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为什么要告诉你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为什么要告诉你

 
    高爷惊恐发现自己的内力半丝不存,身边却还有数人环伺,心中惊涛骇浪起伏不定,忽地想起他带在身上的那些好药,正想伸手去掏,随即又停下,暗处有人潜藏着,任他怎么说都不吭声,也不出现,是敌是友?他无法判断。

    因此他实在不好把怀里的药拿出来用。

    可是他现在没有内力,天色又暗下来了,身上的衣服怕在这寒夜里撑不了多久,虽然已经回到钟午城,但子莫楼的人迟迟没有出现,让高爷心里多了几份防备,他可不想最后死在自家门前。

    思来想去没有什么好法子,只得赌一把了。

    再拖下去,怕自己就又要得风寒了,于是高爷咬着牙强撑着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钟午城的城墙。

    虽然从这里走过去,离城门还有点距离,而且也不知城门卫会不会放他进去,但离城墙近些,好歹能挡些风。

    想的是很好,但他在树林中剿灭来追杀他的那些人费了不少力气,一开始有内力支撑着倒还好,可后来内力流失,他浑然不觉是靠着一股气强撑着。

    但当他停下来休息,发现自己的内力不知何时消失不见,那股强撑着他的气就消散了,现在他只觉双腿像上绑上铅块一块沉重,举步维艰啊!

    后头的鸽卫们看着,忽然感到一阵悲凉。

    鸽卫统领似察觉他们情绪不对,可现在又不能有所动作,免得引起高爷的注意,一时心里急得半死,却无计可施,正左右为难时,就看到一队人马缓缓接近高爷,其中被骑在雄伟骏马上的侍卫包围保护的华丽马车,上头的标记是……东齐十三皇子?

    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他接近高爷是……

    离他最近的鸽卫听马蹄声和马车车轮声声响蛮大的,便伺机翻身滚过来,“头儿?怎么办?”

    “静观其变。”不然他们还能上去拦阻东齐皇子接近高爷吗?

    “那咱们要不要混进十三皇子的车队里?”

    “不用了。”鸽卫统领的直觉告诉他,十三皇子很危险,眼下情况不明,他们最好别随意出手。

    这时的他还不晓得,鹰卫统领和数字公子因见了十三皇子手下那些人的袖弩,已经起意要对十三皇子出手了。

    此时马车里的十三皇子放手窗帘,回身坐正,侍候的太监很是不解,这位主子是怎么了?先是回城途中,突然要求转道,来到这儿之后,又叫他们找一个行路人,然后就是掀起马车窗帘往外瞧,外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这位主子在看什么?

    十三皇子对太监的疑惑视而不见,对他来说,重要的,是能顺利拉下他那位好皇兄,夺得九皇子觊觎的大位,让他看得到,却再无力去争去斗。

    对付仇人,有的人崇向快意恩仇,他承认那很痛快,但让仇人痛快解脱,不够,他喜欢钝刀割肉,慢慢的,一点一滴的,让仇人深刻感受到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如何回报到他们的身上的。

    唯一可惜的是,九皇子那位贵妃母妃已死,不过没关系,她的一双儿女都会得到报应的。

    高爷被抬上马车时,已经呈半昏迷状态,被带回王首富家后,十三皇子命随行的御医为他诊治。

    “如何?”

    “殿下,此人全无内力,只是手上有老茧,据老夫判断,是个武术高手,且是刀、剑皆能使的高手。”

    十三皇子听到御医说高爷内力全无,略感震惊,因为九皇子派出来的人可都死在他手里了,要知道九皇子这回可是气狠了,派出来追杀高爷的人全都是手底下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

    可是这些人竟然全军覆没,死无全尸者众。

    十三皇子对高爷的身份了如指掌,因为他早就派人潜入九皇子身边,也收买了九皇子身边侍候的人,别人或许不清楚,但十三皇子很清楚,高爷在子莫楼里的阶级可不低,如果光靠剑招和刀法,是无法位居高位的,他的内力势必不浅,可为什么现在却会没有半点内力?

    是遇到了什么事,所以才会内力全无?“可是用力过猛脱力所致?”

    “这,老夫不清楚,可是他体内并无残留什么药力,应该不是什么药物所致。”言外之意就是,很可能如十三皇子所说,是用力过猛脱力所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要好生调养,应该不日就能恢复内力。

    御医虽听说过,韦长玹曾炼制出一种药物,可以暂时封住内力,但韦长玹炼的药不便宜,这种药不能摆在药铺里贩卖,所以没有门路,不相熟的人,药铺的掌柜们不会卖。

    以他御医的身份,他想要,自然会有人双手奉上。

    不过他没事去研究这药要干么?所以他不太确定那种药有那些成分,因此他跟十三皇子说,高爷体内并无残留药力,其实是不想在十三皇子面前没脸。

    十三皇子不在意御医心里想些什么,他只在乎高爷这个安好,能完整说出九皇子的罪行就好,其他的,都不是他在意的事。

    而鸽卫们在十三皇子的车队离开后,也分头进城去了。

    他们与鹰卫统领会合后,说起各自的经历,鹰卫统领听到高爷竟然被十三皇子接走了,大为震惊,“怎么回事?你怎么没……,不,你们没露面是对的。”

    没有露面,十三皇子的人就查不到他们是谁,大概会误以为他们是子莫楼的人,这次子莫楼换楼主一事,引发楼里内讧,可是在江湖上引起不小的震动,因为子莫楼前楼主在江湖上,可是极负好评。

    相反的接任的新楼主,大概是没什么经验,所以一接手就连连出错。

    如果是寻常人出错,也许没什么关系,但子莫楼新楼主出差错,付出代价的,是子莫楼的名声,和负责该任务的执行人的性命。

    因此,新旧楼主话题在东齐江湖上是很热门的,几乎是有江湖人的地方,就有人讨论这件事。

    有人说新楼主急着建功,所以不顾楼里执行任务人的性命,也有人说,新楼主根本搞不清楚,楼里诸人的本事,所以派了不适任的人去执行任务,等于就是派人去自杀。

    数字公子道,“鹰卫统领的想法很好,我们扫尾时,就把这锅甩给子莫楼的人去背吧!”

    高爷等着盼着子莫楼的人来接应他,结果救他的人,竟是和他们子莫楼毫无关系的十三皇子。

    要是他知道,当他落难,等着人来相救时,子莫楼的人却待在一旁冷眼旁观,他会作何感想?

    “十三皇子要是知道此事,他肯定很乐意告诉高爷的。”

    几人合计一番,将消息送回南楚,便各自回房休息。

    而远在南楚的黎浅浅他们接到消息时,不禁有些傻眼,这都是什么事啊!

    不过,东齐皇子有袖弩的事情,还是跟父亲和大哥他们说一声,由他们上报给皇帝,南楚皇帝不胡涂,肯定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还有,所有人都知道东齐皇帝身体不好,眼下还没立太子,但九皇子的呼声最高,支持他的人也最多。

    这位十三皇子突然冒出来之后,名望迅速往上窜,对九皇子已然构成威胁,以九皇子的性格来看,只怕是容不下这位十三皇子。

    “对了,不是说九皇子之所以紧盯韦氏药铺的获利,就是因为他的生意出状况了,急需一笔资金来填补缺口?”黎浅浅问。

    “一开始是我们搞出来的,那时九皇子只要,把府里的用度,和几个儿女嫁娶的聘金和压箱银先拿来用,绝对可以轻松过关的。”不过九皇子小气,好面子,不容许自己挪用儿女婚嫁要用的金钱,便死盯着韦氏药铺的获利,他认为那就是他的钱,既然有这笔收益,为何还要他委屈儿女?

    至于这笔钱,是属于韦长玹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在意的事,反正韦长玹都要挂了,那么这笔钱自己拿来用,有何不对?

    凤公子他们没想到九皇子这么不要脸,本想会功亏一篑,没想到竟然有人接着他们的计划算计九皇子,把他的资金缺口撕了一大条口子,这才逼得他找上子莫楼,要他们去抢劫拍卖会,然后再跟程樵房讨要韦氏药铺的获利。

    至于程樵房拿不拿出这笔获利,那不在他考虑的范围里。

    当然,拍卖会拍卖的药物被炒作到天价,对九皇子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所以他让高爷把拍出去的药品,统统抢回来。

    既然那些人愿意花那么多钱竞拍这些药,肯定也会愿意,再出一样的金额购买这些药品。

    只是九皇子没料到的是,高爷他们抢药的手段如此凶残。

    “这个九皇子实在很自私。”蓝棠摇头下评语。

    黎浅浅看凤公子兄弟一眼,道,“他们兄妹一样自私。”

    所以对凤公子他们来说,九皇子不能成为东齐皇帝,否则嫁来南楚的长平公主,也就是瑞郡王妃肯定会很张狂。

    “瑞郡王妃最近过得如何?”

    “他们夫妻两个不是很合拍,瑞郡王有前王妃生的世子在,这些年侧妃、庶妃又陆续添丁,瑞郡王妃对自己只有个病弱的女儿很心急,可是瑞郡王根本不愿见她,所以她也无计可施。”凤二公子动作优雅的沏茶,一沏好茶,黎漱就迫不及待伸手取来一杯。

    凤公子紧跟着取走两杯,一杯给黎浅浅,一杯给自己,而凤庄主原是没有任何动作,直到蓝棠伸手去拿,他才动作飞快的将最后一杯拿走,“你这几天胃不怎么好,还是别喝茶了。”

    咦咦咦?棠姐姐什么时候胃不好了?怎么她不知道的事,凤庄主却晓得?黎浅浅扬眉看向蓝棠,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是好奇。

    蓝棠没好气的瞪她一眼,转头对凤庄主说,“我说过了,我不是胃不好。”

    “你那天喝了茶就反胃,你说你胃不舒服。”凤庄主举出实证。

    蓝棠看着他良久,最后决定不跟他吵。“我没茶可喝,有没白开喝啊?”她直接问凤二公子。

    凤二公子俊眸微扬,滑过大哥和蓝棠身上,然后笑逐颜开的道,“当然有。”伸手给她斟了杯白开。

    黎浅浅见状,悄悄的把凤公子拉到旁边去,“我们到那边去喝茶。”

    “回来,好好坐着喝茶,乱跑什么?”黎漱冷冷的看着黎浅浅拉着凤公子的手,黎浅浅俏皮的朝凤公子皱鼻一笑,凤公子失笑,带着她坐回原位。

    众人就东齐十三皇子的袖弩一事讨论了半晌,上报南楚朝廷的事,自有黎经时父子去操心,但十三皇子的兵工厂在哪?这可不好查。

    “跟着钱走,看他的金钱流向,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黎浅浅建议道。

    黎漱点头表示赞同,不过十三皇子很早之前是海商,然后是皇商,最后摇身一变成为东齐遗失在外的皇子,如此离奇的身世,大概会是很多文人墨客创作的好题材。

    “这两人坐上东齐皇帝宝座,对我们南楚来说,都不会是件好事。”

    九皇子唯利是图,不把人命当回事,十三皇子是商人出身,不曾受过正统的储君教育,当然也没学过帝王心术,此人还有些天真,经商是有一套,能拥有袖弩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大概是得力于财力雄厚之助,同时行走各地行商,故能发现可做出拥有强大威力武器的能工巧匠,也不是难事。

    因为天盛帝国灭亡之后,中州大陆进入了黑暗期,那个时期整个大陆一片混乱,人民拥兵自重,同时因为帝国灭亡,原本为国效力的能工巧匠不得不自谋出路。

    为要出头,势必要研发出比别人强的武器、兵器,但当群雄割据,各国兴起,这些人或因天灾、或因人祸慢慢凋零,但他们留下的设计图,就成了各国争抢的珍品。

    不过,没有足够的财力,就算有设计图,也无力打造,而光看图,一次就想打造出,与设计图相符无误的兵器,那是不可能的,肯定是需要时间和金钱,慢慢去试,慢慢修正。

    十三皇子手上这队侍卫,个个都有威力强大的袖弩,由此可见他的财力之雄厚了,而且这批人,不用瞄准,一击就取人性命,可见他们平常不乏训练,要不然怎能一出手就取人小命?

    “对了,高爷的内力是怎么消失的?”

    “那是蓝先生的药好。”凤庄主笑着夸赞,“不过蓝先生说这样极珍贵,他好不容易才炼了那么一炉,可不许我们糟蹋他的好东西。”

    黎浅浅转头看蓝棠,蓝棠笑着摊开两手,“我问过我爹,他都炼了些什么药,怎么这么稀奇古怪的。”

    “他跟你说了?”

    “没有,他说,为什么要告诉你。”蓝棠说着,脸上还带着薄怒,没想到她爹竟然会对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