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八十九章 等消息

第五百八十九章 等消息

 
    黎浅浅回头就找了刘二来,仔细的问了钟午城的地理环境,在知道有山有水还有平原,心里就有数了。

    “这位十三皇子是突然冒头的,在成为海商为人所知之前,都是在哪活动的?”这是挖东齐这位十三皇子的老底?

    刘二他们早就在挖他的老底,只不过成效不彰,十三皇子之前不过是个商人,行迹遍布整个中州大陆,如果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他的产业在登记时,很可能就不会用自己的名字,刘二他们想查就没那么容易了。

    再说了,十三皇子的行踪既然遍布中州大陆各个国家,每个国家都得派人查访,那得花多少人力物力啊!最重要的是,他们没那么多时间。

    “十三皇子的妻子是何方人士,妻妾有多少人?儿子中嫡出的有几个,庶出的又有几个,几个嫡女,几个庶女,庶子女都是何人所出,她们的来历为何?这些可都查过?”

    黎浅浅抛出一连串的问题,刘二一时听得有点蒙,“教主,您……”

    “十三皇子的妻子可是元配?”

    刘二想了下点头称是,“那派人先查清楚她的家世背景,是何方人士,家里还有些什么人,然后是第一个生下庶子的妾室来历,余者累推。”

    “这有何说法?”刘二应诺,却忍不住追问。

    “十三皇子妃既是元配,那么很可能成亲时,她家已知十三皇子的身份了。”说不定十三皇子能冒头,风光重回皇室,也有她和她娘家一份功劳在,有些男人利用女人,利用岳家的权势和财力,飞黄腾达后就卸磨杀驴,可不在少数。

    “若能知道她是何方人士,也许就能从中查出十三皇子的兵工厂建在何处。”

    刘二点头,“要建兵工厂,要人才和人手,要有铁矿,要隐密,但也不能完全与世隔绝……”

    他想到了南楚汝阳长公主的封地,平亲王之所以和她合作,除了平川侯是个杰出的武将,可以为他训练精兵,她的封地附近还有铁矿,以及金、银二矿。

    钟午城周遭有山林,就不知其中有无产铁?

    要不然他还真想不出来,不过一个庶女的婚事,就算再得宠,有必要他堂堂一个皇子亲自前来吗?除非,钟午城有什么他想要的,例如在隐密的山林里,兴建一座兵工厂。

    不过既然他的人手上都有袖弩,那表示旧的兵工厂,生产的手法娴淑,有必要再兴建一座新的吗?

    黎浅浅笑了下回道,“你以为一座兵工厂,就足以应付他的需求了?如果他不止想登上皇位,更想用攻下南楚或赵国的城池来建功,增加自己成为下任皇帝的砝码呢?"

    那么一座兵工厂显然是不足的。“可知十三皇子手下有多少兵?”

    刘二摇头苦笑,“这真的不好查。”

    因为东齐临海,十三皇子又是海商起家,这表示他有海船,东齐外海有多少岛屿,时人并不知晓,只知海对边还有别的国家,有海船的国家不少。

    东齐有不少海商并不在境内建基地,而是在外海的岛屿上建造码头,他们将海船停泊在自家码头上,与外国商船往来。

    所以东齐的海商们不止有钱,还个个拥岛自重,在他们的地盘上,他们就是王,就是皇帝。

    “要是十三皇子的兵工厂建在海外的岛屿上头,那咱们想找,还真是……”

    “是有这个可能,不过得先看看他海外的岛有多大,可产铁矿,有没有茂密的森林,可供给他燃料。”

    有铁无柴,就得从别的地方运过来,有柴无铁,也一样得运送,只是,她不觉得十三皇子的兵工厂会建在外海的岛屿上,因为危险指数太高,若是被外国人发现,进而进行抢夺,运送回本土时,遇到风浪打翻船只,导致船只翻覆,所有的武器全都落入海中,岂不是心血全都白费了?

    不过要是十三皇子的岛离本土近,为了避人耳目,说不定真会建在岛上呢!

    刘二明白了,要做这些事,没有当地的地头蛇帮忙,是瞒不了人的,随便一个人说溜了嘴传了出去,那就是灭顶之灾啊!

    十三皇子一开始不过是个行商的义子,若他不知自己身份,娶的妻子可能就不会考虑太多,也许是他起家之地,小乡绅的女儿就能帮他应付商场上对手或客人的女眷。

    但他要一早就知自己身份,在娶妻时,就可能会考虑到后续的事,小乡绅家的女儿肯定无法担负起一个皇子妃的担子,而且他初期他也需要岳家的奥援,不论是金钱上的还是人脉上的。

    “总之先查清楚十三皇子妃的身份再说。”

    “那其他宠妃呢?”

    “也查,再看看当中谁最爱和十三皇子妃作对,又有谁和十三皇子妃走的近。”

    刘二点点头,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大教主他们催得急,可他们却毫无所获,真真是急死人了,现在有了调查的方向,大教主再问起时,他们总不会再交白卷了。

    另一方面,凤公子这头,也从孟达生口中得知,这位十三皇子本事可大着,早在以海商出名前,就已是一大商号的东家,只不过他很少露面,出面谈生意的,都是他的几位副手,不过孟达生说,他觉得那几位副手当中,应该有十三皇子的儿子。

    因为气度就是和另外几位副手不相同,而且底下的人对他们的态度,也很更加恭敬。

    “这家商号叫什么?”黎漱听他说完便问。

    “旭东商号。”凤公子道,话声才落,黎漱、蓝海和谨一全都怔了下。

    凤公子见状不由大疑,“怎么了吗?”

    “旭东商号啊!十三皇子原本姓名是吕旭昌,然后他开了家旭东商号,嗯,要说他根本不知自己的身世,那这旭东商号的名儿,还真是太凑巧了。”

    凤公子摸着下巴,“早前曾听人说,旭东商号的老东家年岁已高,打算把家业传给儿子们,不过几个儿子争得凶,最后逼得老东家只得把家业拆成几份,分给儿子们,只望平息他们的纷争。”

    “不会是在十三皇子回皇室之后吧?”

    “差不多是那时候,因为有流落在外的皇子被认回来的消息,所以旭东商号的事情,并不引人关注,会留心的,大概也就只有和这家商号有关系的人吧。”

    凤公子说完,谨一立刻点头应和。

    “那眼下旭东商号呢?没了?”

    “这,还要再派人去查才晓得。”

    谨一他们手头上没有旭东商号的数据,所以只能现查,不过凤家庄的记事楼里,可能有记载,但这还得派人去翻阅,也不是立时就能晓得的。

    在等人去查消息的同时,黎漱他们也没啥事做,就又和章老钻研起章老之前发现的那些线索。

    “大教主,您看要不要顺道收拾东齐剩下的那几个护法?”

    “那个黎爷他们闹完了?”

    谨一摇头,“黎爷他们早就打道回府了,这回对峙大伤元气之外,他们的金库也损失良多。”

    人一出来就要花钱,黎爷恨死了耿护法,弄死他那么多儿子,就算儿子再多,但损失一个是一个啊!更别说其中还有一个,是他极为宠爱的,就这么死于非命,叫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能不恨吗?

    所以誓要将耿家给全灭了。

    耿护法完全搞不明白,这老头是在发什么疯?不再支持他起义,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可这老头像是疯了一样,就死咬着他不放,真当他是吃素的?

    想到自己无端被人绑去赵国,耿护法一想起这天大的羞辱,就更不能放过黎爷了。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黎爷是有心算无心,在耿护法还在赵国受苦受难时,就已经对耿家下手,耿护法本人还因迷药伤身,亏了根本,所以勉力回到东齐,跟黎爷对峙时,就渐渐趋于下风,没多久就吐血身亡。

    他一死,耿家其他人哪还扛得住,不多时就被黎爷的人收拾干净。

    “耿护法家的那些藏书?”

    “黎爷嫌那些东西累赘,虽然黎慎强力主张要留下耿家的那些珍藏,不过他那些叔伯们都不愿花功夫,把那些东西带回去,而且请人去估算过了,那些东西要是卖了,至少值十万两银子,但要拉回家去,大概要花个一两万雇船雇车运送,还要雇人随行保护。”

    “这价钱估得也太低了吧?”黎漱挑眉问。

    凤公子笑了笑,“这价做得正好啊!怎么会太低?”去估价买下来的,正是凤家庄的人,凤家庄在东齐有分舵,其中一项营生,就是拍卖行,所以才能一口气拍下耿家的所有财产。

    “那些藏书呢?”

    “回头我让人先整理出来。”凤公子答应他。

    黎漱笑弯了眼,“我该给你多少钱?”

    “这不好说,不过您放心,我们凤家庄做生意最是公道,不会乱开价的。”

    “嗯哼。”

    章老知道已经拿到耿家的藏书,高兴得睡不着,“不知道他那些书里,有没有能解开谜底的线索?”

    这还没看到书,谁也无法肯定。

    孟达生在跟凤公子诉苦完之后,就被武林友人找去帮忙了。

    他走了,黎漱才问凤公子,“他怎么会知道旭东商号的?”

    “好像是他娘留下的铺子管事说的。”

    以前孟达生不管事,他们遇到难题没人帮忙,现在孟达生虽然也不怎么管事,但好歹把财产收回来了,不会再任由孟家那些人对他娘的陪嫁指手划脚的了。

    旭东商号曾是他们合作的商号之一,只是随着他们老东家病重,旭东商号分家了,就渐渐没落了。

    老管事跟孟达生说这件事,是希望他不要步上旭东商号老东家的路子,把他娘的嫁妆铺子给扔着不管。

    他们谁也没想到,旭东商号根本没什么老东家,就只有一个东家吕旭昌,今时的十三皇子,至于旭东商号为何疑似没落了,还得等消息。

    旭东商号的事还没查出来,耿家藏书先送过来了,才埋首书堆没两天,黎浅浅让人送的消息到了。

    黎漱他们看完之后,就让人给黎经时送过去。

    黎韶熙兄弟很快就过来了,兄弟两稍事易容后,扮成了落第秀才,谨一接到消息出去相迎,黎茗熙穿上文士服充当秀才,还挺有模有样的,谁说读书人就不能身材壮硕呢?

    黎韶熙就很像模象样了,他身材颀长玉树临风,笑起来斯文儒雅,与黎漱、凤公子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看得守在黎漱他们客院外的那些姑娘们眼睛都直了,黎茗熙看那么多女人围在外头,心情很不好的瞪了她们一眼,他可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这一瞪凌厉的让那些女人们心惊胆颤,纷纷派人打探此人是谁,怎么看起来这么可怕啊?

    于是花痴一般的眼神,就都落在了斯文儒雅的黎韶熙身上。

    黎韶熙看起来就可亲许多了!

    不过他和黎茗熙长得很像,那些姑娘们便忍不住胡猜起来。

    因黎漱、凤公子都是江湖人,所以她们都往江湖人士去猜,没人想到他们兄弟,会是南楚的武将。

    “奇怪,怎么最近几天,都没看到凤公子出来?”

    “对啊!那位黎大教主也好些天不见人影呢!”

    “你们说,今天来的这两兄弟,是何方神圣啊?”

    “这我们那知道,哦?我们是官家千金,对这些江湖人物,哪有你们几位商户千金了解。”

    “得了,还官家千金呢!我呸!不过就是捐得官,还真当自个儿是官家千金啦!你们家捐官的钱,还不是做生意来的?这脚上的泥还没干呢!就急着瞧不起人了?”说话的小姐是勋贵千金,自认要比她们双方身份要高。

    至于之前在酒楼包厢外,高声嚷着要见凤公子的杨二小姐,则缩在角落里头,她的丫鬟很是畏怯的端着托盘过来。

    “小姐,您好歹喝一点吧?”

    “滚。”

    “小姐,奴婢真不是故意忘了的。”

    “哼!”杨二小姐不搭理她,委屈的泪不断落下。

    丫鬟没办法,只得把凉掉的黑糖姜母茶端下去。

    才出来就遇上杨家的管事媳妇,“怎么回事?二小姐没用?”

    “没,压根就不理我,你说,这事儿能怪我吗?明明是她自己贪凉,吃了寒凉的饮品,小日子来了腹痛难耐,难道是我的错?”

    管事媳妇心说,你一个丫鬟侍候不好小姐,挨骂了还敢问我?真是!“先拿下去,再重煮一碗吧!我去劝劝。”

    “没用的,小姐一心就扑在那位凤公子身上,想要她老实听话,大概就只有找那位凤公子来劝了。”丫鬟没好气的道。

    管事媳妇苦笑,非亲非故的,真要为这事找凤公子来劝小姐,那才是丢死人呢!

    她们家小姐眼光是好,可惜没有自知之明,就算凤公子对她有意,家里的老大人也不会同意把她嫁给一个江湖人的,更何况人家连她是谁都不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