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追杀

第五百七十六章 追杀

 
    刑部衙门里人来人往,突然有辆华贵至极的马车停在门口,大伙儿正觉奇怪,就见门卫急急忙忙迎上去,大伙儿好奇探头一看,发现护在马车旁边的侍卫,个个英伟壮硕,正在想这是那家的侍卫,以前没见过啊!

    在衙门里当差,都要熟记京里这些达官贵人家中徽记,有时还要记住这些人家家里得用管事、总管的脸,甚至是这些贵人身边侍候的下人的样子也得记住。

    免得那天因记不住这些人的脸,进而得罪他们身边的主子就糟了。

    可是现在在门前的这些人,他们真没印象啊!

    正纳闷是那个贵人来,就见挤在门边的一个衙役拍着额头道,“是谢家主,这些是谢家的侍卫。”

    因为谢璎珞成了谢家家主,所以她身边的侍卫已不是以前跟在她旁边的那些人,而是以前谢家家主的侍卫,而她以前的侍卫,得用的就被她当成心腹,派去当主事,当她的耳目,帮她打理谢家的家业。

    其中子莫楼现任楼主就是由她以前的侍卫统领,谢璎珞毕竟不能天天待在子莫楼里,但又不放心前任楼主,所以找了个由头把前任楼主给撤职,此举引得前任楼主的心腹及亲信极端不满,不过那位前任楼主也是个聪明,只说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既不是新家主的亲信,被撤职已是万幸,至少没要他一条命嘛!

    就这样把人劝住了,不过他的人仍旧给谢璎珞找了不少麻烦,韦长玹出事时,她便是去处理这些人惹出来的麻烦。

    也因为如此,她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婚事,专心在家族事务上,要知道想拉她下马的人可是多如牛毛啊!

    两个大丫鬟跳下车,转身扶出车里的谢璎珞,众人就见一穿着紫貂斗篷的美人儿,精致小巧的脸蛋在紫貂毛帽兜的衬托下,更显光彩照人。

    “原来是谢家主来了,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刑部郎中在部下的簇拥下迎上前来。

    谢璎珞笑脸迎人,跟他说了几句客套话,便直接进入正题。

    刑部郎中抓了些江湖人士进牢里,可以他们的手段,真的很难从他们口中套出什么来,因此把全副希望都贯注在谢璎珞身上。

    就盼她能使展她那神奇的逼供技巧,让这些人老实交代,他们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真没啥耐心陪他们玩了。

    谢璎珞自然晓得刑部郎中他们想要什么,不过她是不可能让牢里那些人招出什么来的。

    刑部侍郎他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他们遍寻不着,抓不到的黑衣人,其实就是谢璎珞的部下,因此谢璎珞怎么可能会让那些被抓来的所谓江湖人,说出自己部下们的事情?

    别以为这些被抓来的人,全都是货真价实的江湖人,其中有不少是与那些刑部衙役有私怨的平民百姓,被人挟怨借机抓进牢里来的,所以他们能供出什么消息?

    他们要真能说出些什么有用的消息,那才有鬼了!

    顶多是谢璎珞假借他们之口,编造出些假消息,让刑部衙役们去做白工罢了!

    虽然谢璎珞审出来的消息并无多大用处,但胜在人家撬开那些人的嘴啊!那些人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净给些假消息哄他们,他们能因此怪罪将这些消息审问出来的谢璎珞吗?当然不行嘛!

    最后,谢璎珞其实并无实质贡献,但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及京城府尹在终结审理的案卷上,都为谢璎珞请功。

    东齐皇帝觉得她为朝廷、为百姓贡献良多,还封她为县主,之后还因她参与的案件越来越多,甚至晋封为郡主,直到她和子莫楼的关连曝光,众人方知,为何别人审不出来的人,到她手里,都会老实招供,原来根本不是那些犯人老实招了,而是她从中做假啊!

    那是后话,现在,所有人可是都捧着她,因为只要她出马,就必定能有所突破,大伙儿能不捧着她吗?

    刑部尚书拿了她问出来的消息,去和大理寺卿及府尹商量着派人循线追查,因是谢璎珞从犯人那里审出来的,大家自不会怀疑,只是循线查下去,却像撞进五里云雾中,他们要追的对象完全不见踪影。

    这些办案高手们虽觉奇怪,但这消息是从犯人那里得来的,难道有假?不可能,那为什么他们循线追查,却什么都查不到?难不成是他们能力太差?难得的,这些向来自视甚高的办案高手们,生平头一遭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质疑。

    不过这些不关谢璎珞的事,她只要这些人别追上高爷,让子莫楼的事泄露出来就好。

    她没想到的是,九皇子那边,因为逮到了偷他东西的人,虽然这些人手脚俱废,不能说也不能写,但根据他那心腹管事的推测,让他有了追查的方向,那就是追着高爷走。

    发生的这些事,全都跟高爷有关,只要抓到他,自然就有答案。

    只是九皇子的人一路追查高爷,却发现这人运气好到爆棚!明明要盯着他住进客栈,想着只要把客栈包厢包围,就能顺利逮到人,可是,等他们围上去,才发现包厢里没人,他早就趁机跑掉了。

    明明就没让他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为何还会被发现然后甩掉他们?

    九皇子的人不知道,高爷出身杀手组织子莫楼,小心谨慎是他的天性,他并未发现有人跟踪他,他只是习惯成自然,进入包厢后,就想着从那屋里离开。

    他打进入包厢,就和小二说,自己得罪了人,来人直盯着他不放,他不想给客栈惹麻烦,请小二帮他个忙,把他找套小二的衣服来,他愿付钱,小二就靠客人打赏维生,能有外快赚,自然无所不从,而且又没什么危险性,自是应了。

    等小二再度进门时,除了端来茶水和点心,还带了套伙计的衣服,然后是换上小二衣服的高爷从包厢离开,过半晌,就是小二自己离开。

    九皇子的人怕被高爷发现,所以全都远远的盯梢,没办法看清人的脸,那就只有盯着人衣服看。

    高爷穿着伙计的衣服从包厢出来,并未引起九皇子的人注目,进而让他顺利离开,而九皇子的人还傻傻的盯着包厢不放咧!

    其实高爷这厢也是苦不堪言,明明他都这么小心了,为什么九皇子的人还能追到自己?所以他时不时就祭出那招密室逃脱的大招,然而明明九皇子的人已被他摆脱掉了,可没过多久,他们就又追上来。

    总是让他休息不到半日,就又要疲于奔命,老实说,身体再强壮也禁不起这样折腾,于是没几天他就病倒了。

    高烧不退全身无力不说,还食欲不振,让高爷的境况更加雪上加霜,逃命途中本不便就医,但现在他也顾不得了,乔装打扮去找了家医馆,找坐堂大夫开了药,然后付了高价,只求住在医馆里头,方便养病。

    医馆有钱赚自然不会拒绝他,他就这样待在医馆里,好生休养个够。

    因是躲在医馆中,吃住都有人打理,他不需出房门,所以追查他的人一直没找到他,让他大松口气的同时,也反应过来,肯定是自己逃脱后,太过松懈才会被人发现行踪。

    他却不知,他之所以能好吃好喝的在医馆里养病,全是因为鸽卫头领想借机给他下药之故,并且要打消他的疑虑,免得他怀疑除了九皇子的人外,还有人在跟踪他。

    不得不说,鸽卫头领这招,确实让高爷不再多疑多思,而是安心养病起来。

    等到他病好了,原本是想把医馆中,所有看过他真面目的人给杀了的,可不巧,镇上不知怎么回事,陆陆续续来了不少患了风寒的病人,医馆里的人忙翻了,高爷见状,便趁医馆诸人忙乱之际偷偷走人。

    离开医馆之后,高爷觉得自己走几步就要躲避九皇子的人,实在太浪费自己的时间,所以他干脆花大钱买了辆马车,请了两车夫,日夜兼程帮他赶车,而且有什么事,还能打发这两人去帮他处理。

    这么一来,九皇子的人肯定就发现不了他。

    不得不说他这想法是很好的,如果没有鸽卫们扯他后腿的话。

    就在他们快到子莫楼总坛所在的钟午城时,九皇子的人又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督地一声,一支箭矢躲中了马车后壁,车夫惊叫,“怎么回事?”他一紧张手就抖了下,拉车的马很敏感,似感觉到有危险逼近,长长的嘶鸣一声,然后撒腿狂奔,赶车的车夫不知所措,另一人想帮也不知从何帮起。

    马车向前疾驰,忽然轮子轧到的石子儿,车厢一阵乱晃,赶车的车夫极力安抚着马儿,不过效果不彰,与此同时,那个不知怎么帮忙的车夫被摔下车辕去了,赶车的车夫惊呼一声,忙探头要关切那人的安危。

    高爷在车里看到他襷动,顿时吓傻了,放声尖叫起来,因为迎面有辆马车朝他们直驰而来。

    车夫转回头看到那辆马车瞠目结舌,好一会儿不知该怎么办,高爷只得用力拍他背后一记,堪堪把人唤醒,他忙拉着缰绳往旁边偏开,对方的车夫经验老道,早早就拉着自家马车往旁去。

    惊险的擦身而过后,高爷几乎吓出一身冷汗,不过事情还没完。

    能被九皇子派出来的人,自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见他们再次扬起手,手中的弓直指马车而来,咻地一声,数箭齐发,紧接着又是督督督数声。

    马车后壁又被射了好几箭,高爷直催车夫,“快,再快一点,快啊!别慢吞吞的,快快快,不要停,赶紧进城去,只要进了城就没事了。”

    车夫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自然也是快马加鞭,丝毫不敢松懈。

    九皇子的人见状,完全没有穷寇莫追的想法,反倒觉得赶上一赶,就能把高爷拿下,眼见大功在望,岂肯放过,督督督又是数箭齐发。

    刚刚与高爷他们差点相撞的马车,运气真是不好,好不容易躲过撞车危机,没想到又遇上有人放冷箭。

    简直了!

    车夫虽然经验老道,但他不会武,就算看到长箭袭来,他也只知放手滚下车免得被箭射中。

    他是躲开了,但车里的人压根不知危险逼近,就这么被流箭射中送了性命。

    九皇子的人慓悍得很,完全没把这事放在眼里,他们只想把高爷抓回去,任何挡他们路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而在旁观看准备着要动手的鸽卫和鹰卫则是看傻了眼。

    之前高爷逃没多久,就会被九皇子的人发现,那全是拜鸽卫们所赐,可这次,真不是鸽卫们引他们来的。

    “怎么回事?”鹰卫头领准备要动手了,谁知九皇子的人竟然先采取行动了。

    “不知道啊!”鸽卫头领很是郁闷,他们安排良久,还排演了好几遍,结果冒出个程咬金,让他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啊!

    他们让高爷顺利逃到此地,是因为他们要动手脚了,若九皇子的人掺和进来,难保不会被双方发现有蹊跷,所以他们原是要把九皇子的人排除在外的。

    没想到他们竟然自己找来了。

    “现在怎么办?”鹰卫头领沉着脸问。

    鸽卫头领看着九皇子的人在后对高爷紧追不舍。

    “我们本意就是要让九皇子和子莫楼的人翻脸,现在,正好啊!”

    鹰卫头领想想也是,他们不用出手,自然就不怕露馅,而九皇子的人出手狠毒,视人性命如草芥,若被御史知道,肯定要被弹劾。

    到时候东齐皇帝过问此事,晓得九皇子的人为何对个江湖人下此狠手,嗯,肯定有好戏可看啊!

    “那咱们就干看着?”

    “你肯?”鸽卫头领反问,鹰卫头领呵笑,“那咱们要做什么?”

    鸽卫头领伸手把凤家庄的数字公子招过来,“你看看,咱们可有插手的空间?”

    数字公子看了眼前的局面,沉吟片刻,“派人去城主府报案呗!有人在官道上行凶杀人,官府怎能不管?而且被追杀的人,还是城中大户。”

    数字公子消息灵通,高爷是子莫楼的杀手之一,但在钟午城中却是数一数二的富户啊!

    他在城外遇袭,城主不知倒也罢了,有人报案他却置之不理,岂不叫城中富户们心寒?因此他势必要领人出来搭救,只要城主府出动了官差,那么九皇子的人就休想将此事撇干净。

    “行啊!我这就派人去。”鹰卫头领伸手招来人,打算让他去城主府报案。

    “等等。”数字公子见那人领命要走,忙把人拦住,伸手打乱那人的头发,又扯乱他身上的衣服,含了口茶水喷湿那人的人,然后从地上捧起一坯土,命那人闭眼,然后朝他脸上吹了口气,让那些土沾到他脸上。

    鸽卫头领看了咋舌,鹰卫头领不解的看鸽卫头领,鸽卫头领小声为他解释,“他是路过看到有人行凶的路人,要是他身上太过齐整,岂不是告诉人家,我有问题?”

    原来如此啊!

    被乱搞一通的鹰卫方明白过来,待数字公子朝他点头,他道声谢,转身要走。

    “别用走的,骑马去,要不然怎么解释你跑得比杀人的,和被追杀的人快?

    鹰卫脚一顿转向一旁的马儿,飞身上马随即疾驰而去,不多时就成了一个小点。

    “还是数字公子想得周到。”鹰卫头领原以为数字公子没什么用处,没想到人家还是有点本事的。

    “客气了!”数字公子客气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