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忽明忽灭

第五百七十二章 忽明忽灭

 
    方信怀怎会不知他姐的脾气,当下俊脸一红,有些赧然,程樵房也没揪着这事,只是吩咐底下的人续继。

    那些被贱卖的药,大概都已经被人吃完了,还去计较干么?倒不如专心在手头上的事情上。

    方信怀本来还想跟程樵房解释自己晚到的事,不过看他忙得脚不沾地,一直在说话,声音都沙哑了,便交代人泡润喉滋养嗓子的保嗓茶来。

    拍卖会上屡屡暴出惊呼声和喝采声,偶尔还有鼓掌声接连不断,方信怀招来工作人员询问,只见那人笑得见牙不见眼,“回方爷的说,前头拍卖的价格屡创新高,现在一颗药丸的价格,已经飙到千金了,是货真价实真金哪!”

    千金?一千两黄金?怎么可能?

    似是看出他不相信,拍卖行的工作人员郑重点头对他道,“方爷,是真的,别说,程世子安排的几个托儿,还真是了得,本来价格还不会颷得这么高,可被那几个人这么一哄抢,那些想抢购的人,深怕被人抢光,就拚命的加价,那价格就一路飞涨。”

    这男子是在拍卖行工作好些年的了,以前不是没看过客人请托儿帮忙抬价的,本以为自己见多识广了,没想到这程世子请来的托儿,让他大开眼界,或吵或戏谑拌嘴、隔空交火斗得起劲,把场子炒得火热不说,也把价格炒上去了。

    若不是他见过其中两个人,在酒楼里把酒言欢的样子,他也想不到他们会是托儿。

    方信怀讪笑着没回他话,那人也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佩服之意,没别的意思,说完话就走了,眼下场子可热乎着,事情多着呢!他可没时间与人闲聊。

    之所以会跟方信怀聊这么一下,也是为了日后铺路,他想挖这些人来拍卖行工作,有这些人做托,还怕往后拍卖时场子不火热吗?

    程樵房忙得脚不沾地,喝了两壸润喉茶,总算稍稍纾解了不适。

    拍卖会场上热闹非凡,那几个被工作人员定为是程世子请来的托儿,果真了得,在后面的压轴品上,下了大力气,竟然将压轴药品九转还魂丹一口气推到了五万两黄金的价格。

    一时间,不止会场上众人咋舌,就是接到消息的九皇子夫妻也震惊不已。

    “竟然拍到五万两黄金?”这是什么药啊?九皇子从身边的茶几取来药师鉴定药丸的鉴定书来看,待看清九转还魂丹所用的药材,他不禁瞠大了眼,五百年的人参菓、天山雪莲子、东海龙须、九湖天极水等一大堆极为罕见的珍贵药材。

    身为皇子,九皇子看过的好东西可多着,像人参菓他是见过,但五百年年份的,别说见,就是听都没听过,天山雪莲子,他还吃过呢!可东海龙须,和九湖天极水,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听都没听过,也不知那些药师是怎么鉴定出来的。

    “是,听说一推出来,就立刻有人疯抢,所以才会从一万两银子,一下子疯涨到五万两黄金这么高价。”

    来送消息的小厮直咋舌,他一个月的月钱也才一两银子好吧!这五万两黄金,他三辈子都攒不到那么多钱啊!

    九皇子接着往下看,待看到九转还魂丹的药效时,他都差点要疯了,这药效没有夸大其词吗?什么就算一息尚存,只消服下九转还魂丹就能起死回生?真的假的啊?

    若真是如此,他是不是也该要弄一颗来防身?

    九皇子妃看着眼都红了,她知道韦神医很厉害,可她没想到他这么厉害,竟然能炼出医书上已失传的九转还魂丹来,她弟长年在韦长玹身边,肯定早就知道韦长玹炼出这等绝世好药来,可他竟然什么都没告诉自己?这让九皇子妃禁不住要想,她这宝贝弟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她?

    她根本不晓得,其实程樵房也一直被韦长玹蒙在鼓里,韦长玹虽炼出九转还魂丹,但他对此药的功效存疑,所以他不曾服用,也不敢让人服用,也不再炼制此药,因为实在太费药材,也很费功夫,要炼此药,一开炉就要一直守着,一守就是要个把月。

    他年纪大了,没那个精神也是原因之一。

    就是现在拍到五万两黄金的这一颗九转还魂丹,也不算是完成品,只能说是半成品罢了,效果到底如何,真没人能确定。

    所以虽然把它摆在压轴,但真没敢开价太高,会疯涨到这么高的价格,全是那几个托儿的功劳啊!

    “我们过去看看吧!”九皇子起身对妻子道。

    九皇子妃颌首,跟着起身,临出门前,九皇子问身边的小厮,“他们可准备好了?”

    “好了,您放心,绝对万无一失。”小厮只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九皇子微点头,率先走出去,九皇子妃皱着眉头,心说,要准备什么?

    揣着疑惑上了马车,上车前,她不由多打量那马车一眼,自嫁给九皇子后,她还不曾搭过没有任何标志的马车,为何今日用的马车没有九皇子府的标志?

    “娘娘?”扶她上车的大宫女见她迟疑,不解的抬头看她。

    “没事。”九皇子妃摇摇头,扶着大宫女的手上车。

    大宫女盯着九皇子妃适才看了良久的车壁好一会儿,心说,娘娘到底在看什么呢?

    马车缓缓驶离九皇子府,于此同时,拍卖行里情势丕变,适才的火热竞拍场面已不复存在,起而代之是尖叫哭喊哀嚎不断。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好汉,好汉,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这些,全都给你,求你饶我一命。”哀声求饶的锦衣男子将身边才拍得的药丸匣子递出去,持刀威胁他的黑衣男子一把抢过,翻开匣子嗅闻那药丸的药香,好一会儿后,似是确定那确是韦长玹炼制的药丸,翻手盖上匣子,手一翻长刀顺势朝锦衣男子的双手砍手。

    锦衣男子当场血流如注,双掌喷了出去,血也喷得他前方的地面一片血红,旁边的人看着尖叫声不断。

    相同的场景在拍卖行里同时上演,主持拍卖的主持人早就和助手们,躲到角落里缩成一团,这些不知打那冒出来的黑衣人,不止武艺高强还心狠手辣,不止要钱要那些高价拍卖品,更要人命。

    眼下已有数名拍得药品的客人死于非命了,拍卖行的工作人员们极力想安抚人,可那些黑衣人似乎非常乐于制造惊恐,听到人们失控的尖叫声时,竟然不约而同的扯动嘴角露出笑意。

    程樵房被他的护卫们护着退出拍卖行,他转头四望想要找方信怀。

    他的小厮见状忙拉了拉他,示意他往右前方看,就见九皇子府的护卫把方信怀护着退出拍卖行。

    “这是怎么回事啊?”方信怀也看到他了,忙指挥护卫们护他过来,一见到他,就忍不住开口问。

    程樵房心说我哪知啊!“里头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群黑衣人冲进来抢东西,他们好像杀红了眼,见人就杀。”程樵房的小厮方才从缝隙往外看,看到了一丁点,不过不妨碍他向主子们回报。

    护卫们自然看得比他清楚,但因他说的和他们看到的相差无几,便禀着少一事的心态,没拆那小厮的台。

    “拍卖行不是聘有武功高强的护卫在,怎么还会让黑衣人得逞?”方信怀问。

    九皇子府的护卫和卫国公府的护卫们面面相觑,拍卖行就算聘有武功高强的护卫,又有谁会想到,竟然有人会闯进正在举行拍卖的会场?那些护卫平常应该都是在库房附近,保护那些还没开拍的拍卖品。

    “究竟是谁胆子这么大啊?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大胆行凶?”方信怀捧着头不解问。

    护卫们没人回答他,只程樵房答非所问,“阿怀你还没好吧?”

    “还好。”方信怀觉得头有点重,他之前虽跟着谢璎珞去了北晋,还大胆的掳走黎浅浅,可是到底不曾亲眼目睹这么凶残的场面。

    程家的护卫头领问,“世子,咱们是不是先撤离得远些,免待在这儿,卑职怕会和退出来的黑衣人撞上。”

    他们都看到那些黑衣人武功高强,且知他们的心狠手辣,老实说,他们没把握能在他们群起围攻时,能把这两位爷护得周全,方才他们能顺利退出来,是因那些黑衣人的目标不是他们,但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挡到黑衣人离开的路,他们就没法保证能护着两位爷全身而退了。

    程樵房点头顺着他们的意思,拉着方信怀,迅速跟着护卫们退走。

    此时拍卖行里,黑衣人个个收获丰富,“刚刚他们拍卖行收进来的钱呢?”一个黑衣人一拍额头,开口问道。

    “那几个是拍卖行的人,抓过来问问。”一身形瘦削的黑衣人指着角落里的主持人他们,主持人和助手们没想到躲在角落里了,还被拉出来,知他们的目的为何,不待他们开口问,就如倒豆子般说了。

    “去两个人,去账房把里头的银票带回来。”

    “是。”立刻就有两个人站出来,领命而去,他们似是早就知道账房在哪,也没问人,也没叫人带路,便直奔账房。

    账房里头的几个账房早知外头发生什么事,这会儿看到两个人如狼似虎的冲将进来,早就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你们刚刚收回来的银票呢?”一个凶神恶煞的朝账房们吼道。

    “赶紧把钱拿出来,大爷要是高兴,就饶你们不死。”另一个个头高壮的黑衣人嘴角微勾,看得账房们头皮发麻,感觉这人说的话不能信,可在眼前挥来挥去的弯刀,让他们不得不老实从命。

    一个六旬的账房站起来,就见他浑身一直抖,“动作快点!”

    老账房被吼得又是抖了下,“就,就,就来。就,来。”老账房都结巴了。

    两个黑衣人看他白发苍苍,手脚直抖个不停,也怕把人吓过头,一会儿银票没拿到,反把人吓死了,回头他们头儿肯定会把气出在他们身上,便放缓了声调,“老人家,你动作快点,咱们就不杀你啊!”

    “是,是,是。”老账房点头,“多,多谢,多谢,两位,两位,壮,壮士。”说完便抖着脚往书案走,几个账房满眼期待的看着他,老账房走到书案前,弯下腰把脖子上的钥匙拉出来,然后往书案的抽屉旁的钥匙孔插进去。

    他一转动钥匙,大家就听到咔答一声,这是锁打开了?

    然后就见两个黑衣人争先恐后的把他推开,一把将抽屉拉开,就见里头厚厚一摞的银票,当下两人就笑开了。

    先是一把将银票往怀里塞了几张,然后才是拿了个褡裢把所有的银票装进去。

    “就只有这里有银票?还有的呢?”

    老账房方才被用力推开,这时看他们把抽屉里的银票搜刮一空,不禁哀嚎出声。

    “安静,闭嘴,别吵。”

    老账房被吼得一噎,看着两个黑衣人,浑身又开始抖起来。

    “还有没有银票啊?老实点啊!你们要是不老实交代,回头被我们搜刮出来,可别怪老子不给你们活路啊!”

    “有,有,有,两,两位壮,壮士,别,别急,我,我,我这,这就拿拿拿拿,拿给,拿给你……”

    “行了,你给我闭嘴,赶紧把银票拿出来,老子没那闲功夫听你在那儿叨叨。”其中一个黑衣人听老账房结巴个没完,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打断他,用力一扯老账房的手,叫他动作快,别再啰唆个没完。

    听这老头说话,简直就是在考验他的耐心嘛!

    老账房被这么一扯,动作似乎更加迟缓了,不过看在钥匙都在他手上之故,所以才没一刀了结他。

    老账房又开了一个抽屉,里头的银票又被他们抢走了。

    接着老账房陆续开了好几个抽屉,银票全数被黑衣人夺走,等他们全都搜刮完了,他们肩上的褡裢也快被塞爆了。

    “走了。”

    “等等,他们怎么办?”

    “杀了呗!”此话一出,账房们抖得连牙齿都咔咔作响了。

    黑衣人似乎很享受他们的恐惧,“呵呵,看在你们老实的份上,老子就饶了你们的小命。”

    “谢谢壮士,谢谢壮士。”众账房纷纷磕头道谢,就连老账房也不例外,跟着所有人磕头。

    两个黑衣人大笑走上前,将手上弯刀反转,刀柄在他们头上一一挥下,很快所有账房都被敲晕了。

    “九哥,干么不杀了他们?”

    “杀太多人了,不好。”那个壮汉道,顿了下又道,“你以为让他们活着,是好事?呵,他们东家损失了这么多钱,这些人守护不力,可得吃官司啦!”

    “是吗?”

    “九哥会骗你吗?”

    “那不就有好戏看了?”

    九哥肯定的点点头,然后率先走出账房,账房屋里,桌上的那盏灯,被门外的风吹得忽明忽灭,似是在附合着九哥对账房们悲惨命运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