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九十章 求救
    杨家的下人忧心忡忡,这位主子没有自知之明,她们是下人劝不动,但也不能看她往死路上撞。

    “咱们来东齐是给姑老太太贺寿,眼看这正日子就要到了,二小姐还不肯动弹,这可怎么办啊?”管事媳妇急得在房里直打转。

    不肯走也就算了,还死死的想纠缠个外男,这算什么?她自己的名声不要了?要是在他们的照看下,让二小姐的名声有所损伤,府里老太爷、大老爷还有尚书府的老尚书……

    不成,不能让二小姐再继续胡闹下去,要不然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管事心一横猛地起身就往外走。

    “当家的?”管事媳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看他往外走,忙伸手拉住他,“你这是要干么?”

    “反正都要得罪人,与其坐困愁城,不如搏一搏。”管事板着脸冷声道。

    “搏一搏?你的意思是?”

    “大老爷派我们陪二小姐来东齐,二小姐要是出什么事,咱们肯定要被责罚的,要拦住二小姐别犯浑,那就只能得罪二小姐,不拦她,就会得罪大老爷、老太爷,反正都要得罪人,得罪老的,还是得罪小的,保住二小姐的名声,你说,选那个?”

    管事媳妇想了下,“自然是后者。”得罪二小姐,但保住她的名声,回去就算大夫人和二小姐要治他们一个犯上之过,老太爷他们肯定要护住他们的,否则岂不叫府里下人们看了心寒?

    “那可得先想好怎么做,不然回头二小姐要是反咬我们一口,说咱们无故犯上,咱们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管事想了下,对妻子说。

    “好。”管事媳妇拉丈夫坐下,“不过急事缓办,咱们得稳住才行。”

    “眼看着姑老太太的寿辰就要到了,咱们也不能耽搁太久。”

    “那位凤公子不是当众挑明二小姐身份了吗?咱们就以此为由,打昏二小姐赶路吧?只要不误了姑老太太的寿辰,没误了正事,相信老太爷他们会信咱们的。”

    管事与妻子商量了大半个时辰,最后一人出门去买迷药,他们总不能一直打昏二小姐,他们没有习武,拿不准力道,要是反伤了二小姐可就不妙。

    管事很快就把迷药买回来了,拜拍卖会之赐,现在韦氏药铺的商品,销售价格一直在往上飊,管事把药包交给妻子,“小心用,这药可老贵了。”

    “知道。”

    管事媳妇接了药,便往杨二小姐房里去,不多时,就传来丫鬟们一声惊呼。

    但很快就没有任何声响了,隔了好半晌,就听管事媳妇强自镇定的对屋内的丫鬟们道,“既是二小姐吩咐,咱们自然得听命行事,可不能误了老姑太太的寿辰。”说到最后已然语带威胁了。

    丫鬟们怯怯的齐声应诺,把门打开送管事媳妇出去。

    等她走远了,她们才把门关上,齐齐凑到杨二小姐身边,试图想要唤醒她,但想也知道,出自韦氏药铺的迷药,岂是她们这样叫唤就叫得醒的。

    “怎么办?叫不醒。”

    “她们怎么敢,怎么敢对二小姐下药啊!”几个丫鬟惊慌失措议论纷纷。

    “行啦!当着人家的面,一个屁都不敢,人家走了,在这儿放马后炮有个屁用啊?哼!再说,他们说的也没错,咱们千里迢迢到东齐来,为的是什么,是给姑老太太贺寿来的,二小姐却打死不肯走,要是误了正事,回头老太爷怪罪下来,是谁来担责啊?”大丫鬟甲嗤笑道。

    自然是管事夫妻啦!这么简单的事还用得着问?

    “可是他们就不怕得罪二小姐?”

    “老太爷和二小姐相比,是谁大啊?”

    这还用得着说吗?“那咱们就帮着管事夫妇,二小姐要是醒来,岂不要怪罪我们?”

    “反正又不是我们做的,怕什么!”大丫鬟甲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其他丫鬟却觉得她说的有理。

    “那咱们现在做什么?”大家齐声问大丫鬟甲。

    “收拾行李啊!”笨蛋。大丫鬟甲在心里骂道,面上却是笑脸迎人,“赶紧收拾,等他们来通知就要上路了。”

    听大丫鬟甲这么说,众丫鬟不敢磨蹭,动作麻利的收拾行李,很快就收拾完了,大丫鬟甲便带着人检查一遍,她们二小姐还是云英未嫁之身,可不能落了东西在外头,否则落入有心人手里,她们二小姐一辈子都毁了,她们这些侍候的更落不着好。

    管事媳妇来通知她们准备上路时,已临近午时,不过管事没打算多拖一天,更没打算留在客栈里用午膳,叫了人把箱笼抬上马车后,犯难了,二小姐昏着,怎么弄上车?丫鬟们扛不动,管事媳妇一个人扛不了,他和车夫倒是有力气,可男女有别啊!

    “怎么办?”

    “不能扛着出去,省得启人疑窦,我去找掌柜的说说看,让我们把马车赶进来。”

    “能行吗?”

    “应该吧!”这门坎又不是不能拆,自然是能行的,只是要花钱罢了。

    塞足了银子,掌柜自然大开方便之门,马车进了客院,管事媳妇一人扛不了,但几个丫鬟帮着又推又扶的,总算是把人弄上车了。

    对外称是他家小姐突患急症,他们要送去就医,便匆匆的离了客栈。

    杨姑娘一行人的动静,自然是没瞒过黎漱他们,得知杨家下人的作为后,黎漱意味深长的看了凤公子一眼。

    凤公子朝他微笑,“你倒是好算计。”

    “小侄不过派人提醒他们,杨侍郎年纪虽大,但到底是杨家的掌权者,得罪他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杨二小姐虽也是主子,可是年纪轻又无权,得罪她总比得罪杨侍郎好,再说,是她这做主子的自己犯浑,若不阻止她,她除了会毁掉自己名声,同时也坏了杨家名声。”

    黎漱笑,“你该不会早就知道这杨老姑太太是谁了吧?”

    “是谁?”凤公子两手一摊道。

    “真不知道?”黎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真不知道啊!”凤公子还是笑。

    黎漱看着他好半晌,真有些闹不清,他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杨姑娘的姑祖母是东齐卫国公府国公夫人,也就是程樵房的祖母,同时也是九皇子妃的亲祖母。”黎漱把事情挑明了,凤公子也只挑了眉没说话。

    黎漱不再说这事,因为蓝海揪着他,想要去韦氏药铺买迷药回来研究。

    “让谨一派人去买就是,你就别去了,老实待在客栈里吧!”

    因是住在客栈,没有炼丹房,所以蓝海就算手痒也不能炼药,让他空有一堆想法,却没办法立刻上手炼药,让他坐立难安。

    “要不要我买座宅子,让你待在里头炼药?”

    “不用了。”蓝海摆摆手拒绝了,“别费事了,我还是去翻翻那些藏书吧!”

    见他找到事做,黎漱便不管他了,交代谨一让人盯着杨姑娘一行,回头又和章老埋首书堆中。

    凤公子嘴角直抽,转身忙去了。

    黎经时那里得了女儿的消息,便找人去准备女儿信上写的村料,准备自己来弄个三D立体地图出来。

    黎韶熙乍见这玩意儿时,有点吓一跳,他没想到在这个时代,有人能弄出这样的地图来,他还以为在军中看到的立体舆图已经很超时代了,没想到民间还有人更厉害,不止自己能做,还能隔着千里,教人做出立体舆图的。

    而且这做法简单,却比军中目前所用要精准。

    黎浅浅写的作法虽仔细,但若没有黎韶熙这个现代灵魂在,看过现代的立体地图,怕做出来的舆图只会四不像。

    黎经时他们都是看过军中舆图的人,看到黎浅浅信中所言,其实并不怎么看好,可等黎韶熙捣鼓出来了,他们才看傻了眼。

    “这可比咱们现在用的要精准许多。”

    黎韶熙心说,那是当然的,这是用现代做模型的方式做的,只是有很多现代材料做不出来,不然还要更仔细。

    “你妹妹不是说,这钟午城和南楚那位长公主的封地很像?”

    那儿像了?跟着黎经时来的几位亲卫头领,左瞧右看愣是看不出相似处。

    黎韶熙也不卖关子,直接把两地相似的地方列出来给他们看。

    “要照大少将军这么说的话,这世上多的是和汝阳长公主封地相似的地方。”

    “这是当然,不过,十三皇子并未去其他条件相符的地方为女招婿。”

    “结儿女亲家,是再常见不过的拉拢手段,而且把女儿嫁到钟午城来,她必要带陪房同来,这些人都可能是十三皇子安插过来的钉子。”

    “这招厉害啊!”

    看似结两姓之好,但实际上却顺理成章的安插人手进钟午城,来再多人都不会引人怀疑,因为十三皇子本就疼爱这个庶女,给她大笔陪嫁根本不足为奇。

    就在黎韶熙终于捣鼓出立体地图时,黎漱他们也终于等到旭东商号的消息,除此之外,还附带了十三皇子妻妾的家世背景资料。

    黎漱看到这些女人的资料时,还有些生气,“好好的查这些女人干么?鸽卫们是闲着没事干么?”

    “这些资料,是教主特地交代他们去查的。”谨一看他要把鸽卫们辛辛苦苦查出来的资料砸出去,连忙说明道。

    黎漱听了才收回手,不过还是很不高兴,“有那闲功夫还不如赶紧去查,那座兵工厂在那?”

    “教主说,兵工厂的位置很可能就在这些数据里头。”

    “哦?”

    凤公子听谨一这么说,便抽走了黎漱手里的那些资料翻阅起来,黎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见他毫无反应,又回头瞪谨一,谨一两手一摊的苦笑,“这您不能怪小的,这主意全是教主的意思。”

    “哼,先饶了你,回头要是一点收获都没有,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黎漱的威胁落空了,因为凤公子发现,不止十三皇子妃娘家所在的石头城,十三皇子两位最宠爱的侧妃娘家所在的云月城和万古城,地理条件都和钟午城雷同。

    “十三皇子妃的父亲是石头城城主,十三皇子两位侧妃的娘家父兄,也分别是云月城副城主和城主。

    “十三皇子虽在这三地没有产业,但他的儿女在这三地,都有产业,且规模都不小。”

    “看来,兵工厂很可能就在其中一地。”

    “我觉得若只在一处,当以石头城为先,不过,很可能三地都有。”

    凤公子此言一出,屋里所有人都怔住了。若只一处便只在石头城,因为十三皇子妃父亲是石头城城主,她所出的子女是嫡出。

    “为何说可能三地都有?”

    “咱们现在已经查到,十三皇子手上有多少兵,你们觉得光一座兵工厂支应得了所需?”

    就是不足,才会想在钟午城再兴建一座?

    “把黎将军请过来商议。”

    同一时间,黎浅浅这里也得到了消息,不过她还没空去查看,因为季瑶深上门来了。

    “都跟她说您没空见她了,可她就是不肯走。”

    明知道黎将军父子被皇帝勒令闭门反省,她还硬要凑上来?是打着雪中送炭的主意,好让教主感念她的情?

    可惜黎浅浅只想扁她,不知道她每天很忙吗?将军府现在在唱空城计,明的上门少之又少,全都改成来暗的,将军府的大总管天天被那些偷偷潜入的探子搞得直上火,还不时上她这儿来求教,黎浅浅被搞得一个头比两个大,最后只得把人送去向凤二公子请教,这才总算解脱了。

    没想到季瑶深又赶着来凑热闹,实在是烦死人了。

    “让她进来吧!”总不能一直避着不见人。

    季瑶深一来,很客气的跟她寒喧几句,并不时朝左右使了眼色,黎浅浅瞧跟在她身边的人,不由暗叹,平亲王妃又换人跟着她了啊!

    “请两位嬷嬷和几位姑娘下去喝茶,我有话要跟季姑娘私下谈。”

    两位板着脸的嬷嬷原想反对,可被黎浅浅森冷的眼神盯着,便不由自主的抖了下,只得勉强答应了。

    等她们走了,季瑶深才道,“求求你,救救我外祖母和你祖母她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