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灭了大半

第五百七十七章 灭了大半

 
    钟午城城主高上景,年约六旬,高家四代同堂,眼看着第五代就快要出生,心里得意得很,只是几个儿子能力不怎样,所以他很想越过儿子们,直接把城主之位传给孙子。

    但孙子里头,唯一能让他看上眼的,只有排行老五的二房庶子高见辛,这小子胆大心细,这些年跟着自己,学了不少本事,本来他是打算叫他去参加科举,不过二媳妇是个面甜心苦的,每次高见辛准备要去考试了,她就病倒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她这一病,家里的孩子统统要侍疾,要不然万一她就这么去了,岂不是留下遗憾,尢其是高见辛这个庶子,竟在嫡母病重时,跑去参加科举,不管考出什么名次来,光一个不孝就够他喝一壸了!

    高二老爷管不住老婆,好吧!他也从没管过,所以面对老父的震怒,他只能夹在中间和稀泥,一次两次下来,高城主连说都懒得说什么了!

    他是公爹,真的不好说儿媳妇什么,偏偏老妻早逝,能名正言顺辖制高二太太的人也就高大太太这位长嫂了,可惜高大太太和高二老爷一样是个爱和稀泥的性子。

    高城主索性把高见辛带在身边教养,因此身为庶子的高见辛就成了高家所有儿孙中,唯一一个被高城主手把手教养长大的。

    最近高城主很积极的为这个孙子相看老婆,只是成效似乎都不怎样。

    这让高城主很受挫。

    今儿城里王首富家来了位京里来的贵客,听说这位贵客是为女儿寻婿来的,钟午城两面环山,一面临水,还有一面是丰饶的平原,此地不止有种类繁多的山产,还有水产,而粮食更是不用愁。

    同时因为有码头,货运往来通达,是为东齐中部数一数二的富饶城市。

    高爷在城中也算颇有名气的,所以城主府的人看到来报案的人那副狼狈样,又听对方说起的样貌,似乎就是城中富户高爷啊!一时间看门的门子就慌了神,天哪!都已经到城外了,还有人追杀他?这要真让人杀成了,他家城主岂不要吃瓜落?

    毕竟钟午城是他的管辖地,在他管的城外,城里富户被强人所杀?!这怎么成!他们可都听说了,城主有意把位置传给见辛孙少爷,要是这事发生在见辛孙少爷接手之后,那还能推说,年轻人刚接手,诸事还没理顺,被人趁隙钻了空子,但要是发生在城主任内,别说把城主之位传给见辛孙少爷了,说不定城主这位置都保不住了!

    朝廷都讲究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是这钟午城真换了城主,他们这些在高城主任内做事的人,只怕会被新城主全踢了。

    他们可不想丢了差事!

    这短短时间里,门子就想了这么多,更别说城主府里的管事、主事和总管们了。

    就连门子都不想城主出问题,他们自然更不想。

    因此得了消息,已有城内负责维持治安的主事赶去召集人手,就等城主一声令下就能出动。

    总管知道此事严重,急忙命人备马,他亲去通知去王家赴宴的城主。

    高见辛是庶出,但架不住人家得长辈疼惜,带在身边亲自教养,那位京里来的贵人,此来就是为自家宠妾所出的女儿相看夫婿。

    高城主直到见着这位贵人,方知王首富竟然结交上十三皇子!

    十三皇子与九皇子算是死对头,九皇子的母妃是宠妃,十三皇子的生母是死后,才由嫔升妃。

    十三皇子的身世也算蛮离奇的,他的母妃齐嫔与九皇子的母妃容贵妃曾是很亲密的手帕交,但齐嫔的家世较好,所以当初选秀女入宫时,她甫进宫就受封为嫔。

    而容贵妃一直到生下九皇子才被晋为嫔,姐妹两原本在宫中守望相助,一个入宫即得宠,却迟迟未有生育,一个直到生下儿子才晋封,这个中滋味,大概就只有当事人方能体会。

    等齐嫔生下儿子,皇帝就打算晋她的位份,可是好景不常,一次秋猎,竟把十三皇子给丢了。

    皇帝震怒,天子一怒伏尸千里,齐嫔因未能照看好儿子,被皇帝厌弃,而容贵妃却因照顾天子有功,而渐渐得宠,最后一路升到贵妃。

    前几年,东齐与海外通商,获利颇丰,东齐皇帝就想从海商中,挑一个成皇商,专司供海货给皇室,当时就有名海商从一众海商中脱颖而出,他不止为人海派豪爽,出手大方,且样貌与皇帝很神似。

    这话一传出来,立刻引来缠绵病榻多年的皇帝关注,破格召见尚是白身的十三皇子。

    这一见面,皇帝立刻从十三皇子的眉眼五官认出来,这就是他走失多年的儿子啊!

    再一细问,方知他义父是行走各地的游方郎中,一日路过山林时,意外发现被两只老虎护着的他,两只老虎颇有灵性,若非它们护着他,年仅四五岁的幼童,如何能在山林间存活下来。

    追问其义父发现他的地方,赫然与当年秋猎的皇家围场相距不远。

    皇帝要认儿子,自然不能只听信一面之词,当下派出铁骑追查,结果让皇帝龙心大悦,十三皇子从此回归,彼时其母齐嫔,早已伤心过度而亡,皇帝为让十三皇子的身份提升,便将齐嫔晋位齐妃。

    皇帝派出追查的铁骑,意外查出,当年十三皇子会走失,竟是与齐嫔一直姐妹相称的容贵妃所为。

    虽然容贵妃和齐妃都已过世,但容贵妃的一双儿女还活得好好的,而且她的宝贝儿子,九皇子如今声望如日中天,虽东齐皇帝未立他为太子,但他隐隐有太子之威。

    朝堂内外支持追随他的人不少。

    不过皇帝到底还没有正式册封他为太子,九皇子却已隐隐以太子自居。

    高城主却不看好九皇子,但是他也不想和十三皇子成为儿女亲家,皇帝也许对十三皇子有愧疚之心,但这种心思能维持多久?还有,九皇子好歹是自小受皇室教育长大,十三皇子长于民间,天知道这些年他都学些什么?

    他虽不看好九皇子,但皇帝的儿子里头,似乎也就这么一个能看的,十三皇子嘛!也许会有人说,他为给宠妾所出的女儿相看女婿,如此不辞辛劳,似乎有些宠妾灭妻了啊!

    十三皇子是个精明的商人,怎会看不出高城主心中所想,可是他对这门亲事很是看好,尤其在得知,高城主有意将城主之位传给高见辛这个庶孙后,如果高见辛成为自己的女婿,又接下城主之位,那么钟午城就尽入他手,此处有隐蔽的山林,有丰饶的平原,还有座码头,想要在此建立基地,真是再方便不过。

    高见辛不过是个庶子,还是个爹娘都不疼的庶子,若不是高城主看重,怕是一点出息都没有的家伙,这样的人,把庶女许给他,已算是天恩浩荡了!日后待他登基,那小子可就是驸马啊!

    所以他对这门亲事很有信心。

    高城主现在不松口,没关系,等他看到好处,自然就会点头。他,不急。

    高城主却有些苦恼,因为不知如何婉拒十三皇子抛出的橄榄枝。

    不想正打着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只是这个枕头似乎不太好睡啊!

    听匆忙来报的总管说完话,高城主的脑袋有点当机,反应不过来,“你说什么?”

    “城主,事不宜迟,卑职路上再跟您详说吧?”总管抹着额上的油汗,他都已经说得这么清楚,城主这么问,他怕再说一次会耽误事情,要是因此让高爷被人杀了,到时候城主肯定要把责任往外推,而他就成了最好的替罪羊。

    所以他便想着先把人拉走,路上再说吧!见高城主似乎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总管心里不免有些悲凉,城主,老了啊!

    这事要搁在城主年轻的时候,此刻怕是已经赶出城去了。

    在旁侍候的高见辛年纪轻见识不多,但从总管的言行已观察出,此事的严重性,当下不管祖父反应过来没,便先行代祖父向王首富及十三皇子道别,然后扶着老人家往外走。

    祖父反应慢,没关系,他反应快,再者看总管的表情,便知自己做对了。一出王家就看到城主府的侍卫们骑在马上,还有城中的衙役全都整齐罗列在后。

    “报案人可说是那座城门外?”

    “说了,是北门。”总管边说,边侍候城主上马,高城主还有些茫然,总管把缰绳塞到他手里,他才慢慢反应过来。

    “你再说一遍,咋回事?”

    总管直到翻身上马,众人策马前行,才跟在城主身边再把事情说一遍。

    “那个报案人呢?”高见辛也随侍在祖父身边,听总管说完话,他们也已经接近北门了。

    总管这时才想起来,似乎好像大概忘了交代人,把报案人留住啊!

    “快派人回城主府说一声。”高见辛暗骂一声胡涂,要是那报案人是糊弄他们的呢?不过,就是报案人是谎报,他们还是得走这一遭,万一是真的呢?却因他们没当回事,没出城去一探究竟,进而导致那位高爷死亡,祖父大概会被百姓唾骂。

    到时祖父名声尽毁,只怕城主之位也保不住啊!

    想到这儿,高见辛便悄声对高城主说了事态的严重性,高城主只是顺风顺水这么多年,完全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公然在官道上追杀良民,这时已经反应过来,听孙子这么说,心里大快外,还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喜悦。

    总管见高见辛看得明白,心下大安,原本以为城主大人对一个庶孙这么看重,似乎有些不妥,毕竟家里又不是没有嫡出的儿孙,但现在见他明白事理,忍不住拿他和府里的几位嫡出孙少爷相比。

    这人啊!不比不知道,一比啊!吓一跳,这要是府里那几位嫡出的孙少爷知道这事,怕是拔腿就窝回家里躲着了,那敢像见辛孙少爷这样,陪着城主出城一探究竟。

    要知道,这刀剑无眼,谁知道这出城一遭,那追杀人的强人会不会不怕官兵,反过来对城主他们行凶呢?

    想到这儿,总管忽地反应过来,暗暗提醒自个儿,一会出了城,自己可得闪得远些,那些侍卫会保护城主和孙少爷,可不会保护他啊!他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可不想就这样白白送命。

    却说高爷这头,此时他已弃马车,改骑上拉车的马逃命了。

    至于给他拉车的车夫哪去了?那就不是他关心的事了!眼下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重点。

    九皇子的人越追火气越大,忍不住在追击的途中破口大骂,高爷心说,老子还没跟你们这些混蛋计较,你们倒好,竟怪起我,不老实乖乖待着让你们杀?有没有天理啊!

    高爷憋着气,策马狂奔,城门就在不远处了!只要越过眼前这片杂树林,就能抵达城门了!

    九皇子的人哪能让他如愿,箭矢再度追击,这回,直接命中狂奔的马儿,马匹痛苦嘶鸣一声,声未落马身已颓然倒地,高爷足尖一踩,借力腾飞而起,整个人疾射向树林而去。

    九皇子的人见状不禁扼腕,这人怎么这么能逃!真是气死人了!

    “头儿,这片树林很茂密,只怕不好找人。”

    废话,难道他不晓得吗?可是现在能怎么办?人都已经逃进树林去了,说些马后炮的话,有个屁用?

    啐了一口,领队只得朝部下们打个手势,示意他们分成数小队进入树林。

    远远缀着的鸽卫们忍不住为这些人的命运叹息。

    高爷是杀手组织出来的,他,不怕杀人!

    只怕这些人都要成为他手底下的亡魂了!

    “我们只派人去通知城主,子莫楼的人不用通知?”

    “你以为他们用得着我们去通知?”数字公子扬眉问发问那人,那人讪讪的笑了下,心说,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子莫楼的人。

    子莫楼的人确实不用人通知,因为早在高爷进入钟午城的势力范围时,就已用暗号通知子莫楼的人来接应。

    只是他不晓得为什么,迟迟不见接应的人出现。

    这当然是因为,前任楼主的人故意为之,谁让高爷这位子莫楼的老人,在谢璎珞接手后,二话不说就转而投效谢璎珞呢?这让与他共事多年的前任楼主备感心寒。

    这些人想为前任楼主出口气外,也想给跟高爷一样的那些人一个教训,于是高爷就等不到接应的人出现。

    不过没关系,高爷的武力值很高,不怕九皇子的人,所以树林就成了修罗场。

    九皇子的人虽有优势的武器在手,但现在分散开来,单兵的作战能力实在太渣,完全招架不住高爷这样的高手。

    等那领队发现不对,紧急召集人员时,才发现,他们的人已经少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