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移孝作忠

第五百九十五章 移孝作忠

 
    黎二老爷得了大哥首肯,跟清醒的老娘不舍告别,然后整装往京城出发。

    很难得的,他这次出行只带了管事小厮及护卫,丫鬟、仆妇都没带,就连侍妾也没带,让早已准备着要训话的黎大老爷有些惊讶,不过也没说什么,只交代护卫们路上小心,管事和小厮小心侍候,就放他们出门了。

    黎二太太留在水澜城,和大太太一起侍候病中的婆婆,侍候的丫鬟、仆妇多着,根本用不着她们动手,大太太除了侍候婆婆之外,还要处理家务,这宅子是新买的,他们从莲城带来的人根本不够用,所以又找了人牙子来,有黎老太太的娘家在,找靠谱的人牙子买人不是难事。

    蒋家也急欲想修复蒋茗婷带累黎老太太一事,因此大太太买下人的钱就由蒋家出了。

    除此之外,蒋家还派人送来不少药材,黎大太太找人验过品质后,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蒋家人看了暗松口气,这是不追究责任了?

    黎二老爷离开水澜城前,还不忘派人去郡王府通知蒋茗婷一声。

    侍候蒋茗婷的大丫鬟接了消息,小心的将之放在自己的荷包里,想了想,又把荷包从腰带取下,放到怀里。

    左右瞧瞧后,从另一个荷包掏了颗金豆子给送消息给她的仆妇,“这是赏你,下次有机会再麻烦你了。”

    “欸,欸,谢谢姑娘,谢谢姑娘。”郡王府有油水的地方不多,她们看门的能来钱的,也就府里这些姨娘们了,她们初入府,常需要和家里人连系,世子身边的几个姨娘里头,就数这新来的姨娘出手最大方。

    不过也难怪啦!人家肚子里可揣着世子的娃呢!而且听说她家姑祖母是皇帝跟前红人黎将军的嫡母咧!要不然犯了谋害宗室子嗣这种大罪,谁不是在牢里吃足苦头,哪像这位黎老太太,听说没待几天,就被放出来了。

    而且听说那个瑞瑶教的教主还是蒋姨娘的表妹呢!而且听说她还有个姑姑在京里平亲王府做妾,这就让仆妇不明白了,既有黎教主这样的靠山,怎么就只是让郡王答应她进门做妾?嫁别个宗室做正室都行了,干么要来他们水澜郡王府这么穷酸的地方做妾呢?

    总不会是因为他们家世子长得帅吧?

    这天底下生得俊美的男人多着呢!而且有出息的也多得很,干么要巴着他家已有正妻的世子不放呢?

    仆妇不懂,不过这不妨碍她帮忙送消息赚钱。

    捏着那颗金豆子,仆妇笑得眉眼弯弯,和大丫鬟作别。

    大丫鬟目送她离开,然后才施施然转回去,等她走得不见人影了,世子妃心腹丫鬟才从一棵榕树后头转出来。

    郡王府的门禁并不森严,府里的姨娘要和娘家人连络,就是郡王妃都不会说什么,所以就算逮到看门的仆妇给蒋茗婷送信,也不能拿这事来做文章,毕竟世子妃撤诉,那两位老太太出来后就双双病倒,那位黎老太太听说还又中风了。

    世子妃的心腹丫鬟想这里,忍不住冷哼一声,没那个命偏要折腾,活该她们去牢里受罪,心腹丫鬟只叹当初怎没让人趁那两老太婆在牢里,把她们折磨死。

    要是那时,小姐狠下心,把那两老太婆收拾了,坐实了她们谋害皇家子嗣的罪名,还用得着怕拿捏不住人吗?

    可惜,她家小姐肚里没孩子的事,已经被世子知道了,想用同一罪名控告那两老太婆,怕是不行了,而且还不知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这人不揪出来,别说小姐无法安心,就是她们这些侍候的人也都提心吊胆。

    万一小姐这会传出喜讯,那人动手了,小姐要有个好歹,她们这些侍候的统统落不着好。

    可是那人究竟是谁?

    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蒋姨娘或她身边的人,因为有了之前的事,郡王妃索性让她好生待着养胎,不必到世子妃面前来侍候。

    如此一来,蒋姨娘和她的人是没法子向世子妃下手了,但世子妃也对付不了她了。

    想到蒋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心腹丫鬟就颇心疼自家小姐,都是心里娇养的小姐,怎么人家就那么好运,自家小姐成亲这么些年就是怀不上?

    心腹丫鬟想到这儿,气恼的跺了跺脚,转回去复命。

    黎浅浅这厢很快就得到黎二老爷要上京的消息。

    “他来干么?”黎浅浅皱着眉头道。

    刘二也皱着眉头,“大概是来请蓝先生的吧?再有就是来请黎将军他们去水澜城走一趟,去给黎老太太侍疾之外,就是给蒋茗婷撑腰了。”

    “他想得美!”黎浅浅怒了。

    蓝棠却提醒她,“黎将军他们现在被皇上申斥,关在府中反省,如果黎二老爷真来京城,肯定要进府探望的,就算他们无上命不得出京,却不能拒绝二老爷要求他们去水澜城给老太太侍疾。”

    否则一个不孝的罪名压下来,谁扛得住啊!?就是皇帝也不能要求臣子公然不孝。

    “那怎么办?"黎浅浅气闷问道。

    “咱们去请教凤二公子吧?”

    黎浅浅看向蓝棠,蓝棠朝她点头,“好吧!就去麻烦凤二公子。”自凤二公子住进来,黎浅浅除第一天去看过他,之后就真没去打扰他,只交代叶妈妈好生招呼。

    叶妈妈拿出她煲汤熬药膳的本事,把人照顾得很好,听凤二公子整个人都圆了一圈,可把上门来探望的凤庄主吓了好大一跳,隔天就送了一大堆谢礼来。

    黎浅浅与蓝棠及刘二过来时,凤庄主正好也在,看到他们来,便笑了。

    “黎教主可真是稀客啊!”

    “凤庄主也在。”黎浅浅朝他笑了下,随即客套的问候凤二公子,双方你来我往一番后,凤庄主才又开口。

    “黎教主是为黎二老爷来京城的事烦忧?”

    “正是,我和棠姐姐两个快愁死了,不能让我二伯父发现我爹他们压根不在府里,可又不能惹恼了他,要不然他要是一气之下,跑去衙门告我爹一个不孝就不妙了。”

    一旦留下不孝的名声,不管是真是假,都会对黎经时父子留下不好的影响。

    “既如此,就先让人传出黎经时因忧心母亲身体而病倒的消息,再趁机把蒋家女做的事大肆宣传一下。”凤二公子很快就做出建议,凤庄主在旁补充,看得出来,这对兄弟很有默契,想来没少做这样的事。

    “除了我们凤家庄的人,你们家的鸽卫也得动起来。”

    “嗯,这是自然。”黎浅浅点头,刘二得了她授意,也参与意见,很快就拟定好计划,刘二和凤庄主就一起先行离开了,凤二公子则对黎浅浅道,“黎教主可否离京?”

    “我?我替我爹去水澜城侍疾?”

    “对,就算要黎将军他们赶回来,怕是不可能的,但既然二老爷都亲自进京来请黎将军回去侍疾了,你们家没人走一趟说不过去。这个时间要拿捏得宜,不能太早,也不能太迟。”

    太早,黎二老爷就会知道,他们一直被黎浅浅派人盯着,太迟,黎二老爷不知会说出什么话来。

    “既然要找人回去侍疾,那当然不能漏掉季瑶深。”毕竟这事是她告诉自己的。

    “她啊!”凤二公子想了下道,“你要有心理准备,如果平亲王妃真允她去,你就得带着她同行。”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不过凤二公子基本可以看出来,黎浅浅是个不喜欢被束缚的,她能和蓝棠处的好,跟蓝棠自己很能自己打发时间有关系,而那个季瑶深,据他所知,是个顶会缠人的主儿。

    “我知道。”黎浅浅没打算和凤二公子讨论季瑶深,话题一转,便转到蓝棠身上去。“蓝先生去了东齐,我二伯既是来请神医的,那我们就得带个大夫同行,可是我不怎么放心京里。”她转头略带歉意的看蓝棠道,“所以我想拿我爹的名帖去太医院请个御医同行,棠姐姐就留在京里。”

    凤二公子看蓝棠一脸气急的样子,忍不住就笑了,“你放心,京里有我们兄弟在,不会有事的,棠丫头就和你同去吧!你们姐妹两遇到事情,也好有个商量的人。”

    黎浅浅迟疑的看着凤二公子,“这样没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还有那个章姑娘,你们也把她带着去吧!不过要小心护着她,她那张脸……”太引人注目了,他看黎浅浅那张小脸好一会儿,好吧!这小家伙长开了,也不諻多让,不过到底还小,不像章朵梨已经完全长开了。

    凤二公子想了想,最后决定派总舵的几个数字公子都跟着黎浅浅,“若遇到什么事,让他们去解决就是,你们保护好自己就好。”

    黎浅浅觉得自己被小瞧了,不过她没跟凤二公子争,人家毕竟是好意嘛!再说刘二,他还要负责东齐的信息,也不能跟着走,所以黎浅浅让刘易跟着走。

    刘二只得把刘易叫过来,好生叮嘱了一番,刘易一一应下。

    当日下晌,京城就传出水澜郡王世子,与平亲王妾室蒋姨娘侄女的喜事,与此同时,蒋老太太和黎老太太被人陷害,指控她们意图谋害宗室血脉,水澜城知府为讨好郡王,不顾黎老太太年事已高且中风在床,硬把人从莲城拖到水澜城受刑的事情。

    水澜郡王虽是郡王,但落魄的皇孙,就是落架凤凰,所以这则消息传开后,就有人说水澜郡王世子是为攀附平亲王,所以才会设计蒋茗婷未婚怀孕一事,因为黎二老爷还没到京城,他派出来造势的人也还没到,因此京里的传言就全由凤家庄和鸽卫们掌控着。

    人们很容易先入为主,有这则流言打底,之后黎二老爷的人想再传什么,就不是那么容易为人接受。

    平亲王府自然也得了消息,平亲王妃听完心腹回报后,忽地福至心灵的明白过来,季瑶深去找黎浅浅,怕就是为了这事吧!

    想想也是,外嫁女就算闺中时,与兄弟感情再好,出阁后再深厚的感情就算鱼雁往返频繁,都会逐渐变淡,各自成家后,各人优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儿女,自己的小家。

    但有父母在,至少不会一下子就弃女儿不顾,父母要是都不在了,但兄弟们可能会考虑太多,而对姐妹弃之不顾,所以季瑶深担心她外祖母,再正常不过。

    当晚平亲王到王妃这里用饭,就听妻子说起此事,“倒是看不出来,那丫头还挺有孝心啊!”说着还不忘给季瑶深上眼药。“只是那孩子心思重,这事她不跟咱们说,却跑去找黎浅浅讲这事。”

    “她是个好孩子。”想到当年小小年纪的季瑶深,护着她姨娘来到自己的面前,平亲王就不由心头一软。“她去找黎浅浅说这事,也不为过,毕竟黎老太太也被牵扯进去了。”

    平亲王妃气结。

    本是要让平亲王觉得季瑶深不信任他们,进而对季瑶深生疑,没想到平亲王竟然是这么解读的,真是气死人了。

    再转天,黎将军府的大总管匆匆拿着将军名帖去太医院请御医,不到一刻就有消息指出,黎将军得知嫡母被娘家侄孙女连累,被抓去坐牢,急得一宿没睡,天亮就病倒了,两个少将军在侧侍疾。

    近午时,宫里的皇帝也被惊动了,把去将军府看诊的御医叫进宫里,亲自过问黎经时的病情。

    得知黎经时情况不怎么乐观,皇帝还下旨,命太医院全力救治。

    当黎二老爷一行人悠哉的晃悠进京时,黎经时已昏迷三天了,御医还没把人救回来,听说天天被皇帝叫去责骂。

    黎二老爷坐在马车里,听到外头的人议论纷纷,都听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黎经时会突然病重到昏倒?

    他忙派人去打听,才晓得京里早就有黎老太太被侄孙女连累的消息,黎经时一急就病倒了!

    这怎么可能?黎经时耶!他恨他老娘,恨不得她去死一死,怎么可能会因她病倒而急病了!

    “二老爷,咱们现在要去将军府,还是去黎府?”

    “先,先去……将军府,不,不对,先去黎府,对,咱们先去找我那好侄女去。”

    然后就听到外头人在说,黎将军真是至孝之人,不过听说皇帝让御医跟他说,叫他要移孝作忠。

    这是什么意思啊?不管了,等找到他那好侄女,再叫她说给自己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