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九十二章 救不了作死的

第五百九十二章 救不了作死的

 
    坐上亲王妃特意给她安排的马车,季瑶深抬手揉着额角,虽然黎浅浅的答复不是让她很满意,不过正如她所说,黎老太太可是一直恨不能捏死三房的人,可惜的是,她越想捏死他们,人家就越是强大。

    纵使遭皇帝厌弃,被勒令交出兵权闭门反省,但从她要来黎府,嫡母并未拒绝来看,黎经时父子翻身的可能性极高,只不过何时才会翻身,这就很难说了。

    也许很快,也许拖上个几个月,拖到皇帝都忘了他们父子,然后……不行,皇帝不能忘了他们,他们不能完全失势,不然自己也会受到影响。

    “十二小姐,您该不会是忘了亲王妃的交代吧?亲王妃可是说了,不许老奴离开您身边的,可是您……”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季瑶深抬手制止了,“两位嬷嬷,你们既是亲王妃派来侍候我的,在外人面前能不能给我,给亲王府留点颜面?当着外人的面下我这做主子的脸面,你们说,要是亲王妃知道了,是怪你们啊?还是怪你们?”

    “您这话可就说岔了!怎么会怪我们呢?我们可是奉……”

    “对,我知道,奉亲王妃之命来监视我的嘛!亲王妃要是知道,你们二位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她为母不慈,庶女出门做客,竟然派嬷嬷监视着,你们说,她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两位嬷嬷一噎,瞪着季瑶深半晌说不出话来。

    季瑶深冷笑,“两位嬷嬷要是管住自己的舌头,那么就皆大欢喜,否则,我想亲王妃不会乐见两位嬷嬷在外头败坏她老人家的名声的。”她看着两位嬷嬷的脖子,又道,“我相信嬷嬷们不会乐见,亲王妃的名声有瑕吧?”

    两嬷嬷一个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另一个则冷哼一声,“十二小姐真是好大的威风。”

    “哪及得上两位嬷嬷呢?在外做客,当着主人的面,直接就给主人脸子瞧。”季瑶深毫不客气。

    最后终于达成协议,回亲王府后,绝口不提她们两被遣开,没有全程盯着季瑶深和黎浅浅的对话,而季瑶深则会约束下人,令她们不许乱说。

    “那黎……”十二小姐身边的丫鬟仆妇,大多是亲王妃指派过来的,都是她们两个管着的,不怕她们跑去向亲王妃告状,但黎教主那边的人……

    “我手可没那么长,管得到人家黎府去。”季瑶深意有所指的嗤笑着,“不过黎教主的人嘴都很严,我相信两位嬷嬷应该深有感悟才是。”

    两位嬷嬷冷冷的回视季瑶深,她们当然知道,长眼睛就没见过那么讨人厌的,她们不过就是想打听点消息,结果那几个不识抬举的,收了钱话也说了一大串,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白瞎了她们的功夫和银钱。

    季瑶深不再和她们多言,回到亲王府,先去见了亲王妃,陪她演了出母女情深的戏码,然后才回房去。

    亲王妃冷冷的看着手里的青花缠枝莲茶盏,“去把桂嬷嬷她们叫过来。”

    大丫鬟很快就把陪同季瑶深出门的两位嬷嬷带过来,亲王妃板着脸让大丫鬟问她们两话,得知季瑶深邀黎浅浅去菊花宴,不过被婉拒了,接着两人就聊起衣服首饰,京中最近流行什么样的款式。

    大丫鬟问到这儿,已不知还能问什么,便转头请示亲王妃,亲王妃朝身边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便上前沉声问,“十二小姐没有和黎教主谈起黎将军父子的事吗?”

    两位嬷嬷沉思了下,然后由左侧的那嬷嬷回道,“是有提及,十二小姐还说想去探望黎将父子,不过都被黎教主拒绝了。”

    “哦?黎教主拒绝的时候,脸色如何?”亲王妃问得很仔细,两位嬷嬷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小心的回答,同时又不禁暗自庆幸,下车前就已先和十二小姐商讨过,要怎么回答。

    平亲王妃问完话之后,脸黑如锅底,这两个老货说起谎来,一点破绽都没有,可没有一句实话,平亲王妃气恼不已,却也拿她们两没辙。

    只得摆摆手打发她们走,等她们走了,大丫鬟和心腹嬷嬷对视一眼,问,“娘娘,明知她们两没一句真话,为何还放她们走?”

    “不放她们走,还能怎样?”平亲王妃嗤笑,“看不出来,十二那丫头倒长进了啊!”

    心腹嬷嬷和大丫鬟其实都觉得,自家主子纯粹是自找麻烦,十二小姐不过才及笄的,能有什么作为?主子也未免太过小心戒慎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平亲王妃道。那死丫头能在后院里,护住她姨娘,她弟弟,还又拉了个女人进门来充当挡箭牌,偏那傻女人还以为季瑶深是为她好,啧,真是个傻的。

    “可查出那天她庄子上的人来,跟她说了什么?”

    “她跟那仆妇说话时,侍候的人离得远,什么都没听见。”心腹嬷嬷颇觉无力,她跟在平亲王妃身边,就没见到那个人像这位这么难搞的。

    和人说事,不待在屋里,而是跑到园子里去,本以为园子里曲径、山石、树丛等可躲人的地方多得很,想要偷听她们说什么,不过是件再简单不过的小事。

    谁会想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们就站在山坡草皮上说话,四周完全没有可藏人的地方,连侍候的人想偷听,都因离得远,什么都听不见。

    “那仆妇定跟她说了些什么,从那天之后,她就急着要见黎浅浅。”

    可是到底有什么事,让她这么着急要见黎浅浅?

    她不相信,那丫头耗了这么多天想要见黎浅浅,最后见到人了,却只跟她聊什么衣服首饰的。

    可是那两个老货没一句真话,“把那丫头身边侍候的都带过来,你们给我一个一个仔细的问。”

    心腹嬷嬷无奈应诺,要她说,管十二小姐找黎浅浅要干么,反正她不敢对亲王府不利,毕竟她是平亲王的女儿,平亲王府落不着好,难道她能置身事外不成?而且府里还有她姨娘和她弟弟呢!

    黎浅浅这厢,送走季瑶深后,忍不住伸伸懒腰,伸展下筋骨,“嗐,我记得她以前没那么压抑。”

    春江几个笑了起来,“季姑娘如今在平亲王府里住着,自然是要入境随俗的。”在王府内院住着,能不小心谨慎?连话都得在肚子里惦量再三,才能说出口,莫怪她们家教主受不了季瑶深如今的样子。

    “教主,老太太和蒋老太太的事,您看……”

    “我又不是官差,咋管?”

    “那您跟季小姐说……”春江话声方落,随即反应过来,黎浅浅没答应季瑶深去救人,而是不让人把不是她们犯的事推到她们头上,但她们要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别怪她撒手不管。

    可是蒋家好容易攀结上了水灁郡王世子,怎么可能没有动手脚,只不过她们做的不像被揭发的那样粗糙罢了。一旦开始追查,手脚不干不净的,统统逃不掉,黎浅浅不相信蒋老太太是清白的,至于黎老太太,那就不好说了。

    她可没忘了,她那位便宜祖母可是中风了,就算治好了,有那个心力去搅和,但是,她有必要跟蒋家去搅和吗?就算蒋茗婷生了儿子,在水澜郡王府立稳脚跟,那与黎府又有何干?黎老太太从中能获什么利?

    还是说,蒋茗婷肚子里的娃,从头到尾都跟水澜郡王世子没有关系……黎浅浅深吸口气,觉得自己脑洞开得太大了,不能因为蒋茗婷怀着孩子,和黎二老爷在一起被人逮个正着,就怀疑她肚里的孩子是黎二老爷的。

    或者,蒋茗婷拿着这个做幌子,引诱黎老太太为她所用?黎老太太人在病中,跟她要人来使唤,蒋茗婷能放心用吗?黎老太太还有什么让人觊觎的?金援?黎老太太手里还握有多少黎家的财产?

    如果蒋茗婷祖孙拿蒋茗婷肚子里的孩子来做文章,黎老太太说不定就这么被说服了也不一定,毕竟大房现在除了有长孙、曾孙,还有个出生没几年的小孙子,而二房,一个都没有啊!

    黎老太太若为保二房的子嗣,说不定脑袋昏昏,蒋家祖孙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了!

    不晓得黎大老爷知道了,会怎么做啊?

    此时的莲城瑞瑶教总坛里,黎大老爷缠着负责黎家事务的言管事不放。

    “大老爷,您老行行好,饶了小的吧?”言管事朝黎大老爷拱手为礼求饶。

    “我才要求你们呢!你们之前到底是怎么,怎么……怎么会把我娘给弄进牢里去了?”黎大老爷话有些说不出口,他表兄的女儿搞出和她姑姑当年一样的事情来,蒋家人又把这事推到他们黎家来,叫他们管,以前没有瑞瑶教的人撑腰,所以他娘便把人塞到三弟房里去,现在有人撑腰了,他们就把人强塞进男方家里去了。

    这样还不够,竟在送人家正妻的摆件里动手脚,真是,叫他真不知怎么说她们好了。

    言管事见他开不了口,便笑着提醒,“黎大老爷,官府办案,咱们真不敢伸手管,您还是回府让人多备些银子,去牢里好生打点打点,别让老太太受罪了。”

    黎大老爷涨红了脸,不知怎么往下说,言管事不再和他多说,有这功夫来跟他耗,还不如回家跟家里人商量,看看是不是派谁出来顶锅,不过这话他不能说,省得日后就成他的罪过了。

    黎大老爷被言管事给请出总坛,一路晃晃悠悠的,直到回到家下车,还没完全醒过神来,黎二老爷倒是候在门上,看到他回来,急急忙忙迎上来。

    “大哥?”

    黎大老爷闻声看他一眼,不过没搭理他,提脚就往前走,二老爷见他不理会自己,也顾不得生气,急忙伸手拉他,“大哥,怎样,娘几时能回来?”

    “你还想着娘回来?当初做事情的时候,为什么就不多动动脑子好好地想一想,等到出事了,竟然叫你年迈重病的老母亲去替你顶罪。”黎大老爷气愤难平,指着弟弟的脑门用力戳。

    “哥啊!大哥啊!您别,别……”黎二老爷不敢躲,只得老实被大哥修理,边还开口求饶着。

    兄弟两一前一后往内门方向走,往来忙碌的下人看到他们走过来急忙走避,黎大老爷气极了,看弟弟这反应,他心里忽然掠过个不太可能的念头,只是这个想法实在太匪夷所思,再说,水澜郡王世子也不是傻的,难道会不清楚吗?

    要不是他想的那样,那他娘又为何掺和进去?

    想到这儿,他惊疑的死盯着黎二老爷看,似要从他那张成熟英俊的脸上看出端倪来,只是他没能看出什么来。

    黎二老爷被大哥盯得浑身不对劲,他就像被猫盯上的死老鼠一样,感觉自己不管往那个方向都逃不过猫的爪子。

    “大哥,你这样子看着我,是想干么啊?”黎大老爷越想越不对,最后拽着弟弟去自己的书房,他的书房虽美其名是书房,可里头其实一本书都没有,屋里的博古架上,摆放的全是价值不菲的古玩和摆设。

    “你给我老实说,姓蒋的那死丫头,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进到屋里,黎大老爷用力一掼把弟弟摔在临窗的罗汉椅上头,他力道不小,黎二老爷没有防备,被他哥那么一摔,脸直接撞上罗汉椅的扶手,当下鼻子就肿了,脸颊也红了,眼睛更是乌青一块。

    “大哥!”

    “你说啊!”

    “大哥,你叫我说什么啊?”黎二老爷眼睛闪烁不定,左右闪避着就是不敢直视黎大老爷。

    见状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你,你真和那丫头……”

    “这可不是我计划的,全是她算计的。”黎二老爷两手挡在胸前,就怕他哥揍他。

    “那孩子呢?”黎大老爷厉声问,但他理智尚存,知道要噤声。

    “大哥,你也知道的,咱们吃那么久的药了,可也就大嫂顺利产下一子,我那屋里,愣是没人传出喜讯,你说,她肚里的孩子,会是我的吗?”

    黎大老爷被弟弟这一顶,也产生怀疑了,是啊!他们兄弟服了这么久的药,调养身子,可是他屋里也就妻子老蚌生珠又生一子,但二弟房里,这么多女人都没有半个传出喜讯的。

    却只蒋茗婷一个有喜?还是说,她那孩子不是他们黎家的,而是季家的,如果是这样,那娘她……

    “你没有和舅母哄骗娘,说蒋家那丫头肚子里的娃是你的?”

    “呵呵呵,哥,你就别往我伤口洒盐了吧?”黎二老爷满面萧瑟,让黎大老爷心生歉疚,忙开口跟弟弟道歉,却不知黎二老爷状似难过的低着头,嘴角却翘得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