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发现了什么

第五百八十八章 发现了什么

 
    孟达生脸都吓白了,“拜托,别再提这事了,人家何姑娘早就出阁了。”

    “真的?”

    “真的,再真不过了!”孟达生被他这一问给吓傻了,完全忘了凤家庄是做什么的了!

    神剑山庄少庄主和凤公子也是好友,他家妹子订亲、出阁、产子,凤家兄弟不可能不知道消息,这会儿故意质问他,也是在吓他。

    凤公子不晓得的是,孟达生虽已收拾了家里的那些老人们,老人们或许年纪老大,被收拾一番后就不想再蹦跶了,但架不住他们底下的小辈们起心思,老实一阵子之后,就又开始作怪了。

    他们自小就是被娇惯的,花钱总来不手软,被拘了那么一段时间,积压的怒气和不平早就要爆发了,只不过没有钱,没人支持,他们也闹腾不起来,掀不起大浪。

    若说小辈们不平,孟达生的同辈们,心里也是愤愤不服,只是他们一来打不过孟达生,二来手里真没多的银钱,就算不服又能怎样?

    手里没钱,没关系,他们终于发现了条发财的好门路。

    孟达生未娶,有钱有权,年纪又轻,孟家打算给他娶妻的消息一出去,多的是人想攀附上来,孟达生的这些兄嫂们从中引介认识孟家这些族老们,就能从中得笔介绍费。

    小辈们脑筋动得更快,他们收的好处,可不是那百儿千两的,要的是生财之道,如果给他们一间生财的铺子,他们就帮忙从中撮合,就算不能成正妻,做妾也行啊!

    原本孟达生不算是个好女婿人选,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烂好人,疼女儿的人家,谁会想把女儿嫁这么一个烂好人?为了他的善心泛滥连身边的人都无差别被拖累。

    若是朋友,顶多就是日后不再与他一起出行就是,可要是成了夫妻,那就性质就不同了。

    反正种种算计都有,把孟达生整得是连晚上睡觉都不得安宁。

    除了小辈和同辈们算计,而被他们挑唆得动了心的两位伯娘,及一位婶娘,甚至背着他,拿了他的庚帖和人订下亲事。

    当这三家的管事纷纷上门,要来找他商议下订事宜时,孟达生才晓得这些长辈们又开始脑抽了。

    狠狠的收拾了对方一番后,正好接到蓝海他们的消息,他便赶忙追过来了。

    黎漱眼毒,早看明白,就算直接点他,孟达生也不敢行动,蓝海为此对他更觉失望。

    孟达生不是听不懂黎漱的意思,但上回他请蓝海父女回家,却让蓝棠受了委屈,因此就算明白黎漱就是叫他直接行动,他还是想取得蓝海的首肯再行动。

    凤公子听他在那里翻来覆去,似要说服他,其实应该是要说服他自己的种种说词,如此忧柔寡断的,实在不是良配啊!

    正想开口打断他时,忽听外头一女子扬声叫嚷着,要凤公子出去见她。

    “这都什么人啊?”孟达生皱起眉头,对外头叫嚷的女子很是不喜,他憋了好几个月的委屈,总算有人能听他倾诉了,却被这女人打断,他能不气吗?

    凤公子笑着望向玄衣,玄衣遂低声向他回禀,这在外大声叫嚷女子的身份。

    “原来还是赵国礼部尚书的外孙女杨姑娘啊!那应该是很知礼才是啊?怎么会做出这种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的事情来?”

    凤公子内力不错,所以他说的这话,不只包厢里的人听得清楚,就是包厢外头,甚至其他包厢里头,也都听得很清楚。

    那位小姐被点破来历,煞时涨红了小脸,她之所以敢这样不拘礼节的叫嚷,要凤公子出去见她,就是仗着这里是东齐,应该无人知晓她的来历,所以才敢这么任性为之。

    这时被人一点破来历,她立刻感到一阵恐慌,害怕自己做下的这些事,传回家里长辈们耳中。

    她的外祖是赵国礼部尚书,但她的亲祖父职位也不低,是兵部侍郎杨创,凤公子却只说她外祖父,除了因他是礼部尚书之外,也因杨姑娘在外很少提及外祖的事,被凤公子这么一提,杨姑娘可吓坏了,自家祖父虽严,但跟外祖父相比,那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且她在杨府里并不得宠,虽是嫡出,但上有出色的长姐,下有讨喜嘴甜的幼妹,夹在中间的她,向来都是被人忽略的那一个,她的奶娘总安慰她,长姐和幼妹小小年纪就出尽风头,得人偏宠,那是她们会投胎,这咱们比不来。

    让她听了很不服气,都是同爹娘生的,她们会投胎?那她呢?她呢?

    不过后头奶娘的话,稍稍安抚了她。

    奶娘说,女人哪!嫁人之后才能看出谁是真命好。本来她不信,尤其是看到上门求娶长姐的人,个个都是青年才俊,甚至还有皇子、皇孙。

    祖父作主,把长姐嫁给安平侯府的高世子,高世子年少俊伟,虽是勋贵出身,难得是文武全才,在皇城五军都督府当差,是领有实权的英才。

    长姐的婚事底定,不知有多少人艳羡嫉妒,她也是其中之一。

    只是很快,就传来高世子救了落水的安乐伯的孙女,长姐开始以泪洗面,没多久就高家就来解除婚约了,说是已经毁了安乐伯孙女的名声,不好弃她于不顾,只得忍痛和自家解除婚约。

    长姐为此差点自缢,后来过了一年,才跟现在的姐夫订下亲事,只是小两口得并不和乐,姐夫认为长姐忘不掉高世子,毕竟他家不过是寻常官家,他也不过是个翰林编修,相貌也不如高世子俊美,家中父母也常为长姐的事争吵,就是向来讨喜的妹妹也没落着好。

    她开始相信奶娘的话,成亲是女人二次投胎。

    可是她都已经及笄,家里却无人为她相看对象,反倒是明年才及笄的幼妹,婚事已经开始在张罗了。

    所以得知姑祖母六十大寿将至,她便向祖父请缨,代表家里来东齐贺姑祖母大寿。

    按说她一个婚事未定,尚未出阁的姑娘家要出远门,家里必要派男性亲属相陪才是,但之所以会同意她来东齐,代表家里给老姑太太贺寿,就是因为家里其他人抽不开身,要不然大可派个男丁前来就好。

    也就因为如此,杨姑娘方在家里的管事陪同下启程。

    陪同的管事夫妻也对这位二小姐备感头疼,在府中是个再温顺谦和不过的姑娘,初离府那会儿,也还是个老实的没有任何声音,全凭他们夫妻做主,谁知一出赵国,她就开始变样了,等到进入东齐,见到那位凤公子,二小姐就整个变了样!

    要不是一路行来,他们夫妻都紧紧跟随,完全不可能被人调包,否则他们真要怀疑二小姐被人调包了。

    凤公子小露一手震慑了一群人,那杨姑娘不懂武功,可听身边的人议论纷纷,让她对凤公子更加倾慕了。

    她在心里大喊着,“对,这才是我要嫁的人,我就想要嫁这样的男人。”

    跟她有同样想法的姑娘真不少,除了包厢里的那两位,还有外头的几位姑娘。

    虽然凤公子不是官身,但人家武艺高强,人又生得俊美,最重要的是,上无公婆!进了门就是当家主母啊!纵使是江湖人,也没关系啊!她们之中有人家里从商,有人如杨姑娘一样是官家出身,还有人是勋贵千金,但对嫁江湖人倒都没啥太大的抵触,要真是抵触,也不会知道他的身份还追着人跑。

    那几个自恃身份金贵的,早在得知凤公子身份后,就黯然离开了。

    还有几个年岁较长的,是冲着黎漱来的,当然也有大姑娘,不过在看到凤公子后,就开始在两人之间游移不定。

    不过黎漱财大气粗,派了人租了好几间客栈,这些姑娘们抢破了头住进去后,却苦苦等不到黎漱等人出现,之后才晓得,人家是租了好几间客栈的客房,但都只付了订金,根本就没住进去。

    其实那些客房,全是为黎经时他们租的,不过用的全是黎漱的名头,那些花了大钱抢客房,却失望落空的姑娘们气坏了,可客栈的东家们却乐坏了,心说这样的客人,要是多来几个就好了。

    黎漱点过孟达生之后,见他去找凤公子诉苦,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和谨一道,“凤三不会因为同情他,而坏了我的事吧?”

    谨一忍笑回道,“凤公子就算同情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婚事开玩笑。”

    “嗯,怕就怕他一时脑袋不清醒,被人扮猪吃老虎给哄了去。”顿了下,道,“你去提醒他一声。”

    “是。”谨一忍笑告退,鹰卫统领正好来回事,与他擦身而过时,看他笑得那样,不禁有些侧目。

    “你回来了。”正在疑惑谨一怎么回事时,忽听到大教主的声音,他浑身一抖,连忙转身快步来到黎漱面前。

    “属下回来了。”

    “可查到了?”黎漱看他一眼,问道。

    “还没有。”鹰卫统领有些闷,他们的人一直盯着十三皇子府,可就是没什么线索能让他们继续追查下去。

    黎漱沉吟片刻,“空等是没有用的,不如,去撩拨一下九皇子吧!”

    “九皇子?”鹰卫统领不解,不是说先不把这事捅给其他皇子知道吗?

    黎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他,“除了袖弩这事,难道十三皇子和九皇子之间,就没有其他事了?”

    “子莫楼的高爷?”

    “九皇子派去追杀高爷的人,被高爷和十三皇子给全灭了,这段日子,他可又派人去查了?”

    这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钟午城已经被九皇子的人翻了个底朝天,可是九皇子的人什么都没查到。

    “那子莫楼呢?谢缨珞可和九皇子撕破脸了?”

    鹰卫统领摇头,“这倒是没有。”不过谢缨珞的心腹,新任的子莫楼楼主近来的日子可不好过,尤其是在高爷被人救走之后……

    “高爷在逃亡时,曾送信回子莫楼总舵,但钟午城外,他一直没等到子莫楼来的救兵。

    鹰卫统领拍了下额头,惊呼,“对了,卑职差点忘了说,钟午城城主的孙子,和十三皇子的闺女儿订亲了。”

    黎漱点头,这事肯定会成的,十三皇子都亲自来一趟了,又在钟午城城主祖孙面前露了一手,怎可能让他们脱身。

    心底忽地闪过一个念头,只是这念头消失得太快,如雷光迅影一般,根本来不及捕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于此同时,在南楚的黎浅浅也从刘二口中得知这件事,“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那里怪怪的?”蓝棠好奇的问。

    “说不上来。”黎浅浅歪着头想了半晌,就是想不起来,“算了,不想了,不想了。”

    章朵梨这时抱着一卷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走进来,听她嚷着不想了不想了,好奇的问了一声。

    听说是钟午城城主的孙子和东齐十三皇子的闺女儿订亲,便啧了一声,“人家订亲的大喜事,能有什么奇怪的事?来来来,来瞧瞧我新做的好东西。”

    “这什么啊?”蓝棠知道章朵梨捣鼓这玩意儿有好些天了,听说把大总管和各管事们折腾得够呛,因为她要的东西多又杂,大总管看了她要采买的单子后,听说两眼昏昏,差点没一头从楼梯上栽下去。

    因为他在看单子的时候,正巧在下楼梯,可没把他身边的人吓死了,幸好大总管武功不错,他身边跟着的管事们身手也很利落,这才没让他出事。

    不过之后大家要看章朵梨开的采买单子,都会很小心的坐稳了才开始看。

    章朵梨对大家对她开的清单,如此戒慎恐惧,觉得有点小受伤,可知道差点害大总管摔倒,又很内疚,听说还送了不少东西去给大总管赔罪。

    这些事黎浅浅也有耳闻,见章朵梨之前忙活的东西好了,便很感兴趣的上前观看。

    等章朵梨将手中那卷东西在地上摊开来,黎浅浅居高临下看了清楚,原来是立体地图!怪不得她要的东西多又杂。

    这是,不是南楚的地图,而是,而是……“这是东齐?”黎浅浅对东齐地形不是很了解,看了老半天,才看明白来。

    “是。”章朵梨明丽一笑,嘴角梨涡浅浅,“我本来想先做南楚地图的,但后来想到我师父他们现在在东齐忙着,就先做东齐的了。”

    “梨姐姐你好厉害啊!”黎浅浅站在地上看,觉得还有些不清楚,没能纵观全图,称赞一声后,索性踢了鞋子,站到椅子上往下看。

    蓝棠等人也有样学样的站到椅子上,只是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来,倒是黎浅浅看了很久,才问,“钟午城在哪?”

    章朵梨没想到她一开口就问这个,微愣了下,才上前指给她看。

    黎浅浅又看了半晌,指着钟午城周边的山、河问了遍,然后才让春江磨墨。

    “你看出什么了?”

    “只是觉得钟午城这地方,确实是块宝地。”黎浅浅的眼睛微闪,章朵梨见状知她发现了什么,不过她不说,自己也就不去问了,反而问起其他人,这张立体地图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