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截然不同的化功散

第五百七十八章 截然不同的化功散

 
    领队看着眼前所剩无几的部下,头皮一阵阵发麻,刚刚他已经看到数个惨死的部下被抬回来。

    想到出门时,这些人个个意气风发的模样,现在却成了一具具冰冷残破的尸体。

    “头儿?咱们现在要怎么办?”一个小队长挠着脑袋苦恼的问。

    领队叹气。“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既然分散开来,会被杀死,那么就一起行动吧!

    剩下的人重新整合,然后又有人问了,“头儿咱们这么多人,在林子里兜转不开啊!”

    “也是。”领队想了下便带着剩下的人,往钟午城的方向去。

    隐在暗处的鹰卫头领和数字公子看了,相视一笑。

    “看来他们还是有点脑子的。”

    不然没有他们通知,这些人怎么会直奔钟午城来。

    看来他们也知道,高爷的底细,不过也是,这次抢劫拍卖会,是九皇子让人干的,他又怎会不知高爷的来历。

    不过,“不能让他们有交谈的机会,否则可能会暴露出他们来。”

    “放心,你觉得那位高爷会相信他们说的话?”数字公子反问。

    想到高爷的多疑和小心,鹰卫头领摇头,要真让他们有机会说上话,只怕高爷根本就不会相信九皇子的人说的话。

    想想也是,任谁被一路追杀,然后,在自己占上风的时候,对方会说什么话求保命呢?肯定是对自己有利的。

    “不过他现在在那儿?”鹰卫头领有些头疼的打量四下。

    数字公子淡淡一笑,那位高爷会在那?肯定是在等着机会离开林子,并且躲回子莫楼去啊!还能在哪里。

    这厢高城主他们领着人,浩浩荡荡出城来,出了城总管便在旁领路,只是他们走了一大段路,不管被追杀的,还是追杀人的,都没瞧见。

    难道他们来迟一步?

    忽地听到哀鸣声,那痛苦至极的声音,似乎是从灵魂发出来的,饶是高城主见多识广也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连他都被吓到了,就别说其他人了。

    “不是我啊!不是我!

    “饶了我吧!大爷,大爷求求你,放过我吧?”求饶声此起彼落,高城主他们看了颇为吃惊,这是怎么了?

    高城主带人往声音传来处去,就见北门外不远处的树林间,隐约可见有人在厮杀,虽不知谁占上风,但可以从风中传来的哀嚎求饶声,看出情况似乎是一面倒。

    “城主,前方情况不明,您和少城主且在此处等候,容卑职先带人过去查看,确定没有危险,再请您过去。”

    侍卫头儿恭谨的对高城主说道,边还悄悄对高见辛使眼色。

    高见辛虽也想前去查看,可是祖父的安危重要,他不能让祖父老人家去涉险。

    高城主遇事从不退缩,又怎么可能在这事上头听两个小辈的,老人家难得固执的坚持要一同前往。

    高见辛苦劝不果,最后只得祭出最后一招,“要不然,祖父,您在这儿等着,让孙儿和侍卫们过去查看?”

    “这怎么行?”高城主板起脸,这个孙子可是承载着他所有的希望,所以他怎么可能答应让他去冒险。

    “祖父,孙儿已经不小了,您尚不放心让孙儿去涉险,孙儿又怎放心您去冒险?”

    得,这话一说,高城主只得同意在此等候,同时要求孙子在旁陪同。

    侍卫头儿见状对高见辛的态度更加恭敬了,要知道他们这位城主向来讲究说一不二,可是现在,却对高见辛让步了。

    “你们快去吧!”高见辛提醒他们要小心。

    侍卫头儿领着侍卫,跟在钟午城驻军们的身后,小心的往树林去。

    树林里突然朝他们射出数箭,走在最头的兵卒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却只看到茂密的树林随风摇曳,哀嚎声求饶声已经消失,只剩下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

    领军的校尉小心的派人往前试探,果然,小兵们进前一步,林中人就射箭阻止他们前进。

    试探几次后,都是如此,校尉可以确定,林中人是不愿他们接近。

    射箭阻止他们前进的,是追杀人的那方,是被追杀的人?应该不是被追杀的人,因为高爷只有一个人,怕是没办法同时射箭来警告她们。

    是谁呢?

    正当校尉不知怎么办时,就见另一队人马接近中。

    这谁啊?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竟然还跑来凑热闹!

    等到人接近了,他才发现,这批人穿的竟是皇子府卫队的服饰,校尉眯了眼,看着那领头的人,此人他认识,方才在王府,他才和对方一起喝了不少酒。

    “童大哥?”

    “欸。”被唤童大哥的十三皇子府侍卫统领朝他笑了下,“贤弟怎么会在这儿?”

    “我们来执行公务。”别装傻了!他们出来时,对方明明就听得清清楚楚,知道他们过来干么的。

    “公务啊?”童统领笑着点点头,“我们也是来执行公务的,听说城里的居民无故遭人追杀,所以特来助贤弟你们一臂之力。”

    校尉心说,不用你们帮忙好吧!我们自己能行的。

    只是对方是皇子的侍卫队,他不过是城驻军的校尉,实在开不了口,他只得把满腹郁气吞进肚子里去。

    童统领不以为意,问他想怎么进去,校尉听了心里直冷笑,这不问废话吗?他们的人一往前,林中人就射箭阻止前进,他们怎么进去啊?

    但不进去,又要怎么查看林中情况,真是进退两难啊!

    “别慌别慌,这就让你看看我们的本事。”

    说着,童统领手一挥,立刻就有人跟驻军的小兵一样往前进,果不其然林中人又射箭阻止,这次不用童统领有所表示,立刻就有人举起右手,朝林中放弩,立刻就听到林中传来箭矢射中人体的闷响,及被箭射中的人痛苦哀嚎声。

    “走吧!”童统领笑嘻嘻的带着校尉往前走,校尉被拉着走,当走到地上一排箭矢之处,他只觉头皮发麻,心里一阵哀嚎,他不想成为箭猪啊!

    可是这一次,林中没有再射箭出来阻止他们前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校尉想到刚刚的事,脸色有点发青。

    “放心,放心,没事了,刚刚放冷箭的人,统统都得了教训啦!他们既然爱放冷箭嘛!我们就教他们一个乖,让他们也尝尝被人放冷箭是啥滋味,不过,我那些手下似乎做的有些过了。”

    本来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的,不过现在,他们得了这个教训,就没以后了。

    童统领笑嘻嘻,校尉瞠目结舌的看着他,皇子府的卫队竟然这么厉害?

    校尉心说,如果让他们用弩反击,怕只能乱射一通啊!根本没办法像对方这样,直接把林中射箭的人干掉。

    见校尉又惊又惧的表情,童统领很是满意,对,他要的,就是这么一个效果。

    林中隐密处的鹰卫统领和数字公子两人,看到后来的这队人马,竟然有袖弩,脸色都有点不太好。

    为什么说是袖弩而非袖箭?因为弩的射程和威力都比箭要强上一倍以上,刚刚那几人身上并未背着弩弓,只是抬起手,指向林中,弩箭就直接射出,然后就将林中这些射箭人的小命收割了。

    鹰卫统领自问,他们的人可办得到,答案是否定的。

    若让这位十三皇子顺利除掉九皇子,登基为帝,天知道他会怎么训练他军队,有这么一支神兵在,持有人不可能没有野心,那么倘若十三皇子登基为帝,他势必要扩张东齐领地,那么与东齐相邻的南楚必将首当其冲。

    为什么是南楚?因为赵国有数字出名的大将镇守,南楚呢?虽也培养出大将,但领兵之人青黄不接,这是南楚的隐患。

    东齐以往没有神兵利器,就一直野心勃勃的想向南楚进攻,现在有这支神兵在,只怕南楚是抵挡不住凶悍的东齐的。

    这种隐患一定要掐灭在摇篮里,不能任之自由发展下去。

    “回头赶紧捎信回去通知教主他们。”

    “庄主和公子都来过东齐,就是孟盟主也来过,你说,他们发现了吗?”数字公子有些不知所措。

    鹰卫统领见一直稳如泰山的数字公子,竟然不知所措?!心里大感震惊,同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对方是人!是人啊!

    不是冰山,不是神人,诸事皆知,哈哈哈。

    东齐十三皇子还不知道,因为一时显摆,让人惦记上他手上这支精兵了。

    这会儿,他正在高城主祖孙面前,积极的刷存在感,让高城主祖孙对他的表现感到很无言。

    童统领他们的优势武器,很快就把林中那些人制服了,而高爷,早就不见踪影了。

    方才林中那些人射箭制止林外人接近,就是怕他们一接近林子,高爷就有机会混在那些人里头逃脱出去,他们待在树上的人,因为有弓箭防身,比在地面上的人占优势外,且高爷大概也嫌上树去一个个收拾太麻烦,所以除掉他们在地面上的人之后,他就闪身隐入林中不见了。

    因为几个领头的人都已经被高爷杀了,所以他们只能消极的阻止人接近,以防高爷混入其中,却没想到高爷根本不用混入人群里,他直接走了。

    这些仅剩的弓箭手,大概没想到,会有人身上有袖弩,且一射一个准,九皇子派出来的人,到目前为止,已然全军覆没。

    童统领自己带着校尉入林,他的亲信早已窜入林中搜索,很快他们就从那些死人身上搜出了九皇子府府卫身份铁牌。

    这铁牌代表他们的身份和职位,童统领的亲信搜寻完毕,才远远的对童统领打手势,表示他们搜完了。

    见亲信以手势向他表示,这些人全是来自九皇子府时,他不禁瞪大了眼,简直不敢置信啊!这么个大功劳就这样砸在他们身上了。

    另一边,高爷一路狂奔,因为所有人都盯着林子入口处,所以他从林子东面的小路出来时,基本是没有被人发现的。

    当然,除了鸽卫们。

    他们早在发现这座林子时,就已经散开来,百步一岗的盯着从林子出来的人,这座林子很大,城里有不少人觉得,这座林子对钟午城的安全影响颇大,因为若有人想攻城,躲在林中等夜晚来临再行动,他们根本无从得知,只能束手就擒。

    也有人觉得,不过是座平凡无奇的林子,有什么好防备的,如果真有人想攻城,从江上过来,岂不是更快更便捷,为什么要从林子过来?

    不过今日之后,只怕这座林子是会保不住了。

    鸽卫们看着高爷脚步踉跄的出了林子,不禁心想,这人是杀人杀到累了?要不怎么走路不太稳啊?

    紧接着就看他一个趔趄扑倒在地,鸽卫们在心里嘀咕着,这人不会累了吧?“要去查看吗?”一名鸽卫悄悄打着手势。

    头儿回道,“不用,别再动了。”

    鸽卫们素来听话,尤其大家都知道这位高爷的杀伤力有多强,所以头儿一下令,所有人都不动了。

    天色渐渐暗了,趴在地上的高爷仍旧没有动静,鸽卫们虽然心痒难耐,不过还是老实的待着不敢动。

    良久,才听趴在地上的高爷幽幽一叹。“我还以为有人跟着我,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了。”说完他慢慢的爬坐起来,头慢慢的转动打量着四下,“你们真不出来?可别等我走了,你们把事情搞砸了,才在背后偷偷骂我啊?!”

    四下仍旧寂静无声,高爷冷哼一声,“你们真不出来?”一阵寒风吹过,高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原是坐在车里的,所以除了那一身锦袍,并无可御寒的衣物,因此寒风一吹,他扛不住打寒颤很正常。

    不对,他有内力的,正常的情况下,像刚刚那样程度的寒风,根本就不会让他感到寒冷。

    高爷立刻盘腿坐起,并检视自己体内的内力,赫然发现,自己的丹田竟然没有一丝内力存在,这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的又再检查一遍,没有,再检查一遍,仍旧没有,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他在医馆养病时,误服了什么解除内力的药物?可是他从未听过,有什么药物可以将人体内的内力全数消除的。

    这不是暂时封住他的内力,这种药物他不止听过,还不止一次用在被追杀的点子身上,但他现在的情况,显然和他所知道的那种化功散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