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故人重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故人重逢

 
    黎二老爷等人便急忙赶往黎府,也幸好他们没去将军府,因为皇帝传出来要黎经时移孝作忠,原本以为黎家父子失宠了的那些人,又开始往将军府来,不过一天的时间,将军府又从门可罗雀跃升为门庭若市,所以通往将军府的道路,且因往来的人车太多,而变得拥挤不堪。

    刘二为此还特地前往将军府坐镇,就怕将军府的大总管忙坏了,毕竟黎经时父子都不在,要是大总管露怯被人看穿,那可就不妙。

    大总管见他来,心底大安,应付那些川流不息的官员及各府管事时,总算有了底气。

    而黎二老爷他们抵逹黎府时,天色已晚,黎浅浅没见他,让人侍候他们去客房休息。

    黎二老爷大怒,“我是她二伯,远道而来,她身为小辈,难道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

    黎府大总管笑,“‘黎’二老爷言重了,您远道而来想是累坏了吧?黎将军病重,不止两位少将军在侧侍疾,我们教主也是寸步不离贴身侍候着,这会儿人还在将军府里侍疾呢!”

    言外之意就是,您这位二伯父,虽也是长辈,但同亲爹相比,可差得远了吧?总不至于要排在亲爹之前孝敬他吧?人家亲爹病重昏迷中,人还没醒咧!不来见他也是说得过去的吧?

    黎二老爷一噎,他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也没料到黎浅浅会在将军府中侍疾。

    不过跟在他身边的管事倒是早就想到了,事实上一进京,听到蒋茗婷和世子的事已被传开,他就猜到此行不会太容易,等得知黎经时因担心嫡母而病倒,他就晓得,黎经时父子不会跟他们去水澜城了。

    就算二老爷祭出孝道,也没办法逼黎经时父子跟他们走了,尤其在听到皇帝叫人传话给黎经时要他移孝作忠,管事便清楚认知到,皇帝不希望黎经时同黎老太太他们走得太近。

    想到这里,他忙拉住想暴喝的二老爷,“二老爷,您千里奔波也累了,不如今晚就好好休息下,让大伙儿好好修整,可别耽误了回去的行程。”管事边说边朝黎二老爷眨眼睛。

    黎二老爷本气恼不已,一直想挣脱管事紧抓不放的手,可听了管事的劝后,再看他直朝自己使眼色,便强忍了下来。

    “行,我忍。”黎二老爷冷哼一声,对大总管道,“你你你去告诉那丫头,我就在黎府等着她。”

    “是,您放心,小的这就派人将军府跟教主说,哦,对了,是不是还要请两位少将军也一起过来?”大总管恭敬有礼的问,同时悄悄的施了些威压。

    黎二老爷原本想点头,可后来想到那兄弟两的眼睛,忽地浑身一颤,直觉地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似的。

    “那个,那个他们两还要侍疾,就不用找他们来了。”黎二老爷边说边摆手强调。

    大总管满意的颌首,把刚刚施放的威压收了回来。“那好,小的这就派人去将军府知教主一声。”

    “等等,那个,也不用急着喊她回来了,让她等她爹醒了,再回来就好。”

    “二老爷真是体贴人,知道我们教主事父至孝,没等到他清醒过来,肯定不肯离开。二老爷对此应该最有体会才是。”说着貌似赞佩的打迭了一大串溢美之词,全在称赞二老爷事母至孝,他们教主还要多多跟二老爷学习云云。

    跟随二老爷来的管事和小厮就这样看着,二老爷被黎府的大总管、管事们拍捧得忘乎所以,而他们连句话都插不上。

    “这些人也未免太厉害了!”二老爷的心腹小厮看得直摇头,他们家二老爷就是耳根子软。

    “看好二老爷,别叫他们哄着二老爷应承事儿。”

    “知道了。”小厮们低声应诺,只是眉头都皱得紧紧的,因为不知若真发生管事说的事,他们怎么拦得住?

    幸好黎府大总管他们没哄二老爷应承什么事,只是把他拍捧得眉开眼笑后,就让他们进客房安置了。

    黎浅浅听黎府大总管回报后,暗松口气,“亏得你们想得周全,不然我爹昏迷不醒,我却在家待着,岂不引人怀疑?”

    传出黎经时因母病倒时,大总管便建议她暂住到将军府去,幸好当天就住过来了,否则这会儿还真没办法自圆其说。

    “御医那儿没问题吧?”黎浅浅问将军府的大总管。

    将军府的大总管点头咧嘴笑道,“有皇上的旨意在,小的想,他不敢往外说的。”

    “跟家里人说也不行。”黎浅浅提醒他,将军府大总管见她这般郑重其事,忙应承下来,转头就把负责给黎经时看诊的御医找来,特别交代了一句,见他脸色不太好,不由疑道,“你该不会已经跟家里人说了吧?”

    “没有,没有。”年约四十许的御医脸色略青,早上出门时,妻子问他,黎经时是否还没醒,当时他原冲口要说人又不在,他哪知醒没醒,可话到嘴边时,他猛地警醒,把差点冲口而出的话吞了回去,还差点咬到舌头,不过还好他没说漏嘴。

    “你可得记着,这事是皇上交代的,要是出了差池,怕皇上都饶不了你。”将军府大总管道。

    御医浑身直发抖把头点得像快要掉了似的,大总管看得有点毛,不过这事很重要,不能有半点疏失,要是坏了皇帝的事,他们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

    回过头就对黎浅浅道,“那个御医医术是不差,不过他怕是压不住黎二老爷的。”可别一照面说没两句,就被黎二老爷身边的人给看穿了。

    “没事儿,刘二你找个能镇住黎二老爷的人来扮御医。”

    “是。”刘二干脆应下,刘易跟在黎浅浅身边,闻言有些惊讶,原来跟在教主身边连这样的事都得处理。

    黎浅浅隔天只短暂的回府一趟,让黎二老爷看到人,然后不等他说什么,人就又走了。

    黎二老爷被黎浅浅的排场给震住了,除了丫鬟随侍,还有凤二公子派给她的数字公子们,不过她没对黎二老爷介绍他们,所以黎二老爷把他们当成是她的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

    黎浅浅跟他简单打了招呼,问了黎老太太的情况就离开了。

    其实真要说,她知道的绝对要比黎二老爷晓得的多,总坛鸽卫们隔一天就送新的消息过来,黎二老爷知道的却是他离开时的情况。

    不过不问不行,要不然黎二老爷会起疑,他自己想不到,但跟他来的那几人似乎都还蛮精明的。

    黎浅浅离开后,黎二老爷才想起来,刚刚过来前,心腹管事曾提醒他,要他跟黎浅浅说,他想去探望黎经时。

    “我忘记说了。”回到客房见到管事,黎二老爷颓丧的道。

    “没关系,等黎教主再过来时,您再跟她说就好。”管事安抚他。

    黎浅浅回将军府后,下晌就传来黎经时清醒的消息,黎二老爷让人把黎府大总管请来,“我三弟醒了?你安排一下,我过去探望下。”

    “这得请示御医,我们不得擅自做主。”

    “我是他二哥,去探望他有什么不对?还请示个外人干么?”

    “御医奉皇命给黎将军治病,若是没治好,他小命就不保。”大总管懒得跟他多说,丢下这么一句话掉头就走,把黎二老爷气得半死。

    不过隔天一早,他便派人侍候黎二老爷去将军府。

    将军府气势非凡,远非黎府能相比,黎二老爷之前离京前,曾在将军府小住过,可那时黎经时父子才刚住进来,花草树木都新植的,不像现在已有几份气势。

    走在其中,黎二老爷忍不住怀想,这要是自己的府邸该有多好?

    如果是他的府邸,这边的房舍要换什么样的屋瓦,改刷什么颜色的漆,又他家里那些妾室,要让她们住在那里,又想着他那些妾室都有年纪了,该换些新人了。

    “黎二老爷?”将军府的大总管把人领到正院门前,看他仍在走神,忍不住喴他一声。

    “啊?”黎二老爷生气的转头,差点就要骂一句,叫他黎将军,什么二老爷,幸而就要冲口而出时,被心腹管事狠心捏了一把,才把他欲喊出口的话吞回去。

    二老爷的小厮和侍从相对无言,黎二老爷反应过来,忙端起脸一副正经的样子,“我三弟在哪?”

    “就在里头了,您这几位从人还是在这里的倒座稍候吧!”大总管说着朝一旁立着的小厮们招手,让他们领二老爷的人去歇息。

    他自己则领着黎二老爷往里走,边还低声对黎二老爷说着黎经时的病况。

    才踏进三进院,一股浓重刺鼻的药味迎面而来,让黎二老爷难过的直打喷嚏,将军府大总管忙跟他赔不是,才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穿着官服头发花白的老头子皱着鼻子瞇着眼朝他们走来。

    “这谁?”

    “黄御医,这位是我们将军的二哥,知道将军病了特来探望的。”

    “探什么,探什么?这是不信老子的医术吗?”

    “黄御医,黎二老爷特地从水澜城过来的,原是要请我们将军去给嫡母侍疾……”

    黄御医没好气的瞪将军府大总管,“怎么?嫌你们家将军死得不够快啊?不知道你们家将军,就是因为嫡母无辜被牵连入狱,才急得病倒的吗?皇上那里可急着要叫黎将军回去侍候呢!再要生什么波折,老子的小命都要不保了,你还敢把搞出事来的人领过来?”

    黄御医话说得有些没头没脑的,但黎二老爷却清楚听清了,人家对自己的不满。

    他讪讪的咧嘴笑了下,“这我们也不是故意惹母亲生气的,实在是她娘家的侄女儿她……”黎二老爷就要把事情始末跟御医讲清楚,不过黄御医没他那么闲,听他说了头两句,就挥手打断他,“你不是要看黎将军?还不赶紧去?”

    黎二老爷的话才开头,还没尽兴呢,就被黄御医打断,一肚子气差点憋不住,亏得大总管见机把他拉走,不然黄御医肯定要给他好看,刚刚那位黄御医的右手已经捏了颗药丸子,正准备往黎二老爷嘴里丢。

    黎二老爷浑不知自己逃过一劫,边走边抱怨着。

    进到内室,暖融的气息迎面而来,随之来的就是酸苦辣的药味儿,刚刚在外头只是呛得直咳,现在的这股味儿让他不止咳,流泪还睁不开眼。

    好不容易扶着大总管的手来到内室,他泪眼模糊只看到黎浅浅的身边站在两名男子,应该就是他的侄儿了!他不禁又羡又妒的瞪着他们两看,可惜眼睛难受得睁不开,只隐约见了他们两的轮廓,根本没闲心研究他们两生得如何。

    与他们简单见礼后,他便上前想要看黎经时,不过眼睛还是泪流不止,只隐约见到黎经时躺在床上。

    “二哥,母亲如何了?”这声音怎么回事啊?跟他记忆中的三弟一点都不像。

    “母亲很好,就是挂心你们一家。”话里话外还是想要黎经时一家去水澜城走一遭,黎浅浅站在旁边,目光沉沉的看着黎二老爷,这家伙只想着要他们去给蒋茗婷撑腰,完全不顾他们能否无视皇命出京。

    床上的‘黎经时’和黎浅浅互换一眼后,便剧烈的咳起来,外头黄御医闻声冲了进来,他对着黎二老爷高声怒骂着,把黎二老爷骂得头抬不起头来。

    也许是黄御医骂人功力太过深厚,也可能是屋内的药味让黎二老爷扛不住,最后他待不到一刻钟就逃狈离开。

    “看来要大小姐走一趟了。”将军府大总管长叹一声道。

    “应该的,父亲和哥哥们在忙正事,这点家事就由我来处理吧!”黎浅浅笑眯眯的拍拍大总管,“我不在京里的时候,就有劳大总管了,等父亲回来,我定会要他好好的奖赏你一番。”

    “那就多谢大小姐了。”

    黎二老爷狼狈回到黎府后,足足在客房里躲了三天,才让红肿的眼睛消下去,“看样子他们父子是没办法跟我们回去了,你们看,怎么办?”

    “那就只有从黎教主那边下功夫了!”就不知那位黎教主好不好哄!

    没想到他们还没商量出什么办法来,黎浅浅便来了,“父亲说,他和哥哥们不好擅自出京,祖母又病重,他实在放心不下,所以就由我亲自走一趟,还有就是蓝先生目前去东齐探访东齐神医去了,因此就由蓝先生的女儿随我走一趟,二伯父放心,棠姐姐师从其父,医术很好的,想来祖母的病应难不倒她。”

    是吗?

    黎二老爷正想开口说什么,不想,黎浅浅又说了,“哦,对了,平亲王得知蒋老太太也受累,所以特别恩准十二小姐随我一起去水澜城探望她外祖母。”

    十二小姐?谁啊?黎二老爷想不起这人是谁,连黎浅浅说完话离开了也不知道,他身边侍候的人也不知这人是谁。

    直到要出发时,看到站在黎浅浅身边的那名和小蒋氏有八分像的姑娘时,他才想起来,十二小姐,原来就是曾经的黎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