到教主竟还答应让人来请教他?悄悄翻眼望天,让他去死了吧!

    春江悄声安抚,“正好嘛!你担心自己做不好,和他们交流一下,正好可以相互补足自己不足之处啊!”

    是这样子吗?

    这时,小队长反应过来了,正想张嘴说什么,却被队长伸手拉住不让他说。

    黎浅浅瞄了他一眼,交代刘易,“去问问这附近有没有人伢子,把人伢子过来时,顺便让他们带人过来,既然平亲王府的下人不堪负荷旅途的折磨,那还是给季小姐换些好使唤的人来用吧?”

    刘易大声应是,转身就出去了。

    堂屋外头偷听的人影浑身一颤,心道这可不得了,转身便要回去通知大家,谁知小腿肚一疼,人就软了下去,不过她不死心,仍旧拚命要前爬。

    “行啦!装个样子就好了。”就听一女子清冷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她骇然回身,有些不敢置信的瞪着春江。

    春江冷哼,身子微弯右手伸向前就把不断想往前爬的婆子拎了起来,这人和之前那个跟季瑶深来府中,却对黎浅浅不敬的嬷嬷长得很像,不过不是同一人,春江很快就想起来这人是谁了,她是那个嬷嬷的妹子。

    见她是跟来,而她那姐姐却不见人影,春江不用多想就问,“你姐姐被平亲王妃处置了?”

    婆子骇然,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春江,春江嗤笑一声,“怎么?就许你家主子对我家教主探查底细?”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你家亲王妃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婆子仍旧是那张不敢置信的脸,她跟在亲王妃身边大半辈子了,平亲王是宗室,所以有那些手段,她是再清楚不过,可她没想到,这些江湖人竟然也有这等手段?嘴里喃道,“这怎么可能?你们不过是江湖人!”

    春江心说,这井底蛙还真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啊!以为天下间就她家主子最了不得?平亲王妃一个内宅妇人想查人底细,除了借用丈夫的人手,就是花钱买消息,这婆子以为她家主子是上哪儿买消息?

    啧!连她家主子消息来源都搞不清,难怪会被派来侍候季瑶深。

    春江把人提到黎浅浅跟前,手一松婆子就砰然落地,扬起一片灰尘,春寿不悦的叫了声。“你干么啊!灰都扬起来了。”

    “抱歉。”春江没啥诚意的说。

    “派人去通知季小姐了吗?”

    “她就来。”

    话声才落,门外的丫鬟已道,“季小姐好。”

    黎浅浅便让人请她进来,季瑶深像阵风似的刮了进来,看到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的婆子,她略顿了顿脚,不过随即就往黎浅浅面前去。

    “找我来有事?”

    “嗯。”黎浅浅请她坐,指着地上的婆子道,“我听说季小姐身边的下人受伤了,听说还蛮严重的,便请人来查问,不想却发现此人在外偷听。”

    打探消息偷听是招数之一,但不能被发现,不然就只能任人宰割。

    “她?”季瑶深闻言并不打算替那婆子求情,只道,“在那逮到的?”

    “就在外头。”黎浅浅没有说明,继续把情况跟她说明,“我们不知她们那车里发生什么事,可是自出城道路都很平坦,加上车夫是你府上的人,能被平亲王妃派来侍候,定都是好的。”

    “那是。”季瑶深有些言不由衷。

    黎浅浅便把护卫们听到,车里的丫鬟、仆妇们商量,要怎么假装受了伤,为不耽误行程,就只能向黎浅浅求援,黎浅浅碍于颜面必不好拒绝,到时她们就把事情全推给黎浅浅借给季瑶深的人去做,她们这一路就可轻轻松松,啥事都不用做,还能使唤黎浅浅借给季瑶深的丫鬟帮她们做事。

    季瑶深没想到,这些人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婆子听黎浅浅把她们的打算明白掀了出来,压根不敢抬头看季瑶深。

    季瑶深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些人别说帮她的忙了,别扯她后腿,她就阿弥陀佛了!真是把她的脸都丢尽了!

    要是让黎二老爷知道,她连自己身边的丫鬟仆妇都管不住,肯定要笑话她吧?

    “我看她们伤得似乎都不轻,所以就擅自做主,让人去找人伢子来。”黎浅浅话音方落,季瑶深和那婆子双双抬头直视她,婆子满眼不敢置信,季瑶深则急急道,“她们的身契不在我手上,不能卖。”

    听到这话,婆子明显放松下来,再抬头看向黎浅浅时,眼里满是挑衅。

    黎浅浅不以为意的扫了婆子一眼,笑眯眯的对季瑶深道,“她们是平亲王妃的人,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敢做平亲王妃的主儿,不过呢!买几个合心意的人送给你使唤的钱还是有的。”

    这是说,黎教主宁可花钱买人送十二小姐使唤,也不肯借人给她?婆子依然不敢置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花钱当冤大头啊?

    季瑶深却想到了,自己初入亲王府时,黎浅浅也是这样不吝惜金钱的帮忙她。

    “那她们呢?”如果有机会将这些忠于亲王妃的下人弄走,她自然是再乐意不过了!但买了新的丫鬟和仆妇,这些人又占了在她院里侍候的名头,到时候这月钱怎么算?新买的人月钱打那儿来?她的月钱可付不起,而且她也不能让黎浅浅帮忙付,否则这些人该算自己的人还是黎浅浅的人?

    黎浅浅笑,“你身边既有合心称手的人使唤,自然就用不上平亲王妃指给你的人啦!”所以就是从哪来的,回哪儿去,这还用得着问吗?“等人伢子来,你挑好人,去衙门办好手续,咱们就继续行程。”

    “那她们呢?”

    “她们?她们不是都受伤了吗?就让她们在此好好养伤啊!等养好伤就自行回亲王府去,嗯,你们可以吧?不会趁机偷跑吧?要是偷跑了,那可就是逃奴喔!而且你们的家人都在平亲王府吧!”

    黎浅浅说完,很满意的的看到婆子的脸由青转白,嗯,白得不能再白了,连嘴唇都变白了,很好。

    黎浅浅朝春江招手,让她把婆子扔回去。

    春江一把将她拎起来,她似乎才反应过来一般,冲着季瑶深大声哭求着,不过季瑶深听而未闻,起身向黎浅浅道谢。

    “谢什么,小事一桩罢了!”

    “这可是大恩一件,她们平常可没少仗着是平亲王妃的势,欺负我和我姨娘,还有你姨母。”说到长孙如兰时,季瑶深小心的打量着黎浅浅的脸色,似要看出什么来。

    黎浅浅面不改色,让季瑶深有些失望。

    “她们是平亲王妃的人,自是要奉平亲王妃之命做事。”欺负你一个庶女和小妾们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黎浅浅不以为意,季瑶深却长叹一声,“她们这次可算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回去怕是落不着好。”

    “既然敢做就要敢当。”黎浅浅说完便不再与她多说,云珠来报人伢子来了,黎浅浅便让季瑶深自去挑人,季瑶深一出堂屋,就看到大丫鬟守在阶梯下,眼睛却担心的望向平亲王府那些下人乘的车。

    大家都安置好了,但她的那些同伴闹腾着,说受了伤,若下了车,车里的箱笼就没人看守云云,其实就是想要别人帮她们把车里箱笼搬进房去安置。

    因为如此,所以她们连人带箱笼都还在车里没动。

    “我们走吧!”季瑶深自也知道此事,看那辆车一眼,对大丫鬟道。

    “去哪?”

    “去挑人。”季瑶深叹气,“她们既然都受了伤,黎教主怕她们没法子侍候我,所以叫人伢子带人来,让我挑几个人侍候。”

    大丫鬟闻言整个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