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摘开来

第五百八十三章 摘开来

 
    得知这流言气得跳脚的,不止黎经时一个人,还有庆安长公主母女,以及宫中的皇帝。

    承平帝对姐妹们不错,但对守寡的妹妹养面首一事,他甚为不悦,驸马是她自己挑的,结果成亲没几年,她就等同半公开的养起面首来,驸马会早逝,他觉得跟妹妹养面首一事很有关系,不过,兄妹就算再亲,还是有些事是不能说开的,更何况他们兄妹并不如外界说的那么亲近。

    当庆安说她看上黎经时,想要再嫁,想要他赐婚,他不看好这门亲事,黎经时是他要重用的人,难得他们父子跟京里这些势力没有牵扯,就算他家女儿是什么教主,可那不过还是个孩子,而且她师父还在呢!

    怎么可能真把教中的重要事务交给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孩子来承担?不过是个障眼法吧?毕竟之前收徒一事闹得太大了!

    皇帝从后来发生的事来推断,之所以把教主之位传给黎经时的女儿,除了她是个女孩子,还因为她太小了,传位给她,势必会引起几位长老的不满,果不其然,收徒没多久,大长老就被收拾了,后来教主之位换人,二长老、三长老也陆续被收拾。

    至于那位四长老,本就和黎大教主交好,想来早知道黎漱想干么了!

    虽然黎经时那个女儿是教主,可是有她师父在,她做什么事,都还要请示她师父吧?或者教中诸事,根本就轮不到她做决定。

    黎经时父子回京之后,黎浅浅是跟着她师父住的,这表示黎经时他们和黎浅浅并不亲,不过说来也是,任谁还没出生,就遭受不公平的待遇,早产呱呱落地后,跟亲娘相依为命,却不过短短几年,亲娘就撒手人寰,留下她被人欺凌,差点就一命归阴。

    被救后,肯定是把救她的人当成最亲的人看,而在她生命中长期缺席的父兄,自然就比不得她师父重要了。

    承平帝原本还担心黎经时父子与江湖人走得太近,不过后来看他们父女的关系并不算太亲近,便放下心来。

    他好不容易找到,黎经时父子这样的人材,自然不希望有人跟他们太亲近,庆安也许只是公主,但谁能肯定,他那几个好兄弟没有私下和她接触?台面上看不出来,不代表她就是个老实的。

    当然,她要真老实,也就不会养面首了!

    那个流言,一看内容,就知道这是在抹黑黎经时,这死丫头难道不知道,这样逼婚的作法,是伤敌一千,损己八百的行为吗?

    而且这样做,黎经时那头倔驴会因此低头吗?

    对,根据那些暗卫回报的消息,黎经时自拒绝婚事后,好像就没跟她见过面,也不对,好像她曾传信约他见面,可是后来出现的,是她身边的一个女官,他记得……

    “朕记得,庆安后来约黎经时见面,结果她没去,去的是她的女官?”

    “是,那回黎将军还带了同僚们同去,听说,那女官可丢脸丢大发了!”承平帝的心腹太监恭身回道。

    承平帝冷哼一声,“既然丢了脸,回去肯定没敢老实说?”

    “是。”

    “你说这个流言会是庆安自己弄的吗?”

    心腹太监想了好半晌才小声回道,“奴才听说长公主知道外头传的流言,气得不行,好像,好像还动了胎气。”

    承平帝哈的一声,似嘲讽似鄙夷,“她还真装上瘾了?那孩子跟黎卿半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掉了,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庆安假装动了胎气,以为黎卿听说了,就会赶着去探望吗?”

    心腹太监面上带笑,心里却为庆安长公主哀叹,她是真的动了胎气,可到了皇帝这里,就是假装的。

    不过也难怪皇上要这么想,毕竟在皇帝心里,这则流言就是庆安长公主自己弄出来的,那么因此动了胎气,不是假装的,还能是怎样?

    而芳菲郡主听闻消息,当晚就动了胎气,可她还不管不顾的要回娘家,因此和婆家闹得很不愉快。

    好不容易等御医说可以出门了,她便迫不及待的回去见庆安长公主。

    庆安长公主府正院,长公主的寝室里,芳菲郡主捧着肚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质问她娘,“您,您怎么可以,您您您守寡呢!怀孩子已经很荒唐了,还,还还把这事捅出去,您这是要叫我和哥哥怎么见人啊!”

    芳菲郡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话说的坑坑巴巴,庆安长公主没好气的瞪着女儿好半晌,才道,“你这是在跟我说话?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娘?”

    “记得。”芳菲郡主抽抽噎噎的,“您知道不知道,我婆家的那些人因为这事,不止没给我好脸色看,还,还一直笑话我,说,您,说您……”许是对方说的话太过难听,芳菲郡主脸色变得很难看,却半句都说不出口。

    “行了!”

    “娘,要不,您干脆把孩子打掉吧?”

    “打掉?”庆安长公主不敢置信的瞪着女儿,似乎不相信让她打胎的建议是出自她的口。

    芳菲郡主鼓起勇气,道,“您看,您之前说,可以用这黄樱那事,逼黎经时娶你,若真能成,您确定他会愿意您生下一个跟他毫无关系的孩子?将来跟他的孩子分家产?”任谁都不愿意的吧?

    别说男人了,就是女人,谁会愿意把嫁妆分给庶子女们呢?

    更何况黎经时之前就已经拒绝娶她娘了,长公主这样明晃晃的,要把别的男人的种栽在他头上,他怎么能忍?

    “他要是爱我,就会待他如亲子,视如己出。”庆安长公主抚着小腹,一脸慈爱的道。

    问题就在他根本不爱你,好吗?芳菲郡主觉得无言以对。眼看说不下去了,她索性起身直奔侯府找她哥去。

    长安侯正在查这则流言是谁放出去的,几个管事跪了一地,全都黯然摇头回他还没查出来。

    “你们这些废物啊!”说着抬脚往管事们身上招呼,长安侯祖上是武将出身,不过那不代表他就是个武学奇才,他那大概只能算是花拳绣腿,就见他毫无章法的乱踢一通,管事们被他踢得七晕八素。

    就算是花拳绣腿,还是有些杀伤力的。

    管事们哀嚎不已,他们真是倒霉啊!怎么就跟了这么一个主子呢?嫌他们办事不力?那也得看看,他让他们办得是啥事啊?自个儿守寡的亲娘未婚有孕,谁家不藏着捂着的,他家主子倒好,竟想把这事捅出去。

    内容虽和外头传的不太一样,但那也是丑闻一桩好吧!

    只是他们真想不到,竟然有人抢在他们前头乱说一通,不止坏了他们家长公主的名声,还毁了黎将军的名声,这么一传,那个黎将军会娶他们家长公主才有鬼了!

    长安侯踢人踢得自己喘吁吁,扶着腰直喘气,他的两个心腹小厮连忙上前扶他就坐,又是端茶送水,又是拍背舒缓不适的,嘴里还不断安抚劝慰着,看得跪在地上的管事们目瞪口呆,原来在主子跟前侍候,要像这样子啊!怪不得他们不得用,原来是他们不会拍须溜马啊!

    不过若能得主子看重,他们也能努力学习的。

    芳菲郡主进来时,就看她哥在两个半大不小的小厮侍候下,总算有点笑意了。见她进来,便把管事打发走。

    “坐,不说你动了胎气吗?怎么还跑回来?要是出个差错,你哭都没地儿哭去,我告诉你。”

    芳菲郡主无视她哥的长篇大论,直接开口问,“哥,我问你,京里那则流言……”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还没查出来,是何人的手笔。”

    “你就是叫刚刚滚出去那群人查的?”芳菲郡主指着门口,一脸鄙夷的问。

    长安侯对自己的人被妹妹鄙视很是不喜,直觉袒护道,“怎么,他们有什么不对吗?”

    “哥,你好歹也派些靠谱的人去办正事,那几个吃喝嫖赌行,办正事,不行。”那几个管事从前就只会带她哥去斗鸡赌狗,要不是她娘管得严,那些家伙大概早早就带她哥去玩女人了!

    可是好像也没什么差别,因为她哥才满十三岁,她娘就按宫里的规矩,给他两个教人事的宫女,之后她哥的女人就像野草增长一样快速蔓延,要不是要成亲了,被她娘强行全部送走,她那好大嫂进门那会儿,可就有好戏看了。

    长安侯被妹妹毫不给脸的挑破,脸上有些挂不住,厉声问道,“你回来就是来管我的事的?”

    “我可没那闲心。”芳菲郡主掏出手绢按了按眼睛,“哥你老实跟我说,外头传的那些,不是你搞出来的吧?”

    长安侯僵着脸硬撑着不肯看她,芳菲郡主见状只得放柔了声音,“哥,咱们两兄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长安侯被妹妹这么柔声劝了好半天,才僵着脸皮,把自己原本的打算说给她听,“我的人都还没动啊!外头就已经先传出这话了!真是气死我了!”

    要是他晓得,那些领了差的管事们,以为这事可以慢慢来,不用急,所以有人沉迷在赌坊中,有人流连在新出炉的清倌儿身边,有人沉醉在新上市的酒品里,肯定会暴跳如雷。

    不过管事们知道自己犯了事,所以说好了不把他们误了差事的事说出去,因此长安侯根本无从得知。

    原本按他的安排,早早把流言放出去,肯定能成功的,至少舆论会偏向他所想要的方向。

    可惜,因为被黎浅浅他们盯上了,所以他这些管事们,便因各种原因而误了事。

    至于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呢?

    自然是庆安长公主肚子里孩子的亲爹,云平侯府那位庶子高云鹏干的了!

    黎浅浅原是要让刘二他们把庆安长公主和高云鹏的事捅出去的,至少得把她爹摘出来嘛!

    可后来又想,她爹的对象实在太难找了,要是让高云鹏版本的流言传出去,庆安长公主肯定是没办法把孩子硬栽给她爹,皇帝要重用她爹,肯定不乐见他和长公主成亲,这从她爹拒绝婚事后,皇帝还赏了她爹一大堆东西,就可以知道,他对这门亲事并不乐见其成。

    流言把她爹说成是渣男,皇帝应该就不会把秀女指给他了,因为那就不是结亲,而是结仇啦!

    虽然有点对不起她爹,不过从长远来看,这点损失还是在可承受范围内啦!再说了,若真有人不信流言,而对她爹真心相对,那才是她爹的良配啦!

    不过长安侯和芳菲郡主兄妹,并不知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芳菲郡主现在只想赶紧抓到这则流言的幕后黑手,她哥那些管事办事不牢,还是得找她娘长公主府的人来办才行。

    长安侯被妹妹这么一说,也只有乖乖认了,只是,“娘会答应,让你使唤长公主府的人?”

    他们兄妹虽是长公主的儿女,但她娘对长公主府的掌控权却丝毫不曾放松。

    “你有多久没去看母亲了?”芳菲郡主想到临走前,母亲那副魔怔的样子,便问她哥。

    “有,一个多月了吧?”自打知道他娘怀孕了,他就不想见到她,事实上他很讨厌去长公主府,因为他娘那些面首们,比他这个当儿子的人还像主人,明明他是侯爷,是他娘的儿子,可是当那些人在他娘跟前讨好巴结时,他就被他娘无视了!

    这让他感到极度不舒服。

    “我觉得娘她疯了!”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长安侯没想到会听到妹妹这么说亲娘,厉声斥道。

    “我不是胡说,她,她……”芳菲郡主把自己在长公主府看到的那一幕,说给她哥听,“黎将军根本就……可她却说,要是他爱她,就会对她腹中的孩子视如己出,哥你说,这种话像是脑子清楚的人说的话吗?”

    长安侯已经傻了!

    他没想到,他娘竟然……“娘身边侍候的那些人,都是怎么侍候的?”怎么会放任他娘到这种地步,竟然都没人跟他们兄妹说一声?

    “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咱们最好进宫跟皇上说一声的好。”至少要把散布流言诬蔑了黎经时一事,从他们兄妹身上摘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