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突变

第五百七十三章 突变

 
    “走了?”账房里幽幽的响起声音。

    “嗯,走了。”回答的声音,似是方才那个老账房。

    屋里头,几个刚刚被打晕在地的账房们,已经翻身坐起,只见他们揉着方才被打的地方,还边嘻笑打闹着。

    “幸好头儿早交代了,让咱们在文士帽动了手脚,嘿嘿,要不然咱们的脑袋可就遭殃了。”

    “可不是。”其中一人摘下头上的文士帽,里头放了厚厚一迭布料,还用线牢牢缝了,免得被人发现打下去时的手感不对劲,幸好刚打人的黑衣人,不是用手而是用刀背打的,再加上他们满载而归,令他们警戒心下降,要不然还是可能被发现破绽。

    “头儿,咱们要追上去吗?”

    “不用。”老账房撕去脸上伪装的胡子,露出一张光洁的年轻脸庞。“外头自有人去收尾,咱们先把那几个真账房搬回来。”

    说着就有人应诺,走向里头的房间,房里是拍卖行的真账房们,他们一早就被点了昏穴待在这里,现在事情解决了,把他们搬出来让他们自然醒。

    “对了,头儿,刚那黑衣人说的话,你听到了吧?”

    “听到了,咱们已经保住他们一条命了,你还想怎样?”

    开口问话的小伙子挠挠头,“不是,我是想,这事也不是他们的错嘛!都是那些抢劫的黑衣人的错,要是他们东家因为他们没护住银票,要他们负责赔偿怎么办?”

    带队的头儿朝他笑了下,“你觉得呢?难不成还要去把银票抢回来啊?整间拍卖行都被抢了,不止抢钱连东西都抢,然后就他们管的账房没被抢,官府怕是会把他们当成是黑衣人的同伙吧?”

    别到时候因为他们这一时的妇人之仁,反害得他们沦落更悲惨的生活。

    “小三子你就是想太多,心太软。”其他人纷纷笑他。

    小三子挠着头嘟嚷着,“我就那么一说。”

    头儿也不跟他多说,指挥着大家把那些真账房安置好就撤了。

    而在账房里满载归的两人,志得意满的走回来和同伴会合。

    看到他们带回满满的银票,领头那人终于露出笑意,“行了!别高兴得太早,等安全了再来庆祝不迟。”

    说的也是。

    看看今日的收获,领头的黑衣人满意的点点头,领着手下迅速撤退,离开时还顺手放了把火,站在拍卖行旁的小巷弄里,眼见火势逐渐变大,他们才从容的离开。

    九皇子他们赶到时,拍卖行内外乱成一锅粥,因拍卖行起火,里头工作人员及客人们怆惶逃出,不少人因推挤受了伤。

    五城兵马司和负责灭火的衙役忙乱不已,因为听说有人抢劫,好些人之前拍得的拍卖品被抢,连命都丢了。

    京城府衙的衙役看着起火的拍卖行,脸色变幻不定,这场火八成是抢劫的人临走时放的,就是要毁尸灭迹,同时制造慌乱,怆惶逃离火场的人,在逃出时,可能就把那些抢劫犯留下的迹证破坏掉。

    他们这辈子大概别想抓到这些人了!叫府衙的衙役怎能不气啊!

    可是眼下火势未灭,他们也进不去,等火被灭了,那些人留下的痕迹,若没被逃离火场的人破坏,也会被灭火的大水冲刷得一点都不剩了。

    大老远的就闻到一股味儿,九皇子妃正想叫人去看看,就听到车外有人议论,似乎是什么地方失火了。

    “那里失火了?”

    “回娘娘的话,听说是拍卖行失火了。”随车侍候的太监在马车外回道。

    “殿下呢?”

    太监看了下,才回答,“殿下命人快马加鞭赶过去,娘娘,您看是要赶过去,还是掉头回府?”

    “殿下赶过去了?”九皇子妃有点不太敢相信。

    太监回是,又问,“娘娘,拍卖行出事,必是一团忙乱,您贸然过去,怕有危险,为安全起见,还是回府的好。”

    九皇子妃想想也是,便道,“那好,命车夫回府。”

    太监心下一松,连忙命车夫掉头,护卫大半护着九皇子去拍卖行了,九皇子妃这里的护卫仅寥寥无几,太监深怕会出事,见她同意回府,自然是不敢耽搁。

    可是有的时候就偏是怕什么来什么。

    马车才掉头走没多远,就被人拦下来,护卫们紧张的围过来,黑衣人见状冷笑了下,“让车里的人下车,这辆车,我们要了。”

    “大胆!”护卫头儿大声怒斥,黑衣人们放声大笑,“这小子毛都没长齐咧!还敢说咱们大胆,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护卫头儿气得眼前一片血红,可到底理智尚存,没贸然冲上去。

    黑衣人之一笑着走上前,“叫车里的人把身上的首饰金银留下,然后下车,把车让给我们,否则,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啊!”

    “你你你们敢!”护卫头儿气狠了,伸手就把腰间的剑抽出,然后挥出去,只见他剑尖微抖,方才那发话的黑衣人就被削去了脸上的蒙面巾,露出他那张平凡无奇的脸,那人恼了,手上大刀挥出,刀剑相击发出火花及刺耳的撞击声。

    护卫头儿年纪虽轻,但算是剑术高手,黑衣人看来平凡,却也是用刀高手,两人错身之际,已然过招数回。

    领头的黑衣人见状叹道,“哟!原来还是个剑术高手啊!我说车里的夫人,您要是再不下车,您这护卫怕是小命不保了啊!”

    话声才落,就见被挑掉蒙面巾的黑衣人技高一筹,一刀砍下,卸下了那护卫头儿使剑的右手。

    就听护卫头儿痛苦哀嚎一声,过招之际失了使剑的手,他想点穴止血都没办法,更别说护住自己了。

    使刀的黑衣人卸下对方的手后,毫不留情的朝他周身要害砍去,不一会儿功夫,护卫头儿已然命丧刀下。

    九皇子妃在宫女的协助下,卸下身上的首饰,怆惶不安的在宫女的扶持下车,看到前方护卫头儿惨死的样子,伸手掩面簌簌发抖,宫女也抖若筛糠,车夫跟在她们身后,退到一旁,剩下的护卫则围在九皇子妃身前,他们警戒的看着黑衣人们。

    “啧啧,这位夫人要是早点下车,您这护卫也不用枉死了!”

    九皇子妃已经够难过了,听到他们这么说,更是难过的直掉泪,她不敢哭出声,就怕惹毛了这些凶残的黑衣人。

    黑衣人们似乎就是为了抢马车,那个领头的黑衣人跳上车,几个看来跟他较亲近的黑衣人也跟着上车,剩下的几个黑衣人,翻身上了护卫们的马,马的数量比黑衣人多,骑马的人把没人骑的马牵在手上一并带走。

    看得那些护卫直跳脚,他们连匹马都没了,怎么回府?还是去跟九皇子会合?

    眼睛掠过惨死的头儿尸体,众人心中一片悲凄,谁也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竟然就天人永隔了!

    护卫们有人和头儿是师兄弟,知他武艺高强,要不然他也不会成为他们这支小队的头儿,那黑衣人的功夫竟然比他还高,才一会儿功夫就把人给……

    “头儿死的真冤……”一个和护卫头儿感情最好的护卫忍不住哀叹。

    副队别过脸不愿再看,他们还有事要做呢!点了他们之中脚程最快的一个护卫,“你赶过去跟殿下说一声,请殿下派人车过来接娘娘。”

    那人应了一声,就赶往拍卖行的方向去。

    九皇子听说妻子遇袭,震怒之余不免要庆幸,幸亏自己早走一步,要不然自己也遇到袭击了。

    “这里人多,想来黑衣人不会回头再来攻击,你带人过去护着娘娘过来。”九皇子想了下,对自己的护卫首领道。

    首领却不同意,“殿下,卑职的职责是护着您的安危,我点两支小队过去护着娘娘过来吧?”

    九皇子想了下,看看周遭乱糟糟的,也觉自己的人身安全很重要,便同意了护卫首领的建议,指派两支护卫小队过去,把首领和他的手下留下来。

    那两支小队很快就把九皇子妃给接过来了,就见她脸色苍白鬓发微乱,头上、颈上耳上的首饰全不见了,九皇子长叹一声,将人搂到怀里安慰着。

    得到消息赶过来的程樵房,看到这幕心下微安,九皇子内宠众多,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其中尤以方信怀的岳母郑侧妃为最。

    他一直都为姐姐担心,深怕她会被郑侧妃所害,不过现在看来,九皇子对姐姐还是有夫妻之情的。

    其实程樵房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郑侧妃与九皇子及真阳女帝的王夫一起长大,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原本她很有希望成为九皇子的正妃,但她的母亲和平城公的原配是很亲近的手帕交,又是亲戚,彼时平城公的原配病重,想为儿子多添一份助力,免得被丈夫的继妻所害。

    只是她万万想象不到,她的儿子会是被她好姐妹的宝贝女儿害得差点小命都没了。

    九皇子的母妃不喜郑侧妃,觉得她小小年纪就心机深重,所以为儿子聘了程莲房为妻,原本想郑侧妃都已经跟平城公世子订亲了,应该不会再来祸害自己儿子了,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与未婚夫的两个继弟合谋,把未婚夫害死,然后她好与九皇子双宿双飞。

    要不是卫国公府护卫给力,九皇子妃自己也小心防备,说不定她早就死于郑侧妃之手。

    “你来啦!”九皇子看到小舅子过来,态度有些冷淡,程樵房不以为意,点点头,“姐姐和姐夫怎么会过来?幸好来晚一步,否则就跟那些匪徒遇上了。”

    九皇子阴阳怪气的道,“你姐姐还是遇上了,要不然也不会遭这番罪。”

    听那口气似在怪责他,因他有了私心,不老实把钱献给他,还搞出这场拍卖会,才引来那些匪徒行凶,并因此惊吓到他姐。

    九皇子妃不想丈夫怪责弟弟,只喃喃道,“这不是阿樵的错,是那些匪徒太可恶。”

    九皇子脸色略和缓了些,但脸色还是很不好看,程樵房没功夫和他计较,拍卖出事,他的客人死了那么多,而且死的都是高价拍得药品的客人,想到后续的问题,他只觉头皮一阵发麻。

    “对了,我听说你对这场拍卖会很上心!还特地花钱找了几个很高明的托儿来帮衬?”九皇子道。

    不想程樵房却道,“那几个托儿不是我请来的,我也想知道是谁请来的。”

    竟然把价格炒上了天,可是再一想,炒得再高也没用啊!因为听说拍卖行的账房被洗劫一空,别说从客人那里收过来的银票,还没交付给他,就是拍卖行之前收到的货款也都被抢走了。

    拍卖行这回损失惨重,还被人放火,整修不知要花多少钱!还不知整修要花多长的时间,这段时间不能赚钱,还要花一大笔钱,被抢的银票有大半不属于拍卖行,程樵房不禁愁上心头,拍卖行不会找他要钱吧?毕竟那些匪徒是被他开的这场拍卖会吸引来的。

    正在发愁呢,不想九皇子忽道,“这次拍卖会所得的银子,什么时候可以交给我?我那还等钱去付货款呢!”

    程樵房愣了下,随即苦笑回道,“这次的拍卖怕是血本无归,还得支付拍卖行一大笔赔偿金。”

    “怎么会?不是说这次的拍卖会拍得了天价?怎会血本无归?还要倒赔钱给拍卖行?”

    程樵房一一细数这笔帐给九皇子听,九皇子听得面上纠结得厉害,心却是要笑翻了。

    “怎么会这样?”九皇子妃听弟弟细数账目,不禁大惊失色。

    “那那颗九转还魂丹呢?”九皇子忙问。

    程樵房苦笑,“所有拍得药品的客人都死于非命,姐夫觉得那颗药会落入谁的手?”

    “那你们这次不就什么都没赚到,还倒贴了那些药品?”

    “是啊!”程樵房脸上满满的苦涩,让九皇子妃看了好生心疼。

    马车外头来了五城兵马司的五位指挥使,以及衙门的捕头,他们是来请九皇子夫妻回府的。

    也不知这两位贵人,好好的干么跑这儿来凑热闹,还是听到路人们津津乐道的说起那场拍卖会时,才恍然大悟,这对贵人之所以这个时候来,怕是为了小舅子和女婿而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