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飞来横祸

第五百八十二章 飞来横祸

 
    好好的,大哥为何会说起这位郡主?黎浅浅疑惑的望着大哥。

    黎韶熙见状笑了,“没事,只是这里头,就这位郡主的遭遇比较可怜,

    “可怜吗?她已经算好命了!至少还有个疼爱她的亲娘,帮她从这桩不幸的婚姻里逃脱,这个世界上,跟她相同遭遇的女人多的是,可是她们没有一个如和乐长公主这样有权势的亲娘,只能被婆家狠心对待,最后没有个好下场的多得是。”

    黎韶熙笑着拍拍妹妹的头,“怎么这么愤愤不平啊?”

    “只是那位郡主相较起,跟她相同遭遇的女人,算命好了!而且,还能想着再嫁。这天下和她一样遭遇的女人,最后的结局不是死,就是被婆家送走,有多少人的娘家,能像和乐长公主这样强硬,支持女儿和离的。”黎浅浅冷哼一声。

    对那位引起哥哥同情的郡主,她兴不起半点同情。“哥哥真没想着让爹娶她?”

    就算本来有此想法,现在也打消原意了。

    因为黎浅浅的话,让他不禁多想一些,有和乐长公主这样的母亲,这位郡主若要是个软弱的,说不定和乐长公主会把手伸到他们家里来,郡主没有生养时,还好,等她生养了,情况就不同了。

    为母则强,郡主要是有了自己的亲骨肉,还是强悍不起来,她那位长公主母亲肯定会更加放不下女儿,同时放不下的还有外孙和外孙女,那么他们这些前妻所出的儿女,可就成了碍眼的存在啦!

    嗯,说不定这位长公主会做出什么事情,好来保障她女儿和外孙们的权益呢!

    黎浅浅不知道自己的这点想法,竟让大哥想到那么长远去了。

    “之前那个庆安长公主呢?”黎浅浅记得她对父亲有些意思,还想着把女儿嫁给她大哥咧!

    “她啊!幸好当初没嫁进门。”黎韶熙顿了下,却没往下说,而是生硬的转了话题。“你觉得父亲续娶个什么样的女人为妻好?”

    “不知道,大哥,你要不要问问咱爹啊?”黎浅浅笑眯眯的建议道,“说到底还是大哥二哥和爹亲嘛!”

    “你说什么呢!要不是咱们那位好祖母干的好事,我们也不会跟家里失了连系。”想到这里,他也和黎茗熙一样,对黎老夫人、小蒋氏、季瑶深等人兴起了重重的怨念。

    除此之外,还有他们那位好大伯母,她是当家主母,不是她纵惯那些下人,他们不会连亲娘怀了妹妹都不知,也不会不知道三弟被卖,四弟……他深吸口气,揉了揉妹妹的头顶,直接把黎浅浅的头发给揉乱了,也成功把妹妹给惹毛后,才朗笑离开。

    大哥怪怪的啊!真是,到底是那里不对劲啊?她把刘二找过来,问起那位庆安长公主的事情。

    刘二自然是晓得这事的,只是这位长公主干的事,不好和教主说啊!

    “说吧!有什么不好说的?人家都敢做了,咱们这些外人又有什么不好说的?”

    好吧!刘二清清喉咙,跟黎浅浅老实交代了。

    原来庆安长公主在丧夫前,就一直养有面首,守夫孝期间虽未与面首同房,但出孝后,就天天招面首侍寝。

    就算她相中黎经时,想要嫁给他,晚上也没独守空闺过。

    黎经时拒绝后,她便有些破罐子破摔,不再服避子汤,结果就是珠胎暗结啦!

    她自己不觉得这有什么,但几个面首却都争相想成为孩子的爹,想要娶长公主为妻。

    庆安长公主养的这些面首,并非是寒门贫家子,而是长相俊美的世家子,他们或是庶出,或是家中不受重视的嫡子,他们觉得自己怀才不遇,若给他们机会,他们肯定能一飞冲天遇雨成龙的。

    之所以会跟庆安长公主勾搭在一块儿,也是为了庆安长公主的权势,好歹她也是承平帝的小妹啊!

    只是长公主召他们侍寝的隔天,都会服用避子汤,让他们想凭子为贵都不成。

    现在好啦!长公主有喜了,她守寡这么些年,没有丈夫却传出蓝田有玉,要是传出去妥妥的就是桩丑闻啊!但要是在消息传出前就订亲再嫁,那么就能将这桩丑闻化为喜事一桩。

    众面首们都想成为庆安长公主的丈夫,他们能被庆安长公主看上,身上都有些才华,有人才高八斗,可惜家中嫡兄不成才,嫡母便打压不许庶子出头,把她亲儿子比下去,所以就算才华出众,也不被允许去参加科举。

    有人武艺出众,可家中看重的是大哥,就算大哥体弱多病,家里还是不许他去军中建功,宁愿困死他,也不许他出头,给他大哥难看。

    如果成为驸马,他们就不用再怕家里压制他们出头。

    芳菲郡主已经出阁,得知母亲跟自己一样怀了孩子,她不是高兴自己又要有兄弟,而是害怕婆家知道这事后,妯娌们会酸言酸语,丈夫会被同僚嘲笑,婆婆……她不敢想象婆婆的反应。

    而庆安长公主的儿子,长安侯则是觉得丢死人了!

    父亲过世前,母亲就在长公主府里养面首了,得知母亲有意再嫁,且有意在再嫁后,要遣散所有面首,他心里就颇不是滋味,他娘到底是把他爹搁在那儿?

    但黎经时拒绝娶他娘,他又觉得黎经时不识抬举,害他娘再嫁不成不说,还闹出寡妇有喜,这要传出去,叫他的脸要往那儿搁?

    “这事已经传出去了?”黎浅浅一听就黑了脸,养面首?她印象里头的庆安长公主是个明丽的女子,说起话来很有现代女强人的派头,可是在她爹和她们面前,却摆出一副弱女子需要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样子。

    她爹对这样的女人,还真是没兴趣,或许是自小在黎府见识过太多这样的女子了!

    “没有。”刘二沉吟半晌,道,“不过,长安侯的情况有些奇怪。”

    “哦?怎么奇怪法?”

    刘二摇摇头,“说不上来,感觉他好像憋着坏,可是,他又什么都没做。”所以真要他说长安侯想干么,他还真说不上来。

    其实对庆安长公主一家,因为黎经时已经拒绝婚事,两家人就是不相干的人,按理说,刘二他们不会去关注这家子,之所以会注意,全是因为长安侯。

    刘二想了想,才对黎浅浅道,“前不久,长安侯和友人去咱们的酒楼吃饭。”

    席间小二进去送菜,听到了长安侯和他那几个朋友的对话,虽只只字词组,却也让小二起了疑心,因为长安侯的几个人,嘻皮笑脸的恭贺他,就要成为皇帝面前红人的继子了!

    小二听了觉得奇怪,出去后就找掌柜说了这事,如果是完全不相干的人,说这话不会引人注意,但因为之前曾传出长安侯的母亲有意再嫁,对象就是黎经时,在黎经时拒绝后,庆安长公主没有相关的消息传出,所以掌柜虽觉小二可能有点大惊小怪了,可还是老实的往上呈报此事。

    刘二原本不当回事的,可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正好那时黎韶熙来找他,他便把这事跟他说,黎韶熙毕竟一直待在京中,对庆安长公主的情况,要比刘二清楚。

    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派人留心长安侯府和庆安长公主府,果然就让他发现了,庆安长公主怀孕的事。

    长安侯大概想都想不到,自己不过和友人在酒席间那么一说,竟然让人盯上自己,从而破坏掉他的计划吧?

    “先去查清楚,庆安长公主的肚子多大了,然后反推回去,看她受孕的那段时间我爹的行踪,对了,我爹拒绝婚事后,就没见过她了吧?”

    “好像有。”刘二有些为难的回道,“这个可能要问大少将军才清楚了。”

    “知道了,我去问大哥。你先去把事情查清楚吧!”

    黎浅浅见黎漱他们还在说话,便把黎韶熙拉出屋去,凤公子看他们兄妹神秘兮兮的,有些好奇,可又碍于没有立场去问,所以有些蔫。

    凤二公子推推他,“去看看。”

    “他们兄妹似有什么事要说。”

    “去问啊!要真不能跟你说,他们就不会说,万一要能跟你说呢?说不定你还能派上用场呢?”

    是吗?

    凤公子迟疑的起身跟出去,黎浅浅才跟黎韶熙开了头,就听到凤公子过来的脚步声。

    “阿奕。”

    “聊什么呢?”

    “在说我爹的事。”

    “咦?”凤公子愣住了,随即想到黎家父子的婚事,“是在想黎将军续弦的对象吗?”

    黎韶熙摇摇头,同时询问的看向妹妹。

    黎浅浅没有问答他,而是回答了凤公子的问题。“是在说庆安长公主的事。”

    “哦,她啊!”凤公子嘴角轻撇,似对庆安长公主的印象不是很好。“她怀孕了,孩子是云平侯府那位文采斐然的庶子的。”

    耶?黎浅浅兄妹两同时傻眼了,他怎么知道的?

    “庆安长公主习惯每十天换一个面首,而且她身边的女官会做记录,所以谁是孩子的父亲,她和她身边的女官再清楚不过。”

    凤公子顿了下又道,“不过她似乎想把这孩子生下来。”

    如果不想要,早早服了打胎药就能解决,只是,不止她想生下来,就是向来和她关系不怎么融洽的独子也这么想。

    “他们肯定有什么打算。”黎韶熙道。

    有打算是肯定的,但是什么呢?

    正当黎经时父子积极准备率兵潜入东齐时,京城突然出现一则流言,流言指称黎经时是个不负责任的渣男,与庆安长公主两情相悦,却在得知长公主怀孕后,与她分手并不再见她。

    可怜的长公主为渣男所骗,却勇敢的表示,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并好好养大他,栽培他成为不输黎韶熙兄弟的武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黎将军府里,听到消息的黎经时生气的直跳脚,这个长公主是有病吗?自己跟她根本没有往来,怎么会突然成了她肚子里孩子的爹啊?

    “爹啊!我没想到您,您竟然,背着我娘跟人要好上了!”黎茗熙觉得受到伤害了!

    黎经时气恼的瞪着次子,“我没有。”这个傻儿子能不能用大脑想过,再来跟他说话啊!这种没经大脑的话,亏他也说得出口?

    “爹,您自打拒绝长公主的亲事后,就没跟她见过面了吧?”黎韶熙问。

    闻言,黎经时有些别扭,“见,见过一回。”

    “一回,就一回?那次您是单独跟她见面的?为什么去见她啊?”黎韶熙淡然的问道,看起来很平静,不带任何情绪的。

    黎经时挠着头,有些不太好意思道,“就是看她说得可怜,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就让我想到你娘。”

    得,原来是这样啊!黎茗熙虽没那么生气了,可是想到他爹竟然去见庆安长公主,就又觉得不痛快。“您不都拒绝婚事了,还单独去见她干么?”

    “谁说我单独去见她的?”黎经时恼了。

    “没有单独去见她?”黎韶熙愣了下问道。“不会是带着你的亲卫们去的吧?”

    黎经时摇头,“我没单独去见她,我是带着亲卫。”话声才落,见黎韶熙要开口,他赶在儿子开口前道,“除此之外,还带了好几个同僚。其中还有和我不怎么对付的几个。”

    不是吧?黎韶熙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他爹,就见黎经时笑呵呵的道,“我一说庆安长公主请我去,问他们要不要跟去,他们就很兴奋的抢着同去。”

    “长公主不知道他们跟着去了?”

    “我跟他们说,怕长公主见怪,所以让他们先在外头候着,然后我先进去问一声,若长公主同意见他们,再让他们进去。不过我进去之后,并没见到长公主,只看到她的女官,那女人拉着我不放,还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我故意摆脱不了她,让她扯我的袖子追出来,让所有人都看到她,也听到她说的话。”

    呵呵,他还记得那位女官,原本一脸娇羞的样子,却在看到外头竟有这么多人盯着她瞧时,瞬间变脸啊!那脸变得之快,简直叫人叹为观止。

    “所以长公主原是要算计您,所以让那名女官来见您。”黎韶熙大概知道长公主打得是什么主意了。

    她已珠胎暗结,所以约父亲见面,让那名女官代她跟父亲成就好事,父亲是个正直的,要是他知道自己毁了那女官的清白,肯定会想负责任,到时候长公主假意把女官许给父亲,然后李代桃僵,等到进了洞房,看到新娘子是长公主时,父亲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女官没能得手,反还让人看了去,不过那名女官回去后,肯定不敢对长公主坦白的。

    那又怎么会传出这则流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