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八十一章 该出手就出手

第五百八十一章 该出手就出手

 
    黎府里头,大总管冷哼一声,“长得那么丑,还想叫我出手?门都没有。”

    黎府下人们个个掩面不敢言,心里却在说,‘大总管就算这是老实话,可您老就这样老实说出来,可以吗?’

    还有人暗自替刚刚那些被狂揍的家伙庆幸,还好没让他们听到大总管这话,要不然肯定哭死。

    黎府外头,各府派来的探子全都蜷在自己的藏身之处,对方才被扔出来的那堆人,完全没兴趣去查看他们的伤势及身份。

    黎经时父子对府外这些动静完全不知,熟门熟路的去了黎漱的院子,女儿毕竟要及笄了,就算是亲父女,也不好往她的住处去。

    叶妈妈得了通知,知道黎经时父子来了,先去通知黎浅浅,然后就钻进小厨房,检查了之前熬煮的人参鸡汤,这一锅已经是第三锅了,要是黎将军他们再不出来,这一锅又要便宜府里的下人了。

    这是黎浅浅在送黎经时父子进宫后,吩咐叶妈妈熬的,但不知皇帝会留人多久,所以只能天天换新的鸡和药材来熬。

    黎浅浅听到父亲他们出宫,连忙赶往黎漱的院子,蓝棠和章朵梨见了忍不住在后头发笑,“可真难得看她这么紧张。”

    “可不是。”

    黎浅浅已经飞身进入黎漱的院子,看到父兄三人,她连忙上前见礼,“父亲和哥哥们都没事吧?”

    “没事。”黎经时伸手拍拍闺女儿的头,黎茗熙笑嘻嘻的叫她看,自己有没有瘦,还边抱怨御膳不好吃。

    黎韶熙瞪他一眼,“小心祸从口出。”

    “大哥你太紧张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黎韶熙表情严肃的训斥弟弟,黎茗熙见大哥板起脸,立刻就老实了,不过还是不忘朝妹妹扮了个鬼脸。

    黎浅浅看着就笑了。

    凤公子三兄弟也过来了,跟黎经时父子见礼后,分主次坐下,黎经时这才对他们说,“皇上想请几位帮忙,毁掉袖弩的设计图,及十三皇子的兵工厂。”

    “皇帝确定,十三皇子还没把这玩意儿献上去?要知道,他若把这东西献上去,东齐储君之位肯定非他莫属。”黎漱语带嘲讽的说。

    凤庄主摇头,“其他几位皇子不会同意的。”

    “他们同不同意重要吗?”黎漱哼笑。

    章老则道,“如果把这事捅到其他几位皇子那里?”

    “东齐如今没有半个皇子能和九皇子相提并论,就算把这事捅给他们知道,也只是……”蓝海赶过来时,就听到凤二公子这话。

    他与众人见礼,落坐后方才道,“我看过东齐皇室的脉案,我发现那位六皇子似乎有些蹊跷。”

    “他?他不是残废吗?双腿成残无法行走。”刘二还记得这位皇子,听说他自幼就非常聪颖,坚毅且厚道,本是东齐皇帝颇为器重的儿子,可惜在他十五岁那年因一次坠马意外,双腿因而成残。

    蓝海能看到东齐皇室的脉案,自然是鸽卫们的杰作,所以刘二知道东齐六皇子的情况。

    “如果能找到当时在场的人,也许可以查清楚,不过事隔多年,想来……”

    “你的意思是,如果六皇子不是残废,他会是东齐下任国君的最佳人选?”黎经时问。

    蓝海点点头,“他会是个好皇帝。”

    “对东齐人来说是好,但对我们来说,可就未必了。”黎经时是站在南楚军人的立场说话。

    章老想了想道,“如果他的伤势有假,那么他沉潜这么多年,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我觉得袖弩的事,咱们直接出手就是,别想捅到别的皇子那里去的好,免得他们得知有此逆天武器,而起什么别样心思,到时候咱们可就偷鸡不着蚀把米了。”黎浅浅劝道,“不过呢!出手毁了之后,把这事推给那些皇子们去背锅就是。”说着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如果能让他们所有的皇子能掺和到里头去最好。”

    东齐越乱,对南楚来说越好,因为这么一来,他们就没空来侵袭南楚。

    至于那位瑞郡王妃,黎浅浅想,一旦九皇子登基无望,这位就没人能给她撑腰了,嗯,瑞郡王内宅大概太平静了,所以这位大娘才有功夫在那里上窜下跳的。找谁给瑞郡王订几个人美家世好的侧妃和庶妃进门去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就听到谨一在说,选秀的事。

    “选秀?”

    “是。”谨一恭声回道,“中州大陆上的国家,每三年举办选秀,凡年满十三至十六的女子都要参加选秀,拔擢貌美品性佳的女子进宫,或被皇帝纳入后宫,或被指给宗室为妻,或被指给皇子作侧妃或庶妃。”

    不是吧?

    “不过若已经订亲就不必参与选秀,不过不少人家都希望女儿能参加,因为谁也不说准,自家女儿不会被皇上看中进而纳入后宫,也许这天大的好运就落到自己女儿头上呢?”

    “而且若能进到最后一轮才被刷下来,虽未被纳入宫中,成为皇帝的嫔妃,但还是有可能成为皇子们的侧妃、或庶妃的,就看她们的家世如何。”

    谨一和刘二接力为黎浅浅科普。

    “哦,那皇子们的正妃呢?也是从选秀中挑出来的?”

    “不是,目前已出宫建衙的皇子都已成亲,而尚未出宫的皇子,年龄都还很小。”

    事实上南楚的皇子们年纪都偏小,不过他们的父皇年纪和赵国、东齐及西越的皇帝相比起来,也比较年轻,因此东齐九皇子的孙子都好几个了,南楚的皇子却都才开府建衙没多久。

    他们的皇子妃都还是新鲜出炉的,所以这次选秀出来的佼佼者,若进皇子府,大概不是侧妃就是庶妃的份。

    黎浅浅偏着头想了好半晌,“我不用参加选秀吧?”

    黎经时听女儿这一问,愣了下,别说,这位还真一点概念都没有,不是他对这些事不懂,而是他一直觉得女儿还小,婚事不急嘛!所以压根就忘了还有选秀这码子坑人的事。

    “大哥?”

    “父亲是正一品领侍卫内大臣,妹妹应该不用参加选秀。”这是因为,皇子妃是从三品以上官员的女儿中挑选,既然有入选正妃的资格,自然就不用参加选秀,去竞争侧妃或庶妃的资格。

    当然,如果人家愿意,也不会有人拦着就是。

    要不然这些官员要怎么送女巴结皇上呢?是吧!

    “不过更万全的方法就是,在选秀名单公布之前,给教主订亲。”

    凤公子闻言眼睛亮得晃眼,让凤庄主和凤二公子两看得好想一巴拍掉弟弟的傻样。

    黎漱对黎经时道,“我觉得还是赶紧给他们订亲的好,免得皇帝为了要拿捏你,硬把浅浅的名字放进名单里,另外,你,还有他们兄弟两,也得赶紧订亲。”

    “这是为何?”

    “你们就不怕,皇帝从秀女之中给你们挑媳妇啊?要是和心意的,倒也还罢了,要是指给你们的,是其貎不扬品性不佳,小气刻薄爱计较,成天把家里搅得乌烟瘴气的那种女人怎么办?还有,就算人选得不错,可她背后的势力与你们父子不和的……”剩下的话不用说出口,才更有杀伤力。

    果然被黎漱这么一提醒,黎经时整个人都蒙了,就是向来堪称家中顶梁柱的黎韶熙都呆了,就更别说素来大剌剌没啥心眼的黎茗熙了。

    黎浅浅看他们三人一眼,心说,父亲和二哥也就算了,难道大哥也从来没有设想过会遇到这种事不成?

    别说,黎韶熙还真没想过自己的婚事,因为前世的他,直到死亡来临都没结过婚,那时他都三十出头了,所以现在的他,不过才二十出头,又怎会想到自己终身大事呢?

    如果他都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那他爹和二弟又怎么可能想到这事。

    再说他们自回京后,可就一直忙得很,皇帝好像奴隶头子一样,不把他们身上所有的价值全柞取出来不罢休似的!

    所以这些年,他们父子忙得跟陀螺般转不停,不过因为黎浅浅跟着黎漱出南楚了,为了别老是挂记这个女儿和妹妹,他们也乐得忙不停。

    现在猛然被提醒,皇帝很可能会想更好的拿捏他们,而给他们指下他们不喜的女人为妻,父子三人全都感觉不好了。

    可是能怎么办?这些年他们虽在京中,但压根没想过婚事,现在临时要他们挑个人订亲,老实说,实在感觉比登天还难啊!

    “也不知这京里,有谁家的闺女跟我们合适的!”

    “就算外头名声传得再响,都有可能是假的,为的就是想要有个合意的婚事。”黎韶熙叹气,真是失策啊!他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就算他对婚姻没有憧憬,但身为家中长子,他有孕育子孙为家族延续血脉的责任。

    只是他总觉得这事离自己还很遥远,没想到今天被这么一提醒,才赫然发现此事离自己这么近,近到自己再不赶紧处理,很可能会给自家带来灾祸和麻烦。

    “想要知道京中这些贵女们的品性和脾气,有何难?”凤庄主笑得眉弯眼弯,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帮弟弟在未来岳父和舅兄们面前刷好感。

    对,他们怎么都忘了,凤家庄在京中多年,对南楚的这些贵女们肯定有所了解,尤其以前凤老庄主夫人和凤老公子夫人都曾为儿女婚事伤神过,肯定命人去调查过这些贵女和贵公子们。

    贵公子的资料就不用说了,派不上用场,但贵女们的资料,可不就能用上了吗?倒是黎经时的婚事便成问题了。

    因为那些贵女年纪不到二十,他都大叔一枚了,真要他娶个不足二十,跟儿媳妇和女儿年龄相差无几的女子为妻?他不尴尬,他的孩子们尴尬啊!

    那么在这么多的时间内,他们要怎么给他找到一个,他合意也愿意娶的女人?年纪还不会令黎浅浅他们兄妹感觉尴尬的对象咧?

    哦,不说不想不觉得头痛,现在一提起,大家一起抱着脑袋喊疼啊!

    而且,对黎浅浅来说,她不想再来一个母亲,她有点怕了!前后二世,她的妈咪她的娘都早死,万一再来一个,也很快就死了呢?

    黎茗熙也不愿父亲再娶,对他来说,他的母亲只有一个,他不想看到别的女人取代她的地位。

    所以他对那位小蒋氏,其实是有着极深的恨意,还有季瑶深,以及他们名义上的祖母黎老夫人,若不是因为她们三个人,他的母亲不会那么早死,四弟不会夭折,三弟不会被卖,小妹不会是早产儿。

    想到现在还下落不明的三弟,黎茗熙就觉心疼,那股想拽过黎老夫人质问她,为什么能狠下心,把孙子卖掉?就算是庶子的儿子,还是得叫她一声祖母不是吗?

    既然都把他们家分出去了,为什么手还那么长的管到他爹娘的头上来?降妻为妾,真是天大的笑话!也就黎老太婆那个老妖婆干得出来。

    她侄女不要脸,跟人私通生了女儿,为保住她们母女,却叫他们家为那不知羞的女人付出沉痛的代价?!

    合理吗?一点都不合理!要不是他那位好伯父,当初没听他老娘的话,把他娘从族谱上除名,并将小蒋氏母女记入他们这一房,做元配和嫡女,否则他肯定会很乐意让那一家子,知道手伸太长,会被斩断的。

    不过,还是得让他们付点利息,否则他们还以为,做了亏心事是不必付任何代价的。

    黎茗熙想了想,决定回头跟大哥说一声好了,他大哥手里有人手,不用亲赴莲城也能收拾老妖婆。

    黎韶熙朝妹妹招手,兄妹两走到角落,低声讨论父亲要续弦的事。

    “依皇帝重用父亲的程度来看,他不会乐见父亲尚主,但郡主们可就不一定了。”黎韶熙为妹妹介绍京中贵女中的众郡主们。

    当然他说的这四五位郡主,年纪都不小了,其中四人是守寡,两人没有儿女,不是没有怀过,而是因意外小产,另一位则是和离,她生女儿时伤了身子,夫家觉得她无用,且丈夫是个没出息的,还好色贪财又刻薄。

    原本她还为女儿还忍着,不过后来前夫看出女儿是她的软肋,以此为要挟,向她索要金钱倒也还罢了,最后竟还要求她回娘家去,要她的父母帮忙他升官。

    他不满足自己只是从八品的小官,想要一举跃上三、四品的大官。

    “最后她成功和离了?”

    “她母亲是和乐长公主,你说呢?”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她那没出息的前夫讨要的这么理直气壮,他觉得岳家为了让女儿和外孙女在他家过得好,就应该任他予取予求才是。”

    黎韶熙笑,“和乐长公主或许挑女婿时眼光不好,不过却是真心心疼女儿的。”

    天晓得这个年代里,有多少女人遇到类似的事情,家里的人却只会要求她忍气吞声的。

    有和乐长公主如此的母亲,也算是这位郡主的福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