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八卦啊八卦

第五百八十六章 八卦啊八卦

 
    云平侯府内外正喜气洋洋筹办婚礼,云平侯夫人就算再怎么不喜,也得端出笑容来,要不然就是对这门亲事不喜,高家怎能不喜呢?这可是皇上赐婚啊!所以云平侯夫人心里再不痛快,也得端着,只是这花费……

    “去请侯爷过来一趟。”云平侯夫人坐在花厅里算着帐,这帐怎么看都不对,零零碎碎加总起来,竟然要花上五万两?他们云平侯府每年结余不过就万两出头,不过一个庶子娶妻罢了!竟然要这么多钱?当家里有金山银矿,用之不尽?

    云平侯正在书房里,和新收的丫鬟红袖添香,奉命来请他的管事媳妇站在书房外,一张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把耳朵给捂起来,好将那淫声艳语隔绝在外。

    小厮们也没想到侯爷今儿精神这么好,对夫人派来的管事媳妇苦笑了下,“柳嫂子,真是对不住啊!这会儿,我们真不敢进去打扰,你看要不要晚点再来?”

    柳嫂子羞恼的点点头,转身踉跄而去,小厮们在后头看着直摇头,“你们说,柳嫂子回去不会跟侯夫人告状吧?”

    “告什么状啊?咱们又没做错事,不过夫人派人来请侯爷干么?”一个样貌伶俐的小厮呿了一声道。

    “谁知道?她们这些管事媳妇可都不好惹,尤其是夫人跟前的。”说话的小厮大概是吃过管事媳妇的亏,说话时还余悸犹存。

    “肯定是因为五公子要成亲的事,真是想不到啊!竟然能让皇帝赐婚耶!”接着说着的小厮相形之下就稳重许多。

    他一开口,众小厮纷纷表示佩服,要知道皇帝难得给人赐婚,他们家五公子真是好命啊!尚公主!就算公主、皇子成亲,也只是礼部派人去颁旨,皇帝可不曾指婚。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当事人之一是皇上的小妹庆安长公主吧?只是……

    “不是说长公主怀的是黎将军的孩子吗?皇上怎么会把怀了人家孩子的长公主,指给咱们五公子啊?就算五公子原就与长公主是一对儿……”皇帝这事干的,实在是……

    “也许,也许,长公主怀的,就是咱们五公子的孩子呢?”说话的小厮年纪最小个头也小,所以说话时有些畏怯。

    不得不说,他这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大家一时都静下来了,如果真是如此,那就表示外头的流言全是假的,可是把长公主的名声毁了,这……

    “会不会是因为,只有把长公主的名声毁了,皇上才会同意把长公主许给五公子。”五公子毕竟是庶出嘛!

    其实本朝公主下降,也不是没有配给庶子的,只是长公主的身份毕竟不同,除了是长公主,她还是侯夫人,而且之前想嫁的对象,可是手握大权的大将军,他们家五公子怎么比得过人家啊!

    有黎经时这珠玉在前,高云鹏纵使是侯府公子,可到底不是官身,还是庶出。

    是啦!是啦!黎经时也是人家的庶子,可是人家自己争气有出息啊!他有今天的一切,都是人家自己拚搏出来的,而他们家五公子呢?

    啧!科举无望就攀上女人的裙带,妄想要一飞冲天,结果,当了人家的姘头好几年,别说名份了,就是人,五公子都还要跟好几个男人抢。

    小厮们虽是下人,但对以色侍人的五公子颇为不屑,只是面对着主子们时,不敢显露出来罢了!

    叫他们奴颜屈膝,讨好巴结主子,那是为了生活没办法,可是他们家五公子跟他们不同,他可是堂堂侯府公子,就算庶出,那也是高高在上的主子爷啊!有必要跟人争着侍奉长公主吗?

    小厮们不懂,高云鹏也没指望这些蠢笨如猪的下人懂,反正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皇帝赐婚了,他就要成为长公主的驸马了!他终于成为那座公主府名正言顺的男主人了!往后,长公主再也不能往里头塞面首了!

    有他一个男人,就够了!

    所以听到那些下人在背后议论他,他也没冲进去找他们麻烦,只是静静的转身,看得侯府大总管颇为讶异,这度量实是旁人无法能及啊!也难怪他能得皇帝青眼,给他和长公主赐婚了。

    “五公子,您不去见侯爷?”

    “不了,父亲应当在忙,我先去拜见母亲,回头再来向父亲请安就是。”

    大总管暗暗点头,他身上还有差事,所以没再陪同高云鹏去见云平侯夫人,而是向高云鹏告退,高云鹏仰起下巴微微颌首示意,大总管便转身离去。

    高云鹏问了嫡母所在,便去见嫡母了。

    云平侯夫人听完管事媳妇回报,得知丈夫又收用了丫鬟,心里虽有气,也拿丈夫没奈何。“晚一点,我派黄嬷嬷和高嬷嬷去一趟,你就别去了。”

    “是。”管事媳妇松了口气。

    云平侯夫人暗摇头,丈夫这贪花好色的性子,大概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当云平侯夫人终于等到丈夫露面时,都已经是隔天中午的事了,原本一口气堵得让她难过得半死,可拖到现在,她已经懒得生气了。

    “夫人找我有何事?”云平侯面色青白眼下暗黑一片,脚步虚浮,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死样子,云平侯夫人在心里腹诽,怎么都这死样子了,还不肯去死?

    “夫人?”云平侯被妻子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连忙喊她一声。

    云平侯夫人回过神,硬扯出一抹笑容,“听闻侯爷又收用了书房侍候的丫鬟啊?那两个丫鬟都是水灵灵惹人疼的好模样,侯爷可别把人欺负了,就忘了她们姐妹。”

    云平侯见妻子没拿这事,冲自己发火,暗松了口气,笑嘻嘻的问,“夫人找为夫过来,就是为了她们两?”

    “算是吧!”云平侯夫人拿出账本来给他看,并且为他一一点明,根本不用花到这么多钱,就能买到更好的东西。

    云平侯之所以会掏这么多钱,给庶子办婚礼,最主要是被高云鹏的姨娘影响的。李姨娘说了,儿子可是由皇上赐婚,尚的是长公主啊!所以怎能办得太简朴?那岂不是打皇帝的脸吗?

    然而云平侯夫人没有说,不能花这么多钱在这件事上,虽然她就是这么意思,但她话说的很有技巧。

    但凡人都有私心,云平侯虽疼庶子,可他更看重自己,云平侯夫人很坦白的跟他把事实摆出来,不给他虚幻的美景,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皇上看重咱们家,咱们不能辜负皇上的心意,但是,明明可以花比较少的钱,得到更好的效果,咱们干么花那个钱做冤大头?”

    “什么意思?”

    云平侯夫人直接把商家的报价给他看,既没指明底下管事忽悠了他,但比直接点名出来,杀伤力更大,因为所有负责的管事统统被拖下水。

    而最重要的是,“您昨日收了书房那对姐妹,既是新承宠,总要给人提上来做通房吧?按惯例,丫鬟提上来做通房,是要宴请她们的小姐妹的,可她们初来乍到,手头上能有多少钱?说不得很由侯爷帮她们出钱做面子。”

    “嗯嗯。”说的有理啊!云平侯频频点头。

    “不过侯爷,咱们府里的银钱怕是要到明年底才有余裕了。”

    等等,明年?“怎么会?”

    “因为您把家里能用的银子全拨去办云鹏的婚事了。”换句话说,如果云平侯执意要打肿脸充胖子,那么,直到明年底的收益收上来之前,府里的银钱是非常吃紧的,他若想给新收的通房做脸,只怕是拨不出钱来。

    云平侯一听傻住了,怎么会,“咱们府里每年不都有数万的收益吗?怎么会银钱吃紧?”

    云平侯夫人自然不会告诉他,她每个月都要从公中拨些钱进私库,还要存一些银钱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例如像现在这种时候,老实说,她一点都不想管高云鹏的婚礼,可谁让她两个嫡媳不是正好有孕,就是才生了孩子在坐月子呢?

    虽有庶子媳妇在,但她哪放心把这事交出去,要是惹皇上不喜,影响到两个儿子可就不妙。

    不过这婚事要办,方法多的很,按照她的话去做,就能办得表面风光,内里也让人挑不出刺来。

    若按李姨娘说的去办,哼哼,想趁机大捞一笔,还想假公济私收买那些管事们,当她这个主母是死人吗?

    以前他当世子时,是他亲娘老侯夫人管家时,家里时不时会青黄不接,直到他娘过世,由他妻子接手当家,云平侯这富贵闲人才开始名符其实,妻子精明,家里从没缺过钱,怎么会想给儿子大办婚礼,就银钱不够了呢?

    想着就板起了脸,觉得是不是妻子存了私心,不想给庶子体面?他素来藏不住话,心里这么想就直接问出口了。

    “侯爷这话真是剜人的心啊!云鹏这亲事是皇上所赐,要是办得不好不够体面,这可不止是云鹏一个人丢脸,而是咱们侯府没脸啊!我再无知也不会做这样损己不利人的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云平侯自然无话可说,而且看妻子摆出来的数据,他虽不管庶务,但还是看得懂两份账面相差多少,两万多两银子啊!要是不花这些钱,可不就都省下来了吗?自己也不用勒紧腰带委屈他那两个娇滴滴水灵灵的新欢了?

    侯夫人说了很久,但侯爷做决定很快。

    听丈夫同意自己的规划,侯夫人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收回肚子里了。

    侯夫人这里大获全胜,李姨娘那厢就气疯了!

    她能生下庶子,还能平安健康长大,更栽培他成才,她容易吗?从他十岁起,她就开始派人在外头打听,看谁家的闺女儿好,配得上她的宝贝儿子,可是儿子却跟她说,他不急着成亲,她那时也颇为赞同,因为她打听到的对象,全都不够好,配不上她儿子。

    只是没想到儿子竟然跑去当长公主的面首,李姨娘一时茫然了,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她不知何时才能等到儿子娶妻生子。

    看看府里其他几位公子,都娶妻生子,而她儿子呢?说多了都是泪啊!

    本以为外头传出那样的流言,儿子总该清醒了,没想到儿子会被赶出长公主府,她又喜又忧,喜的是儿子总算离开长公主了,忧的是,儿子的前途茫茫,没了长公主的庇护,重回侯府只怕会被府里那些小人嘲笑。

    想不到会峰回路转,皇上竟然给他和长公主赐婚,李姨娘这下可得意了,赐婚可不常见啊!偏偏她儿子就有这福气。

    好不容易等到儿子要成亲了,能有名正言顺从中捞一笔,李姨娘还在盘算着,这次能捞多少钱,结果就被现实打了个大巴掌。

    其实李姨娘太过高估自己,也低估了云平侯夫人,想她一个只能待在内宅的姨娘,又没有私产,更不曾管过家管过账,所以她全是依靠兄嫂给她的一个管事媳妇。

    看来是兄嫂好心,给她个得用的帮手,却不知这人明着是帮着她,私下却是帮着前主子挖李姨娘的家底。

    李姨娘不过是个姨娘,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说,她总是侯爷的宠妾,手里头的好东西可多着,只消她手指缝露一丁点出来,就够李家吃用大半年,可是李姨娘有儿子在,她手里的钱财还要留给儿子,自不可能对娘家有求必应,李家兄嫂才会花大钱,买下这个姓许的管事媳妇,送给李姨娘,为的就是要她偷李姨娘的东西给他们。

    许氏不过是个妾室身边侍候的,没人注意到她,所以就连云平侯夫人也不晓得,李姨娘近来很不安份,全是拜此人所赐。

    “云平侯夫人说服侯爷按她说的去做,那李姨娘岂不气死了?”留守的黎浅浅等人觉得很无聊,所以对市井流言产生了高度的热情,刘二坐镇京城,打探消息本就是他的事,对教主的要求自是有求必应。

    黎浅浅她们对高云鹏此人好奇,他便派人把此人的事情查个底朝天。

    不过查到的这些,还真让他开了眼界啊!

    谁会想到,不过是小小妾室,手里又没多少资产,竟也能让她娘家兄嫂费尽心思想要挖她的钱?

    “这有什么奇怪的?”黎浅浅笑他少见多怪。“在她兄嫂眼里,能给侯爷做妾,那是祖上积德的事啊!每天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把侯爷侍候好,就可以天天吃香喝辣,时不时侯爷还会打赏,每个月还有月钱可领,根本不用花钱,手上留那么多钱做什么?还不如拿出来贴补家里,等娘家人有出息了,她在侯府也能挺直腰杆做人了。”

    刘二和蓝棠他们都听傻了。

    不想黎浅浅还没说完,“他们却忘了,侯府内宅的日子可不好过,李姨娘手里的银钱,除了要打点下人,还有儿子要用呢!再说了,她一个姨娘,就算娘家人再怎么出息,侯府也不会拿他们当正经亲戚走动。”

    “说的也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