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拍卖会

第五百七十一章 拍卖会

 
    当初孟达生会把六儿带走,也是巧合。

    六儿姓齐,原名数梅,祖父齐鹏程在世时曾官拜六部尚书,曾任礼部、吏部及户部尚书,可惜的是他官运亨道,亲缘却不佳,唯一的儿子年纪轻轻就因公殉职,儿媳妇接到噩耗动了胎气,因此早产,最后一尸两命,连同小孙子也跟着爹娘去了,尚幸还留下一儿一女承继香火。

    齐鹏程的妻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没几年也跟着去了,留下齐鹏程祖孙三人相依为命,齐家本是大族,不过齐鹏程是庶出,幼时受嫡母百般刁难,好不容易出头了,嫡母及嫡兄弟却不放过他。

    齐鹏程懒得跟他们斗,觉得那太浪费时间,在忙公务之余,将他们告上衙门,把他们那些年仗着他的势,在乡里间鱼肉百姓的事,全抖了出来,并向皇帝自请处分,皇帝嘉奖他大义灭亲的行为,所以他后来的官途才会如此平坦。

    然而他的这个做为,到底得罪了齐氏一族。

    临老,他也觉自己当初可以做得更圆滑些,只是迟了。

    他把一双孙儿孙女托付给干女儿,却不知她是白眼狼,将义父托给她的财产全数昧下,把齐数梅姐弟扔在齐府自生自灭。

    齐家姐弟原本手头上还有齐大奶奶的嫁妆,可惜遇上恶仆,见卫国公世子夫人对她们不闻不问,便大着胆子,将齐大奶奶的嫁妆席卷一空。

    齐数梅为养活弟弟,只好上街当扒手,结果第一个受害者就是孟达生。

    孟达生得知他们姐弟的际遇后,又是心软的善心大发,买下齐数梅,给了她一笔卖身费,请鸽卫们帮着照应,然后把齐数梅带走。

    不过孟达生做善事,向来都是有个好头,却没能力收尾,因此这姑娘就被他扔给鸽卫去安置了。

    她既被孟达生买下,就是丫鬟身份,被扔到鸽卫那儿,鸽卫的头领自然就把人放到鸽卫营里去训练,所以她才会在结训后,以六儿的身份进黎府的鸽院侍候那些鸽子。

    只是把她送进府的鸽卫营主事,万万没想到这位姑娘压根没有身为鸽卫的自觉性。

    刘二不知怎么处理她,只得去和黎浅浅商量,黎浅浅问明她的来历后,便让刘二把她送回来。

    “那不是白白训练她了?”还白发给她几个月的例钱,刘二觉得这钱花的不值啊!

    “怎么会不值?你想想看,她是什么身份?”黎浅浅狡黠的朝他笑着眨眨眼,“程世子夫人得了齐家的恩惠,不思报恩还昧下其义父交托给她,要留给齐家姐弟的财产,要是把这事捅出去,九皇子妃可就丢脸了!九皇子也会受到牵连,而程樵房更是直接受到冲击,此时再将他与方束青的事情抖出去。”

    刘二听到最后,直觉杀气迎面而来,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九皇子要争储位,名声很重要。

    九皇子妃身为他的正妃,若是她的亲娘昧下救命恩人要留给后人的财产,试问她堂堂一个世子夫人贪这么多钱做什么?就算外头的人不猜,黎浅浅他们自有办法让大家质疑,最后丢出方束青和程樵房的丑事来。

    九皇子还想当皇帝?呵呵,难了!

    刘二想想之前的布局,再想到方才黎浅浅说的,不禁笑了。

    “等事情传出去后,方束青为求自保,不再受九皇子掣肘,肯定会下死力踩死九皇子,九皇子谋筹了这么久,怎容受得了有人破坏他的计划。”

    刘二点点头,不过因为齐数梅这事是突发状况,要怎么将之不着痕迹的融合进去,是需要花点功夫的,“我去找凤公子说一声。”

    “嗯,去吧!”黎浅浅摆摆手,等他走了,才转头问春江,七儿和青儿如何。

    “七儿有些懒,不过大致上还算可以。”就是不会主动找事做,分派给她的事,倒是不推诿的完成了,和青儿相比,便成了有些懒。

    青儿是个勤快的,她的轻功很好,比五儿还强,若遇到要她跑腿,她都能很快完成,然后回来窝着,嗯,大概可以用恋家来形容她。

    听说她之前出去办事,回来就是窝在房里,不过来黎浅浅这里之后,她最喜欢窝着的地方,除了她房里,就是耳房了!尤其是叶妈妈炖着药膳的时候,如非必要她几乎不愿离开,像只懒猫似的,窝在小炭炉旁边呆望着。

    春江曾为此不胜苦恼,因为叫不动啊!

    黎浅浅却笑着安抚她,“这也没什么,既然知道她的性子,以后就知道怎么做了。”有什么事要人跑腿的,就派青儿去,她恋家,一出去就迫不及待要回来窝着,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事情办好,好争取办完事马上回家。

    春江想了下也明白过来了,知人善用,其实就是顺毛摸,青儿恋家,常常叫不动人,没关系,办事办得好就奖励她,帮她把窝弄得更加舒适,不怕她不从。

    至于七儿,既然分派给她的事,她都会老实做好,就把想要她做的事,正经的分派给她就是。

    至于杨柳,这小丫头如今做事可不像初来时那般没自信了,若要春江挑,她宁可挑杨柳这样的,但七儿和青儿既已分派过来,那么让她们能发挥所长,成为得用之人,就是她的本事了。

    看出主子对自己的栽培之意,春江自然是感激在心。

    春寿对七儿和青儿两个能留下来,觉得十分不理解,不过这也没啥,反正她就是听春江的就是。

    待了几天之后,七儿忍不住想春江打听五儿和六儿的去向,春江听她问起,不由暗松口气,七儿和五儿她们待在鸽院有段时间,突然被分开来,若七儿一直不闻不问,她反要担心七儿会不会太凉薄了些。

    “五儿被调到府外当差去了,至于六儿,她回东齐去了,她本就是签的活契,时间到了,就放回去了。”

    七儿知道两个小伙伴都好,又问起鸽院的鸽子们。

    “你若有闲,可以回去看看,不过这次调进来的侍候鸽子的,全是男鸽卫,你若要去,记得找个伴。”

    七儿一听愣了下,她没想到会调男鸽卫来接替她们。

    当五儿努力适应环境,七儿放下心事专心当差时,六儿向弟弟问起她不在时,是谁在照应他。

    齐数竹是个老实的,见姐姐问,便直言说了,六儿是在鸽卫营里受过训的,一听就知道,应该是鸽卫们帮她照应弟弟,心里感激,又有些懊悔,当初在黎府时自己似乎做得有些过了,白拿了月钱,却把事情都推给五儿和七儿两去做,亏得七儿是个实在人,不跟她计较,至于五儿,看做最多事的老实头七儿都没埋怨了,自然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每次出去跑腿,可都是在借机偷懒呢!

    现在想想,她似乎亏欠七儿蛮多的,还有黎教主,由着她偷懒没跟她计较,还派人照应她弟,想起来就觉得脸火辣辣的生疼。

    “姐,你怎么了?可是王叔他们有何不妥?"

    “没,没事儿,就是想到两个朋友,想到之前朝夕相处,突然分开了,也不知以后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说着便觉有些怅然。

    年纪尚轻的齐数竹不懂姐姐的心事,只是茫然的拍着姐姐的背以示安慰。

    隔天六儿送弟弟上学后,便顺着弟弟说的地址找过去,见到被称为王叔的鸽卫头领,便先行道谢。

    王叔自然是将功劳全归给教主,“这是教主善心,知你们姐弟孤苦无依,你离开后,怕小公子一人被人欺负,所以才交代下来,命我们照应他一二。”

    “是,还请王叔向教主转达我的感谢之意。”

    “会的。”王叔并不多说,不过六儿受过鸽卫的训练,看院子里的鸽卫们一脸兴奋,却极力维持平静,便猜他们有差事要忙。

    忽地鬼使神差的令她开了口,“不知王叔可有什么事能让我帮忙的?”

    王叔打量她一番,然后才道,“您别说,还真有。”

    说着便把他们正在忙的事跟她说了,听说是程樵房主导的拍卖会,六儿就来劲了,待得知王叔他们的意思后,更是积极参与,大有要一举掀翻程樵房的态势,让王叔不得不开口,“六儿,咱们悠着点啊!一口气掀翻他,不好,你们家这口气憋了这么久,得慢刀割肉方能泄恨啊!”

    六儿原本尚快意恩仇,但听王叔这么一说,又觉他说的对,一口气收拾了程樵房,确实是很痛快,但他们给自家的是那么长时间的痛苦,凭什么轮到他们时,一下子就让他们解脱了?不成,还是得慢慢收拾才好。

    “你那位义姑姑手里还收着你祖父,交托给她,让她转交给你们姐弟的财产,得想方子让她吐出来才成,太快收拾他们母子,没把你祖父留下的财产拿回来,岂不让你祖父在九泉之下愤恨难平。”

    齐鹏程过世前,就跟孙女交代过这事,但他过世之后,程世子夫人翻脸不认人,六儿自然都很清楚,“我家的财产要拿回来,不过婚事就甭提了,要我嫁那种男人,我宁可不嫁。”

    六儿对程樵房这位曾经的未婚夫很不屑,尤其对他和师祖的小妾搞在一起,生了儿子还企图混淆师祖家的血脉,感到鄙夷,这得多无耻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啊!

    王叔暗点头,这个丫头还算明事理,反正他们本来就要扳倒程樵房和方束青,顺手帮小姑娘姐弟取回自家财产,不过小菜一碟。

    刘二通知凤公子,关于六儿的事后,他便跑来找黎浅浅商量,“我是觉得六儿要向卫国公世子夫人讨回她祖父的财产,不需要对外公开,免得拿回财产后,她们姐弟反成了香饽饽。”

    没有自保能力的齐家姐弟,就算讨回财产,也很可能落入有心人的手里,如此不就成了好心办坏事吗?

    黎浅浅点头同意,随即去信东齐,王叔接到消息后,暗为黎浅浅等人考虑周到感到叹服,他家教主真是大好人啊!

    与六儿说起时,他没忘把此事跟她说,让六儿听了直掉泪,因此下了决心,此事解决后,要跟着王叔他们好好当差。

    不数日就是拍卖会,程樵房拍过许多次韦长玹炼制的药丸,不过之前经手的不过是些平常的药品,不像这次的药丸是属于绝世好药。

    “这些药丸的药效,可都让拍卖行的药师们鉴定过了?”

    “都鉴定过了,您就放心吧!”程樵房的小厮拍着胸脯保证道。

    可也不知怎么回事,程樵房就是觉得心口砰砰乱跳,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他举目四望,良久才发现没看到方信怀,“方郡马呢?”

    小厮闻言踮起脚在屋里张望了一遍,没看到人,又看一遍,“还没看到方郡马,还是要小的出去问问?”

    “不必了,想来他大概又被他那位好妻子给绊住了。”

    安云郡主的作派和她母妃一样,动不动装柔弱,装病,但凡方信怀有什么事要出去,她就病了,也就方信怀吃她那套,要换做是自己,他才不甩她,病就找大夫啊!硬把丈夫扣在身边做什么?他又不是大夫。

    不出程樵房所料,方信怀确实又被妻子绊住了,不过这回她倒不是装病,她现在有更好的武器在,她怀孕了,有疑似动了胎气的情况,方信怀能不担心吗?她肚子里怀的可是他的孩子啊!他们方家要有后了,叫他怎能不小心不紧张?

    好不容易候来大夫,等他把过脉,确定没事,方信怀才放下悬着的心,好生叮嘱妻子一番后,他方匆匆出门赶赴拍卖会。

    拍卖会已经开始,因为标榜是韦神医精心炼制的奇药,韦神医如今中风偏瘫,怕是这辈子再无法炼制新药了,因此这批绝世好药就成了奇货可居。

    自各地赶来的买家,拿着拍卖行发的药师鉴定书,仔细的研究着。

    方信怀赶到时,已经成功拍卖出五颗药了,其中拍出目前最高价的药,是能治心疾的药丸。

    听到那颗药丸竟拍出五万银,方信怀暗惊不已,他快步走向后台,找到程樵房,“没想到韦神医炼的药,竟然这么值钱。”

    程樵房点头,他也没想到,原以为能拍到一万银就够高了!

    方信怀忍不住道,“要是之前就知能拍得这么高价,就不把那些药便宜卖了。”

    程樵房看他一眼,心说,又不是没跟你姐说过,可她就是讲不听,他也拿她没办法。