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五章 黄雀在后

第五百七十五章 黄雀在后

 
    拍卖行遇劫,办拍卖会的是九皇子的小舅子和女婿,京城府尹自然高度关注,刑部和大理寺都派人协同调查,只是查来查去,也只查到最近京城来了不少江湖人士,他们都是冲着拍卖会而来。

    但他们是为参加拍卖,还是来抢劫?

    这就不得而知了!

    刑部还派出秘密武器,新任谢氏家主谢璎珞,此女年纪虽轻,但小小年纪成就非凡,曾经参与破解数起谜案,并都取得不错的成绩。

    听闻她曾从东齐神医那儿,拿到不少奇药,听说之前北晋新任女帝的王夫,就曾被她拿来试药,因而昏迷许久,后来还是谢家主看在真阳女帝的面子上,大发慈悲给了解药,否则只怕那位来历不明的王夫早就死透了!

    “明明是咱们蓝先生救了韩王夫的,怎么他们东齐这里却说是谢璎珞那毒女人给的解药?”知晓内情的鸽卫听东齐百姓这么说,差点没气炸了,几乎想要跳出去跟对方理论了。

    不过他身边的同伴一把攒住他,“你疯了啊?跟这些人吵,吵赢了有何好处?徒费精力罢了!”说着边用力拍那人的后脑勺一记。

    “就是,专心点,把手头上的事办好才是要紧。”

    “知道。”被拍了一记的鸽卫不过十七、八岁,最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也难怪听到这与事实不符的传言,会义愤填膺想跳出去和人争论。

    他们所在的客栈,位在官道旁,虽算不上是顶尖,但好歹干净,客栈大堂里坐满了用饭的人,住房的客人有不愿屋里满是食物的味道,便跑来大堂用饭,或是另行开包厢用饭。

    那位高爷便是前者,他不想待在满是食物味道的房里睡觉,所以跑来大堂用饭,同时也在观察周遭的人,看看有无可疑之人。

    如果九皇子那个心腹管事在此,大概也看不出那个人是高爷,因为高爷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落第秀才,穿着打扮甚为颓废,还浑身酒味,时不时还咳个两声,搞得没人愿跟他拼桌同食,跑堂和掌柜见状也满是嫌弃,不过上门是客,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妥善安排不愿跟他坐附近的客人,免得怨声载道。

    虽已过用饭的高峰期,不过厨房出菜还是很快。

    高爷才点菜没多久,跑堂就把菜端上来了。

    跑堂对高爷点的菜有点疑惑,这客人不是病了吗?没看他时不时就咳得撕心裂肺的,怎么还点水煮鱼之类的菜啊?而且他不是只有一个人吗?点了满桌的菜,真吃得完?

    因为好奇,所以跑堂忍不住多留心了下,等看到高爷当真把所有的菜肴全吃下肚,不禁满脸佩服,这人太厉害了啊!满满一桌的菜全吃光了,而且连水煮鱼都吃得干干净净,用饭前还时不时咳两声,间中还会咳得很激烈,可开吃后,直到吃完,都不再听到他咳半声。

    跑堂看着咋舌不已,悄悄的和小伙伴们交换意见,有小伙伴火眼金睛,立马就看出高爷的伪装,“怕是在躲什么人吧?所以才诸般伪装,可咱们大厨的手艺,那是顶顶好的,他吃了之后就忍不住松懈啦!就忘了要装咳了吧!”

    “小张说的有理,喂,小王,那客人长什么样啊?不会是什么江洋大盗吧?”

    “江洋大盗避的是官差衙役,可我看那人并不怕他们啊!反倒是那些官差衙役避着他咧!”小王若有所思的道。

    “那几位官差和衙役是怕他有病吧!怕他把病传染给他们,所以才避着他。”小张听他这么说,立刻接口。

    似乎有点道理啊!

    跑堂们在客栈里工作很久了,所以深知说人八卦时,要避着人,要悄声,别引人注意,所以他们这番讨论,倒没引人注意,除了等着高爷的鸽卫和鹰卫们。

    “这几个跑堂有点意思啊!”

    “是啊!”

    “那位高爷八成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没想到反倒引人注意吧!”

    “这就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头儿,咱们真要护着他逃命?”

    “不护着他回去传话,怎么让子莫楼跟九皇子翻脸呢?”

    子莫楼是二十多年前兴起的杀手组织,因为要价不低,所以名气不是很响,但对瑞瑶教和凤家庄来说,对方的底细早就被他们摸透了。

    其实一开始谨一就曾建议过,与其自己费心思收拾那些护法,不如就交给子莫楼的杀手去做吧!

    不过黎漱不肯,一来是怕会因此泄露自家秘密给外人知道,二来,自己出手才解气啊!

    子莫楼其实就是谢家的产业,谢璎珞自当上家主后,同时也接下子莫楼楼主的位置,高爷就是她手底下的一员悍将,她早知韦长玹手里头有很多好东西,可是跟韦长玹买,那老家伙总是推三阻四的,就是不肯老老实实的卖给她。

    亏得老家伙色欲熏心,栽在个从南楚来的一个平凡姑娘手里,头上绿云一片不说,还让她拿跟别的男人生的儿子来冒充自己的儿子,谢璎珞一点都不意外他会被气得中风,但她没想到,他竟会来不及收拾那对奸夫**就倒下了。

    她那时正好不在东齐,要不然也不会让韦长玹那些好东西落入方束青的手里,还让她贱价卖掉,想到这些,她就觉心火直冒。

    所以得知程樵房他们组织了个拍卖会,想要高价拍卖韦长玹这些年炼制的好东西后,她就想要来个一网打尽,正好九皇子找上门,她便顺水推舟打算来个黑吃黑。

    如果一切顺利,确实能如她所愿。

    只可惜,有人横插一杠,坏了她的打算,而她现在还不知晓。

    “要不是这位谢家主算计在前,咱们根本甭想从那座庄园里将东西挪走。”

    “那几个人收拾干净了?”

    “自然。”刚被拍头的鸽卫拍着胸脯道,他们把那几人扔回那座庄园去,虽然损失了些银票和韦长玹炼的好东西,不过大部份都被他们截留了。

    鸽卫头领看着他直笑,“你确定没问题?”

    “确定啊……”因被头领盯得头皮发麻,所以原本信心满满的鸽卫,说到后来就觉底气不足了。

    “有信心是好事,不过太过自信就容易坏事。”

    “是。”

    正说着,就见高爷从客栈大堂出来,他这会儿又想起来要咳嗽了,就见他一路咳咳咳,咳回房去了。

    “要跟上去吗?”

    “不急。”头领拦住部下们,就见高爷似毫无戒心的往前走,就在他步出游廊的那一刻,说时迟那时快,从游廊外的树丛窜出两个人,他们一出手就是杀招,手中长剑直往高爷胸前的大穴而来。

    鸽卫们离得远,所以没见高爷怎么大动,只见他左手背在身后,右手轻拂过那两人身前,就让那两人缴械。

    鸽卫头领见状沉着脸提醒众人,“此人武功不浅,大伙儿小心些。”

    “您看是不是要给他下点药?”

    “能成自然是好,不过你觉得他会轻易让我们得手吗?”

    武功好,又逢事,警戒自然不低,想要成功得手,怕不容易。

    “我去和鹰卫统领商议下,反正此人不能让活下去,最好是让他逃回去,见着子莫楼的人后气绝。”

    众鸽卫点头赞同,头领见状便交代他们盯好高爷,自己则找鹰卫头领商议去了。

    九皇子得了心腹管事的通知,得知自己藏在庄园里的东西全都不翼而飞震怒不已,交代妻子怎么应付五城兵马司的人之后,就匆匆赶赴庄园。

    谁知才到庄园,就见心腹管事一脸兴奋的迎上来。“殿下,殿下,偷东西的贼抓到了。”

    “抓到了?在那儿?还有,东西呢?”九皇子抓着心腹管事的手,丝毫没发现对方痛苦狰狞的脸色,只在问到东西时,声音不自觉的变小。

    心腹管事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痛感,引九皇子往庄园正院走。“之前的小院太过偏僻,易遭人侵入而不自知,所以小的擅自作主,把殿下的东西都挪到正院里来。”

    之前之所以把他那些东西收藏在那座小院,是怕被九皇子妃发现,但现在已确定九皇子不会让九皇子妃来此庄园,那就根本不必收在小院里,大可直接收在正院里头。

    九皇子听心腹管事这么说,并无异议,当初会收在小院,除了怕被妻子发现外,也是因为那里地处偏远,一般人不会把贵重的东西收在那种地方,故不会引人注意,没想到还是遭窃。

    “殿下,您,要有心理准备,他们已经被废了,而且在他们身上发现的银票和药品,与咱们丢失的东西,数量兜不起来,怕是把他们扔回来的人,黑吃黑了。”

    “什么?”九皇子惊呼,随即发现自己的情绪失控,忙控制情绪,深呼吸数回会后,才以极压抑的声音问,“找回来多少?”

    “您柜里收着的银票、珠宝等物,怕是都没了,发现的银票大概都是这次的收入所得,在他们身上发现的银票,都是小面额的。”

    也就是说那些高额的银票全都不翼而飞了!“药匣呢?”

    “药匣的数量倒还好,只是里头全是拍卖会前头拍的那些,后头拍出高价的如九转还魂丹等药品,全都……”

    九皇子抬手制止他往下说,他再说下去,自己大概就要气昏过去了。

    “殿下?”

    “可问过他们,是被谁扔回来的?”

    心腹管事苦笑,“他们的舌头被割了,怕是没法说话。”

    “那,识字吧?会写吗?”

    “他们的四肢不是被废就是被砍断,所以就算他们识字,只怕也写不出来。”

    这要怎么追查失物的下落,还有这些人的来历?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关押那些人的小屋外头,心腹管事对九皇子道,“殿下,据小的猜测,这些人怕是那高爷的同伙,这些人先是在饭厅里对高爷的部下出手,然后趁小的接的通知,与高爷一同去查看时,偷偷潜入小院中,把东西偷走,高爷在饭厅中把一切推到我们身上,然后佯怒离去,离开之后与这些人会合。”

    “那这些人怎么会被扔回来?还有他们身上只有这些失物,其余的失物呢?哪去了?”九皇子觉得心腹管事的说词漏洞百出。

    “可是您把贵重之物收在那小院里,除小的知道外,就只有高爷晓得了,如果不是他做内应,这些人如何把东西偷走?”

    九皇子虽觉心腹管事不怎么牢靠,但他确实说到一个重点,除他自己,也就心腹管事,和那天帮心腹管事把东西搬进去小院的高爷知情了。

    九皇子对心腹管事的忠心还是有点底的,那么就只有高爷一人有嫌疑了。“他这么做,图的是什么?”

    心腹管事又不是高爷肚子里的蛔虫,哪晓得他心里怎么想的,因此便闭口不语。

    九皇子知高爷是一切疑问的关键,便派出人马必要将高爷缉捕回来,这时有小厮来问午膳要摆哪儿?

    九皇子道,“摆在正院吧!”再看了眼屋里被关押的那些人后,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和心腹管事走了。

    待菜端上桌,心腹管事发现九皇子看着烤肉的样子,还真是苦大仇深啊!也不知殿下怎会和烤羊肉结仇的。

    “把这道菜撤下去。”

    “是。”侍候的小厮忙不迭把烤羊肉端下去,心腹管事忍不住要问,“殿下,您以前不是很喜欢这道烤羊肉的吗?”

    九皇子眉头深锁,“是这样没错,不过,你没听说吗?高爷他们抢完拍卖行,临走时在拍卖行放了把火,里头的人怆惶逃去,之前被杀死的人就在里头被大火给毁尸了。”

    心腹管事这会儿才恍悟过来,原来高爷的那些手下为何要让人把烤羊肉给撤下,而且宁可到饭厅来吃饭,也不愿待在包厢里头了!原来是那个味道让他们不舒服了。

    怪不得啊!

    只是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桌上他们吃剩的饭菜都验过了,根本没毒啊!他们是怎么死的呢?

    心腹管事没有答案,九皇子自然也没有,“高爷为何要杀他们?为什么?”没道理啊!就算要和他翻脸,那也不必拿自己人下手啊?九皇子想破脑袋就是想不通。

    他根本没想到,会是第三方下的手,为的就是要让高爷和九皇子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