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第五百八十四章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也不知长安侯兄妹同皇帝说了什么,总之隔天,宫中传旨到庆安长公主府,随旨意来的几位嬷嬷迅速接管长公主府。

    庆安长公主原还想闹腾,不过被几位嬷嬷柔声劝住了。“长公主若顾惜腹中的孩子,还是安心养胎吧!外头的事,咱们不听也罢,陛下会为长公主做主的。”

    “是吗?皇兄肯为我做主?”庆安长公主神色有些茫然,似乎不太相信嬷嬷说的话。

    “是,您是陛下的妹妹,跟皇上最亲近不过,您受了委屈,皇上心疼不已。待查明一切后,自是要为您做主的。”

    “那就好。”庆安长公主在嬷嬷的安抚下,乖顺的服了药,未几便沉沉睡去。

    几个嬷嬷将公主府整顿了一番,长公主那些面首们全都被请了出去,他们想要找长公主说情,不过却被嬷嬷们身后的御林军给瞪回去。

    他们之中虽有人武艺不错,可到底和御林军无法相比。

    很快,这些长公主府中的伪男主人们就被请出去了,此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进长公主府?嗯,这是个好问题。

    他们依仗长公主的势多年,如今乍然被逐出门,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有些人因早与家里人撕破脸,所以离了长公主府,他们也不想回家看家人的脸色,便只得徘徊在长公主府外。

    另一些人则心有成算,所以就算住在长公主府中多年,吃穿不愁,却还是早早置下一番产业,防的就是有这么一天。

    只不过他们虽有成算,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么早,这么的突然。

    然而也因早有准备,因此就算不想回家,也有落脚的地方。

    如云平侯府的高云鹏便是如此。

    他没想到,外头流言传得那么难听了,皇帝竟然只派几个嬷嬷过来,把长公主看起来,将他们逐出长公主府,能顶什么用?

    就算长公主肚子里的孩子真是黎经时的,经此一闹,他绝不可能娶她了,更何况那孩子不是他的。

    因为他的刻意拖延,长公主肚里的孩子已经超过四个月了,皇帝若想除掉胎儿,势必会危及长公主的性命,如此一来,打掉孩子已不可能了,为了将丑事掩盖过去,皇帝肯定要为长公主找个丈夫,有谁会比孩子的亲生父亲更适合呢?

    他命小厮去租辆车来,站在长公主府外头,仰望着长公主府宏伟的建筑,他心道,总有一天,他会再回来的,当他回来的时候,就不再是云平侯府的庶出少爷,而会是庆安长公主的驸马。

    高云鹏信心满满的登上小厮租来的马车,往他购置的产业去。

    “皇上想怎么做?”

    “不知道,不过芳菲郡主跟皇帝说,她娘魔怔了,她很怕她娘疯起来,不止会伤到自己,也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刘二悄声回报。

    外头寒风呼啸而过,黎经时他们随时准备要出发,就等皇帝一声令下。

    不过要怎么离开京城?之前皇帝还有些为难,现在嘛!正好可以利用京中这则流言。

    当天下晌,皇帝便下令申斥黎经时,不该玩弄长公主的感情,命他交出手中的兵权,令他老实待在家中反省,同时也把黎韶熙兄弟的兵权收回,命他们同其父待在家中反省,哪儿都别去。

    黎经时父子的亲卫和心腹,已经准备好,要跟着黎经时父子出京去东齐,黎漱和蓝海、章老陪同前往,不过他们不跟黎经时父子一起行动,黎漱太引人注目了。

    在韦长玹炼的药拍出高价的此刻,蓝海这位北晋女帝认定的神医,对同行炼的药产生兴趣,所以前往东齐,打算和韦长玹进行交流,也是说得过去的。

    蓝海医术虽精,但武功只能算说得过去,所以黎漱不放心他,跟着一起行动,也不足为奇。

    至于黎浅浅,这回就被留在南楚了,毕竟她之前跟着黎漱他们出京,一去多年,这回她爹和哥哥都被皇帝申斥,要老实在家反省,也就不会有客上门,她正好跟父兄好好相处。

    事实上呢,她留在京城,正好可以帮忙掩护黎经时父子。

    凤庄主坐镇南楚京中,凤公子则随黎漱和蓝海前往东齐,有不少江湖人士看到,凤公子在黎漱面前侍奉的样子,都在猜测,凤公子之前拒绝铁老庄主乱点鸳鸯谱,是不是早就看上黎漱的宝贝徒弟了?

    不过凤公子年少俊美,黎漱成熟俊逸,蓝海温文儒雅,一行人一路行来就是众所注目的焦点,不少青春娇美的侠女暗暗跟随,也有世家千金巧遇,悄悄派人去打探消息。

    总之他们一行人,引了不少跟随,与之前带着黎浅浅出行时截然不同。

    黎浅浅跟着时,因她小又是女孩子,黎漱觉得要低调,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又觉女孩子娇贵,不忍她受风吹日晒,所以走到那儿,都是马车随行。

    但这次出门的全是男人,都是糙汉子,坐什么马车啊?好吧!还是有备着,不过只是备而不用,要是半路遇到下雨或下雪,就有地方可歇息。

    黎漱没徒之前,根本不在乎淋雨还是没地方歇脚,他只在乎吃的。

    收徒之后,才在蓝海的念叨,及谨一的建议下逐渐改变。

    这回难得不用带着小丫头,可以轻松出行,让他觉得无事一身轻,再加上有凤家庄安排行程,这趟出门真是再轻松不过。

    只除了如影随形的那些人,要是那些人不再明里暗里跟着就更好了。

    因黎漱他们出门后,黎府就只黎浅浅她们三个半大不小的姑娘家在家,在外人眼中,黎经时父子都在京城,但实际上他们父子都不在,所以黎经时和黎漱商量后,便同凤庄主兄弟商量,请凤二公子暂到黎府小住,虽然他身体不是很好,但好歹他年纪比黎浅浅他们大,若遇到什么事,可以帮拿主意,不必老派人去凤家庄京城分舵找凤庄主。

    凤庄主虽很乐意她们遇事找他拿主意,可是为了不让黎经时他们不在家的事曝光,只得同意让凤二公子过去住。

    黎经时原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没想到会因为庆安长公主而中箭落马,不少人幸灾乐祸,之前百般攀不上黎经时的人,也落井下石,之前门庭若市的将军府,如今门可罗雀,而那些自黎经时展露头角,就被自家主子派来跟踪的暗卫们,下晌皇帝对黎经时父子的申斥一下,就有人立刻被主子调走了,不过还是有人的主子没动静。

    这天,黎经时父子进黎府后,由刘二帮着易容后,便由鸽卫们带出府,同时由鹰卫们被易容乔装成他们父子,用过晚膳后才搭乘黎府的马车被送回家。

    有机灵的暗卫感到奇怪,因为黎经时父子来黎府看黎浅浅时,很少会乘车的,一般都是骑马。

    就有人悄悄去打听,回来后,跟小伙伴们道,“听说黎将军因为被皇帝申斥了,心里难受,所以喝得烂醉,黎教主担心黎将军醉成那样不好骑马,所以特地派车送他们回府。”

    “黎教主还真是个贴心女儿啊!”

    “可不是吗?”

    “听说黎教主长得很漂亮,就不知跟咱们京城第一美人相比,究竟是谁比较美啊?”

    这个话题一抛出来,立刻引起热烈讨论。

    只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不是黎浅浅,而是京里这些贵女们,到底谁才算是京城第一美人?

    暗卫们也是人,也爱八卦,一时就忘了己身何在,忍不住音量就略大了些,底下将军府的下人听见了,个个颇感无语。

    将军府大总管正好过来巡视,主子们出远门办差事去了,整座府邸就全由大总管一个人扛着,虽说自家小姐也在京中,但她很少回将军府来,将军和少将军们更是常住在营里,所以将军他们出门,他也都习惯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来管。

    因此巡视全府,就成了他每天例行公事,暗卫们天天盯着,当然也知道他的行程,天天雷打不动的,就算刮风下雨也没变过。

    就因为如此,所以他们也没把大总管过来巡视当回事。

    大总管却觉得需要警惕谨慎些。

    “他们在吵什么?”

    “在吵京里那位贵女才是京城第一美人。”

    以前庆安长公主曾经被评为京城第一美人过,不过她嫁人后,第一美人就换人当了。

    想到这位曾经的第一美人,大总管和将军府的下人们都很是愤怒,明明他们家将军已经拒绝婚事,没想到事隔那么久,她竟然还能把别人的种,栽到他们将军头上来,还在外头乱传话,看把他们洁身自好的将军说成是渣男,害他们将军失了圣眷,就算是假的,也不行啊!万一这名声洗刷不掉咋办?

    大总管可是盼着将军府能够人丁兴盛,可直到现在,别说将军了,就是少将军们的婚事也都没下落啊!

    府里没个正经的女主人就是不行啊!

    大总管哀叹时,黎经时他们已经在京城附近的一处庄园,跟早就安排在此等候的亲卫和心腹们会合。

    黎经时把临行前,女儿给他们的药发下去,这些药品质实在很精纯,瓶塞一打开立时就传出一股让人脑袋为之一振的清新香味儿。

    “将军,这药是谁炼的啊?可厉害了!”

    “是啊!要是能把人挖过来当咱们的军医就好了!”

    黎经时只回他们呵呵二字。

    开什么玩笑,这些药都还是他闺女儿弄给他的,可以想见肯定是黎漱没答应给,所以他闺女儿应该是从蓝棠那儿弄来的,就不知这些药是蓝棠自个儿炼的,还是她爹炼的。

    要是蓝姑娘炼的,她炼得再好,也不可能来给他们当军医,若是蓝海炼的,那真只能呵呵,人家可是号称神医!又在瑞瑶教供职,能到他们军营来当军医吗?再说了,蓝海是江湖人,他们对皇权什么的,压根没看在眼里,就算拿权势压人,他就能弃了南楚移到别处去住。

    自天盛帝国灭亡之后,有很多固有的习俗都被打破了,什么故土难离,落叶归根的,要是在各国兴起前,也许还可行,但各国建朝后,就把百姓划分了,有南楚人、西越人,东齐、赵国及北晋,各国人虽时有往来,但要讲落叶归根?

    谁能确切知道自己的祖宗是打那处来的?

    就是现存在各国的这世家大族里,有多少人能肯定回答,他就是嫡支嫡血?又有多少人是之后认的亲?

    所以皇权,只在这些当官的人和想当官的人眼中,才是最重的,于黎民百姓来说?能给他们安定生活,能给他们长治久安的住所,没有天灾肆虐也没有人祸为患,让他们平静自在的养家活口,生养儿女,那就是给他们再多的钱财,他们也不会愿意擅离。

    而江湖人嘛!虽然各国朝廷都想要节制这些人,但他们会武,就算派官兵去围剿,没有正当理由,就是官逼民反,明明白白的逼他们造反,只会给地方上带来不安和恐慌,是任何一个当权的皇帝不乐见的。

    所以承平帝得知东齐十三皇子拥兵自重一事,他是请黎经时代为出面,与黎漱他们相商,是否能请他们协助,毕竟他们的总坛和总舵都在南楚嘛!要是东齐兴兵来犯,对他们瑞瑶教及凤家庄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黎漱也是因为如此才会答应走这一趟,而凤家庄嘛!他们是贩卖消息的,如果战乱不断,他们的消息网络很可能会受此影响,而导致消息传送不易,如此一来他们还怎么赚钱?

    对黎经时来说,能及早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不使其坐大,是件再好不过的事,老实说,他比较喜欢当个农夫、做个工匠,或经商,不管做什么,都比当军人打仗好。

    他是半路出家的军人,被硬逼着领兵出战,想要活下去就要拚命,当小兵时,除了保住自己的命,还有两个儿子的小命,后来功劳越来越大,手底下跟着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为了要把这些人平安带回来,天天绞尽脑汁。

    如果只需要和敌人斗智斗勇也还罢了,偏偏更多时间要耗在,看他们不顺眼的同僚及长官身上。

    回京得皇上重用,其实有个好处,就是他不用再花时间去和同僚、长官们打交道,只要把皇上侍奉好,就行了。

    平心而论,承平帝还算是个不错的皇帝。

    然而要黎经时说,他觉得伴君如伴虎,京城很危险,他们这些乡下人还是早早离开回乡去的好。

    所以他打算等把这件事处理好,就顺势跟皇上辞官。

    他还不晓得,因为此行建功巨伟,他将被承平帝封侯!就算他辞官,也还是个侯爵啦!

    京城里,自庆安长公主被宫里的嬷嬷看管起来后,就逐渐清醒过来。

    这日,嬷嬷们听了太医院正的话之后,个个不禁为之一悚。

    “院正您的意思是,之前有人给长公主下药?”

    “是。”太医院正长叹一声,要不是几位嬷嬷们仔细,怕长公主再这么被药物影响下去,等孩子出生了,她也完全疯了。“

    嬷嬷们大骇,这什么药啊!?竟然这么厉害,能把一个好好的人变成疯子?

    “这药这么厉害,那长公主肚子里的孩子?”

    太医院正苦笑,“那孩子啊!在胎里就长期受此药物所影响,嬷嬷您几位想想吧!长公主都会疯了,那孩子能得着好?恐怕活着落地都会成问题。”

    “这药那么歹毒,到底是何人炼的,这炼药人的心思可真是歹毒啊!”嬷嬷们纷纷痛骂那炼药人。“这么黑心肠的人,就该断子绝孙才是。”

    还别说,那位炼药人如今还真是应了嬷嬷们的咒骂,没有子嗣血脉,更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