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早去早回

第五百九十四章 早去早回

 
    真正在世子妃房里摆件动手脚的人,到底是谁?不止季瑶深要问,就是黎浅浅她们也好奇不已。

    “这个人能进到世子妃的内室,在摆件里头动手脚,而不会惹人注意,这就表示这个人动那些摆件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那么是丫鬟喽?还是负责擦桌椅摆件的丫鬟?”蓝棠听黎浅浅这么说,立刻脱口而出。

    “应该是。”黎浅浅托着腮又道,“派人查一查,世子妃屋里侍候的都是些什么人,有没有人和世子妃有怨有仇,或者,家里曾有侍候世子的人。”因为是朝子嗣动手,所以黎浅浅直觉认为幕后人应是与世子妃有仇,而且是有关子嗣方面的仇怨,可会是何人?

    刘二坐镇南楚京城,忙得脚不沾地,东齐那厢时时有消息传回来,而莲城那边因太晚送黎老太太的消息被斥,如今改变作法,隔一天就送最新消息来,也许是害怕再犯错,也或许是害怕其他事曝光。

    不管他们本意为何,他们现在隔天就送消息过来的作法,却增加了刘二等人的工作量,看得七儿拍着胸口直道幸好她已离开鸽院了。

    刘二让总坛的鸽卫去查水澜郡王世子妃,总坛很快就送消息过来了。

    “世子妃魏氏进门隔天,得知世子的一个通房有孕在身,便对她下了重手,借此杀鸡儆猴,只是手太重,那通房当日就小产血崩而亡。”刘二心情有些沉重,魏氏出嫁时不过十五岁,这么一个半大的姑娘家,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这未必是魏氏自己的主意,别忘了她可是带着不少陪房和丫鬟出嫁,其实严格说起来,这事能怪她吗?才嫁人到了一个新环境里,大概都还没看完自己即将生活数十年的地方,突然就有人告诉她,她丈夫的通房丫鬟怀孕了。”

    黎浅浅意味深长的看屋里众人一眼,“想想看,她一个初出阁的姑娘家,遇到这样的事,肯定是六神无主慌了手脚,这时候她身边的陪房便帮着出主意,要狠狠的处置那通房,好震慑婆家的这些下人,这些下人肯定都等着要看她笑话呢!”

    魏氏若是个好胜的,气性大的,陪房们一提议,她会不同意?可惜她和的陪房只想着要立威,忘了自己的身份。

    通房怀了孩子,若郡王妃不知所以没事先叫她避开,那也就算了,要是郡王妃早知此事,而故意没让通房避让,那就是做婆婆的在给新进门的媳妇下马威,魏氏竟然就这样把通房的胎给打掉了,连带着通房的小命也给断送了。

    这叫什么事啊?莫怪郡王妃看这媳妇不顺眼了。

    她们婆媳两过招,赔上性命的是通房母子的命,那个通房或许不无辜,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总是被无辜牵连的。

    只是要报仇,找准仇家去报啊!牵扯进黎老太太她们,算什么?“蒋老太太还好吧?”

    “她还好,不过黎老太太就不然了。”黎老太太原就中风,小心调养数年才有如今的成果,结果水澜城知府为讨好水澜郡王一家,不顾她年老体衰又病弱,执意将她从莲城拖到水澜城,大冷的天,好好的人在牢房里都不好过,更何况养尊处优的两位老太太,蒋老太太相较于黎老太太是还好,但回家后也是大病一场。

    黎老太太除了重伤风外,还又再度中风,这回大夫严重警告了,要是再不好生保重着,就不用再请他来了,直接给老太太置板得了。

    黎大老爷小心的赔不是,总算是把大夫给劝回来,给老太太开了方子,让好生照料着。

    黎大老爷为让老娘安生养病,还不惜花费重金,在水澜城置办产业,黎二老爷闻讯便立刻来找黎大老爷,想要把房子记在自己名下。

    “这用的是公中的钱,宅子记在你的名下似有所不妥。”黎大老爷没有明白拒绝,不过这样的话,要是个明白人当了解大老爷是何意了。

    黎二老爷听了气恼得黑了脸,想要再争取,黎大老爷已板起脸道,“母亲此番因何遭罪,你应再清楚不过,你不好好反省己过,还想借此争产?”

    “大哥,你这话说的未免太过了。”

    “是吗?那里太过?要不是念在你我兄弟情份,光凭你做下的那些事,把你逐出家门除族都是该的。”

    听到大哥竟然曾想把他逐出家门除族,黎二老爷大骇,如果大哥真要这么做,他可一点胜算都没有。

    逐出家门除族,可和分家不一样,被驱逐出家门的人,是不给任何家产的,他这辈子吃喝玩乐享福惯了,名下的财产却不多,若被逐出家门,那点财产支撑不了几年就没了。

    更别说除族了!

    尤其他都这个岁数了,真要被除族,就算离开南楚去别的国家,遇到事情,就算当地有族人在,都不会有人伸出援手,他心里很清楚,他那些所谓的好友都是些酒肉朋友,一旦他的财务陷入困境,这些人怕是要比初春的冬雪消融的还要快。

    所以他要是被逐出家门被除族,等着他的,就是毁灭性的灾难,黎二老爷大概穷其一生,都不曾想过,向来纵容自己的大哥,会有发狠的一日。

    “小蒋氏当初还顶着三弟未亡人的身份,你就能跟她勾搭在一块儿,蒋茗婷是表哥的女儿,是我们的表侄女,可你……”黎大老爷觉得老脸烧得厉害,“你再怎么放浪形骇,那是你的事,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娘拖下水,她老人家都多大年纪了?中风后,我和你大嫂小心侍候着,好不容易把人养好了,结果呢?娘那么一把年纪,还是个病人,就因为你,因为蒋茗婷,被衙差从莲城拖到水澜城来入监,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做的这些事,是人干的?”

    为了给老娘一个舒适的环境养病,他才不得不在水澜城置产,二弟竟还想争这宅子的所有权?

    黎二老爷被说得涨红了脸,最后讪讪离去。

    大太太在内室看他走出院子了,看二太太一眼后才走出来,“老爷别跟他计较,二老爷自小就被母亲娇宠着,做事不周全也是有的。”

    “他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做事不周全,就是浅浅那孩子,还不满十岁呢!做事都比他考虑周详。”

    说到三弟家这个侄女,大老爷至今还有些怕怕的,“你不知道,二弟他被蒋家那小妖精玩弄于股掌间,帮着她找言管事,请他帮忙出面,让水澜郡王点头让那丫头进门。”

    “郡王府不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才让她进门的?”

    “当然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是她毕竟是在外头有的孩子,谁能保证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世子的?”皇家重血脉,但养在外头的外室有了身孕,想要进门?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孩子生下来后滴血验亲是跑不掉的,就算确定是血亲了,孩子进门,孩子的亲娘却未必能进门。

    虽然皇家是最不把规矩看在眼里,也最爱破坏规矩的,但他们不遵守,不代表别人也可以不遵守,他们甚至还会严格要求别人遵守,以彰显他们的特权身份与众不同。

    所以养外室这种事,宗室们没少干,把外室生的孩子领回家去养,有,但就如前面说的要滴血验亲,不过把外室带回家?目前大概就平亲王干过这事,不过人家外室生的女儿已经很大了,而且不用滴血验亲,一看就知道平亲王的种,那小模样太像了。

    就是平亲王妃所出的嫡子女,都没那外室生的女儿长得和平亲王相像,所以平亲王当时就认下了,外室进门后,还给平亲王又添了个小儿子,这对已多年不曾再添丁的平亲王府来说,可是件大喜事,这表示平亲王还很年轻,还能令女子受孕。

    而蒋茗婷她肚里的娃还没落地呢!就算想滴血验亲也没法验,且最重要的是,世子的妻妾中,只有她怀了孩子,她进门后,就传出世子妃有喜,并两个姨娘有喜,这算是她带来的福气啊!若是运作得宜,那就是福星啊!

    “就是因为如此,二弟才会想要出手帮忙吧?我想,蒋家那丫头肯定没少跟他说这些事情,二弟他,这些年……他想做点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的事情,也是无可厚非的。”

    大老爷是族长也是家主,又有黎浅浅派人护航,生意不敢说一帆风顺,但到底比从前在南城时,发展得要好很多。

    二老爷自小就是个享乐的命,黎经时被黎老太爷带在身边教导时,二老爷连描红都懒,父亲过世,诸事有大哥顶着,出了事,有三弟父子去顶祸。

    看似很美好的生活,但二老爷到底是男人,总是禁不住人拿他和大哥、三弟来做比较,所以当年他会和小蒋氏勾搭成奸,不乏是因小蒋氏顶着黎经时正室的名头之故。

    他觉得和小蒋氏在一起,等于是给黎经时难堪。

    黎经时越受皇帝重用,黎二老爷就越发觉,若有机会,自己肯定能做得比黎经时还好,蒋茗婷就恰好提供了他一个大好的机会。

    年轻的小姑娘满心满眼的崇拜,赞美的话像不要钱似的拚命往他身上倒,就是再端正的人也很容易晕船把持不住,更何况黎二老爷一点也不端正。

    黎大老爷夫妻在外间说话,黎二太太在内室里恨得不行,手里的帕子都被她撕扯得不成样了。

    她转眸看床榻上的黎老太太,满腔无处发泄的怒气几乎快要将她淹没,黎老太太身边侍候的丫鬟和仆妇见了无不心惊胆颤,这位二太太看起来实在好吓人啊!回头还是跟大太太说一声,让她派人留心注意些得好。

    一个仆妇眼尖,看到老太太微微颤抖的眼皮,忙朝外头喊一声,“老太太快要醒了。”

    立时大老爷夫妻冲了进来,他们接到消息从莲城急忙赶过来,可到了水澜城就只看到昏睡中的老太太,大夫说,只要醒过来就好,可是他们等了又等,都快失去耐心了,好不容易等到老太太醒了,怎么可能不激动。

    “赶紧派人去通知二老爷。”大老爷知道,母亲最是疼二弟,醒来后若能看到二弟,心情肯定大好,说不定病情会好转。

    早有机灵的人去通知二老爷了,不过大老爷话声方落,立刻就有人大声应道转身出去,这会儿人挤人,全都挤在屋里,就算做的再好,主子们也看不见,还是别在里头凑热闹了。

    有此想法的不止一人,于是内室略空了些,大老爷这才看到二太太的身影。

    “二弟媳也在?”

    “是。”二太太漫应一声,看着老太太眼皮子急剧颤动,心里却在想,这老不死的怎么还不去死啊!

    不过老天爷大概没听到她的愿望,因为老太太没死,她又醒过来了。

    去请二老爷的人也陪他回来了,二老爷因之前被大哥直言,要是再不收敛些,就要把他逐出家门甚至要除族,心里恐慌不已,要是老娘不在了,大哥真要收拾他,可就真没人挡得住了。

    听到老娘醒了,欣喜若狂啊!急急忙忙跑回来,谁知来到床边,老娘眼皮子底下的眼珠子是动得厉害,可是没睁开来啊?

    “不是说娘醒了吗?”

    “哪那么快,大夫呢?大夫到了没有?”

    “就快到了,大老爷放心,刚刚已派人出去请了。”

    水澜城到底不是莲城,他们在此没有熟悉的大夫,只能把一开始给老太太看诊的大夫请来,其实若不是路途遥远,他还真想把莲城那位老大夫请来,只可惜老大夫一开始接手时就说了,他年纪大了,只接家附近的病人看诊,远途的就另请高明吧!

    “不是说,浅浅丫头身边那个姓蓝的大夫是神医吗?怎么不把他请来给娘看诊?”

    “前些日子听说东齐那边办了个绝世好药的拍卖会,蓝神医知道后,就赶着去找东齐神医请教去了。”黎大老爷心说,不让蓝神医给老娘看诊,是为老娘好,你就别添乱了。

    “大哥,娘到底是老三的嫡母,是那丫头的嫡祖母,既然她身边有神医在,就该让三房的人尽一份孝心才是啊!大哥你要不好开口,我亲自跑一趟,把人请回来就是。”

    黎二老爷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黎大老爷却再明白不过,他不过是怕自己会真的把他逐出家门,所以想法子要保住老娘的命,以确保自己要逐他出去时,有人会护着他。

    “行,你若想去,就去吧!不过记得,早去早回,娘的身子可熬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